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漂仙 > 正文
第002章 张易吃人啦
作者:张升  |  字数:4685  |  更新时间:2020-07-15 03:11:54 全文阅读

张易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的小拉车在山路上压根没法使用。即使在现代都市平整的柏油路上每年都会用废一两个小拉车,这样坑坑洼洼的山路估计走不几里拉车就得报废了。

眼看着小孩拿着棍子跑远了,张易摇了摇头,算了,一根木棍而已。看了看左手,这不是还有秘密武器嘛!想要木棍随时可以再砍一个。

张易弯腰抱起他所有的家当,一高一低的往前走去。

前边是哪?管他是哪,大家都往这个方向走,随大流应该没错吧。这个方向是哪?太阳已经出来了,可以很肯定的断定,前进的方向是北方。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张易回头看了看昨晚他降临的地方。想用手机拍张照片留个纪念,这里说不定就是以后能穿越回去的地方,必须记住。想想手机已经停电关机,昨晚刚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查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答案很令人失望,没信号。直到本就不多的电量耗完关机。之后就是发呆到天亮,尽管自己是卖充电宝的,那也只是能多用一段时间而已,以后呢?手机,充电宝都成了一次性用品了。现在更不是给手机充电的时候,这身衣着已经不伦不类了,再做出令人惊奇的举动或者让别人看到奇怪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留下记号,不是有那棵被截断的手臂粗的小树桩嘛。张易后知后觉,努力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将地理形势牢牢的记在心里。想想现在既然到了异世了,应该可以摘下口罩了吧。刚把口罩拉到下巴上,一道人影从身边经过,一阵汗臭味扑鼻而来,张易迅速的将口罩恢复原位。

“爹爹,我饿!”百灵鸟一样很好听的女孩子声音在旁边响起。

张易扭头一看,一个赤裸上身三十露头的壮汉挑着担子,担子后头是一些杂物,前头是一个十来岁柔柔弱弱长相精致漂亮的小女孩。

“灵儿,你先忍忍。一会别人都做饭的时候咱再做,咱家的火石昨天就用完了,得借别人的火。你想想平日哪天不是五更天爹爹就给你熬好粥了?……好孩子,你先忍忍……”壮汉满脸的麻子也堵不住他看向孩子那充满怜惜溺爱的眼神。

张易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憋住。“老板,其实我可以帮你生火的。”

壮汉停下脚步,走到路边轻轻放下担子。双手合十,感激的说道:“多谢大法师慈悲!”然后麻利的从担子后面的柳条筐子里卸下一小捆干材,和干材下面的一个瓦罐和一小袋子粮食。最后,从筐子的底部拿出一个倒放着的用铁器制成的三只脚的铁架子,放好了架子,瓦罐往上一座,简易的锅就好了。

“爹爹,这个和尚穿的好奇怪啊!你看他那个装东西的架子也好奇怪,还带俩小轮子呢!”叫灵儿的小女孩从筐子里出来后,就一直打量着张易的寸头和他摆摊用的小拉车。

“灵儿不得无礼!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前几天咱不是还看到有人用铜锅做饭吃吗?不出意外的话,后天就能到达府城,到时候稀罕东西多的让你看个够。”又转身朝张易行礼,“在下铁匠王麻子,谢过大法师援手之恩。”

当张易从裤兜里拿出打火机,“啪”的一下,火苗起来的瞬间,吓了王麻子一跳。“这就是传说中修行者的法器吧!”王麻子越发肯定面前的这位把眼睛和口鼻罩起来的和尚不简单,尽管和尚戴着眼睛罩,但,他那悲世闵人的眼神还是透露了出来,王麻子识人无算,一眼就能确定眼前的和尚是个好人,绝对不是欺世盗名的假和尚。

“啪”,张易灭了火机。经了一夜的露水,柴火受潮了,很难点着。张易摸了摸裤衩的口袋,掏出一个烟盒来。打开,还有昨天抽剩下的三支烟,拉下口罩,取出一支熟练的点着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爽!另两支夹耳朵上。又让王麻子从路边拔了几把干草,虽然有点潮,在燃烧着的烟盒的传染下,终于还是把火生着了。

功成身退吧,“记住,千万不要喝生水!当心病从口入,所有进肚的东西必须要煮熟了才行。”在现代这是老幼皆知的常识,既然到了古代,张易还是觉得有必要嘱咐一下。

铁匠王麻子脸色怔了怔,郑重道谢,“多谢法师慈悲,在下记住了。半月前,灵儿她娘口渴,喝了几口河水,就肚泄不止,多好的人啊短短几天人就没了。”说完,大汉蹲下身子哇哇大哭不止。

“呃……”张易不知道该怎么劝,求助的眼神看向小灵儿。“哇!……”小女孩爹呀娘呀的也哭了起来。

路边行人面无表情的走过,是麻木吗?应该不全是,或许是睹人思己物伤其类吧。许是一路上见多了生离死别之事,习惯了。

在张易一根烟抽完的时候,终于有人停下了脚步。

“呃!”原来是借火的。深吸一口,将烟头扔到火里。“节哀顺变!逝者已矣,活着的还得活着,好好活着!你好好照顾孩子吧,日子会好起来的。”又念及自己的和尚头引起的误会,张易不想解释,将错就错的说:“贫僧先走一步,闲暇之时,贫僧会给尊夫人多念几遍往生经,愿她早日转世,托生到富贵人家,阿弥陀佛!”说完戴好口罩,抱起家当,跟着人流赶路而去。

“这……这……这个和尚说话时嘴里会冒烟……大夏天的嘴里会冒烟……”借火的人明显惊着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得道高僧……”

张易边走边思考着,刚才我有没有说错话?好像说错了一句,什么叫先走一步?呸呸呸,说错的话大风刮走吧。难啊,说话太现代了,古人听不懂。太古代,咱也不会。装哑巴?拉倒吧,对话痨张易来说,不说话能憋死他。

真累啊,胳膊酸。想停下歇一歇,咦,前边山脚下有十来户人家,可以借锅把白条鸡给做了,这么热的天,再不吃掉肉会坏的。坚持再坚持,终于走到通向小山村的路口。

放下行李,喘口气,擦把汗,赶快将夹在耳朵上的两支烟取下来,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边。抽一支少一支的宝贝,可不能浪费了。把烟夹在扎箱子的橡皮筋松紧绑带内,朝小山村……走起。

后面一些人看到张易的举动,暗暗摇头。“这个时候,村子里绝对干干净净的。就算有点带不走的东西,这么多天了,剩下的也早被别人给捡走了。”一个老头高声感叹道。

“可不是!前几天我村的老刘,在一个小山村想捡点东西用,没想到掉进了人家挖的防野兽的陷阱里,死的老惨了……”又一个人大声的搭腔。

这些话,张易听到了,或许这就是好心的陌生人对旁人相劝的一种表达方式吧。

张易还是抱着行李走进了小村子里。发现这个小村子不一般,路面虽然不算太平整,至少不会像山路上那样坑坑洼洼的了。看到一户人家冒着烟,振作一下精神,从背包里拿出一包新烟。不管别人抽不抽,张易一向都是香烟开路的。

篱笆门开着,进了小院,放下行李,摘下口罩,擦把汗,将箱子上夹着的一根烟放嘴里,点着,当是示范吧,然后,让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手里拿着一支新拆开的哈德门香烟,问:“请问家里有人吗?”

静悄悄,没人回应,应该是没人,张易往里走去。堂屋门关着,厨房门倒是开着,灶台里的火燃的正旺。

“吱”的一声,堂屋门开了。张易马上重新挂上微笑,嘴里冒着烟说道:“你好!……”

话没说完,就听对面的汉子口里惊呼一声:“娘啊……鬼呀……还给你……”手里一个圆东西就朝张易当面丢了过来。

张易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当头砸了个正着,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这特么是个人头!”张易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脑一懵,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几下。诡异的感觉跟局外人一样看到人头的额头顶着自己的额头,这颗人头赫然是自己少年时期的样子,然后自己伸出舌头舔了舔人头脖子上的血,又吐了出来,道:“果然是禁魂草。”

“哎呀娘啊,吃人啦……和尚吃人啦……”旁边有人惊呼出口。

“张易”回过头对着一对中年男女说:“滚!”

男人转身跑了,女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慢了几步,也哆哆嗦嗦的跑了。可不正是抢了小少年粮食的那对夫妻嘛。

张易看到自己飞起一脚,朝用人头砸他的汉子踹去,嘭的一声,汉子被踹翻在地。“说!谁派你来杀我的?”

“小的真的不知……七天前小的护送我家秀才回府城……路上遇一伙蒙面劫匪……小的与之打斗……后来不敌被擒……有一匪徒说……只要小的听他指派……杀掉一个人……就放小的自由……还……还给小的五两银子……说是三天后……初一那天将人头放到府城清凉寺后山桃林的清心亭下……还……还会再给小的五两银子……”用人头砸张易的汉子跪下磕头不止,又掏出五两银子出来,“银子小的还没来得及花……”

“砰!”人头落在了汉子面前。

张易看到自己说:“我的头,你拿去交差吧!”

“啊?!”汉子不敢相信。

“拿着人头,滚!难道你真想死在这里?如果不是为了查出幕后凶手,刚才那一脚就能踢死你,快滚!”

等汉子提溜着人头走远了,“张易”嘴里念念叨叨的,“哼!小爷的命只值十两银子?埋汰谁呢真是的……太瞧不起人了。这个破身子也不行,刚才明明能一脚踢死他的,结果轻伤都没达到。”接着张易又听到自己充满愤怒吼声,“怎么这么垃圾!这还是肺吗?黑成什么样子了,好好的身子怎么能这么糟蹋?你再敢抽那种冒烟的东西信不信老子就跳崖,咱们同归于尽!”

张易敢对着人民币发誓,他大白天见鬼了。顾不上害怕,因为身体不归自己指挥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也就不会被吓得哆嗦。只感到有点虚弱有点乏,发困想睡,又不敢睡。

“张易”走到茅房,踢开一块上面有一堆大粪的石块,摸了摸腰间挂着的钥匙串,摆弄了几下,念叨了一句:“很聪明的小机关。”然后卸下磨好不久的开瓶器小匕首,蹲下挖了起来。很快挖出一个黑炭一样的东西,原来是没有完全燃烧的一小块木块。用手“啪”的一下捏碎木块,一个戒指出现在手上。

转身走出茅厕,回到堂屋,一具无头尸体在床上躺着。“张易”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尸身,然后用小匕首利落的开始解剖,很快,取出一颗还温热着的心脏。左手一伸,一个玉瓶出现。把心脏收进玉瓶,又凭空出现一张符封住瓶口。迈步走出房间,看到院里的行李,左手一挥,小拉车消失了。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回屋提着无头尸进入厨房,掀起锅盖,把尸体扔到了锅里。

出了院子, “张易”大步朝后山走去,到了山脚下,在一片一人多高的野草丛中停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拨开一团粘着大粪的干草,一个洞口出现在眼前。钻进山洞,用洞里早就备好的木叉将洞口用草盖好,顿时眼前一片黑暗。张易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感到自己的身体毫无妨碍的在漆黑的山洞里行走着。慢慢的,前面有亮光出现,到了,是山的另一边。

在一个天然的石坑边上停下,洞顶时不时“啪”的一声滴下一滴水。“张易”卸下背包,脱了短袖上衣,看到印的五个大字“全村的希望”时,嘿嘿笑了两声。

看到胸前挂着的玉观音,“果然是佛修,佛家最讲因果,放心,我不会夺舍你的,你的长相以后会麻烦不断,我既然脱离了那具肉身,以后再也不用被人监视,天天担惊受怕了。你的肉身太弱,现在我就给你一场大造化,这段时间你要尽快的强大,否则哪天你就会像我一样被人害死。他们不知道我已经修炼了上古修士才拥有的功法,本来我还不到出窍期,机缘巧合,那笨蛋竟敢将我的脑袋砸向你的额头,我才得以进入你的识海。”说完褪下玉观音,将红绳穿过戒指,又担心玉观音不够结实似的,用红绳将戒指系劳才重新戴在脖子上。

“这腰带挺奇怪,大短裤小短裤长得也奇怪。你的衣服处处透着怪,太显眼了不好,和尚衣服我没有,这几身衣服送你了。”此时已经脱光光的“张易”一抖胸前的戒指,张易的衣服拖鞋消失不见了,地上多了几身短打,几双布鞋。

然后“张易”转身跳进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清汪汪的山泉水池,水不深,坐下刚淹到下巴。扑腾了几下,赶出一些水,站起身,从戒指里取出几个玉瓶,哗啦啦几十颗丹丸落尽了水里。又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丹药,感叹道:“价值连城有价无市凭空增加百年寿命的极品延寿丹啊!皇帝老子都吃不到的宝贝就这么便宜你了。不给也不行,你面相太老了。有些事情必须得你去做才行,从现在起,你不再是烂命一条!反而值老鼻子钱了。”说完把丹药往嘴里一送,吞咽下肚。

盘膝做好,“现在我帮你淬炼身体,我只帮你这一次,这次是怕浪费了我珍藏已久的宝丹。以后的修炼要你自己来。听好了,舌抵上颚,引天地灵气由百汇入,绕阴商,商阳,劳宫过章门……经涌泉过会阴……最后纳入丹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