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漂仙 > 正文
第129章 阉了万罚
作者:张升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0-09-17 23:57:11 全文阅读

“你就是一路护送雪儿回来的张易总镖头吧,我要好好的赏你。”

“前辈严重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在下应该做的。”然后拉着林碧玉的手,露出玉镯,“前辈,在下受龙城威远镖局程放天所托,将此玉镯交给花冠酒坊掌柜的。但是,程总镖头只说那掌柜的长得与程立雪想象,可是这天底下长得相似之人太多了,比如我与龙啸天。请问前辈,此玉镯该如何处置?”

“花冠酒坊掌柜的?哈哈!好多年没有人如此称呼过我了,现在听来蛮亲切的,你就称呼我为花冠修士吧。

此玉镯还是留给这个小姑娘吧,这本来只是一个认亲的信物,现在雪儿如此样貌,可比这个玉镯更有说服力。

早年我修为粗鄙见识浅薄,将雪儿寄养之时连同玉镯给了那程放天。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即使没有样貌没有信物,单凭血脉感应就能确认雪儿的身份了。”

张易心中不以为然,他的心脏被白凤注入了张毅的心头精血,现在身上的血脉气息连张良都错认张易必是他古修张家后人了。

“张易哥哥!”程立雪听到门外动静,跑了出来。

张易下意识的揽住林碧玉的小蛮腰,把她搂在怀里。“碧玉碧玉,你看看谁来了?竟然是程立雪!黑风寨时,咱们为了护她可谓是九死一生啊!现在她没有忘记旧情令本公子甚是感动呢!”

花冠修士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只是看着张易的表现面露满意之色,“我曾说过要奖赏与你,你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

“张易哥哥……”程立雪渴盼的望着张易。“前辈!请您指点张易功法!”林碧玉郑重道。

“姐姐,你懂修炼?”程立雪看向花冠修士,“如果姐姐……”

“雪儿不得无礼!”花冠修士训斥程立雪,打断了她下面的话。

“前辈,花冠酒乃是京城一绝!不知前辈可否愿意教授晚辈酿酒之术?”张易开口道。

“哈哈哈!幸亏你选择的是酿酒术,否则我保证你后悔一生!我所修行之法,乃是存阴功法。你一旦修炼,怕是此生子嗣无缘了。”

好歹毒的功夫,莫非是辟邪剑不成?

忽然,张易心中一紧,“玉儿,将程放天的蝴蝶……刀法练给前辈看看!”

林碧玉将几本秘笈递给花冠修士,然后把蝴……蝶刀演练一番。

花冠修士看完刀法,又将秘笈翻了一遍,脸色阴沉。

“前辈?”张易抱拳道:“晚辈莽撞了。”

花冠修士细细打量张易,“罢了!雪儿品酒可以,酿酒却是万万不行的。今天,我就传你花冠酒的酿造秘术!”

言罢,一指点向张易。

张易顿觉识海激荡,一股股的酿酒技巧烙印脑海。

“前辈!”林碧玉见张易没有得到功法秘笈,只是得传酿酒之术,心中大失所望。

“前辈,程立雪已安全送到您的面前。还请您拿出一件信物,以便我们给程放天总镖头交差。”林碧玉不亢不卑说道。

“理当如此!”花冠修士取出笔墨,在几本秘笈上涂涂改改,然后交还林碧玉。

“煅体功法漏洞百出,一旦修炼,毁根灭基。现在我已修改完毕,可以放心修炼了。至于给程放天的信物,你们可以将那本蝴蝶……刀谱还给他。”

张易接过几本秘笈,与花冠修士道别:“前辈修为高深,又对后来之人不吝赐教,晚辈甚是敬佩。只可惜晚辈要事在身,不能与前辈秉烛长谈,甚是遗憾。”

花冠修士挥挥手,“你们各自去忙吧!我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

“姐姐!你为什么帮他们又放他们离开……”程立雪见张易等人离去了,不禁急了。

“雪儿!”花冠修士忽然如泄了气的皮球,精神萎靡……

“姐姐你又犯病了?”程立雪忙扶住花冠修士。

“姐姐之所以帮助他们,是因为姐姐感应到张易林碧玉体内有与我相同的符咒禁制!我们……是同一类人!”

程立雪将花冠姐姐扶到院中葡萄架下的躺椅上安顿好。心中牵挂着张易,不由快步追了出去。

拐了几道弯,迎面撞上一矮胖太监。

胖太监看见程立雪的容貌,大喜过望:“纵横镖局的林碧玉!我的心肝肝啊!这是天意吗?即使在这大盛皇宫我们都能再见!”

“你是?万象门道士!……”程立雪大惊失色。

申屠公孙一路跟随张易往外走去,他有一肚子话准备出去之后要给张易说。

张易神识散开,心中暗叹,神识传的再远又能如何?如花冠酒坊掌柜这般修为高深之人还是探查不到丝毫。

突然,他“看到”程立雪急匆匆地追了出来,眼神不自觉的怯怯的看了林碧玉一眼。

“公子?有事吗?”林碧玉一心都在张易身上,他的小眼神自是逃避不过。

“万象门道士!”张易忽然惊呼一声,转身往回赶。

这是?申屠公孙直觉自己跟皇宫尘缘未了,马上就要出去了,就要解脱了。现在……摇摇大光头,又赶回去了。

“万象门!”龙乾反应过来后急忙追去,同时心中感叹,张易啊张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林碧玉必是第一个响应!你看看,她一丝犹豫都没有就跟你走了……

“姐姐救我!”程立雪焦急的大喊一声。

“雪儿有难!”花冠修士心中急切,忽然浑身乏力,暗道:这次符咒反噬比以往更强烈!

忽然,一个老僧走近她:“我的好美人!这些年来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却偏偏不让我碰,于理不合啊!”

“是你!是你在茶水里做了手脚!”花冠修士看着欺身而来的龙隐,顿时华容失色。

“哈哈哈!你本就是朕的爱妃,朕却不能拥有你,不是你本事大,是朕平时太过纵容你了。”

“滚开!否则我恢复修为,定将你挫骨扬灰!”

“你很不乖哦!”太上皇龙乾已经走到花冠修士面前,伸手探向她那张倾城小脸。

忽然听得外面一声大喝:“大胆!万象门道士竟敢在皇宫之内为非作歹,死罪!”

接着,就是一声惨叫,还有一个与身边美人声音很像的雀跃声:“张易哥哥,总镖头!打死他!”

不好!龙隐迅速离开,冲了出去……

“张易!我……欠你一个大人情!”花冠修士庆幸道,同时,她也担心张易的实力……怕是敌不过龙隐等人吧……

就在胖道士万重刚刚把程立雪掳在手里准备离开之时,张易一声爆喝杀到。

“是你?”万重一个哆嗦,感觉刚刚痊愈的地方又隐隐作痛了。

“死!”张易宝剑在手,直刺万重。

万重见张易来势凶猛,把程立雪往身前一挡,“小子!有种你就杀!”

张易剑速不减反增,只是即将抵达程立雪身前时陡然转变方向,拐了一个弯,刺向万重后心。

“小辈找死!”突然一道声音传来,须臾之间就要冲进战圈。

“万罚长老救我!”万重危机时刻公鸭嗓都喊出来了……

“老匹夫!你的对手是我!”做了半天跟班的酒疯子终于有了发挥的机会,腾身而起,迎上万罚。

张易专心对敌,神识驱使飞剑刺向万重的同时,左手中指一抖:“小无形,你也出去放放风吧!”

飞剑刺在万重身上的时候,万重忽然哈哈大笑道:“上次老夫吃了你的大亏,现在,老夫已有防备。你的灵剑根本就穿不透老夫的这身法衣!”

“是吗?”

张易冷冷一笑:“谁说老子就一定向你衣服上扎了?”

然后飞剑方向一变,从后面刺向万重的一个耳朵……

只听万重一声惨叫,右耳落地,飞剑擦着他头皮转圈,须臾,左耳也被割了去……

“你……你不是个人……”万重指着张易控诉道。

张易不动声色,控制着飞剑就要割取这狗道性命。

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胖道士明明白白的喊了一句:林碧玉!

尽管他是看着程立雪喊的,尽管他极有可能就是二太保所说的那个看上程立雪的万象门道士。但是,他觊觎林碧玉就必须死!

虽然他心中的林碧玉其实就是程立雪,张易才不管他冤不冤,飞剑一个转圈,割向万重的脖子……

“大胆!朕命你们即刻住手!”龙隐赶到了。

一直当观众,没派上用场的马鸣拎剑杀去。“大胆秃驴!你的命令不管真假都没有用了!”

“苦也!”万重见张易飞剑凌厉,防不胜防,心中焦急,无奈之下,取出一粒丹药吞下。

“暴烈丹不稀奇!此情此景万象门拿出上午刺客所用的暴烈丹就是大问题!我龙乾宣布:即日起,与万象门宣战!”

“畜生你敢!”龙隐与马鸣打斗之时还不忘训斥龙乾。

忽然,“疯猴弹腿!”酒疯子一脚踢在万罚的裆下。

万罚咬牙坚持没喊痛。

“呵!不错嘛,你可真能忍!既然如此,老夫再赏你一脚!”

“啊……”万罚凄厉的惨叫传出老远……

“不用这么配合吧?老夫还没动手……呃……老夫还没动脚呢,你就这么配合,老夫都有点不忍心了……”酒疯子纳闷道。

接着,酒疯子看到万罚裆下一片血迹。

“是老夫功力长了?还是你小子防御太低了,真不抗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