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群人的武林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钉流
作者:东方正义  |  字数:6707  |  更新时间:2021-01-05 09:06:22 全文阅读

回到神山寺仙人洞那儿,遥遥望见关居钰和蓝媚琪正在聊天说话,他俩看见自己和诣穹回来了,脸色一变,立即停止对话。

曲叶琦见关居钰满脸微笑,蓝媚琪俏脸生晕,奇道:“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的样子?还说得蓝妹子的脸这么红,干什么坏事呢?”关居钰道:“没……没有,只聊聊天而已。”蓝媚琪道:“嗯……嗯。”

……

杨诣穹和曲叶琦刚才散步离去前,关居钰曾怔怔瞧着她走开时的背影,呆呆出神,看了看与她并肩而走的杨诣穹,又是心有所思,恍恍惚惚,身子一晃之下,牵动伤口,痛觉一起,捂住胸膛,回想起刚才替曲姑娘硬身抵挡气劲,成功保得她性命,自己有幸活了下来,她还为己感动流泪,不禁窃喜万分。此刻见她与发小聊天逛行走开,心中又涌起一阵羡慕之意:“要是我也能和她并肩而走,满脸微笑地互说互话,那可太美好了……”

走神之际,忽觉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蓝媚琪道:“你受伤怎么样了,还疼不疼?”关居钰道:“好多了,谢谢关心。”蓝媚琪哼了一声,道:“杨诣穹那小子真该死,打出这么强的气劲,还有岳玉皇,移劲就移劲吧,偏偏睁眼瞎,挪往我们这边,导致出事。”关居钰道:“他们不是故意的吧,没事,事情已经结束,我不介意了。”蓝媚琪道:“我不管,他们弄伤了你,我就讨厌他们。”关居钰淡淡一笑,道:“你讨厌人家,人家可不一定把你当回事呢,岳玉皇自始至终从未注意过我们一点,你没发现吗?他不闻不问,也不管你是哪家姑娘,我是哪派小子,只自管自地去做他要做的事。”

蓝媚琪笑道:“他当不当我是空气,我又理他作甚?”语气柔婉,言下之意,是说只要你别对我不闻不问,不加理睬,那什么都够了。

关居钰又听她吐露感情,心神一荡,回思近日,蓝媚琪和自己相处时从不避嫌,凡是感情之语,始终直言不讳,问道:“万一刚才出了差错,我抵挡不住,死在了那气劲之下,你会怎么办?”蓝媚琪傲然道:“你死了,我会为你报仇。”关居钰苦笑道:“你怎打得过啊?杨诣穹和岳玉皇的武功,均属江湖上的一流水平,你再怎么勤学苦练,终究赶不上他们的进度……”蓝媚琪笑道:“那陪你一起折在这就是,你能舍得自己的命,我为什么舍不得?”关居钰一怔,道:“我哪里肯舍自己的命了?我其实是个怕死鬼的,以前碰见比自己厉害的高手时,总是不敢向他们挑衅过招,但我心中却是不服,光怕不服,嘿嘿。”蓝媚琪问道:“那你为什么敢为曲叶琦挡那一气劲?”关居钰缓缓答道:“她死了,我何必独自活在世上?走到今天这步,总是与这股信念相关。”蓝媚琪眼眶湿润,道:“唉,是啊……当时气流攻来得那么快,如子弹似的,你在刹那之间,却也毫不细想地为她挡了,你果然对她极具深情,无论发生何事,总是想着她,护着她,全然不顾自己。”说着背过身去,哽咽哭泣几声。

关居钰心中不忍,又一时拙于言辞,道:“我……我……唉,蓝妹妹,假若即将被气劲伤害的是你而不是曲姑娘,我一样会护你的。”蓝媚琪听他称呼自己为“妹妹”,很是欢喜,改哭为笑,道:“为什么?”关居钰笑道:“病鬼小子虽不顶什么用,但对于你和曲姑娘之间的情义看得颇重,不用多加解释啊。”蓝媚琪噗嗤一笑,道:“什么病鬼小子……你现在内力如此深厚,武林中能比过你的没有多少,何况你还学会了魔教教主曹武怜世的拳法掌法,谁说你不顶用了?顶用,大大的顶用。”关居钰摇头道:“曹武怜世的武学倒也不说了,我这身内力切切实实不是自己苦练,是夺天下人来的,乃强盗之举、不义之财也。”蓝媚琪道:“既然不想要,又何必去吸那么多人家的内力?”关居钰道:“保命呐,虽不想得有纵横天下的好武功,但至少得留住性命活下来才是。”

蓝媚琪一双眼睛静静地望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奇怪东西一样,叹道:“唉,我有时候发现,你也挺傻的。”

关居钰道:“我本来就是个傻小子嘛,这还用说么……不过,你的意思是什么?”

蓝媚琪道:“你到外面看看去,江湖上有多少人贪图钱财名誉,意图享乐,包括修习一身够以暴打天下的强大武功,得了这些,即可横行无忌,唯我独尊,傲视四方,方为人上之人。这种想法的人,我以往不知见过认识了多少,而你的思想,总跟他们的相反。”关居钰道:“那又如何了?我不感兴趣,也不想要,那些人利欲熏心,渴望功利,我亦懒得跟他们攀交情、打交道。”蓝媚琪微笑道:“我听说你从小跟你师父学道学术的,难不成便是由此养成了一副道家无争无胜的心得吗?”关居钰道:“或许是吧,要不是有武林人士的介入,以及曲叶琦入我眼中的话,恐怕今时今日,我还留在钱塘猴子山那儿侍奉师父一辈子,哪儿也不去,谁也不跟。”随即想到师父被虎君黄旌耀逼死,此乃多年以前缔结的仇怨,改变不了,只能说老天无眼,硬要安排这许多是是非非于世上。

蓝媚琪听错了他话中之意,说道:“倘若真的如此,别说你跟随陪伴曲叶琦至今时今日,只怕连我这蛮丫头也不会相遇见到了。”说完又伤心起来,神色黯淡。关居钰忙道:“不不,你我相识,算是缘分啊,既有缘,何无义?”蓝媚琪脸一红,轻声道:“可我想‘既有缘,又有情’。”关居钰心中又是一动:“我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待我?”凝视她半晌,说道:“假如有下辈子,我可能会答应你,今生算了。”蓝媚琪俏脸红晕,柔声道:“那我得赶紧投胎转世才行呢,不,我俩要一起……”说到这里,杨诣穹和曲叶琦便走回来了。

曲叶琦对诣穹道:“这位小姐就是别尘峰恤心宫的阁主,姓蓝,叫蓝媚琪。”

杨诣穹道:“蓝阁主,你好。”

蓝媚琪道:“你好。”

杨诣穹道:“蓝阁主,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蓝媚琪道:“谁啊,慕容思江姑娘吗?”杨诣穹道:“是,听说思江她现在离开悟龙谷,出来找我了,她刻下在哪里,你知道吗?我……我要见她。”语气竟颇含柔情。曲叶琦一愕,稍加猜测,明白到了六七分,黯然道:“原来是这样……诣穹,我也祝福你了。”杨诣穹道:“你果然聪明,这么快就知道了。”曲叶琦道:“但愿你亦和这位慕容姑娘百年好合,相爱相知……”

杨诣穹点点头,问蓝媚琪道:“她在哪里,你知道快告诉我吧。”蓝媚琪道:“我跟她是在金陵认识的,分道不少天了,我也不知她此时在哪。”杨诣穹脸现失望、焦虑之色,忧道:“她……她那娇滴滴的身子,悟龙谷那么大,何必要跋山越峰,吃尽辛苦地出谷找我?我既答应今后回谷找她,又怎会说话不算数?何况如今中国到处遍及武林之士,她又好多事都不懂,万一不幸遇到坏人,如何是好?”越想越不放心,倘若思江遇到危险,而又不能救护到她,想起她出悟龙谷是因为寻找自己,不免难过心疼。

蓝媚琪笑道:“我和她分道之前,曾教了她很多东西,足够应付世事了,武功我也教了她一点,放心好啦,你老婆没事的,以后定能与杨君你再相见。”杨诣穹打量她片刻,见蓝媚琪眼神明澈,呼吸均匀,肌肉精细,心想不愧为别尘峰恤心宫的阁主,与自己差不多的年纪,竟能将武功修炼至斯,虽难敌江湖二流高手,但教授思江功夫,使之得加保护,大是可以,且颇有帮助,顿生感激之意,笑问:“她学得怎么样?思江脑子不笨,没惹过蓝阁主你生气吧。”

蓝媚琪笑道:“不笨不笨,我教她的一学便会,而且在那之前,她本就会一种独特的手法,算是门特长,连我都不一定能及呢。”杨诣穹微笑心想:“料她会什么门道,也瞒不过我。”问道:“嗯?什么手法?”

蓝媚琪道:“听我说来……大概在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开开心心在外旅逛,那时不光有我,她和我九宫阁的其它七名姐妹也在一起。有天我们路过一处工地,其地有许多工人大叔们在工作干活,什么用榔头锤铁钉,修筑木杠,锯件搓铁,作为建筑材料去用,搬运工件等等。思江叹道:‘工人叔叔们真艰辛,为了养家糊口,再苦再累仍继续干,没有半分怨言。’我九宫阁的一位十六岁,姓秦的妹妹笑道:‘慕容姐姐,你可怜他们,可以上去帮帮忙啊。’童家妹妹也笑道:‘是啊,思江姑娘,你给他们锤几个钉子,走几道工序,再不然帮忙画几张施工图纸也行,即可为这些大叔们多分担一些了。’秦妹妹道:‘别说做图纸了,只怕她连材料尺寸都设计不出来呢。’说着其它姐妹们一起咯咯发笑。”

杨诣穹苦笑道:“女侠们取笑我这傻丫头了。”

蓝媚琪道:“嗯,只开玩笑而已,姐妹们因思江长得清丽娇美,却故生淘气之意,取笑她一下。思江道:‘我要是懂的话,肯定帮人家一些。’苏姐姐道:‘好了,思江,别理她们,这些小坏蛋在戏弄你呢,那是男人们该干的活,与你女孩子没关系,再说你长这么大也没上过学,工业知识又能懂得多少了。’秦妹妹伸了伸舌头,道:‘是,我们是坏蛋,你苏姐姐是好人。’我插口笑道:‘是啊,我最讨厌坏蛋了,你和童妹妹再敢跟思江闹,我一天呵你们八百遍痒。’秦、童两位妹妹道:‘啊,不要,我最怕别人呵我痒了,我不说啦。’众姐妹哈哈齐笑。苏姐姐道:‘好了,我们继续带思江去别处走走吧,让她见见世面。’

“正要举步离开时,突听思江朝一个方向惊叫:‘啊,叔叔小心!’声音惶急。我们随着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只见有条很长的工件圆柱钢筒从工楼顶上滚动,直掉落下来,恰巧下方有位大叔正在干活,没有发觉到。那条钢筒大有重量,掉落击在人头顶上,不粉碎性骨折,也脑浆迸裂了。还好那大叔反应及时,听到思江呼喊,不抬头去看,立即打了个滚,‘呛啷’一声铁地互撞的大响,那大叔躲过了这一劫。

“那大叔和工友们向思江连声道谢,赞她一声惊叫,救了人家的命。思江叹道:‘你们这些在工地打工的人,太危险了,偏偏又没什么办法,为了挣钱,即使有意外,也管不得了。’一名工友大叔道:‘小姑娘,你心地好,为我们着想,我们再谢你一次,既然知道工地危险,赶紧跟你朋友们离开吧,不然复有钢件掉下来砸中你们,可万万不得了。’思江却不跟我们离开,微笑道:‘我想留下帮你们一点忙,怎么样?’一名大爷哈哈大笑,道:‘小妞胡说八道,你能帮什么忙了?’思江侧头一瞧,见那大爷手中拿着一把榔头,他身旁有许多木板块,想是锤铁钉子的,笑道:‘我帮你们钉几个钉子,好不好?’那大爷嘿嘿笑道:‘你钉钉子?就你这两只细胳膊,能锤动几个钉子哟,别傻了,丫头,赶紧跟你姐妹们一边儿玩去吧。’思江笑道:‘我要是能钉上几个钉子呢?’那大爷笑道:‘也不要多,你若真能锤动十个钉子,深入木板,一毫米不留,并且过程中不许休息个一秒半秒,就算你赢,否则便是输了。’剩余工人们微笑附和着。由于思江刚才叫喊,救了别人的命,因此工地大叔、大爷们皆有些喜欢了她,暂时将工作撇开一边,笑吟吟地跟她赌起了游戏。

“思江嘻嘻一笑,点头道:‘好,你们让着。’说完上前抓了一把铁钉于手心之中,后退几步,又道:‘麻烦几位叔叔稍微协助我一下,将木板竖直举起来,板面对着我。’几个工人不明此举是何意,可还是照她说的做了,将两块宽长木板竖直举起,相互贴合住。

“思江道:‘看我的。’娇叱一声,手掌一扬,霎时间,只听得一阵‘嘭嘭嘭’轻响连连发出,如下雨般的节奏,我专心忆数过,共有十次这声音。又听得其它人,以及我身旁的姐妹们惊呼不停,尽是难以置信之声,我转眼一看,原来那两块相互重合的木板上,赫然有十枚铁钉妥妥钉中了上去。每钉皆落位极准,且恰巧钉在了该锤的地方,深入板面,即是用量具精测,或以原先钉好的其它板子复制,也没这等完美。

“思江见在场所有人全瞪大眼睛,张大了口,倒变得忸怩起来,还以为自己什么事做错了,忙退向一边,随我们离开工地了。我们走远后,那些工人却兀自呆站当地,没作动弹,不禁让人失笑。”

关居钰疑惑道:“这……这么厉害的吗?什么原理,这位姑娘使了什么魔术手法?”

杨诣穹叹道:“不,不是什么魔术手法,这是真实技术本领。”曲叶琦问道:“你怎知道?”杨诣穹道:“我住在悟龙谷里时,也曾亲眼见到她用过这本事,她不会武功,掷扔东西的暗器技能却厉害无比,这是天赋条件。她从小随爷爷居住此谷,啥事不干,平日里无聊时用小石子弹东西,打小鸟,可能在不知不觉间练出来了吧。我当初看过她施展这本事,同时准击中了八个目标,可即是那时,也难有蓝阁主你说的这件事的功力啊,她不通武艺,为什么能做到将铁钉掷得深入木质物品,方位不差,毫米不留的境界?”蓝媚琪道:“那时我已经传授过她恤心宫的内功心法《梅花九经》了,加上有其它九宫阁姐妹在旁辅导,可能她是借此自学会了将武功内力灌注于暗器之上,发射出去的方法吧。”

曲叶琦道:“这位慕容姑娘,竟这样聪明。”

关居钰道:“‘梅花九经’?”

蓝媚琪道:“是我恤心宫的入门基本心法而已,其名是出自于元末明初,文学家高启创作的一组《梅花九首》诗篇,借以诗句之情感,引用进了武道,从而发展成了一门修习阴柔内功的谱诀。”

杨诣穹微笑道:“她没有拜入恤心宫门下,不算恤心宫弟子,而你们却愿意破例将入门内功教授给她,多谢了。”蓝媚琪笑道:“思江姑娘温柔可爱,我们很乐意与之交朋友,这些小事算得什么?不仅《梅花九经》,我还单独教了她恤心宫的入门外功,‘葵兰擒’里的几招,也不是多深奥的招数,单是一些比较独特的擒拿法而已,给她用以保护自身,不受坏人侵害就够了。”杨诣穹更是感激,躬身道:“此等恩情,不光思江,我杨诣穹也不敢或忘。”

蓝媚琪摇摇手,道:“谢我是不用了,归根究底,她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你。照我说,你不但不该谢我,我们还应该向你道歉才对。”杨诣穹奇道:“道什么歉?”蓝媚琪道:“思江她出谷寻你,除了要跟你相见,还欲送你一件礼物的,结果我们把它据为己有了。”杨诣穹简单一笑,道:“哦,是离狱丸对吧?我已经知道了,是被这位关老兄吃了。”向关居钰看去。

关居钰歉然道:“杨兄弟,对不住了,你……你不怪吧?”杨诣穹哈哈大笑,道:“怪什么?那时你们几个落在了魔教手中,性命受到威胁,还有什么事是比人命更大的呢?不要紧的,别说我不介意,便连思江估计也会二话不说,愿施于你们,此等小事,何必耿耿于怀?”

曲叶琦笑道:“我早说了诣穹他不会介意,现在相信了吧?”

关居钰微笑道:“多谢杨兄弟理解,我吃离狱丸,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救曲姑娘,带她逃出联贤教逐雷山。”

杨诣穹简单嗯了几声,转移思想,沉吟道:“不过我疑惑的是,胡老伯他到底用了什么奇药怪方,培制出的这颗宝丸?难不成悟龙谷里又生长了些许妙草妙花,给予了老伯灵感,从而创出的吗?嗨,不管了,总之实验成功,胡老伯也该高兴了,关老兄你亦确实诸毒不侵,百毒不害,可喜可贺。”关居钰叹道:“这样的功效,本该是你有的,被我这陌生人得之,着实有愧。杨兄弟,我帮助你一起找找那位慕容姑娘,让你早点和她相遇,作以报答,如何?”杨诣穹摇头笑道:“连蓝阁主都不晓得她在哪里,你哪能帮得上忙?而且这是我和思江两人间的事,老兄的好意先心领了。”关居钰道:“那好吧。”

曲叶琦道:“诣穹,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杨诣穹道:“不久前我认识了一位派名摩霄洞的黄诺丰黄洞主,我答应帮忙救她孙女黄蔻女侠,以及恤心宫梦霄部的五十七名姑娘回来……”蓝媚琪“啊”了一声,一拍大腿,叫道:“对了,差点忘了黄姐姐她们被澹台无冢的儿子们掳走了,要赶紧救回来啊!”

杨诣穹微微皱眉,说道:“那澹台无冢是我师父慕容山枫昔年的对仇,就算不掳抓黄女侠,我也要找他算账,为师父出一口气。在那之前,给我得知了他儿子们又闹腾作恶,非得逮到他们惩戒一顿才行。”曲叶琦道:“我听说此人武功诡异危险,可以你现在的武学境界,找他应当没什么危险吧?”关居钰道:“是啊,连岳玉皇前辈都打不败你,澹台无冢又算得什么了?”杨诣穹缓缓摇头,道:“不,我在悟龙谷拜师学艺时,慕容师父经常教导我,凡事须得三思而行,切不可鲁莽冲动。我从未跟澹台无冢见过面、交过手,不清楚底细,万不可大意,而且他有一部分武功和我出自同源,更是不能小视。”

曲叶琦道:“怎么,他也会神鬼大离合?”杨诣穹道:“对,我学的是第一本,他会第二本。”曲叶琦道:“这两本有什么区别?”杨诣穹道:“来日方长,以后再详细说与你们听。”

四人起步,离开仙人洞,径往山道下走去,不过多远,发现黄诺丰正站立于不远处。

杨诣穹陪笑道:“黄前辈,不好意思,让你久候了。”蓝媚琪脸红心想:“我跟这黄爷爷说要尽快催杨诣穹下场,结果连我自己也陪聊到现在,实是对不住人家了。”苦笑道:“黄爷爷,等心焦了吧。”

黄诺丰道:“不要紧,没忘记就好……杨小伙,想到救蔻儿回来的办法了吗?”杨诣穹道:“此刻他们早已走远,硬追是没那么快追到了,为今之计,只有加快脚步超前,先一步赶往他们即将到达的地方,等待他们。”黄诺丰道:“你是说咱们该赶前先往豫州,用以守株待兔之法?”杨诣穹道:“是,从此地去往豫州,是西北方向,他们却始终东行,方向不太对,但为了遵照原先的约定,总不会放人家鸽子,因此我们抓紧时间,还来得及。”

蓝媚琪听得一头雾水,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杨诣穹皱眉道:“我和黄前辈前几天得到消息,澹台匹夫的儿子们,那些家伙,他们要去武林泰斗门派少林寺挑事。”

众人闻言,惊得“啊”了一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