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异类手札 > 正文
第七章 灵婴
作者:灯下雪月  |  字数:2725  |  更新时间:2020-07-25 23:53:30 全文阅读

“看刀!”

怒喝声中,一道寒光划破渐暗的星空。

王庵身体猛地一震,眼前的画面顿时支离破碎,随后化作尘埃消散一空。他盘坐的身前,一把长刀半截刀身插入地下,“呜呜”震颤着,红衣女鬼正缩在井口,又怕又怒的看着赶来的王一刀和石翠兰。

石翠兰一把将王庵拉在了身后,急切的问道:“庵儿,你没事吧!”

“没事,阿爸、阿妈,你们要小心,这个怨鬼死前怀有身孕,而且手上已经有不下十条人命。”王庵急忙解释道。

厉鬼也是有等级的,一般说来杀人越多,吸收戾气也就越多,这样的鬼也就最凶,最麻烦可怕的就是子母阴煞鬼,这种鬼指的就是如同眼前的红衣女鬼,含冤去世时怀着身孕。现在王庵他们还只见到了鬼母,鬼婴还没有现身。

“当家的,给我护法!”

石翠兰听完儿子的解释后,知道这次事情不能善了了,准备动用巫术里面的禁忌之法。

只见石翠兰取出一个莹白如玉的龟壳,咬破食指将血滴在了龟壳上,然后开始念动咒语。

几息之间,龟壳逐渐放出耀眼的光芒,同时一个巨大的漩涡开始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女鬼往漩涡中拖拽。

“不!”

红衣女鬼被拉扯着进入了漩涡,只来得及将一个小婴儿推入井中。

噗!

石翠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倒在了王一刀怀中。看着母亲毫无血色惨白的脸,王庵急忙跑过来握住石翠兰的手,将体内的灵力渡入到她的体内。

“好啦!庵儿,阿妈没事了。”

王庵看到母亲已经恢复了几分光彩,这才松开了石翠兰的手。

“阿爸、阿妈,女鬼将鬼婴推回井内,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不得不说母爱的伟大,刚刚石翠兰打开轮回通道,本来想将女鬼母子一起投入六道,但是女鬼知道自己业力深厚,必定会在轮回中经历无尽磨难,不忍儿子和自己受苦,这才将鬼婴留在了阳世。

“可怜天下父母心,今晚先辛苦一下阿福,明天咱们把井内的尸身捞出来,看情况再说。”

转天日上三竿,王一刀喝了一碗雄黄酒,背着刑刀下到了井底。本来王庵主动要求下去,但是被石翠兰阻止了,石翠兰告诉自己儿子王庵,王一刀因为做过行刑人,孤魂野鬼不敢近身,连鬼差都要礼让三分,所以打捞尸体不会招惹上邪祟。

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井口绳索上的铃铛响起,王庵急忙开始拉拽杯口粗的绳子,当将王一刀和他背负的女尸拉出井口后,王一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喘着粗气。

王庵急忙将灵力渡到父亲体内,半天王一刀才恢复过来。挥手示意王庵自己好了,王一刀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老喽!身子骨不中用啦!”

王庵赶忙安慰道:“阿爸,你和阿妈一定能够长命百岁的。”

他这话倒不是胡说,玄青老道遗留的《三清大道经》已经被王庵理解吃透了大半,其中就包含风水堪舆、命理相术。他现在完全可以从面相上推算出一个人的吉凶祸福、贵贱夭寿,王一刀和石翠兰虽然说修炼有成,但还没有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二人都是长命之相,凡事皆可遇难呈祥,只是子嗣难续,这点也是让王庵十分奇怪的地方,按相理上来讲不应该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但他却没有闻询父母,他觉得子嗣的问题八成会应在自己的身上。

“阿妈,你看!”

王庵指着女尸,十分吃惊,因为这具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尸高隆着肚子,尸身这么长时间却未见腐败,依然栩栩如生,只是面色有些泛青。

“坏了,这具尸体可能要尸变。”

王一刀刚才在井下没有注意,此时脸色却也是十分严肃,当年刚刚离家行走江湖时,他曾遇到过尸变的事情,当时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尸变的白毛僵解决掉。

“我先将女尸腹中的婴儿取出,然后再说其他。”

石翠兰拿出一把青玉制成的小刀,小心翼翼的割开了女尸的肚子,居然从中取出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

“庵儿,快将你的食指伸进婴儿口内!”

王庵急忙依照母亲的说法,将右手食指伸进了婴儿口中,小婴儿居然长出了尖锐的犬齿,咬破了王庵的指头开始吸血。

“啊!”

王庵痛的想将食指拿开,却被母亲石翠兰死死握住手腕。

“稍安勿躁!”

王庵知道母亲不会害自己,便也安静了下来,开始将灵力运到指尖,以便减轻些痛楚,没想到这个婴儿居然连灵力也吞了下去。

过了不长时间,王庵估计自己流失了大约一酒杯的鲜血,小婴儿这才松口,开始酣睡。

“难得,真是难得,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自尽的姑娘看来生前得到过一些玄门传承,我说怎么能够化成这么凶的厉鬼呢!”

石翠兰怀抱着婴儿,无限感叹了一句。

“阿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庵觉得刚刚的事情太诡异了。

“庵儿,这个婴儿是一个灵婴,某些玄门修炼有成的女子,在大限来临之前怀上了身孕,为了能够让婴儿存活,所以在死后不入轮回,闭了五窍,只留口、舌吐故纳新,不过这种婴儿出世后需要人血喂养。”

石翠兰用一张毛毯小心将婴儿包裹好,这才简单解释了一番。

“那为什么要用我的鲜血啊!阿爸的不行吗?”

王庵倒不是矫情,他只是比较好奇而已。

“相传古时南疆有一位身具异术的将军,在一次战争中,他占领了另一个王国,这个王国的国王就将他的女儿作为礼物献给了这个将军,于是将军和这个女子就结婚了,并一直住在这个王国,直到他的妻子怀孕。后来,不甘于失败的这个国王怂恿将军造反,将军不从,这个国王就要他的女儿在将军的饭里下毒,要置将军于死地,而将军得知了这个阴谋后,提前将他的妻子刺死,之后又杀死了国王。在他妻子死后,将军将他妻子的肚子剖开,取出一个婴儿,由于没有奶水,将军就用自己的鲜血喂养。可惜将军征伐一生,血中煞气过重,这个婴儿最后成了魔童,后来还是一个大巫师出手才将魔童镇压。我给你讲这个故事是为了向你解释阿爸、阿妈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鲜血来喂养这个灵婴,因为我们俩身上都具有一些戾气。而你则不同,你修炼的是中正平和的道家术法,你的鲜血平和富有生机,不会影响这个灵婴的神智。”

石翠兰的故事虽然有趣,但是王庵还是担忧道:“阿妈,这个灵婴长大后不会作恶吗?他可是需要吸血才能长大,我身上可没有那么多血让他吸食。”

石翠兰哈哈大笑,调侃道:“臭小子,这可是难得的机缘。灵婴吸食了你的血液就会和你心意相通,把你当成至亲之人,永不会背叛,而且灵婴要想长大,所要时间是常人的十倍,而且他每七天吸食一次血液就行,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的。灵婴长大后会自我激发出许多能力,而且力大无穷,刀枪难入,是你修行路上难得的护法。”

“这我就放心了!”

王庵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石翠兰这时却严厉的告诫道:“庵儿,关于灵婴的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否则会引来其他玄门中人的觊觎。我们巫蛊一脉在北宋年间曾有一支叛逃到了现在的南亚一地,现在这一支的后人称自己为降头师,这些人大都心术不正,喜欢圈养小鬼,这个灵婴要是让他们得知,必定会拼了老命得到他,因为用灵婴养成的小鬼可是比普通的婴儿厉害百倍千倍,所以千万要保密。”

王庵虽然还没有独自行走江湖,但从父母的话语中却明白了玄门中人更喜欢尔虞我诈,毕竟修行本身就是与天争命,所以玄门人士大都是自私自利之辈。

王庵郑重说道:“阿爸、阿妈,放心吧!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