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群人的武林 > 正文
第八十章 比武
作者:东方正义  |  字数:8251  |  更新时间:2021-01-05 09:04:36 全文阅读

经过长时长途的跋涉寻访,众人第二天总算来到了一处叫做“神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地方,所谓的涂中山寺,又名“神山寺”,正是坐落于此处,这山寺建于唐大历年间,清乾隆十九年重修,历史悠久。传闻五代末期,赵匡胤破涂中曾领兵抵达此处县境,经过此寺,安营神山。后周皇帝柴世宗(柴荣)冀图统一中国,于即位之当年,首先对南唐(都金陵,今南京)用兵,次年,柴世宗也曾亲驾神山赵匡胤屯营处。

神山寺旁有仙人洞、白石泉、龙文石刻、柴王碑、柴王井、神山石塔等古迹。

山上树茂林密,峰回路转,清泉涓涓,萦绕寺前。寺系唐大历年间建,历代均有修葺。寺旁有神仙洞,传闻有一道士居于洞中,以白石为餐。唐涂中刺史、诗人韦应物《寄全椒山中道士》诗,“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因而神山寺名闻久远。

如今这里是一处旅游景点,其时乃是清晨,尚无多少人进山参观旅游,恰巧九人可一边行道,一边欣赏神山森林公园的美景。

唐心萝喜道:“待会就要见到外公了,好开心呢。”岳珠莎笑道:“看你这么急的,又不是不经常见面,才分离多久,就这样想他吗?”张疤尘蔼然道:“小小姐想念主人很好啊,毕竟主人最疼爱的人也是她呢。”霍郎禅道:“弟子极为仰慕岳前辈的风范,今天又能拜见,当真让人悠然神往。”岳珠莎笑道:“我爸本领极高,比你的傻师父不知强上多少倍,你多向我爸软磨硬泡,得授真义,足够你益用一生呢。”霍郎禅道:“哈哈,弟子自要试试。”唐定殇道:“先上神山寺吧,事前说好在寺内大雄宝殿相会的。”说话间,众人脚步不停。

关居钰问曲叶琦道:“你早就知道和岳玉皇前辈在这里约会比武的是杨诣穹,是吗?”曲叶琦道:“我心中隐隐觉得,直觉告诉我是他,果然是他。”说着微微一笑。关居钰叹了口气,垂首道:“直觉……你俩不愧是青梅竹马的发小,这便是友……友情间的心有灵犀么?”曲叶琦听他语含别意,微感不快,正色道:“既然知道是友情,还请不要多想。我心中所爱的男人,只有段煦龙一人,诣穹是我的发小,你亦算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够尊重理解一点。”关居钰心想:“唉,你能当我是朋友,我也该很高兴了……这已经够了,你和段煦龙都是大小姐、公子哥的气质,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又如何能穿插得上了……”说道:“我……我当然理解你。”

这时早晨朝阳初升,山道上缕缕阳光照到曲叶琦的美丽脸庞上,更增娇艳之色,她心中有情,嘴角含笑,亦衬出一种不可亵渎、数落的仙子之俏。虽是个普普通通的十九岁女孩,却也有股诀别尘俗的清丽气质。关居钰固然为其倾倒,如痴如醉;蓝媚琪侧眼瞧到曲叶琦的美貌神情,竟也不禁肃然起敬。

九人自打进了“神山胜境”的大门,心中就有了各自的主意,同时思量着待会如何安己立事,发生意外也好,完美收场也罢,皆是冥冥中的定数,不必忐忑。唐家三人,以及霍郎禅算是岳玉皇的亲人门徒,自然没什么压力;曲叶琦却是一颗心不住乱跳,甚是紧张,不知与诣穹重见后,是该先慰问他这两年怎么过的,还是应先开开心心地和其叙旧,记起了小时候他的可爱笑容,自己也跟着微笑起来;至于武服愁和袁克忧,同样亦打定了主意,听张疤尘、唐定殇父女的口气,自己与师弟来寻访岳玉皇,像是会遇到什么不对,但为了能达到师父的要求,只有随遇而安了。

众人一路前行,来到上山入寺和去仙人洞的分岔路,突见分岔路旁有个白须老者,身材瘦削,身穿一件农家土衣,正遥遥向己方九人招手。

关居钰等心下肃然:“难道这白须老者就是岳玉皇?”

唐定殇和妻子互看一眼,齐道:“是黄诺丰。”唐心萝低声道:“黄诺丰?这老头是谁,我不认识啊。”唐定殇道:“此人是居住在齐鲁摩霄山上的老武师,凿洞创派,算是个门派掌门。摩霄洞弟子不多,名气不大,武功倒是不错,却和我们一家毫无交情。黄诺丰在此地出现,不知有何事?”张疤尘道:“老奴过去问问。”唐定殇道:“即便没交情,还是说话客气些,尽量不得罪为好。”

张疤尘应了声,走近身对黄诺丰道:“黄洞主,你好。”黄诺丰神情友善,微笑道:“好说,好说。”张疤尘道:“不知黄洞主为何来至此地?”黄诺丰不答,逐一看了遍每个人,望到蓝媚琪时,心头一震,上前缓缓问道:“这等气质与内功,请问这位小姑娘,是不是恤心宫的女弟子?”

关居钰一奇,对蓝媚琪道:“叫你呢。”蓝媚琪道:“嗯嗯。”转头对黄诺丰道:“我是啊。”黄诺丰笑了笑,道:“以你这个年纪,算来该是恤心宫的第三辈弟子,对吗?”蓝媚琪正要告诉他自己乃是统领恤心宫九宫阁姐妹的阁主,而不是什么小弟子,随即想到也不必说与这素不相识的老头知道,简单应道:“嗯。”黄诺丰道:“那你是否认识梦霄部的部主,黄蔻女侠?”表情虽是微笑可掬,但眼神中流露着关怀之色。蓝媚琪樱口微张,道:“黄蔻黄姐姐,我自然认得,怎么了?”

黄诺丰道:“你经常和黄女侠在一起吗?”

蓝媚琪笑道:“以前在宫里的时候,我和她经常一起嬉玩,姐妹之情,好不熟密呢,嘻嘻,其实我整个恤心宫上下姐妹个个团结一心,不论是九阁六部还是小辈弟子,每人都是互相爱怜的,更别说闹过矛盾了。”黄诺丰道:“那你最近有没有和黄女侠一起玩了?”蓝媚琪摇头道:“没有了,最近我在江湖上历练,经历不少事,同时也没空回别尘峰。”说着向关居钰瞟了一眼。

黄诺丰缓缓点头,轻轻地道:“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怪不得你。”蓝媚琪奇道:“什么?”黄诺丰老眼晃动,道:“小姑娘,你是否听过澹台无冢的名字?”众人一听,均是一愣。岳珠莎轻轻“啊”了一声。蓝媚琪眉头微皱,道:“听过啊,这家伙是个阴险坏人,不是好人,我晓得的。”黄诺丰叹道:“前几天不久,你们恤心宫的这位黄蔻女侠,以及她梦霄部下的五十七名弟子姑娘,全部遭人擒获,一网打尽。”蓝媚琪花容失色,惊呼出声。其它人听说恤心宫的一位统领、阁部遇到事故,面面相觑,神情耸动。

蓝媚琪急问:“是……是谁干的?便是那澹台无冢吗?”咬牙切齿,颇含愤恨。黄诺丰摇头道:“不是澹台无冢本人,是他的儿子们。”关居钰道:“哦?他有儿子吗?”耳边传来一阵腻声苦笑,岳珠莎道:“是的,那家伙不但有儿子,而且还很多呢,算来有八个了。以前我和六位兄弟在澹台门下学艺的时候,与那七个孩子不知见过多少次了,那叫胡忘潭的,是第八个吧,还是前不久刚认识过的。”

霍郎禅问道:“师娘,这姓澹台的家伙,他的儿子们武艺如何?既能擒获恤心宫的部主姑娘,一定很难对付吧?”岳珠莎“啧啧”几声,道:“当年我和六位兄弟与澹台无冢决裂之时,那些孩子不过才十几岁,甚至几岁的年纪,别说武功了,打架估计还不一定会,澹台无冢也一直没教他们功夫,只是整天以父爱细心照顾他们。”唐定殇道:“十几年前,可能确是不会打架的乖小孩,如今未必仍是了,你毕竟和澹台家这么多年没见面,不好准确推测到一切。”

蓝媚琪慌道:“到底怎么回事啊,黄姐姐她们怎么会落在那些人的手中?”黄诺丰忧道:“总之说来话长,一言难尽……蔻儿她们落入陷阱,尽数遭到擒获,已经三四天了,澹台父子们阴险毒辣,凶多吉少,小姑娘,既为同门,须得尽早相救才是啊。”蓝媚琪道:“这个当然了,咦,你为什么叫黄姐姐为‘蔻儿’?”黄诺丰叹道:“我是他的爷爷。”众人“咦”了一声。

黄诺丰续道:“蔻儿少女时期性格叛逆,高中时候与男朋友辍学私奔,离家出走,不要父母和爷爷奶奶了,这么多年下落不明。她厌恶武功,从小到大,始终没进过我摩霄洞一步,我弟子们一个也不认识,没想到她不知不觉间,竟踏足武林江湖,还拜入了恤心宫门下,我是近几年知道的……”蓝媚琪黯然道:“对,黄姐姐跟我提过,说她少女时代为情所骗,被那个男朋友抛弃了,毁了自己学业一生,因而对世间负心男子恨到极点,这才最后投入我别尘峰恤心宫门下……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救黄姐姐的。你说的澹台无冢的儿子们,刻下在哪里?他们的外貌特征是什么?”黄诺丰道:“他们行踪诡秘,我也没见过真面目,不太清楚,但他们的衣服很好记认,件件绣上了‘龙生九子’图案,每人衣上绣的神兽各不相同,一个个的皆跟小皇子一般。”

除了唐定殇和岳珠莎,以及张疤尘还稍微好些,其余人险些跳起身来,瞪大了眼睛,连声道:“是他们!他们三个!”

岳珠莎见女儿、徒弟也这副反应,不禁一呆,搂着女儿道:“你见过?”唐心萝点头道:“见过呢,妈妈,我们几个都见过,昨天前在涂中东城那里,一处游乐城内。”关居钰道:“早知道这些事,那时就该出手拿下他们三个,逼他们交人。”霍郎禅、唐心萝曾从猛虎口爪下被霸下衣人、狻猊衣人,以及狴犴衣人救出,算是有恩,这时只暗暗寻思,并无救人之念。

蓝媚琪却心急如焚,脚步欲挪,恨不得现在就冲下神山公园,出去救觅黄姐姐,苦于不知线索下落,无头苍蝇般的白搭。待要询问,霍郎禅问道:“黄老师莫要忧心,事先见老前辈您耽于此处,像是在等待什么人的样子,不知?”黄诺丰点了点头,道:“我在等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这孩子武功高强,也挺聪明,我和他成了忘年之交,他答应陪我一起去救蔻儿回来。现下路过这处神山森林公园,他说在这儿约好和别人一场比武,比完之后,一定二话不说,陪我继续寻找,叫我在这道上等着就行。”

曲叶琦心想:“是诣穹。”

唐定殇哼了一声,道:“如此说来,杨诣穹这小子已经进寺去了。”岳珠莎道:“嗯,我们也去吧。”他们一家三口和霍郎禅、张疤尘当先发足奔去了。关居钰道:“黄老师,你不妨和我们一起上去吧。”黄诺丰摇头道:“这是人家私下比武的事,我不过是个老头子武师而已,只要蔻儿能平安无事即可,其它的我不感兴趣……”蓝媚琪道:“黄爷爷,没事,一起去吧,万一那小子跟岳玉皇比完武,却又唠唠叨叨的聊天说话不停,岂不是耽搁了急事?在他旁边,正好监督催促他。”黄诺丰道:“这……”蓝媚琪道:“哎哟,一起走啦。”托着黄诺丰,往神山寺方向去了。关居钰对曲叶琦道:“曲姑娘,我们也抓紧时间吧,杨兄弟早上寺去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曲叶琦微微点头,道:“嗯。”关居钰横抱起她,运起内力,施展轻功,大跨步上神山寺。

山道林密,绿树成荫,终于进寺来到了大雄宝殿。突然之间,一阵劲风吹掠,寺殿门前的石阶上,鼎旁赫然飘出了一位老翁,只见他身材魁梧高大,衣着海蓝色龙袍,白发白须,相貌阳刚,长相轮廓分明,容光焕发,气宇轩昂。他名字叫做“玉皇”,果然便是个神仙似的人物,哪怕是玉皇大帝,见了他这等气魄,估计也会为之折服,非得封他个天神老将做做不可。

唐心萝、岳珠莎、唐定殇、霍郎禅,以及张疤尘分别大声喜叫:“外公,外公!”“爸爸,女儿回来了。”“岳父大人,小婿在此。”“岳前辈,咱成功将师娘接回来了。”“主人!”五人情绪激动无比,热血亢奋,纷纷上前,意示亲热。

其余人受那蓝袍老翁的气势所震,心下凛然:“不愧是武林顶尖人物之一,这等天神般的人物,不用与之交手,就已被其气度震慑了。”

蓝袍老翁哈哈大笑不停,笑声震天动地,曲叶琦不会武功,耳膜都要被震坏了。关居钰看她表情痛苦,知道了情况,一惊之下,左掌拍在她后背,输送些许内力过去,传递功力,使她有了抵抗笑声的能力。蓝袍老翁大笑了一杯茶的功夫,方始间歇,他朗声道:“哈哈哈,这才像话嘛,一家人全聚在了一起,当乃世间最开心之事。”凝望唐定殇四人好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的忠心奴才张疤尘,神色间颇为满意,完全无视了在这里的其它人。

唐心萝道:“外公,杨诣穹那小子呢?他来了吗?你见到了没有?”

岳玉皇笑道:“来啦,早就来了。杨小兄弟,别躲了,以为老夫不知道吗?还不出来!”

大雄宝殿之后,又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的笑声,行动极为迅捷,但见一个黑影霍地纵跃而出,伴随着一阵凌风,降落至寺前的石阶台上,动作甚是潇洒。这年轻人看起来像是十九岁的年纪,浓眉锐眼,身材匀称,一股男子汉的气质,相貌甚是英俊,穿着一身黑色酷气运动服、一双运动鞋,满脸微笑地瞧着岳玉皇一家。

曲叶琦眼波流动,眉心向上,辛苦了这么长时间,辛苦了这么远的路,总算见到这小子了,心道:“杨诣穹,杨诣穹,我……我找的你好苦!”关居钰打量着杨诣穹,神色复杂,寻思:“果然是位人中龙凤,小伙子这般英俊,从这轻功的身法来看,此等武艺,亦非江湖二流人士可敌。”蓝媚琪脸也微微一红,心想:“果然长得好帅,很有男子气概。起先我当是什么人呢……嗯,难怪思江姑娘这么想念他,不顾一切地要出来寻他,誓要找到为止。”

袁克忧和武服愁看见岳玉皇时,见他气势凌人,内功非同凡响,犹甚师父,自惭形秽是固然的,仅觉跟他说一句话的勇气也没有,更谈不上问他话,追求他的意见了。

杨诣穹这时还没有看见曲叶琦,对岳玉皇笑道:“岳老先生,这些天不见,别来安好?”岳玉皇笑道:“安好,你也安好。”杨诣穹嘻嘻一笑,说道:“是啊。”

岳玉皇眼光一转,看了一遍其它人,淡淡地道:“来了许多杂人,会武功的有,不会武功的也有,我一个都不认识,那多半是冲着你来的了。我去仙人洞那儿等你。”身形一闪,一团蓝影倏然而起,离开当地。唐定殇一家、霍郎禅和张疤尘跟着去了。

杨诣穹微微一奇,转向石阶下的一干人等,老实说不认识的确也不少,他眼光一盯,发现其中有个女孩子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心头大震,快步走到她面前,问道:“你……你没死吗?”

曲叶琦道:“没死。你也没死吗?”

杨诣穹道:“没死。”

霎时之间,他二人心中闪过千言万语,小时候在一起相处的嬉乐时光,全然浮上心头,两年未见,对方样子都没怎么变。此时互说这几句话,心觉十分有趣,不自禁笑出了声来。

杨诣穹微笑道:“原来那晚你没有死,活下来了,我太高兴了。”曲叶琦笑道:“你活下来了,我也很高兴啊。”杨诣穹点了点头,道:“嗯,哈哈,总之很久没见啦。”曲叶琦笑道:“你可以啊,这两年过来了,不但学会了一身好武功,踏足武林,还有幸和世间顶尖高手过招比武。当年的你,不过是个普通小子而已,我真不敢相信。”杨诣穹微笑道:“好武功自然是学出来、练出来的,至于这位岳老先生,也不过凑巧相遇,缘分而已。我也不敢相信你啊,当年你亦是个普通女孩,可你明明不会武功,却能保住性命,存活至此时此地,相较之下,你比我厉害得多了。”

曲叶琦微笑道:“两年多前的那件事,咱们都没死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只是运气好罢了。你觉得怎样?会不会败给岳前辈?”杨诣穹笑着“嘿”了一声,道:“败?你可小看我了,第一次输过,第二次再败,那还不丑死我么?”曲叶琦咯咯娇笑,道:“好了,你去吧,别让人等急了,可要小心点,啊不,加油点哦。”杨诣穹笑道:“你也来看看好了,难道不想瞧我怎么大显神通吗?”曲叶琦静静瞧着他的笑容,心中一慰:“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稍不留神就显出一副孩子性。”笑道:“好吧,我跟你去看,不过得注意些,别波及到我了。”杨诣穹道:“这个自然。”简单望了其它人几眼,问道:“都是你的朋友吗?”曲叶琦道:“是。”

杨诣穹向关、蓝、武、袁微笑招呼了一下,道:“你们好。”关居钰道:“你……你好。”蓝媚琪、武服愁和袁克忧也均简单应了声。

杨诣穹从听四人说话可知门派有别,但皆是武林高手,尤其是关居钰,他暗暗惊异:“这人内力好强,却不知武艺如何?”转向黄诺丰,微笑道:“黄前辈,您别急,等我和岳玉皇老先生打完架后,陪你去救黄蔻姑娘。”黄诺丰应道:“哎,好。原来小伙子你比武的对象竟是岳玉皇大师,一个了不得的人物,那可要小心点啊。”杨诣穹笑了笑,道:“我心里有数。各位,一同来吧。”

众人离寺,直往神山仙人洞而去。到达当地,只见岳玉皇早已在洞外石林边的一片土草旷地负手而立,仰望天空,晨风吹着他的袍子,微微飘动,亦显出一副仙风道骨之姿。唐家三人、张疤尘和霍郎禅站得甚远,静立不语,对于岳玉皇的姿态气度,无不心折,佩崇得五体投地。关居钰等人到了之后,同样和他们站在了一起。黄诺丰认为事不关己,没有参与,仅在山道外等候。

杨诣穹走到岳玉皇身后,抱拳道:“岳老先生,请了。”岳玉皇转过身来,笑道:“请什么请,打架就是打架,别搞这些婆婆妈妈的东西,你到底准备好了没有?”杨诣穹道:“嗯,准备好了。”岳玉皇道:“那么来吧。”话音刚落,二人身子后飘,对峙起来。杨诣穹持起格斗姿势,无意间瞥了一眼叶琦,见叶琦那张俏脸亦向自己微笑点头,立时心情一好,热血上涌,还之一笑。

岳玉皇笑道:“第一招,来喽!”右掌斜斜一拨,周围地上的一团泥沙向前送出,此举意在迷惑杨诣穹的注意力,撒沙过后,矮身一袭,左掌撩上而起,向其中位拍去,势夹劲风,好不厉害。

唐心萝叫道:“啊,我认得,这是迎龙掌的第六招,‘龙头不回’!”

岳玉皇这一拍所用的掌法,正是自己岳家门下的“迎龙掌法”。此招当真应了“龙头不回”的取名,掌途和身法切切实实成了一条直线,宛似一条蓝龙直扑过去,不弯不回,不打倒敌人誓不罢休。

杨诣穹笑道:“这套掌法是老古董啦,上次已然使过了,瞧我的。”眼见岳玉皇那强大掌力直拍而至,转身躲避固然失了面子,随着性子,只有出掌硬接,他有意在第一招上便立个强局,当即使出那“引风袭神功”来,左手一牵,右掌一推,但听“嗤”的一声响,一股劲风和岳玉皇的掌力互撞,震得二人各自手掌隐隐生疼。

曲叶琦嘻嘻一笑,暗暗点头:“这家伙果然武功很好,真的不错。”其余人心下骇然,初时听霍郎禅提到姓杨少年与岳玉皇第一次比武时的战况,还道是添油加醋,有欠考虑,此刻眼见为实,杨诣穹的确武功极强,只做出两下动作,就接下了岳玉皇的一道浑猛掌力。

岳玉皇点头道:“小子换战术了,记得第一次你没有接,而是选择了躲。”杨诣穹道:“嘿嘿,再来啊。这下轮到我出手了。”左掌自腰间划过,一道气劲成了个月牙弧形轨迹,直攻岳玉皇的脖颈,竟是砍头的狠辣招数。

唐定殇大怒,喝道:“臭小子,竟敢如此放肆!”

岳玉皇笑道:“就这才有意思,你给我少说话。”右手食中二指横划,卸掉了那股气劲,继而揉身而上,杨诣穹也不客气地纵身扑上,开始了近身搏斗,猛地一拳挥出,打向岳玉皇的脑门,岳玉皇左肘竖直上撞,撞中杨诣穹臂弯处,使其拳力减弱了五六分,继而右掌向他心脏处印去。杨诣穹右拳已出,留下左手,准备以拳接掌,一记凌厉拳法径向岳玉皇掌心迎去。

岳玉皇朗声道:“外孙女,还有小徒孙,教你们一招‘以柔克刚’的法子,看好了。”右掌刚包住杨诣穹的左拳,即以无以伦比的速度疾向上推,此乃“太极挪力”之理,若杨诣穹这一记拳力过猛,拳头被推,向上曲折,手腕关节难免受伤,以至转局不利。哪知他受拨后,眉头只微微一皱,随即又变回了原先的笑容,并无受痛之象。岳玉皇暗暗称奇:“这小子古怪的很,我曾许多招拳掌加于其身,他本是疼痛的,但不知何缘故,疼痛感总像是一受即逝。”

四臂相交,两招已过,杨诣穹遽然滑步上前,身子贴上岳玉皇的前身,跟着体内迸发出一股浑劲,企图震击岳玉皇的全身。岳玉皇哈哈大笑,道:“敢跟我比拼内力的,放眼天下,当真没有几个。”双手画了个圆圈,马步一沉,蓝袍皱叠飘荡,“呼”的一声大响,一股劲风从袍内涌出,与杨诣穹体内迸发出的内功相拼,如青天白日打了个闷雷,二人各自受震倒退,岳玉皇退了三四步,杨诣穹退了将近十余步。他虽武功高强,但以内力修炼时日相比,究竟是逊上了岳玉皇一筹。

唐心萝有心让外公捡胜利便宜,大声道:“哈哈,这一拼是外公赢了,那小子退了好多步。”霍郎禅在一旁劝道:“小妹,不要高声,打扰岳前辈的心神。”

杨诣穹清啸一声,双足一点,半空中翻了个筋斗,右腿向岳玉皇左肩劈将下来。这一招下劈腿,虽是普通的武术招数,但其中包含了他学过的道家心法,玄虚之理,刚柔并济,腿力强劲,像是一把大刀当头杀砍。威猛之余,亦不失探问虚实的谨慎之意,如遇什么不对,可以立即迅转身法,变换轨迹攻击。此乃攻、守、意三者的结合。

岳玉皇知道他这一腿极为厉害,依着他的傲骨性子,退避自然不肯,若举手格挡,又定被这股强劲腿力压制数秒,那亦是不愿的,忽地抬起右腿来,连续高踢了两下,第一腿是向杨诣穹的头部虚踢,第二腿意在截击备御。他虚踢向杨诣穹头部的第一脚,运使了雄厚内劲,脚背甫出,立时有道气流向他头部冲去,倘若不赶紧躲开,轻则毁容,重则头颅将给踢断。

杨诣穹知此情形,使了原先打算好的应付方法,在半空中奋力转了个身,避掉了岳玉皇的气流脚力。他身材匀称矫健,霎时之间,宛如一只凤凰在上空盘旋飞舞,也不知他在天上做了什么动作,竟突然有十几道拳掌力隔空发出,降落地面不停,但听得“啪啪啪”炸声连响不绝,岳玉皇周边的草坪土地上,多了十多个拳掌印,每印皆深及七八厘米,面积比寻常人拳掌还大了四倍有余。由于居高临下,难捕方位,没有一道击中岳玉皇,但灰烟冒腾,地面震裂,极为威势。

关居钰、蓝媚琪等大为佩服,万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妙招,连同曲叶琦,都不由得大喝了一声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