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那苦命妈妈 > 正文
第一章 写在前面的话
作者:万年福  |  字数:2598  |  更新时间:2020-06-09 13:09:26 全文阅读

人们常常这样说:上帝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她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事实上果真会这样吗,依我看未必都是这样。起码不对所有人是这样。依我说,上帝对我们这些凡人的态度,也与世上的凡人并无什么两样。也是因人而异,或因时而异。何以见得呢?因为,她对凡人的待遇同样不是绝对的,不是一视同仁的,很多人很多事,她也是区别对待,也是在看人下菜碟,难道不是吗!

  上帝对待我的母亲,就是如此。就是极大的不公平,非常的不仁慈。上帝她给我的母亲关上了无数扇的门,并没有给我母亲打开半扇窗。这是事实,是铁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我目睹了所有而无可奈何的事实。

  凡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谁都不会忘记。那是一个怎样贫穷的时代呀,过的是怎样的贫困交加的生活,在国家苦难时期,漫长的两三年的时光里,吃糠咽菜,忍饥挨饿,那时的肚子空空的,还要去参加生产队的春种秋收,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抬土,挖渠,打水,收割等等。因为积劳成疾,多少人在农田中晕倒,因为没有粮食吃,是的是树皮树叶,是稻糠玉米骨头,结果大便都不能及时地排解下来,有多少人被大便活活地憋死!

  三十几岁的母亲,就是这样煎熬地苦度着岁月,在身边没有男人的支撑下,她没日每夜不知疲倦地劳作,勤勤恳恳地忙碌着。尽管这样,她却没有抱怨,没有哀叹,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喊过一声累。她如同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她是倔强的,从来不服输的性格,她是能干的,从来不在人前报怂,她是勤劳的,从来不知休息或享受。她不仅要按时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还要及时地给年遇八旬的爷爷奶奶端水做饭,还要伺候五个几岁到十几岁的不谙世事的孩子。可见,她的工作强度有多大,生活的负担有多重。她要吃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苦,她要忍受多少常人无法忍受的罪!就是在这样的生活境遇中,母亲在我们的面前仍旧是乐观的。从来没有说过一声苦,没有叫过一声难,没有喊过一声累。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漫长的时光中,她就是这样几乎不分昼夜地忙碌,不知疲倦地劳作。这些情景,难道老天看不到,难道上帝不知情!那么,她为啥不给我的母亲打开一扇窗呢?

  可能是因为积劳成疾,也可能是因为命运使然,更大的可能,就是上帝太残忍无情,对我的母亲太不公道了。终于有一天,我那勤劳的母亲病倒了,我那坚强的妈妈躺下了。她病得很重很重。病痛折磨得她在大炕上经常打滚,或者躺倒在被垛上不停地呻吟,更为严重的时刻,甚至将自己的头,在火炕上的行李裰撞来創去,难以想象,剧烈的痛疼折磨着妈妈,几乎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

  在那个贫困的时代,偏远的村子里哪有医生,哪里有药店,更谈不上去医院了!既使有医生有医院的话,母亲哪里有钱去医治呀!缸中无粮,锅中无米,肚中无食,身上无衣,哪里有钱治病呢,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甭说到医院去看看,一家老小生活糊口都很困难,买几片止痛的药片都没钱,更不要说到医院去检查治病了。不要说使用杜冷丁之类的止疼药物了,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妈妈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只能是任凭病魔肆虐地发疯做恶。这些,难道上帝看不到?难道老天不知情吗?她为啥不给妈妈打开一扇窗呢!

  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胰--腺--癌在诸多的癌症家族中,是最痛疼,最厉害,最顽固,最痛苦的病症。一旦疼痛起来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的地步。即便是这样,妈妈还是坚强地抗争着,与罪恶的病魔搏斗了三个年头,抗争了三个春秋,忍受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怎奈,病魔无情,苍天无眼!妈妈在1967年9月11日这天,还是恋恋不舍地走了,无比痛苦地走了,无比眷恋地走了!妈妈艰难地,痛苦地,拼搏着,抗争着,走完了她49个年头的生命历程。

  妈妈她遗憾的走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一生中没有拍下一张照片,更没有留下任何值钱的财产!她留下的,只有两位耄耋之年的老者,扔下的只有五个尚不谙世事的孩童!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家徒四壁,举目无亲,大树倾倒了,我们该怎么办。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上帝见不到,难道老天不知情吗!她为啥不给妈妈打开一扇窗呢!

  妈妈匆匆地走了,她可知道没有妈妈的孩子有多苦,有多难吗!老天可知道失去了妈妈的孩子怎样生活吗。可知道没有妈妈的孩子内心的感受吗!是的,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这些,只有失去了妈妈的孩子,才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才能真心地体会到。妈妈没了,我们的精神家园就突然荒芜了,荒芜得一塌糊涂;妈妈没了,我们的精神世界就空旷了,空旷得令人毛骨悚然!妈妈没了,我们的灵魂就失去了归属,我们的肉体就失去了温暖与爱抚,妈妈没了,我们困了不知道躺倒在哪里睡去,我们饿了不知道拿什么填饱肚皮,我们哭了,再没人为我们擦去眼泪,我们乐了,再没人和我们一起分享愉悦。母爱,这时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字眼了。是既渴望羡慕,又失望嫉妒的概念了。

  妈妈没了,我们就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任凭风吹雨打,无惧寒暑来去,要飘到哪里就顺其自然吧,自己会完全浑然不知。怎奈是完全左右不了。是福是祸已经无所谓了。此时,听天由命就是我们最信奉的哲学,是命运让我们养成了随心所欲的性格,是性格让我们知道了顺其自然的重要,得意了,我们找不到合适的人群去分享,碰壁了,同样也没有三亲六故去倾诉,去争得一丝丝暖暖的同情与安慰。哭了,只能自己偷偷地擦去眼泪,乐了,更要夹紧自己的尾巴,攥紧努力的拳头。我们深知,一个失去了母爱的孩子,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孤儿,一个六亲无靠之人,只能躲在社会的夹缝中生存,只能适应寄人篱下的环境中苟且偷生!

  寒暑更迭,斗转星移。再过几个月,就是妈妈远去第五十个年头了。半个世纪的时光流水,已经冲刷掉无数的经历,冲刷去无数难忘的记忆,但是,妈妈当时的音容笑貌,却时而在我的眼前出现;与妈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却时而在睡梦中出现;妈妈与生活抗争的艰辛,与病魔搏斗的苦难,犹如电影中的蒙特奇镜头,仍在我的脑海中历历在目。妈妈虽然走了,但在我的心目中却永生,在我的生命中却永生!

  在妈妈离去五十周年的日子里,我强忍着撕开伤痕的苦痛,不惜令心灵再次流血流泪,为了悼念这位伟大的母亲,纪念苦命的妈妈,同时,也为了让子孙们知道,他们有一位值得敬仰的先辈,让他们记住这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记住这个苦命而伟大的母亲,经过反复的思考,认真的梳理,才下决定写下这些不堪回首的文字,这些伤痕累累的故事。

  并以此文,纪念我母亲诞辰100周年。若是爱母在天上有知,一定会感到极大地满足与欣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