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太平微光 > 尘埃
第三十章 问题接踵而至
作者:白谷谷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8-05 23:58:56 全文阅读

陈太平到刘斯年办公室的时候太阳还未西沉,事实上,刘斯年每次找陈太平的时候时间都掐的很准,不会让他呆的太晚,误了时辰。

  门是开着的,陈太平走上前敲了敲门板,说道:“山长,您找我?”

  刘斯年没有抬头,专注于手中的画作,同时回道:“嗯,来了啊,自己找个位置随便坐吧。”

  陈太平坐下后,刘斯年继续说道:“听说你办了一家简善所?”

  “是的,但是现在也只是初具规模而已,城里那么多小孩,我根本救不过来,而且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简善所可能很难撑过三旬。”

  “难得你能有这一份清醒的认知,但你也不必过度气馁,年轻人要做事,总是要困难一些,但既然开了这个头,就不妨把事情做大些,无论做什么事情,格局太小是很难做下去的。”

  “话虽如此,但是该如何做,我还没有头绪。”

  “你会想到的,过来看看我这画吧。”

  没想到,山长还是不愿意透露关于他和自己父亲的事,哪怕想要借助一点帮助都不可以,陈太平只好起身走到书案前,俯身看起了这上面的画。

  刘斯年的画,水平很高,至于高在哪里,陈太平也难以说个所以然来,他只是单纯的觉着好看罢了。画面上的,俨然一副农村的景象,有山有水有田,还有劳作的人,以及提着吃食的妇人与小孩。

  如果不是亲自参与过农事的话,很多细节是无法的画好的,但也就仅此而已,陈太平就这水平,好看,意境悠远,画的不错。

  刘斯年也不问陈太平感受如何,只是等墨迹稍干,也不做裱,直接让书包给包了起来,把画作交给了陈太平,并对他说道:“好了,这幅画送给你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走出了学宫的回家路上,陈太平一直在回忆山长与自己的对话,总不可能山长把自己叫去真就只为了看他作画吧,虽然画的确实挺不错的,就这样一直想着,可他怎么想也想不通,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回到了家里。

  相比起以往的陈家,现在的陈家要更加的冷清,陈太平回到陈家后发现家里并没有人,应该是都去简善所,于是他将东西放下,自己也前往了简善所。

  此时的简善所里倒是挺热闹的,自从知道自己不会被吃掉之后,他们也就不会再过的那么拘束,虽然还没有恢复孩子的特有的天真活泼,但是慢慢的也会开始一些游戏,而陈家基本上都过来帮忙了。石兰自不必说,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如今能来照顾孩子,她倒是挺乐意的,她很喜欢小孩,当然如果是陈太平的孩子那就更好了。

  陈乐章的摊子出摊早,收摊也早,他在收摊后会在家里小睡一会,之后也会来简善所帮忙,同行的还有之前陈太平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是他要给取名叫陈喜儿的,陈太平不是没有反对这个名字,他不想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买回来的,她应当保留自己的名字,这是她那可怜的阿嬢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念想了,而且喜儿这个名字也太俗了。

  然而让陈太平没有想到的是,那孩子对与陈喜儿这个名字十分的喜欢,甚至在得到名字之后不再沉默寡言,主动开始帮忙做起了家务之类的。陈太平看到这里也就明白了阿耶的用心,他不能以自己的想法来想这个时代的人,可能陈太平觉得不合理的事情,在别人那里,却显得尤为重要。

  到了简善所,门是半掩着的,陈太平推门而入,看到的是一副十分和谐的景象,孩子们在游戏,后院的厨房里飘着炊烟,想必是阿嬢在做晚餐,而阿耶正在捣鼓一个木板,看样子,是想要做成床板,

  陈乐章看见陈太平来了,也不抬头,只是吩咐到:“既然来了,就过来搭把手。”

  陈太平应了一身,走到过去,但是陈太平也不懂什么木匠活,只能在一旁递东西,时不时使把子力气而已。

  爷两干活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但是也有难得的默契,很快,木板就处理的差不多了,陈乐章放下手里的话,掏出腰上插着的烟枪,本能的就想要来上两口,只是看着周围围着的孩子们,他又把烟枪收了回去,随后跟陈太平说道:“走吧,咱爷两聊聊。”

  陈太平应了一声,跟着陈乐章来到了一处荒废的后院,陈太平办简善所的地方之前是个富贵人家的大宅子,虽然多年没有人住导致荒废了不少,但是面积倒是挺大的,修缮一下,总能凑合着住。

  “你的这个简善所,怕是撑不过多久了把。”

  “不瞒您说,是的,我现在正在想法子怎么把他维系下去,山长今日也找我聊过这件事。”

  “哦,斯年啊,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山长也很担忧简善所办不下去,他给我出了些主意,大致的意思应该是扩大简善所的规模已经影响力,但具体要如何去做,山长就没有说了,不过他送了我一副画。”

  “斯年这群儒生,就这个毛病,说话总是喜欢留一半不说,总得让人去揣摩他们的意思,多少年的臭毛病了,一直不见得改,还说自己的这叫高雅,我呸,高雅个屁,哦对了,他送你的画,具体都画的什么东西?斯年这人虽然酸了些,但是画技还是没得说的。是值得收藏的好东西。”

  “山长的画,确实画的很不错,我虽然不懂,但是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画的很好看。画面的内容是一副农家劳作图,他画完就当场给我了,甚至裱都没有做。”

  陈乐章很自然的抽出烟袋,装上烟丝,用火折子点燃了烟,猛吸了一口,随后说道:“农家劳作图吗?嗯?我想想,斯年送人东西,从不乱送,基本都是有些寓意在里面的。”

  陈太平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我想了许久,也不知道山长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或者说他想要我去做些什么。”

  说着陈太平突然话题一转,开门见山的问道:“阿耶你既然直呼山长的名字,想必你的关系非同一般吧,其实关于阿耶您,我老早就有一些问题想要问您了,这段时间以来,我从很多南阳郡城的大人物口中听过阿耶您的名字,比如赵稷的阿耶,比如山长,而且他们对您的评价都颇高,这实在是不太符合您的身份,您应该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吧,”

  陈乐章闻言没好奇的敲了一下陈太平怒骂道:“什么叫做不太符合现在的身份,你是想说屠户吧,屠户怎么了,你和你阿嬢就是靠着我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屠术才能好好的活到现在的。”

  陈乐章在陈太平面前的时候基本不会维持自己在外面那样温文尔雅的样子,同样都是孩子,但他就会在陈太平面前肆无忌惮的抽烟,只要不是在说正事,他还会让烟有意无意的票到陈太平脸上去,甚至对次乐此不疲。

  挨着陈乐章的一记暴栗,陈太平也没有太多怨言,这种感觉,才像是家庭给的温暖,于是陈太平接续讨好道:“是是是,阿耶您说的是,这些年来辛苦您了,只是关于您的身份的问题,我还是想问一下,难道您之前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超级大侠,亦或者是某个王公贵族的子嗣,只是现在迫于某种因素不得不大隐隐于市吗?”

  陈乐章白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茬,只是淡淡的说道:“该你知道的时候,一切你都会知道的,你现在做好你的自己的事清就可以了,我听闻你那小学宫办的不错,拉拢了很大一批上班的人,但你用他们的钱来办简善所毕竟不是长久之技,你得另外想办法。”

 ...........不过,其实斯年也告诉你了如何去做了。”

  “果然山长没有那么简单。”陈太平心里如此想到,随后继续问道:“孩儿愚钝还请阿耶说明白吧。”

  陈乐章耐心的解释道:“斯年所说的扩大规模也影响都是没错的,关凭你的力量是不够的,但是你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不过这个力量不是好借的,你必须让他们看到好处,他们才会支持你去做这件事清,而这个好处怎么得来,斯年其实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你了。”

  陈太平犹豫了一下,尝试着问道:“难道,是在乡村?”

  陈乐章点了点头说道:“至于具体要怎么做,我猜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些数了,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领悟把,要把这件事办好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需要慢慢来,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在近期内立马解决。”

  陈太平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啊?难道是简善所出了什么乱子吗?”

  陈乐章看向了那群正在玩耍的小孩说道:“你得让这群人,明明白白的活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