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科技打败魔法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招人
作者:赵涵清  |  字数:3294  |  更新时间:2022-01-26 23:49:33 全文阅读

由仆人托着盘子,苏管家亲自给门口排着队的私兵们发赏钱。这些私兵也并不因为在外面等了太久而发牢骚,毕竟这钱几乎是白捡的,他们只是跟着走了一趟而已。

张远和陈谦蕴走出大门,正好看着一些领完赏钱的私兵有说有笑地离开。他张开嘴正想要出声,转念一想要是没人管自己的话那才尴尬,便又把嘴给闭上了。

陈谦蕴用端着托盘的手撞了撞张远:“喂,你不是要找私兵帮你看着田庄吗,怎么不开口啊?”

“咳。”张远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那啥,我在想,该怎么起头,要是那些人不鸟我,不就很丢人了吗?你说我怎么称呼这些私兵好啊,是直接叫私兵还是叫......”

张远话还没说完,陈谦蕴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完还白了张远一眼,骂道:“你刚刚在城门口不是都没问题吗,这会儿又这么胆小怕事。算了,我来帮你说。”

陈谦蕴说完便对着私兵们的背影大声喊道:“喂,这里还有一份赏钱可以领。”

听到有钱拿,正在离开的私兵马上调转脚步走了回来,还没有从管家那里领到赏钱的人也把脖子伸得老长,越过人群向着张远的方向看来。

就因为陈谦蕴这一嗓子,张远眼前的场面变得更令他难堪了,最要命的是罪魁祸首还在旁边不停地用手臂碰他,示意他赶紧开口说话。

既然如此,张远也深吸一口气,他算是豁出去了:“我现在需要人手帮我保护一个地方,一人......谦蕴,这种事一般一个人多少钱合适啊?”

“我怎么知道,你就按着我爹给的价格给呗。我又没有雇过私兵,而且苏管家就在旁边,你不问他,倒问起我来。”陈谦蕴又给张远一个白眼。

“嗯,行吧,反正这么多钱,一人两三金币也算不上什么。”张远也懒得问管家了,直接对着私兵们喊道:“有意愿参加的,每人两金币,事成之后还有一金币。”

私兵们一听有这么多钱,全部都聚到张远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地自荐起来。张远看这阵仗,当即就知道自己价格开高了,要不然这些人也不会细节都不打听就这么兴奋。但这也怪他自己不问管家,他哪里能知道陈谦蕴他爹财大气粗,一挥手就是一人两金币。

张远抬起指头在人群当中点了点,随便挑了两个看着顺眼的人,叫到自己跟前。说来也巧,其中一个人还是进城时,被他选做排头的两个人之一。

“你们俩叫什么?”张远看着这两个跃跃欲试的家伙问道。

“罗药。”

“崔德。”

张远上下打量了一番,罗药身材颀长,一张偏长圆脸略显清秀,如果把身上的盔甲换掉,再捧一本书,张远都不会怀疑其读书人的身份。至于崔德,则是大相径庭的长相,身材匀称,但近了看又觉得那张笑容可掬的胖脸很是亲切。

对两人还算满意,张远也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你们保护的地方是城外的一处田庄,可能有一定危险,你们俩没问题吧?”

两人都是摇摇头,崔德笑着说道:“您放心,我们干这行的讲的就是个出生入死,就算是有危险也不会怕,保证完成您交待的事情。”

“行。”张远又转向罗药,“你呢,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

张远点点头:“那好,我给你们俩一人五金,如果事情完成得好,另有赏钱。现在开始,你们需要帮我挑三十个人,就在后面这些人里挑,要精明能干的,至少得让我这一人两金花的值当。”

张远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找专业人士来选人,要不然那帮私兵在这里吵吵闹闹,吵得他头都快晕了。

两个临时委派的募兵官马上就开始忙活起来,不过开始前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崔德转过身就问了罗药一句:“嘿,兄弟,咱俩是一人招十五个,还是一起招三十个人。”

“额,随便吧。”罗药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选择权推给崔德。

“那我们就一人招十五个吧,这样也快些......”崔德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张远的声音却是追了上来:“不行,你们一起,要不是因为想着两个人一起把关严格点,我找一个人就是了。”

“哦哦,好的。”崔德转了个一百八十度,讪讪地边鞠躬边赔笑。不过他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才持续了两秒,就变成了真笑,因为张远拿着一把金币走了过来。

将许诺的一人五金币放到两人手里,张远拍了拍崔德的肩膀,转身回去把掀开一角的红布重新盖好。崔德不经意地看到托盘里闪闪的金光,眼睛都看直了,差点忘了自己该干什么。

招人的事情差别人做了,张远这会儿也没什么要干的,随手拿了一块金币在手里,抛到半空中又重新接住。

“你可真懒啊,这种事情都要花钱请别人帮忙做。来,你要是没事的话,自己把这些钱拿着,我端了那么久,手都酸了。”陈谦蕴说着把托盘推了过来。

“不是你自己把这个抢......哎哟。”张远嘴上数落着,却还是老老实实伸手去接对方手上的东西,没想到这时正好走过来一个行人,擦身而过之际肩头撞在了张远的手臂上,差点害他把陈谦蕴手上的托盘打翻。

还好张远稳住了,才没把这一盘子金币全部倒在地上,不过他手里的金币却是没抓住,落到地面上发出一声清响。

那行人连声道歉,说着还弯下腰帮忙把金币捡起来还到张远的手中。张远接过金币,却没有马上开口,他盯着行人的褐色兜帽看了许久,才把攥在拳头里的金币塞到了兜里:“没关系,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

陈谦蕴看了看快步走掉的行人,又看了看表情怪怪的张远:“你刚刚盯着那个人看什么呢?”

“啊?没看什么啊,我就是在想这人怎么戴个兜帽神神秘秘的,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他是小偷呢。对了,你一直看着钱的吧。”张远说着把话题又转移到了钱上,手也是伸过去自然地接过了托盘。

“嗯,钱在我手上,我当然看着的啊。”陈谦蕴抱着胸说道,她话音刚落就突然眼睛一亮,拍了拍张远的手:“唉,你看那边的是不是泰猛。”

泰猛这边也是看到了张远和陈谦蕴二人,准确说是在追着耶律阳肃出小巷之后就看到了陈府门口和私兵说话的老大。耶律阳肃敢大摇大摆出去,他可没那个胆量,主要是看到张远不像是被抓的样子,这才踌躇不前,一直保持着观望的姿势。

陈谦蕴拉着张远就想往泰猛的方向走,却是被后者挣脱掉了。张远对着苏管家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意思很明显,这里有人看着走不开。

“哼,你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陈谦蕴说着瞪了转过头来的管家一眼,吓得苏管家立马把头转了回去,装出一副在认真发赏钱的模样。

“唉,记得叫他们这段时间小心,还有,告诉他们我最近没法回去,让他们别担心我......”张远挪了两步追上还没走开的陈谦蕴,小声叮嘱了起来。

陈谦蕴倒是很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你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该说的我都会说的。喏,你后面,有人找你。”

“大人,人我们都挑好了。”崔德依旧脸上带笑,走过来哈着腰说道。

张远的目光从崔德头上越过,在面前几十号私兵上扫了扫,确认崔德和罗药两人没有马马虎虎以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现在该拿钱出来,张远倒是犯了难,他怎么可能一边端着盘子一边发钱,早知道让陈谦蕴别走了。

一方面担心私兵自己拿钱不会老实,一方面又不想让崔德或者罗越帮忙端钱,张远顿时陷入两难之中。这时苏管家倒是过来帮忙解了围:“张大人,我帮您端着吧。”

张远抬了抬眉毛,他看得分明,苏管家身后就是端钱的仆人和正在取钱分发的看门私兵。看来这管家说是帮忙,其实是来看住自己的,不过他倒也无所谓,反正也没有拿着钱跑路的想法:“好的,那就多谢苏管家了。对了,以后不用叫我大人,叫我张远就行了。”

“那怎么行,您可是府上的贵客,老爷也交代过了,我们都得叫您张大人。”苏管家点头哈腰的功夫倒是和一旁的崔德有的一拼,只不过崔德是天生就长着那张胖圆脸,自然而然就带着极具亲和力的笑容。

行吧,你爱叫就叫吧。张远心里发了句牢骚,别人喜欢叫自己张大人,自己也懒得管。

现在张远两只手腾了出来,便开始给面前的私兵挨个发钱,一人两块金币,他自己心里倒是毫无波动。毕竟这钱都是直接找陈恩绪要的,白嫖的事他甚至巴不得现在就把钱全部花光重新去要一次。

张远还留了个心眼,偷偷点了一下人数,除开罗药二人确确实实是三十人,看来也没人来冒领的。这二十个人看上去装备都还不错,至少不像张远上次假扮的那种,上身甲就一块破护心镜有防御效果。

当然,不止装备过关,这些人的身体素质也不差,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干这行的。

事毕,张远又拿了四枚金币,给了罗药和崔德一人两枚:“行了,这三十人这段时间就归你们管了。让你们保护的是城外的泰家田庄,但是那里可能没有空房子给你们住,你们得自己想办法。还有,到时候我会过问你们的情况,如果你们玩忽职守的话,答应的赏钱可就没有了。”

“是。”

“您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