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科技打败魔法 > 正文
第二章 汉塞法庭
作者:赵涵清  |  字数:2664  |  更新时间:2020-06-05 10:32:27 全文阅读

张远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脑袋此时还有些晕,所幸这里的人也讲中文,理解起来倒没有什么难度。

不过现在的处境还是让他感觉很不妙,木质的栏杆和冰冷的墙壁提示着他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囚犯。

根据刚刚周围的犯人和外面狱卒的讨论,张远拼凑出了一些信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谋杀了一位大人物,而且自己素未谋面的‘同伙’就在隔壁的牢房里。

这里看上去不像是现代社会,因为外面的狱卒全部都配着长剑而不是警棍,身上也穿着盔甲,但是也不像是古代的中国,在张远的印象里,电视剧中的衙役都穿着蓝色的布衣。

想了一会儿没有什么结果,张远索性不去想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洗脱自己莫名其妙来的罪名。

牢房的外面有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传来越来越近的对话声,很快就有四个人从张远的牢房外面走过,为首的两人就是张远之前见到的狱卒,后面是两个身穿白色长衫腰间佩剑的男人。

不知为何,那穿着白衫的两人中有一个转向张远,把手搭在佩剑上,用凶恶的目光看着张远,不过很快他就又转身跟着同伴去了隔壁的牢房。

刚刚那人为什么恐吓我,张远刚刚也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人要对自己不利,现在回过神来才不禁想到。

很快就有开关门的声音响起,之间还夹杂着物品碰撞的声音,很快张远就看到两个狱卒押着一个满身是伤的犯人走了回来。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我的‘同伙’,张远心里暗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身影看上去十分娇小。看起来那人的待遇比张远差多了,张远虽然也被关在这里,但是不像对方手脚都被上了镣铐。

难道是觉得我的危险程度还不如这个看上去不过是个孩子的家伙?张远不禁腹诽道,那这帮人也太蠢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精壮小伙。

就在这时,被押送的犯人突然挣扎起来,奈何比起两个狱卒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悬殊,虽然阻碍了一行人前进,但也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罢了。

后面的一个穿着白衫的圣殿护卫快步走到几人前面,一拳打在犯人的小腹上,又用手抓住头发,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露出一张脏兮兮的小脸来,张远在一边看得清楚,这才发现这是个女孩子。

这个护卫正是一开始站在张远牢房外的那人,只听见他恶狠狠地说道:“居然敢刺杀主教大人,今天不管你交不交代是谁让你这么干的,你都死定了!”

被打了一拳的少女露出痛苦的神情,但是后面两个狱卒此时又拉住她的手臂,让她没法弯下腰去捂住肚子,只能不停地干咳着。

后面的那个护卫笑着说道:“好了,别把她弄晕了,不然一会儿不好交差。”施暴的护卫这才松开揪着少女头发的手,一个人先离开了。

张远默默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狱卒押着老实下来的少女继续向外面走去,剩下的那个护卫也跟着离开了,牢房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少女很快就被押到一个大厅里,大厅的中间是一个圆形的台阶,大厅四周摆满了座位,这些座位上坐着的全部都是汉塞的贵族,这些座位之间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通到台阶上。

台阶的中央是一座两人高的雕像,雕像是一个穿着宽大长袍的男人,一手高高在上提着一个天平,另一只手放在胸前捧着一本书。

此时坐在下方的贵族把视线放到进来的五个人身上,这些视线里有愤怒,有好奇,又怜悯,甚至还有欣赏,而这道欣赏的目光来自一名身穿红色华服的女性。

四人押着少女走到台阶上,这一次少女出奇的没有挣扎,而是乖乖跪在了雕像面前,小声地念着什么,而押送的几人随即便退出了大厅。

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这时从前排的席位站起身来,仔细看去,这衣服样式竟和台阶上的雕像一般无二,只听见他大声道:

“我,汉塞法官,袁家措,在此以汉塞法庭的和裁决之神的名义起誓,我乃神手中最公正的天平,每个罪人都将在我的手中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罢,他同样跪在台阶上向雕像磕了个头,然后起身从雕像手中的天平上取下了一本法典。

袁家措用一只手捧着书脊,然后继续说道:“下面请原告,汉塞主教将将,在裁决之神的膝下申诉犯人的罪过!”

他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少女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向四周的座位,只见一个人从前排站起身,走了过来。

不,准确来说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木制的人偶,上面刻着复杂的纹路,人偶缓缓走到少女面前,发出两声尖细的笑声,接着人偶脸上的嘴巴缓缓开合道:

“不会真的有人以为我就这么死了吧,不会吧不会吧?”

没想到这个人偶居然是将将,不,准确来说,是将将附身在了一个特制的人偶身上,所以才能够出现在法庭之上。

虽说是人偶,但是却因为雕刻太过精细,脸上的眼睛鼻子耳朵,竟与真人无异,甚至是说话的时候五官的动作也像将将本人一样。

将将上来就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使得袁家措表情有些尴尬,他不得不干咳一声提醒道:“请主教大人先向裁决之神像行礼。”

人偶将将这才把脑袋转向雕像,嘴里却是问道:“亲爱的法官,我身为供奉全知全能的至高神的神官,应该可以不用向下位神的神像行跪拜礼吧?”

袁家措脸上一阵抽搐,虽然将将近乎侮辱自己信仰的话语让他几近发作,但是最终他还是无奈道:“当然可以,我的主教大人。”

将将躬身向雕像行了礼,便对着裁决神像大声说道:“就在昨天,这个卑鄙的刺客,在圣殿里,在我主的目光下,和她的同伙一起刺杀了我,导致我的肉身被毁坏,不得已才委身于一个人偶。还请裁决之神主持公道,对刺客和他们幕后的指使者降下神罚!”

说道这里,即使是从将将木头雕刻的脸上,也能看出奸诈的神情,这件事当然不只是审判一个刺客那么简单。

如果仅仅是那样的话,他在圣殿的时候就可以对刺客动刑了,毕竟圣殿在自己的辖区理所当然地拥有审判权。

之所以把事情搬到汉塞法庭,说白了就是要走汉塞法庭的程序,然后把刺杀的事情栽在当地反对自己的贵族身上,然后名正言顺地除掉他们。

这就是将将打的如意算盘,此时他的心里早就已经开始狂喜了,下面席位上旁听的贵族中就不乏反对派,恐怕这些人还不知道法官已经是自己这边的人了。

袁家措托着书脊的手略微一松,手里的法典在他手上摊开,同时他口里念念有词,只见书页无风自动,法典飞快地翻动着,很快就停了下来。

看着法典上的内容,袁家措大声念道:“依照基彻帝国法律第114条,恶意杀伤他人,受刑与他人所受伤害相等,平民刺杀贵族,以下犯上,当罪加三等,以极刑处死。”

说完,袁家措又转向跪在地上的少女,震声道:“但是,裁决之神是公正的,如果被告愿意供出幕后之人,则受刑在与指使者相同的基础上,再减刑一等。”

听到这里,下面有不少贵族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法庭里顿时一片嘈杂,有幸灾乐祸的,那是将将的拥趸。

也有惊慌失措的,那是平日里处处和圣殿作对的反对者们。

还有坐立不安的,那是左右逢源两头讨好的小贵族。

只有一个女人,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若和她对视,就会看到她眼中盛放的怒火,如同身上那件鲜艳的红色华服般浓烈。

与此同时,台上的将将和袁家措相视一笑。

赵涵清
作者的话

写了两章了,老感觉写出来没有读的网文的那种感觉,大概是缺乏练习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