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漂仙山外山 > 第一卷
第二章 玄天诀
作者:张升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20-07-24 23:42:23 全文阅读

小黄芩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有一个叫小龙女的小女孩,弱小到还无法控制自己近乎虚幻的身体,甚至睁不开稚嫩的小眼睛。

她天天都能听到轰隆隆的闷雷声,那雷声不但不让她恐惧,反而感觉很亲切。就像……娘亲的轻吟。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

今天,忽然她感觉有人捞起了她,然后又将她抛下,从高处坠落!

砸的山石砰砰作响,也震的她晕晕乎乎的。

然后,有什么东西扣开了她小窝的一小点。她感觉眼前一亮,内心忐忑的她即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又有一股莫名的恐惧。甚至,她能预感到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很快她就感到身边的食粮在快速的流逝着,她怕啊,怕她的粮食都没有了该怎么办?她多么希望这一切能停下来。

但是,事与愿违,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很快一张小口对准了她的粮仓口,然后随着咕嘟咕嘟的声响……很快她的粮仓空了!

同时被咕嘟去的还有她那还是液体状的身体。

那个恐怖的小口离开了,她惧怕不已却又哭不出声。

没了身体是不是死了呢?

她好怕啊!但是,更为恐怖的事情还是到来了,她感到自己的小房子摇晃了几下,然后,那张可怕的小嘴又堵住了仓口。

接着……她被那个小嘴吸走了……

然后她到了一个新的空间,在这里她竟然能轻松的睁开眼睛。她惊奇忐忑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空荡荡……

忽然一个一脸惊恐的小脸蛋映入她的眼帘,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着她的气息……

是娘亲吗?

没等她们“母女”相认,又有一人闯了进来!是一个女人,一个可恶的女人,她感受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正是那个将她带走又从高处扔下来的恶人……

恶人向“娘亲”扑去,似要“吸”了娘亲。不行!她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到这里的,怎能让娘亲也被人吸一次?

保护娘亲!……

那个恶女人不是她的对手,却发恨心要炸死她们。

“天赋神通”,关键时刻小龙女脑子里浮现出一套功法……

“盘龙禁”!

小龙女一圈又一圈的身体紧紧锁劳那个恶女人,最后,随着恶女人的自爆……小龙女的身形越来越虚幻……

小龙女眷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瘦的小女孩,终于叫出了那两个字:“娘亲!”……

最后烟消云散!

只留三个光点漂浮半空!

而后,三个光点如无主之物寻到了失主似的向小女孩飘去……

“我杀人了,我杀了一个还未出生的小姑娘!她叫小龙女,还……为了救我,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黄芩泪流满面。她却不知,此时她的额头上一道小小的迷你小龙的印记忽隐忽现,而后,消失不见……

很快黄芩就被别的事震惊到了,因为她忽然感觉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

《玄天诀》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此有一诀,寿比天长。

晨昏打坐,识海灵光。

三吐三吸,日久天长。

吐浊纳新,气息悠扬。

缓吸急吐,体健身强。

引气百汇,导至阴商。

……

作者瞎编,想学别忙。

练出毛病,我不赔偿。

《盘龙禁》

龙族天赋神通之禁法,一旦施展,刚出生之幼龙,能抵挡人族大乘期强者之强攻。后遗症:虚弱一年。

“哎呀!娘啊!我的亲娘啊……黄芩……你在哪里?”

黄芩还没弄明白脑子里怎么突然烙印似的多了这些东西,忽然听到下面有人喊娘!

黄芩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亲娘,虽躺在病榻上,依旧可以美压群芳。又想到了那个小龙女,她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假“娘亲”,毅然决然与恶人同归于尽。

这又是谁?喊娘就喊娘吧,干嘛带上俺黄芩俩字?……

黄芩利索的背上竹篓,拿着竹竿镰刀向山下走去。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时只是感觉累一点。下山时,一种视觉感官让人眼晕。最重要的是,下山要是留不住脚步,难免越下越快,最后真的会因为留不住脚步而滚下山去。

走了百十步,拐了一道弯,黄芩发现林豹正傻傻的墩坐在地上,眼睛看着前方,嘴唇抖啊抖的。

什么意思?黄芩顺着林豹的眼神寻去,不由吓了一跳。只见一条大人大腿那么粗的大蟒蛇正盘在离林豹三步远的地方。

“畜生休要伤人!”娇叱一声,黄芩一举手上的镰刀就要投下去。忽然感觉舍不得,万一要是寻不见了,以后日子可咋过?

急中生智,一把撤下右腿上的驱蛇药包。学着以前村里一个经常给孩子们讲故事的老镖师的话:“畜生!看镖!”

“咻!”药包带着风声呼啸而下。

大蟒蛇也有点害怕呢!既想吃了眼前这个小男孩,又怕引来高手。真的,那边最高那座山上现在还在战斗着呢!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正在与山上的霸主打的不可开交。它们好多人……呃……好多妖都被吓得跑出来了呢。

此时听到有个小孩子喊着什么,畜生,看镖!哈哈哈!它想笑,发现自己还不会笑。扭头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女孩在逗它。

一男一女,今天先吃哪个呢?它苦恼了……

刚转过头,“嘭!”

一个沙包似的东西撞进了它的口中,接着,沙包透体而出……

它看清楚了,投沙包的是个十来岁黑猴子一样的女孩子。

它想说两句,发现舌头被沙包打断了,头好像也被打烂了。

于是,它倒下了,死不瞑目……

它倒下时却不管不顾的溅了林豹一脸血。

林豹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一手血!“俺哩个娘嘞!”林豹一个激灵站起来,甩腿就往山下跑。

“哎!你想死呀!下山不能跑太快!”虽然林豹平时大大咧咧,还有点小蛮横,甚至上山前还堵住她说那些没羞没臊拒婚什么的话,黄芩还是善意的提醒道。

晚了,林豹已经留不住脚步了。速度不由自主越来越快,再这样下去,恐怕是很快就要滚下山了。

这小子急中生智,强变方向,朝旁边一棵小树跑去。边跑边努力伸出手,万幸……他抓住了树。顾不得惯性使然,抻的胳膊一麻,手心也被树皮划破了。

无论如何,总算是停下来了,腿一软,墩坐在地。傻愣愣的看着前面只有三五步距离的陡坡。暗道:小爷今天命可真大!

两次被吓得腿软,两次化险为夷。

“村头那老瞎子算的可真准嘞,胖丫真的有旺夫相啊!这还没说成婚事呢,她就连救俺豹子两命了。”林豹庆幸不已,听到上边传下来的拖地摩擦声,林豹眉头一皱。道:“小芹菜!小爷刚才给小白猪摘的野果子落上面了,你去寻来帮我带下山去!否则……”

他忽然说不下去了。

那个刚才将他吓得腿软吓得哭的大蟒蛇正被小芹菜用镰刀挂着脑袋,拉着往山下拖……

女孩子怎么可以不怕蛇!?

还是这么大的大蟒蛇……

“豹子!……”

“黄芩!……”

山下传来呼唤声。

“爹呀!我在这里!”林豹终于又有了胆气,朝黄芩凶道:“小芹菜!你不许走!陪我一起等爹爹上来。”

黄芩看了看扎在蟒蛇烂脑袋洞里的镰刀,停下脚步。“也好,就等他们上来再说吧!”

不多时,林虎和华医师出现在两人面前。都惊讶的看着黄芩旁边的大蟒蛇尸体。

林虎照着林豹屁股上就是几脚。“让你不听话,傻兮兮嘞非要上山采果子,这个季节哪来那么多果子?毒蛇倒是有不少……”

华医师仔细查看一番大蟒蛇头部的伤口,没有说话。

林虎继续教训着林豹,忽然爆出一句:“你们在哪捡的这条大蟒蛇?”

“在那!”林豹往上指着,“就那几棵树那里,当时都快吓死我了,忽然从天而降一块沙包大的石头砸在了它的头上,它就死了。小芹菜拖着它就走,我也不好跟她抢。本来我是想用它给小白猪当聘礼的。”

黄芩小嘴张了张,又闭上了,一语不发。

林虎本来是想分些肉回家煲汤做蛇羹的,听到林豹提到小白猪,提到聘礼。一时气不打一处来,拧着林豹耳朵下山了。

“说说吧,它是怎么死的?”华医师盯着小黄芩的眼睛,审视着。

“林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从天而降的石头砸死的,这是他亲眼所见。当时我还在山上采药呢。”小黄芩说话很流利,眼神很是诚恳。

近两年来,这样的戏码她经常上演。

比如,做好饭,湿了湿嘴皮,然后羞赧的端碗进屋,跟娘亲道歉:娘啊!我刚才没忍住偷喝了一碗,吃饱了才来伺候您用饭,你不会怪我吧!

“你腿上的雄黄包怎么少了一个?还有,它的嘴里为什么有驱蛇药的味道?”华医师抓住疑点紧追不舍。

“……我怕它没死干净,特意用雄黄……药它来着。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不是吗?”小黄芩不敢让别人知道她身上的异常,特别是这个华医师。

她感激华医师,同时也讨厌华医师。

她感激华医师对她家的照顾。至于为什么讨厌华医师……反正就是讨厌!特别是他看娘亲时的目光……

PS:现在主写《漂仙》,这本书看情况,有几个收藏就写几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