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群人的武林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平手
作者:东方正义  |  字数:7296  |  更新时间:2021-01-05 09:11:27 全文阅读

岳玉皇回身一转,腾空跃起,在空中向杨诣穹连发两掌,两股力量性质不同,左掌力猛,蕴含寒冷之气;右掌力柔,迸出炎热之风。

霍郎禅低声叫道:“这是阴阳神掌!”心想岳前辈武功果真深不可测,这两掌打出去时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显然熟练多年,饶是如此,竟也奥妙无穷,冷热交替,刚柔并济,且附上了数十年的苦练内力,实是非同小可,我即使再练个三四十年,恐怕也未必能练至这等阴阳之诣、盖世之力,但只要铁杵磨针,苦下功夫,胜越曹武怜世的束阳缚阴掌不是不可能。看了看师父,见师父脸现钦敬之色,想法应是大同小异,轻轻叹了口气。

杨诣穹意识到了岳玉皇“阴阳神掌”的厉害,赞道:“好掌法。”左右手捏个剑诀,眼光一亮,两脚一蹬,双指前刺,两股指劲似标枪般攻戳了过去。岳玉皇道:“让你看看更好的。”双膀平举,待得杨诣穹的指力将要戳到自身时,两臂内弯,成抱圆姿势,像是吸住了戳来的指劲,继而虚画太极,扭转腰部,向前一推,将杨诣穹的力量反击了回去,同时附加了自身功力,这一推劲道雄厉,破空之声甚重。

杨诣穹皱眉心想:“这可不得不躲了。”他本飘在半空,这一下气势受挫,登时足底一虚,落下地来。

岳玉皇得理不饶人,趁势俯冲,一招“仙王抓”向杨诣穹肩膀狠抓而至,他身穿蓝袍,动作连贯,爪力破空凌厉,犹似“蓝仙降世”。杨诣穹一时不备,竟遭抓肩部,暗叫不妙,当即运起“神鬼大离合”心法中的内劲,双目精光暴亮,大喝一声,四肢一挣,冲开了岳玉皇,未受“仙王抓”摧筋伤骨之痛。

岳玉皇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还不够,再来!”拍了拍袍身,复又攻来。杨诣穹左臂横举,右掌藏于其下,决定趁虚而入,攻其不备。

岳玉皇哪会这么容易中招?知道他左臂横举,乃试探虚招,无视其攻,径向杨诣穹下盘拍击,他拍击之时,附近泥土簌簌而起,卷成一条土龙疾冲过去,伴随着“呼呼”猎风巨响,霸道之余又不失壮观。杨诣穹不理土龙,反手一拨,将它拨散,自管自地打击岳玉皇胸膛,还未攻及其身,便已掌影闪烁,变化多端,且攻守兼备,像是没有任何破绽弱点。

岳玉皇喝道:“来得好。”猿臂伸出,不知用了什么奇妙手法,竟穿过杨诣穹掌法的重重隔障,抢先拿住了他的胸口,低吼一声,欲要将他举起,提在手中显威,却感觉如撼泰山,杨诣穹竟纹丝不动,自是在运转内力,稳固下盘了。

岳玉皇较真起来,冷笑几声,道:“秦汉项羽有‘力拔山兮’之气概,老夫今天倒非要拔起你这座小山不可。”手上加劲,终于将杨诣穹举起。杨诣穹离地之后,双腿向岳玉皇肋下踢击,岳玉皇内功运于肋骨之间,硬受了这两脚,但并未感受到疼痛,心中一奇,忽觉右臂要穴受到凌厉指力点击,登觉酸软,自然而然放下了他,愠道:“杨小子,你门道不少。”

杨诣穹笑道:“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老先生不会不知吧?”岳玉皇哼了一声,道:“《孙子兵法》里的东西,有的可取,有的无聊之极,算是戏弄小儿的童话,最好别被古人骗了。什么虚虚实实?真就是真,假便是假,婆婆妈妈,最讨人鄙恶。”杨诣穹听他说了此话,不禁一愕,道:“啊?”岳玉皇道:“说到兵法,至少得学学岳武穆的‘进可守,退可攻’才是,看招!”刚一说完,掌爪齐上,分攻杨诣穹中位及上位,确实攻中有守,颇为精妙。他这左右手分使不同招数,虽非分心二用之术,却也是相辅相成,衔接无瑕,分序施展。

杨诣穹目光不移,皱起眉头,倒退招架之余,努力寻思该怎么破解,心念一动,喝道:“看招。”突起一脚,向岳玉皇下盘踢出,乃故技重施,再使虚招。

岳玉皇笑道:“又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么?少来这套了。”忽使蛮招,双掌齐推,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打向杨诣穹的“玉堂”、“膻中”两穴之间,施的是杀招,竟要取其性命。杨诣穹一惊,自下而上,纵跃飞起,掌力从自己脚下穿过,击中了后面的仙人洞石山,“喀喇”一声大响,石屑纷飞,到处都是碎块。

曲叶琦离那石山稍近,不少石屑块向她飞去,关居钰反应及时,将她抱向一旁,可还是蹭到了一点,问候道:“无碍吧?”曲叶琦道:“无碍。”

但见岳玉皇双掌呼呼推出,一股股掌风纵横飞舞,压得在场众人呼吸凝滞,险些透不过气来,众人心知刻下正是杨、岳一老一小比武的高热段,观看他们大斗之余,须得顾及自身,以免受到波及。过程中岳玉皇一拳打破了一块景标木牌,那木牌亦顿时碎成数块,向武服愁和袁克忧二人飞去。

武、袁领受到碎木牌块上貌似还留有后劲,不禁大惊,忙发功迎击,卸掉了劲风和木牌碎块的飞撞。袁克忧皱眉道:“师兄,这岳老儿好强的武功,只怕待会不利。”武服愁慰道:“见机行事即可,先别忧心,若真遇到什么不测,我殿后就是,他好歹是个武林长者,依着他这股傲气脾性,自不会和小辈见识。”

唐心萝见外公掌力不停喷吐,虽逼打得杨诣穹不住狼狈躲闪,一时之间无法还招,但自己脸庞究竟被劲风刮得隐隐生疼,问母亲道:“妈妈,外公这套武功好厉害啊,从没跟我说起过,叫什么名堂?我也想学。”岳珠莎笑笑不语。唐定殇笑道:“你想学?哈哈,还早着呢,傻丫头,我跟你说,你外公这套掌法,要是能轻易将之学会了,谁都能横行天下了。这掌法叫作‘迦罗降龙掌’,是你外公灵感心起,创出来的一套绝世武学。”

唐心萝喃喃地道:“迦……迦罗降……龙,哎呀,读起来真拗口,外公为什么要起这怪名字啊?”

唐定殇一笑,道:“‘迦罗’两字,是古印度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鸟,迦楼罗的缩称,它专食龙族,据说每天要吃一个龙王及五百条小龙,到它命终时,诸龙吐毒,无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不论是行军打仗的古代战场,还是比武角斗的生死之战,强者生,弱者死,亦可当成是迦楼罗捕食毒龙,参想了五六年之久,迦罗降龙掌二十八式终于创了出来。你小丫头功力尚浅,想学这等高深莫测的武功,平日里少贪玩些,打好根基吧。”

唐心萝心想:“哦,原来是近几年新创的掌法,难怪我不知道。”娇哼一声,道:“我怎么没根基了,我可厉害着呢,照我这身本领,一个打十个不成问题。”唐定殇道:“嘿嘿,你就吹牛吧,咱家的迎龙掌,你练到第几重的功力了?只怕连六成的火候还没到吧,你看外公打得多好,再看看你。”唐心萝笑道:“我当然不能和外公比啦。”

霍郎禅道:“师父,岳前辈能冥思苦想,创出‘迦罗降龙掌’,固是大才大圣之智,连名字都起得这么有水准,那更是叫人敬佩不已了。”张疤尘道:“主人古武学问渊博,又为武道大家,扩想思路,命名武技,自然不算什么难事。他曾阅过清康熙年间刊刻的,一本名为《精忠岳传》的旧书,书中传闻说岳飞岳武穆是‘大鹏金翅鸟’转世,迦楼罗就和大鹏金翅鸟差不多,便是从此处联想得到。”

岳玉皇左右两手齐使“迦罗降龙掌”,掌力喷吐,横竖交叉,或直或弧,有发有收,所到之处,无不炸声连响,石飞土崩,煞是奇观。杨诣穹一脚一脚地跨越躲闪,持续了一刻钟,岳玉皇仍老当益壮,并不像有疲惫之感,为防时久有变,导致败阵,决定放手一搏,胆子一壮,见身侧有棵大树,一脚踢中它的树干,右掌劈出,再加一击,已将这棵大树从中震断。他将整棵树扛在肩头,以另一端对准了岳玉皇,径撞而去。

岳玉皇又发出一掌,击中了那棵即将撞来的大树,不料因大树粗大,仅震断前端一小截,余下那部分依然由杨诣穹扛肩撞来。心神一定,徒手抵住来树的另一端,和杨诣穹较起了劲力,僵持不下。过得片刻,二人同时大喝一声,转腰发劲,树的两端同时爆炸,大树从中断截,掉落在了地上。此招拼过之后,杨诣穹立足不稳,踉踉跄跄地倒退数步。

岳玉皇也微退数步,暗暗焦躁:“这小子当真难缠,内功修为虽不如我,但门道方法太多,保不齐又会使什么招数间的诡计。哼,不管如何,一概蛮破便是,一个小孩子,又能支持多久了?”旋身欺近,再次向杨诣穹扑去,落到离他前方两米外时,脚震大地,一拳挥出,向杨诣穹眉心招呼过去。这一拳快速之极,又是岳玉皇平生功力之聚,附蕴山崩地裂之势,天地风雷之威,任你身法再快,防御再高,怕也难以躲避挡架。

曲叶琦吓了一跳,心道:“不妙,诣穹危险。”

杨诣穹却并不畏惧,反而嘴角微笑,心想:“且看我‘神鬼大离合’武功的威力!”双手合十,成拜佛手势,向前伸出,接着两掌分离,竟将岳玉皇的拳力登时消解分开成两半,被自己从两边挪走,“嘭嘭”两声响,周围景物又遭到了波及破坏。

岳玉皇笑道:“好小子,竟会这等巧法。”杨诣穹笑道:“人可聚散,拳力又如何不能离合?”说话之间,二人又搏斗不停。岳玉皇现下暗暗思量,准备采取以“快”取胜的法子,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杨诣穹周身全是蓝袍拳脚幻影闪烁,迅捷无伦,挨到了不少打,但总能及时施展“神鬼大离合”心法,将他攻来的武功劲力分离拐开,移向空气之中,消弥于无形,伤及不到筋骨脏腑。

岳玉皇道:“嘿嘿,挪移之法,有何稀奇?让你瞧瞧老夫的本事,小子,你来打我。”杨诣穹道:“好。”右指一点,一道无形之气直刺而去,势如匕首。岳玉皇出指迎接,手腕一转,拇指一旋,轻轻巧巧地将这串精微细小的凌厉气流反击了回去。杨诣穹侧头避过,笑道:“好,好。咱换个大的试试。”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继而两臂抱圆,扩大引风袭神功的功力面积,仿佛筑起了一道高固围墙,猛然往岳玉皇压推而去。他自学了《神鬼大离合》后,可将其无上心法尽数融入于天下武学招式之中,每拳每脚,皆有诺大威力,且颇有玄妙真理。世间武术功夫习之不尽,只要他学的越深越多,神鬼大离合的威力也会跟着增强。

慕容山枫当年创出“引风袭神功”,其主要还是取材于《神鬼大离合》第一本里的部分内容,但也不是全部照抄。书中将这套牵引空气风力的手法,命名为“小云风手”,被慕容山枫加以改进,从而具备了攻击性。此功须以极深厚的内功底子作为根基,乃必要条件,否则便等同于是挥挥手、吹吹小风的花架子而已,别说引风“袭神”了,只怕连“袭人”也难。

还好杨诣穹、胡忘潭两年多前还是师兄弟,拜慕容山枫为师学艺的时候,幸得师父教导有方,内功心法修习得当,包括蕴含道家玄虚法理的“明太易功”,为其打下了修炼基础。杨诣穹学成第一本《神鬼心法》,无异于“物归原主”,重新找回了正书中的道理,“引风袭神功”的威力,如何得不到体现?至于第二本中记载的诸般精妙外功的招谱,那却无从练习,因为它不在慕容山枫的身边,而在澹台无冢的手里。

岳玉皇喝道:“哈哈,不管力量大小,照挪不误!”将杨诣穹攻来的力量吸附在了右掌心,微微一抵,如抓棉花,将这些力量拨挪成了一个圆弧,环绕自身一圈,果然又反击了回去。

唐定殇喝彩道:“好一招‘迎阳送日’!这也是岳父大人所创的武学,‘挪轮大法’。”

唐心萝笑道:“啊,这功夫我知道,外公跟我讲过,确能把对手攻来的力量如拨挪轮子似的移走,好厉害的。创建时间更早于迦罗降龙掌,算来该是外公三十多年前创出的吧。”唐定殇点点头,道:“虽命名‘挪轮’,但其中武义非凡,既有四两拨千斤之意,又有卸力之效,共有三十六招挪技、七十二种拆法,均是针对敌人每拳每脚,每招每式。你外公行走江湖后半生,难寻敌手,这‘挪轮大法’可谓功劳不小,算是他的成名绝技之一。你想想,将对手的武器、攻招移走或反弹,如此一来,敌人莫不是只有打偏、自杀两种结果了?”唐心萝笑道:“打偏?自杀?哈哈哈,好玩,好玩。”眼色期待,心想:“外公疼爱我,以前教我的功夫,定是为‘迦罗降龙掌’、‘挪轮大法’等上乘神功定好基础的,此刻我才知他的苦心。我今后一定好好勤进修习,争取几十年后达到外公的境界。”

杨诣穹道:“领教了。”再次施展离合功诀,将还击过来的力量分成两半,以防波及观斗人士,便将这两半力量压向了地面。借着这股下压之力,自己身子腾空而起,飘在半空之间,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两臂抱圆,凝聚气力,“引风袭神功”按垂直方向,似断头台铡刀般的轰然猛劈下来。虽是无形气流,但锋利无比,势夹劲风,貌似还掺杂着一点破空回音。

岳玉皇笑道:“中国历史古代只有刑场,老夫亦不是西欧外国人,何必受断头台之刑?”神情微笑,负手而立,蓝袍飘动,竟无视杨诣穹的气劲劈砍而下。

见此战况,众人不由得惊“噫”一声。唐心萝惊叫:“外公!”

便在这时,杨诣穹的气劲已劈中了岳玉皇的天灵盖头顶,但岳玉皇并无受伤之象,更未出事,反而传出“呛啷”一声刺耳之响,如两块硬度极高的金属互相碰撞。声响的同时,只见岳玉皇头一侧,肩膀一沉,那股气流又被施展“挪轮大法”移走,他移劲之时,没有理会附近方向,气流水平横空,赫然向观斗人士那边疾冲而去。

唐定殇惊叫:“哇,不好,大家快躲!”推开老婆,搂住女儿,踹开徒弟,奋力后跃,张疤尘也斜身巧避,五人成功躲掉了这股锋利气劲。武服愁感受到那气劲威力强大之极,万一遭击,不被砍头,也被铡成两半,赶紧与师弟移步方位避过。

如此一来,那气劲就续冲向了关居钰三人。

关居钰站在曲叶琦侧边,见那气劲如子弹般地倏然而来,方向竟准准对向了曲姑娘,已经来不及抱开或推开她,紧急之下,哪还顾得自己的性命?把心一横,跨步一跃,护在她面前,决心为她作挡箭牌,运起全身功力,硬身而受。但见气光一闪,关居钰大叫一声,仰天摔倒,当场受伤。

曲叶琦惊道:“啊,你……你……”俯身将关居钰靠在自己怀里,忙问:“觉得怎样?”蓝媚琪忧容满面,过来搀扶着倒下的关居钰,泪珠盈盈,急道:“你没事吧?不要有事啊……”关居钰眼睛半闭半睁,魂不守舍,恍恍惚惚,口中只喃喃道:“她没有事吧?她没有事吧?她没有……”越说越低,渐渐晕了过去。曲叶琦甚是感动,眼眶一湿,柔声道:“她没事,你救了她,放心好了。”

杨诣穹和岳玉皇还没打完,陡然间有人出事,正准备下场慰问,却听岳玉皇拦道:“你就想走?没那么容易。还没完,哪里去?”杨诣穹道:“有人出事了。”岳玉皇道:“管他出事进事,最后一招,来!”杨诣穹道:“好吧,来。”又和岳玉皇相互扑击。

杨诣穹存心速战速决,岳玉皇也极想分出高下。他活了这么大年纪,纵观自己一生,于比武切磋上从没败输过世上任何一人,最多和江湖上武功极强的几个顶尖人物斗个不分胜负,哪知最近突然认识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杨诣穹,与其第一次比武,勉强胜了他;第二次相隔时日没有多少天,却能将自己的武学特点搞通大半,今天凭着招数间的运气便宜,努力放胆,摸索尝试,竟和自己打成平手。心想这少年当真是武学大才,悟性聪明,来日必定不可限量。

他隐居太平洋海宫多年,期间冥思参悟武学至理,巩固弥补不足,并且别开蹊径,比之二十多年前,武功委实大进了不少,如今重回中国,自认世上已无敌手,便连曹武怜世、娥峰圣母等也均不放在眼里,欲向他们炫耀一下此刻自己的武功,高强到了什么程度。谁知江山代有才人出,武林亦是如此,这个十九岁的男孩子,竟有一身难以想象的惊人武艺,虽不明其中关键原因,但自己多年不见江湖朋友,无人陪之练手,不免经常孤独寂寞、手痒难耐。为过打斗之瘾,这才跟杨诣穹较上了,约会比武这些事,亦是由此而来。

杨诣穹将《神鬼心法》内功的力量灌注于双拳之上,连攻三拳,分击岳玉皇的上位,中位和下盘,第一拳意在试探,第二拳用以震慑,第三拳才是真正的杀手重击。岳玉皇反其道而行之,倒序接招,先以“挪轮大法”移走了杨诣穹第三拳的巨力,继而打出两招“迦罗降龙掌”,拆解了中上两拳。二人眼见又得不到便宜,当下各自百穴归一,内力汇聚丹田气海,散于双臂肌肉与经脉要穴之间,大喝一声,出掌相对。“嘭”的一声巨响,岳玉皇闷哼一声,后退了十多步;杨诣穹退得更多,甚至直接飞了出去,撞上南方一棵柳树干,才受阻落地,双掌一沉,稳住下盘,对阵分离结束。

杨诣穹微笑道:“岳老先生,怎么样?”岳玉皇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有点东西。打得痛快!”杨诣穹道:“我内力没有您深厚,主要在外功招数上闹了不少门道,想了许多方法,能与您打成平手,实在太荣幸了。”岳玉皇道:“嘿嘿,也就是说,咱俩内力修为同等深厚的话,我便不是你对手了。对吗?”

杨诣穹摇头道:“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哪有这么大本事?老先生一生武功无师自通,深不可测,我因在两年内另遇奇缘,得蒙老天爷垂怜,令我年纪轻轻就学成上乘武功,否则我也仅仅是个无用小孩而已,更别提能和岳老先生打架而不败了。”岳玉皇道:“跟我讲话,别说得这么客气生分,我是个老骨头,而你是个小年轻,再练个几十年,或许真的会……唉。你这是什么功夫?”杨诣穹微笑道:“我练的功夫,名叫神鬼大离合。”岳玉皇道:“你是哪一派门下,谁是你师父?”杨诣穹道:“我师父复姓慕容,叫慕容山枫。”岳玉皇道:“没听过。”杨诣穹微笑道:“他老人家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并非武林中人,却武艺甚强,我能有今天,全仗慕容师父悉心栽培。”岳玉皇点了点头,转身离向一边。

杨诣穹走到曲叶琦的身边,微笑道:“叶琦。”曲叶琦笑道:“你很厉害啊,竟能和岳玉皇老前辈打成平手,事先确实低估你了。”杨诣穹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弟受伤不轻吧?究竟是我打出来的气劲。”蹲下身来,仔细端详关居钰前身的伤口,见他胸膛上裂出一条大口子,血流不止,衣服上红扑扑的,尽是鲜血。

蓝媚琪关切道:“喂,杨诣穹,他不要紧吧?”

杨诣穹笑了笑,道:“没事的,这位兄弟内力极其雄厚,硬生生抵御掉了气劲的七八分,其余两三分,造成的皮肉伤;至于流出这么多血,该是情绪激动恐惧,加快了血液循环,才引动迸流。”伸出右掌,轻轻印在关居钰的伤口处,输送了些许内力过去,接着五指轮点,如弹琵琶,动作迅捷潇洒,一瞬之间,连封住了关居钰身上九处大穴,止住血不再使其流动迸出,起身微笑道:“好了,已经无碍了,待会用点清水洗洗血,休息几天即可。”

曲叶琦道:“他没事就好了,毕竟为了保护我才落得如此,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当真心里有愧。”突听怀中关居钰的声音轻轻地道:“你……你别有愧,哪怕为你而死,也不妨事的,相信我……”原来他被杨诣穹点穴封血,输送功力,且仗着自己的雄厚内力,没过多久又醒转了来,只是失血尚多,体态有些虚弱。

杨诣穹瞧了瞧关居钰,向叶琦疑惑道:“真的是你朋友吗?他为什么对你说这种话?”曲叶琦脸微微一红,低声叹道:“他……他喜欢我。”杨诣穹一怔,涩然一笑,说道:“原来如此,恭喜你了,两年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曲叶琦摇头道:“幸福确是找到了,但并不是他。”杨诣穹正要继续说话,忽听得岳玉皇在那边哈哈大笑,响声不绝,震天动地,喝人心神,甚是雄劲。

众人一愣,循声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