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唐朝放电影 > 正文
第一章:回不去了
作者:瑶池老祖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7-30 18:07:12 全文阅读

“查!给我狠狠的查!你们这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连一点东西都查不到!”

  城安警察局。

局长张振步履急促地在房中焦灼地踱来踱去,不停地吸烟,时而掏出金壳怀表瞧瞧,时而望望警局里不断四处奔走的警员。

  一夜之间,四条人命案子啊!

  “局长,查到了!犯罪嫌疑人确认为李成,目前行踪不定!”

  叮铃铃!

  叮铃铃!

  “您好,城安警察局,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姓名:李成。罪行:连犯四条命案。地点:摩天大厦。”

  “速来,过时不候!”

  嘟嘟!

………

  摩天大厦楼顶。

  李成放下手机,蜡黄的脸色尽显萧条,他神色恍惚,愣愣地望向下方奔流不息的车辆人群,恍惚中透露着却又一丝羡慕。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只可惜,回不了头了。

  “别动!别动!”

不多时,20几名手持武器的特警从楼梯处破门而入,手里的枪支齐齐对准李成。

  李成仿佛没有看见这些特警,他神色自若,依旧自顾自的盯着下方的车辆人群,头也没回。

  张振有些不可思议:“你就是李成?”

  李成轻叹了口气:“我是!”

  张振点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你为何杀人?”

  “因为该杀,所以杀了!”李成回答的很坦然,丝毫没有作为一个罪犯的觉悟。

  张振再问:“报警电话是你打的吗?”

  李成点头:“是我。”

果然。

张振点点头,他已经隐隐有些猜测,又问道: “为什么?”

李成轻喃, “不为什么,只不过是一个罪犯自欺欺人的自赎罢了。”

  张振大吼:“既然你有罪,那你站在这干什么?还不跟我过去局里认罪!”

  这次李成没有回答,只是把手上的烟放到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又轻轻地吐出来,他眼神还是样的古井无波,依旧盯着下方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

没人知道,他眼下的是人群车辆,眼中倒映的却是整个人生。

  “其实,你还可以回头的。”沉默了许久,张振突然开口,他的声音中气十足,只是十足中明显带着一丝不确信。

  “回头?呵呵,回不去了。”

李成嘴角带笑,转过身去望向身后的十几位特警,随后,他身子一仰,将身体凌空,随即重重的从楼顶摔了下去。

  “不要!”警卫们大喊着冲了过来,但面对他的却只有李成那张快速下落的笑脸。

是的,笑脸,充满了讽刺的笑脸。

  落下的一瞬间,李成仿佛又看到了年轻的自己,确切说是十六年前的自己。

  那时候,李成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与母亲虽然有些时候不怎么和睦,时常因为些许鸡毛蒜皮的事大吵一架。

但是,那里却是唯一能给李成温暖的地方。

  父亲是一个赌石爱好者,平常业余的时候总爱去一些稀奇的古玩市场赌卖石头,因为瘾并不大,即使是输也伤不了根本,母亲也任之由之而去, 一家人的生活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了些许年。

  可是事情在十六年前那天就变了。

  李成到现在还记得,十六年前的那一个下午,父亲从外回来,风餐露宿,一进门就高兴的对着李成母子俩宣布了一件大事。

父亲打算做一件大事,他和一个老朋友合伙做了一笔生意,据说是两人共同筹资买一块2000万巨资的石头。

  据父亲说:那块石头是他朋友从外国搞来的好货,绝对的好货!本来要以5000万的价格公开出售,并且有价无市。

但父亲朋友这时却忽然对父亲说:这块石头他完全可以做主以2000万的价格做内部出售,同时还表示愿意与父亲共同买下这块巨石,两人一同发大财。

父亲不是圣人,做不到六根清净,面对如此诱惑,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于是便糊里糊涂的答应了下来。

  从那天起,父亲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四处走亲串友借钱,东奔西走好几天,最后零零散散才借了50多万,这远远不够,父亲又把房子车子做抵押,在银行筹集了450万,但这也还是远远不够。

  父亲当时就想放弃。

  这个时候父亲的老朋友又出现了,他示意父亲去找一个人借钱,并说那个人是他的一个好友,去找他借钱完全不用利息。

  父亲闻言很是高兴,就急匆匆的和那个朋友去了,后面发生什么事情李成就不知道了,那不是他那个年纪应该知道的事情,李成唯一知道的是,就在父亲回来的第二天晚上,一伙人冲进家里粗暴地抓走了喝得醉醺醺的父亲。

  李成看得很清楚,那个带头的就是父亲所谓的好朋友。

没有意外,从那天起,他和母亲就被赶出了房子。

一刀穷,一刀富。

刹那间,天塌了。

父亲母亲都是孤儿成家,根本没有什么亲戚可依靠,一来二去,母子二人就这样在外面过起了流浪生活。

父亲虽然不在,但他留下的一屁股债却是落到了这对母子身上,可是他们本来就饥寒交迫,哪里还能还得上这笔巨款?!

  半年后,母亲因为承受不住还债的压力,选择了逃避,单方面撕毁了与父亲的婚姻,随后扬长而去。

从那以后,李成再也没有见过母亲,据说后面是重新改嫁了。

  父亲被抓走了,母亲为避债也走了,留下年仅10岁的李成独自在这世上残喘。

李成为此哭过,撕心裂肺。

可是,事已至此,他一个6岁的孩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生活还要继续,哪怕它给了你厚实一巴掌。

为了生存,李成不得不6岁就开始在社会上流荡,每天扎着两根羊角辫——那是母亲临走前为他精心编织的,在这座热闹而冷清的城市游荡。

半大的孩子能干嘛?偷与乞。

李成有自己的坚持,不偷,哪怕穷困潦倒,这份坚持,是父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他从不曾放弃过。

不偷,那就只有乞,乞讨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的枯燥,地为床,天为被也能过。

时光冉冉,八年悄悄过去,李成14岁了,他的身体尽管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导致发育的不是很好,但也让他初步拥有了一些力气,可以做些别的事了。

八年摸爬滚打让李成变得更显锐气,别的不说,至少现在,他已经具备了在这座城市活下去的能力,不再是那个只会抱着肚子疼得直叫的小孩儿了。

  转眼十几年过去,李成现在已经22岁了,在这些年里,他给人拉过车,跑过腿,送过饭,接送过快递,每天都在都在努力工作中度过,数十年如一日,未曾停歇。

苦尽甘来。

十几年的打拼也让李成终于有所成就,在前不久刚刚他被任命为一家公司的主管,算是走到了社会的中层。

  本来接下来的生活也是不错的,可就在上个星期李成突然遇见了那伙抓走父亲的人,还有父亲那个所谓的朋友以及两个供货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他们当时正在坐在一起喝酒庆祝,说又骗了谁谁谁,赚了多少多少钱,旁边还放着一块巨石,它一如十多年前一样的那样孤零零的被放在展台上,供人观赏。

  他们全都是一伙的,串通在一起做着各种诈骗。

  这下,李成一听顿时明白了。

原来十几年前父亲就是中了这些人的圈套,原来当时父亲借的钱是高利贷,买的石头更是假的石头,你们该死!

  想到就是这些人让自己家破人亡,使得他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在这社会上摸爬滚打来养活自己,风餐露宿,数十年如一日。

李成当即怒火中烧,我一定要报复!

  说干就干,随后,李成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这辛辛苦苦忙碌十多年才找到的安稳工作,做足准备,一心尾随在这些人身后,伺机下手。

但这些人也不愧是做那违心的生意的行家,警戒性很高,一直没给李成瞅到机会下手。

  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星期,一直到昨天晚上终于给李成逮住了机会,报仇行动进行得很顺利,四人全部被手刃,就连那块石头也被劈成了两块,一块在左,一块在右,中间隔着鲜红的血河。

  可是,成功将四人手刃之后,李成的眼中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仿徨,这种仿徨,哪怕是十六年前最孤苦无依的时候也不曾有的。

  大仇得报,理应高兴,可是,为何会突然觉得人生如此迷茫?

  呵!

  哪还有甚么人生呢?

  十六年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他只不过是一个不配谈人生的弱小可怜虫罢了。

  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海,回想起这几年的辛酸,李成之前哪怕是面对20几名特警也古井无波的眼角忽然淌过泪水,是滚烫的,却烫不热早已冰凉的心。

  “若有来生,不苦了。”

  砰!

  “啊啊~有人跳楼了!”

“死人了!”

  

作者寄语:这也算是作者对另外一种人生的解释吧,世间哪来那么多美好,只不过是有人在为你砥砺前行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