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人间狂徒 > 正文
第一章 老烟杆
作者:三十三年贼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20-06-08 17:23:14 全文阅读

第一章 老烟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楚红一个人坐在被鲜血浸染成红褐色的山坡上,手中的长刀随意的插在一旁的泥土里,保持在自己随时拔起最顺手的位置上。

  抽出别在腰间那个刘老万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一个一尺来长的细嘴烟杆。

  然后抬起腰间的一个兽皮袋子就要往烟斗里装烟丝,结果从里面流淌出的都是殷红的血水。

  随手在依然还在往地上滴落着鲜血的战甲上磕了磕烟斗。楚红叹了口气,再次别回腰间。

  还记得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被刘老万给裹回了军大营。

  并且对其他人说“从今以后,这小子就是我儿子了”

  那年自己才九岁,在这个战乱的年代,楚红自然而然就成了先锋兵营里最小的兵。

  每次他们出征,楚红都会被留下来看守大营。

  每次回来,先锋营都会少一些熟悉的面孔。虽然每次自己在那群糙汉子中间都会被他们嘲笑,戏弄。但是,当他们不再回来的时候,楚红都会默默的为他们祈祷,下辈子不要生在这个操蛋的混乱世道,平平安安的做人。

  直到十二岁那年,刘老万被人抬了回来,当他被抬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已经瞎了,一条大腿也消失不见,胸口上还插着三只羽箭。

  当被抬着的刘老万经过楚红身边时,他仿佛是看到了楚红一般,用仅有的力气用力的拍了拍担架。

  “停下来,停下来!楚红,你个小兔崽子过来!”那声音,听上去依然是像往常一般洪亮。

  连忙跑了上去的楚红被已经瞎眼的刘老万一把抓住,那一刻,楚红才感觉到他真的已经油尽灯枯了。抓着他的手已经用完了他所有力气一般,

  “小子,接下来,你老子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在这个人不如狗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一定要。”然后,抽出他别在腰间的那个烟杆递给楚红说到

  “给老子再点一次烟。”

  楚红强忍住哭声,抽出打火石,点着因为浸泡了鲜血有些潮湿的烟丝,颤抖着把烟嘴抵到刘老万的嘴边。

  刘老万张开已经全是干裂的嘴唇,狠狠的吸了口,随后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抽一口,证明你成了一个真正的爷们!”此刻的刘老万说出的话竟是那么的温柔,也是那么的不舍。

  楚红看着因为被烟呛的有些潮红的脸,赶紧也抽了一口,结果也被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听到楚红的咳嗽声,刘老万高兴的大笑了起来。一旁楚红也一边咳嗽一边跟着傻笑。直看的一旁的战士们有些心酸。

  楚红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咳嗽的更厉害,就在这剧烈的咳嗽声中,刘老万被抬走了。

  楚红就那么跟在身后,一边咳嗽,一边狠狠的抽着烟杆。然后咳嗽的更大声,仿佛只要他不断的咳嗽,刘老万就能够一直听见一般。

  其实他知道,刘老万再也听不到了。

  所有的军士看着这场特殊的送别,默默的擦拭着武器,收拾着战利品。仿佛这场得之不易的大胜仗也不再值得高兴和庆幸。

  。。。。。。

  习惯性的咳嗽了两声,楚红把思绪从时光长河中拉回来。今年已经十八岁的楚红站了起来,如今已经是千夫长的他也变得一如当初的刘老万那般英勇善战,豪情万丈。

  “狗子,回营了”朝着远处还在收拾着战利品和同伴尸体的亲卫喊了一声,楚红再次吹了一声响亮的哨子。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甩着响亮的鼻音奔跑过来,楚红一个纵身直接稳稳跨坐在马背上,抄起地上的长刀。在这个斜阳下再次成功的带领着兄弟们活了下来。

  众人看着前面那个在夕阳下跨马横刀的少年,无声的笑了笑,快速的跟了上去。

  。。。。。。

  “先锋营回营了!先锋营回营了!快开寨门”

  守在大寨上的一个年轻士兵远远的看到楚红的队伍在即将落日的时候返回,立刻对着下边把守寨门的士兵喊到。

  楚红一骑当先带领着几乎是被鲜血浸泡的先锋营士卒,踏着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进了大寨。顺手从马背上摘下一个缴获的头盔扔给刚刚那个寨门上年仅十六岁的士卒,口中夸奖到:

  “六子,眼睛挺溜!赏你的!”

  “嘿嘿,谢谢楚大哥,有了这个头盔,我也凑齐一身盔甲了。下次我也要报名参加先锋营了。”

  那名叫六子的少年士卒接过头盔,也不嫌上面的血污,直接扣在脑袋上,兴奋的喊到。

  “嘿!小六子,想进先锋营,光凭你现在的本事可不够。最起码你得把你姐介绍给千夫长才行。不然你还差了点!”下边一群老兵开始起哄的叫嚷着。

  “哼!我说我有个漂亮姐姐你们不信,这是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介绍给楚大哥,不是我瞧不起你们。整个兵营,也就楚大哥配的上当我姐夫。”

  六子现在正在兴头上,也不怕那群老兵油子调侃。

  “到时候,我跟楚大哥学了本事,我看你们谁敢欺负我?”

  “哎呦哎呦!那可不成,楚将军那以后是能拜将封侯的,这便宜可不能让你占了啊!你学了本事,以后也封侯拜将了,那我们都得叫你一声六子侯爷呢!”

  “哈哈哈!”

  “我就是要当将军,不信你们等着!”

  。。。。。。

  楚红笑了笑,不理他们的调侃,让一众士卒散了各自清洗休息,自己向着帅账而去。

  “报!先锋营千夫长楚红率众归来,特来交令!”

  “进来说!”账内响起一个浑厚无比的声音。

  “喏!”

  楚红应了一声,这才掀开大账走了进去。

  顿时一股暖意伴随着烤羊腿的香味扑鼻而来。

  此刻大账内只有最上首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中年汉子正在看着兵书。正是军中大将军罗士宏。

  旁边的火架子上正烤着一条硕大的羊腿,一滴滴油脂被烤的不断滴落在炭火上,发出“呲呲呲”的声音。

  罗士宏看着一身血污的楚红跨步进来,顿时轻轻皱了下眉头

  “我说你小子,下次能不能先清洗一下再过来,平安回来就好。交令又不急这一会儿。”

  “嘿嘿,交令是不急,但是,这烤羊腿烤的老了就不好吃了!”

  楚红摘下头盔,露出那张还略显稚嫩的脸,左侧脸庞上一道一寸左右的伤疤,非但没有破坏整张脸的帅气,反而让此时的楚红更显得英武了几分。

  “哼!你啊。就知道惦记我的羊腿,过来坐。”

  罗士宏轻笑一声,站起身结果楚红递过的令牌,拉着他坐下。

  楚红也不客气,坐在篝火架子边上,抽出短刀从羊腿上削下最肥美的一块递给罗士宏,然后才自己削了一块大口剁叽起来。

  “这次战损如何?杀敌几何?”

  “嗯!杀敌大约千骑,至于战损嘛!!!”

  罗士宏见楚红还跟自己卖关子,伸手在楚红头上拍了下,

  “娘的,还给我卖关子!快说。”

  “嘿嘿,战损七十八骑。轻伤一百七十二骑。重伤六骑,兄弟们的遗体也都带回来了。”

  楚红一边嚼着羊肉,一边说到。

  顺手还把被血水浸透的烟袋往火堆那凑了凑,

  “嗯,还行。也不枉当初把刘老万的先锋营交给你!不过当初的老兄弟越来越少了。你能不能把进先锋营的标准降低些?不然下次再有大战,都给你补不完千人了。”

  罗士宏轻笑一声,用商量的语气跟楚红商量到。

  “或者,给你扩编一下,以你的战功,早就可以当个五千人的先锋将了。要不就当个先锋将军?”

  楚红一听又要给他升官,把短刀往桌子上一插。

  “老罗,不是我不想,只是我真的不适合。我连兵书都看不懂,你让我咋带那么多人嘛?

  而且,我得为我收下的兄弟们的性命负责吧?”

  “你还有脸说?”罗士宏看软的不行,索性站起来,假装生气的说到

  “别的不说,你看看你收下的百夫长,哪个不够升迁的战功?

  你再去问问,全军的将士,哪个不想进你的先锋营?

  你不上去?他们怎么办?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就写升迁令,递交圣上批阅。”

  “不是,我这几年没拦着他们吧?不说别的,一队二队的那几个千夫长,哪个不是从我这出去的?只要他们想,我从来没阻拦过吧?”

  楚红也急了。

  “再说你见过咱们大赵国有十八岁的将军吗?还是个领五千人的先锋将?

  你见过谁家先锋将是领五千人的?”楚红也站起来据理力争。

  “楚红!我告诉你,别不识抬举!多少人求着我给他们升迁,我都不同意,怎么到了你这,你就死活不愿意啊?

  给你升先锋将怎么了?要真按照你的战功,都足够做统帅万人的将军了。你当初手下的百夫长,有多少都升到牙将(领两千人),校将(领三千人)了?

  就你还守着个千夫长死不挪窝。你不就是舍不得刘老万的这个窝吗?他要是活着,不打死你这个蠢蛋才怪!”

  说到刘老万,楚红不出声了,默默的蹲回火堆,抽出那个烟杆子,从烤干了的烟袋子里按了一锅烟丝,就这么就这血水点着,吧咂吧咂抽了起来。

  呛人的烟味混着腥气的血腥味。让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跟在刘老万担架后边的那个少年的身体里。

  罗士宏轻轻蹲下身,拍了拍楚红的肩膀,也不再说什么。

  “唉!”

  一声长长的叹息,不知道是惋惜刘老万,还是惋惜楚红,又或者两者都有。

  夜里,又起风了!

  凉风透过帐门吹进大账里,把篝火吹得猎猎作响,不断闪动的火光照耀着这张年轻的脸仿佛也在不断的跳跃,最终模糊在火光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