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第一皇 > 大哉乾元
第二章 蛮荒
作者:隔壁王老二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0-06-09 18:29:08 全文阅读

清晨,天地间笼罩着薄薄的雾气,像白纱般一缕一缕的漂浮在空中,山野间,朝阳初升,露珠折射着七彩的霞光,一片氤瘟,阳光穿过茂密的森林,透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柱。

远处的草甸子上,三两只幼年的剑齿虎正趴在草地上打鼾,耳朵一动一动的,山涧中流出的清泉水,汇聚成一条小河,河岸边,十余只猛犸象和斑马正低着脑袋饮水。

溪流下游,几缕炊烟缓缓升起,四五个穿着兽衣,头戴斗笠的壮年男子,也正赶着牦牛开始了耕种。

这里,就是华天罡口中的流放之地,也称蛮荒之地!

蛮荒之地,简称蛮荒。

蛮荒,有近乎没有边际的原始森林,在这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到处都是从未记载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树,还有不可思议的老茎杆上的花果,巨叶植物,更有会运动的植物等各种奇花异果。

这种环境下,危险丛生,大型猛兽比比皆是,最让人心悸的是原始森林中的毒虫瘴气,一旦被毒虫咬伤或者瘴气入体,一时三刻就得丧命,所以蛮荒的原始森林,也被住在这里的土著称为,暗夜森林!

这种环境下,只有暗夜森林边缘几处平原,才能住人耕地,经过了千年的发展,依然已经有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部落,各个部落各自占据一小块土地,耕种生活,千年时间各个部落虽然冲突不断,但也没有爆发过大的战乱。

时过变迁,也就没有人敢以身试法,前往暗夜森林送死了,久而久之,亡灵森林便成为蛮荒土著口中的圣地,更有闻,圣地里面住着可翻山填海的神灵,只能远观而不可亵渎,每月初一,要祭供神灵,以求神灵保佑。

“华羲哥,你怎么还在这里躺着哩?”

今天,山海纪一千二百三十八年季月二十七,这已经是华羲来到蛮荒的第三天了,说话的是一位小女孩,小女孩是蛮荒燧族部落的族人,名字听说是华羲母亲起的,红玲,人如其名,如珊瑚般幽茂玲珑。

小女孩的父母曾与华天雷有旧,两家定了娃娃亲,因此,华羲来蛮荒的第一天,少女一家三口便早早在门口等待。

拿出枕在脑袋下的双手,微微侧目,望了一眼已经蹲下瞧着华羲的少女,那是一位看上去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她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麻布衣衫,头上戴着用刚发芽的细柳条编织的花环,花环上还别着一朵淡黄色的蒲公英花,简单的装饰倒也遮掩不住小脸上的灵动,少女虽然年龄尚小,不过一张小脸已是相当精巧,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光亮,嘴角也自带着笑意。

“华羲哥,快回家吧,娘早上做了小米粥呢,加了甘蔗粉,可甜啦。”

红玲笑嘻嘻的一把拉住华羲的手臂,然后就想把他从草甸子上拖起来,边拖边嘟囔道,“华羲哥,你好沉呀,我拉不动你啦。”

望着正憋红着小脸拉自己的红玲,华羲也是忍不住的笑了笑,旋即左手撑地,轻轻站起身来。

刚刚起身,忽然红玲倾身朝着华羲靠近。

“啊......红玲,你干嘛?”华羲一声惊呼,连忙后缩。

红玲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掸了掸华羲的衣领,“有只小甲虫,华羲哥你怎么啦,脸好红呀。”

华羲迅速转过身,稚嫩的脸蛋上,红扑扑的,嘟囔道,“没什么,那个,红玲......红玲今天戴的花环很好看。”

望着答非所问的华羲,红玲咯咯的发出银铃般的嬉笑,长长的睫毛迷得像个月牙,悄悄向前两步,乘华羲还在发呆,迅速在华羲右脸上亲了一下。

“红玲以后长大了,要做华羲哥的新娘......”红玲清脆的声音天真无邪的说道。

华羲转过头,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红玲。

......

“红玲......红玲......吃饭啦......”远处红玲的母亲呼喊道。

“来啦......华羲哥,我先去了......”

红玲蹦蹦跳跳,朝家走去。

华羲心中一团慌乱,脸臊的发烫,抓起身边半人高的青草胡乱扯了几把,望着初升的太阳,几只觅食的飞鸟,青溪蜿蜒盘曲向远处的山脉,溪水中倒映着天空中的几朵白云,嘴角微微扬起一道轻轻的弧度,莫名感到一阵心安......

夜色,笼罩着蛮荒的大地,几缕淡淡的月光倾泻而下,洗刷着大地之中残留的余热。

蛮荒燧族部落,红玲家中,华羲在自己房间盘膝而坐,吐纳真元,巩固实力,一缕缕的月光从窗户倾洒而进,借着月光,倒也能看清华羲稚嫩却又坚毅的脸庞。

多年来,华天雷对华羲要求都颇为严格,华羲深知华天雷所做都是为了自己,因此,小小的年纪,性子比起同岁数的孩子,却是要稳重许多。

若非华天罡妖言惑众,侮辱华羲和其双亲,害华天雷被迫下野,华羲也断然不敢当众侮辱族长。

山海世界,六大部落,等级地位森严,直呼族长名讳已是大罪,妄谈辱骂。

若不是华羲年轻鲁莽,现在又岂能落得这般境地,说到底华羲也从来没有恨过他的父亲,因为在华羲心中,已经打通体内八脉越过凝神境,仅已四十岁的年纪便晋级灵息境的父亲,就是熊族部落的最强者!

何况,华天雷手下的天雷军,更是号称熊族部落最强战力的部队,凭借强大的实力和铁血的军威,华天雷在熊族四兄弟中风光无限,最终被定为下一任族长候选人。

虎父无犬子,华羲出生,便是传奇,龙运加身,天赋异禀,华羲也没有辜负上天赐予的天赋,凭借无上的意志和坚持,仅十五岁达到的成就,就比很多人一辈子的努力来得高。

此时,端坐在床榻上的华羲,便在延续这种精神,他并没有因为被流放到蛮荒就丧失斗志,反而,这一切让华羲的内心更加坚定。

夜更深了,房间中仅存的一丝光亮,也在华羲一声轻呼之后彻底消失。

“凝气四重天!”

缓缓睁眼,见房中一片黑暗,一阵摸索后,华羲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火折子,然后点燃了床榻旁边木桌上的一盏小灯。

“呼。”

点燃了小灯,暗黄色的灯光映照在少年脸上,旋即收好火折子,舒展了一下有点酸麻的肌肉,然后小手猛然一握,感受着那种肌肉舒展之间带来的舒畅和力量,少年脸上尽是惊喜之色。

“爹,你放心,华羲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握紧的双拳狠狠一撞,暗黄色的光辉下,华羲脸上尽显凝然之意,其双眸,更是涌动出一股极其浓郁的恨意。

待心中涌动平静,华羲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再次盘坐,将刚刚突破的凝气四重天修为巩固片刻,然后侧身瞧了一眼木窗外,心中估算了一下时辰,大概已是四更丑时,旋即吹灭小灯,卧床休息。

次日清晨,伴随着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华羲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阳关已然透过木窗,倾洒到华羲房中。

睁着眼,望着射进房间内的阳光,华羲伸手,套上一件昨天红玲娘准备给他的一件麻布粗衣,穿好衣服,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跃下,然后闻到一股淡淡的粥香。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少女的声音传到华羲耳中,“华羲哥,快起床啦,爹爹借来一头可大的牦牛,今天吃完早饭,要去种稻子啦。”

华羲闻声,打开屋门,看到门口已经吃过早饭的红玲,看模样,应该是吃的急了,嘴角还残留了一粒饭粒。

轻轻抬起右手,擦掉红玲嘴角的那一粒饭粒,华羲说道,“以后吃饭慢点吃,华羲哥又不会和你抢。”

望着华羲擦掉的饭粒,红玲俏脸两颊一下就红了一大片,旋即低头轻语,“华羲哥,再不去喝粥,粥要凉啦。”

华羲望着小脸通红的红玲,似是也发现自己举动有些过于亲昵,然后迅速抽回右手,低着头,臊红着脸连忙走出屋外,用木盆中冰凉的山泉水胡乱擦拭了两把脸,这才感觉脸上的红意消退了不少。

待吃过粥饭,华羲便随着红玲的父亲,红大柱,牵着借来的牦牛,带上稻苗,身后跟着红玲,还有背着一个木篓中年妇人,木篓里是干粮,妇人则是红玲的母亲,叫麦穗。

麦穗也是燧族的族人,没有姓氏,只有名。

无论是山海世界还是蛮荒,各大部落的平常族人,只有男子能配姓,女子一般都有名无姓,红玲原来叫珊瑚。

牵着牦牛,走了半晌,总算到了红玲家耕地前,然后红玲的母亲取下木篓,拿出一个木制的水壶,递向华羲。

“羲儿,走一路了,喝点水吧,放了甘蔗粉,甜着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麦穗一脸慈爱的说道。

华羲闻声回头,望着麦穗手中的水壶,口中确实有点干燥,然后接过水壶,向前走了两步,“伯伯,喝点水吧。”

身后,听到华羲的声音,红大柱转身说道,“伯伯带水了。”指了指挂在牦牛身上的大水壶,“你婶母给你的,你就喝吧。”

望着眼前的一脸慈祥的红大柱,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麦穗,微红的眼眶,只是瞬间,就噙满了泪水。

“你这孩子,不要哭,伯伯这里条件不如熊族那么优越,苦了你了。”红大柱的大手摸了摸华羲的脑袋,“不过你放心,伯伯一定不会让你吃苦的,等今年稻子打出来,伯伯就想办法去一趟外面,看能不能送你出去。”红大柱补充道。

华羲抬头,望着红大牛已经被岁月摧残了无数遍的脸,轻轻抹了一把眼睛,然后低声轻咳了一声,尽量保持内心平静。

“伯伯,华羲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