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名门之后 > 陆堇篇
第一章 扫个墓把人给扫没了
作者:无情的狗头杀手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20-07-27 13:25:31 全文阅读

陆堇,孤儿一个,他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据抱养他的老爷子说当时是在一片雪地与自己相遇的。

  说来奇怪丢在雪地有段时间了,却还是健健康康的。

  你说这一个健健康康的小男娃,竟然都有人不要。

  不要就不要呗,还扔雪地里。这丧不丧良心啊。

  自己也不是天煞孤星至于吗。

  陆堇从小乖巧懂事,却天生爱玩。

  自懂事起,就开始打零工补贴家用。

  周围邻居也对这爷孙俩都特别关照。

  主要是还是邻居对陆堇喜欢的紧,那老爷子就有些不正经了。

  说话老神神叨叨的,没事还喜欢呛人几句。

  别看老爷子有些不正经,但是人家手上真有活。

  前几年有个要跳楼的谁上都不好使,人老爷子一上还真就下来了。

  事后那几个跳楼的都不跳了,好好生活,每逢过年过节都回来看看他们爷俩。

  要说这老爷子神归神但终究还是没劝回来一个。

  听街坊讲,那人是个女娃,长得还挺俊,啥都好就是命不好。

  摊上个不管孩子的妈,还有一个禽兽的继父。

  具体经历了啥,不好说反正是挺惨的。

  当时都以为老爷子劝不下来和这个女娃,要吃瘪了。

  也不知道这老爷子说啥了,硬是给人家劝下来了。

  虽然最后还是死了,但有人发现她的时候人家打扮的可好看了,面带微笑好像遇到什么好事了似的。

  在床头柜上还有封遗书,说自己服安眠药了,经确认笔迹是自己,也就当自杀结案了。

  这事过去不久,那女娃的后爹酒后开摩托栽进河里溺死了,她那个妈也变得疯疯癫癫的。

  这可能就是报应吧。

  到了十二岁时,抚养他的老人寿终正寝。

  陆堇怎么都没想到,这活蹦乱跳的老爷子突然就没了。

  不过一想,这东街也有个老人平时也健健康康的,就是冬天走道摔了个屁股墩人没过几天就没了。

  陆堇想到这倒也释怀了不少。

  他没有太过悲伤,把自己平时打工和节省下来的钱给老人办了场风风光光的后事。

  该有的习俗都人陆堇都有,甚至按着古法葬礼习俗办。

  最后在丧宴上收的钱,自己再填了点给老爷子置办了块不错的墓地。

  之后也是边打工边上学。

  生活累,有时候也压的他喘不过气。

  但他也没有真正抱怨过什么,反正挺积极的。。

  在学校他是一个十足的学霸,却也不是只知道学习的书呆子。

  跟什么人也都能说上几句话。

  也没有因为自己穷而变得贪小便宜吝啬之类的。

  长相是那种邻家眼光大男孩类型。

  不算太帅也是属于那种耐看型的。

  也有很多女声与他告白,但无一例外的都被他回绝了。

  美其名曰没钱地位,养不起。

  靠着自己的打工挣的钱外加上自己的头脑,投资了点小生意,小赚了一笔。

  但也只够自己潇洒几回的。

  处对象依旧像农民工看着工地对面的冰镇冷饮摊一样,想想就得了。

  虽然他对处对象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对网络游戏却是十分痴迷。

  但是由于自己的状况也只是没事玩玩,每次去网吧只为打一把游戏。

  走前还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台机子。

  他现在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实现老爷子的愿望,他希望自己能考进一所名牌大学。

  说考上之后会给自己一个大惊喜,可是这现在人都没了。

  惊喜又在哪呢。

  当然自己也不是冲着惊喜去的,冲着老爷子把陆堇这有娘生没娘样的孩子养大,也得报答一下他。

  还记得老爷子说过,如果自己真的等不到那一刻就把拿着录取通知书,带一瓶酒去埋他的地方看一看,带个话。

  他也曾经问过自己活得这么累有意思吗。

  但这就是生活啊,自己还真的想重活一次,这老天也不给机会啊。

  高考以后,陆堇以文科650的成绩随便报了一所名牌大学。

  反正学习也不是为了自己,自己还能考的再高但没必要。

  学校奖学金650就是最高档了,分你得的多了也不多给你钱。

  还浪费自己笔油。多不划算啊。

  到招生及的时候学校还要让自己上台演讲,当时陆堇也很纳闷啊。

  就因为自己是全校有史以来分数最高的学生就扯自己上台。

  忽悠那帮啥也不懂的家长,把人家孩子往火坑里推,这事他可干不来。

  要不是校长临时有塞了2千块钱,陆堇才不会上台。

  既然收了这昧良心的钱,自己也就帮着忽悠哪去慕名而来的啥也不知道的家长了。

  也无非就是把学校老师夸一遍,各种好什么的。

  .说自己的成绩要归功于学校什么的,虽然自己知道这大部分都是屁话。

  但是收钱办事,自己这职业道德也是要有的。

  这事吧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是个难题,那对于高考作文满分的自己,当然不在活下。

  从教职工到学校风气环境夸个遍,夸的校长都不好意思了。

  陆堇从演讲台下来的时候,校长又塞了三千。

  他也是欣赏的看着校长,毫无心理压力的接过了钱。

  陆堇一想高中一年大概四千多,三年一万二。

  这奖学金五万,这又给五千。

  自己上这学还倒赚人学校四万三。

  这学没白上。

  陆堇这来来回回攒了得有将近20多万了,他也想好了。

  有时间去潇洒一下。

  陆堇之前请过一个律师立了一个遗嘱,找了二十份贫困家庭。选了一个资助。

  但是自己又选择困难症,所以就把一张纸换成了20等分写上对应的20个名字。

  随机拿一个自己也不看,与遗嘱密封在一起。

  为什么不20个一起资助,这陆堇也想过,但这平均下来,就跟小打小闹一样,没什么作用人家也不会太记住你。

  而且万一自己不死,还能花点出去,这要是平均出去那就太少了。

  陆堇是这么想的,所有遗产捐助给一个人,那人要不是白眼狼,没事也能念叨念叨自己,这样也不至于自己死了没人知道。

  但这都是自己的设想,自己没花出去钱就死了那可真是太衰了。

  当然就算没有死还是会资助的那倒时候就要看自己剩多少了,

  反正陆堇活着也不用人家念叨自己来刷个存在。

  完事之后陆堇就拿着那个随便报的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和社区刘大姐酿的烧刀子去墓地看老爷子去了。

  他知道老爷子就好这口。

  来到自己攒了十多年钱给老爷子买的那块小墓地,墓碑上还是老爷子那皮笑肉不笑的黑白照片。

  陆堇看着这敷衍的笑容还是有些怀念的。

  虽然老爷子有些不正经,但是他是自己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人。没有之一。

  当陆堇和老爷子对饮几口,原本风和日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小雨。自己出门特意看了天气预报,是晴的,记得好像连多云都没有。

  行了要不怎么说是预报呢,这天气预报还是年轻了点。

  跟老爷子讲讲的自己的事也就完了,自己也盘算着该如何潇洒花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

  却没想到,此时已经乌云密布天色昏暗了起来。

  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了。

  寂静的有些让人害怕,连个风都没有。

  陆堇也没见过这阵仗啊,也是邪了门。他真的害怕了,但还是没有慌。只是脚步变得急促了。

  突然他发现,路不对。

  这不是自己熟悉的路。

  他心里真的害怕极了,之前也没做过啥亏心事啊,顶多掰人家地里的苞米吃。

  咋,这回真就阴沟里翻船了呗。

  现在的真就是惊弓之鸟,一股脑的向前跑。

  直至跑到一条分叉路口,那里有个牌子,牌子上向左的箭头写的重活一回。

  向右是与心中的人见面。

  两条路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一道不是选择题的选择题,他明白了什么。

  跪在地上对这路标磕了三个头。

  “老爷子,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

  虽然我挺想跟你见面的,但是我真的想重活一回。

  这么的吧,我再重活一回,等我活够了就去找你。”

  自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整理了下自己。

  走向左边的路口。

  他不知走那条路是不是真的能重活一回,但他还是做出了选择。

  陆堇也算是压抑了一辈子,要是连这选择都放纵下自己。

  以后恐怕也而没机会了。

  当他的身体全部踏进的左边的分叉路口时。

  后面的路已经全部消失了。

  他被什么东西推到了,世界都变的黑暗。

  除了无止境的黑,什么都没有。

  自己的手脚也已经没有了力气。

  陆堇惊恐害怕,不一会他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也释怀了,就这样潦草的结束自己的一生或许不错。

  唯一后悔的事没花到自己挣得钱,花一点也行了,买个盖饭奢侈下再死也行啊。

  没想到自己到死还是没把这钱花出去。

  这攒了一辈子钱也不知道攒啥呢。

  第二天,来扫墓人发现他抱着墓碑静静的不动,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只是手里里还拿拿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还有那半壶酒放在了墓碑前。

  那天一点雨有没有,墓碑上那皮笑肉不笑的老人照片也变成了一个老人无比慈祥和真诚的微笑。

  事后街坊四邻一起凑钱给陆堇办了后事,丧宴的钱同样买个块墓地。

  只不过老爷子旁边已经有人了,街坊四邻也不能把坟迁了,只好找一个相对较近的墓地给陆堇下葬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