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科技打败魔法 > 正文
第一章 新生
作者:赵涵清  |  字数:3141  |  更新时间:2021-12-02 09:06:22 全文阅读

涪江市,一家普通的网吧内。

“真就不演了呗!”张远气愤地大骂道,双手一下就从键盘上举到了空中。

屏幕里已经变成了队友的视角,就在刚才正在马棚拿着M4架点的张远只看见中路一个身影闪了一下,甚至都没看清是个人,就听见耳机里传来清脆的爆头声。

不一会儿,张远正在观战的队友也是一模一样的下场,憋屈地倒在了大坑里,至于在A包点当老六阴人的队友,画面都还没切过去就看到右上角一记穿墙爆头。

听两个队友一人爆了一声粗口,张远打开语音对B包点准备转点的队友说道:“别去了,你俩保枪吧,对面好像开了。”

话音未落,香蕉道冲出来一个戴着白色头套的身影,又是啪啪两声脆响,随后游戏里响起了对面的音乐盒。

张远:?

路人队友甲:?

路人队友乙:“对面这怕不是有两个挂逼。”

路人队友丙:“这还打啥啊,要不我们投降吧。”

路人队友丁:“不急,兄弟们我有自瞄加我微信发给你们,他们转起来我们就转回去。”

路人队友甲:“可以。”

路人队友乙:“来,给个微信号,gkd!”

路人队友丙:“不好吧,库存被封了怎么办?”

路人队友丁:“怕事的滚,挂都骑脸了还在这说什么呢?”

这队友说完,张远就看到屏幕左边出现了投票,而且是瞬间三票同意,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反对开挂的队友就被踢了出去。

张远本来也有点犹豫,看到这一幕只能心一横,暗道反正也是对面先开的,于是也在语音频道里同意了开挂。

很快队友把微信号发了出来,三人收到挂也是马上用了起来,张远看到屏幕中间出现了一排红色的‘注意演技’的小字样。

两个挂打四个挂当然是很吃力的,对面瞬间就炸锅了,直接在公频打字骂了起来,骂的内容无非就是贼喊捉贼的那几句话。

张远四人也打字还击,看着双方对线时各种才华横溢的侮辱语句,张远只感觉热血上头,自己也化身祖安钢琴家。此时他内心最后一丝不妥也烟消云散,打的对面挂失态,虽然不是自己的本事,但也让他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但就在张远正极度膨胀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胳膊,把他从电竞椅上拖了起来。张远这会儿锤挂锤得正在兴头上呢,被拉起来心中自然非常不爽,不过他正想开口大骂,抬头就看见好几个大汉围住了自己。

这个时候,张远的心里才升起后悔的念头,怎么就被队友怂恿,鬼迷心窍地开了挂,而且还是在网吧里呢?解释是肯定的要解释的,毕竟不是自己先开。但他正想开口,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这一掌也不知是打在了哪里,打的张远当即就是眼冒金星,栽回了椅子上。

这时又是一个人上前指着电脑对着张远喝道:“为什么开挂,劳资最讨厌打游戏开挂的沙口了,你找死吗?”

张远清醒了点,这才看到这人是网吧里的老板,连忙解释道:“哥,不是我想开的,是对面先开的,我的挂也是队友发给我的。”

“我不管是谁先开的,本网吧不欢迎挂逼,看你是常客我也不想为难你了,快爬吧快爬吧,以后别来我这里上网了。”老板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

张远环视了一圈看到周围几个大汉都是脸色不善的样子,本来脸上被打了一掌就火辣辣的,这下气血上涌感觉脑袋都热得有些晕乎乎的,他心知这时再多的语言都是苍白的,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网吧。

走的时候,他还能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谩骂声和议论声,被扇了一巴掌的那边的耳朵里,声音尤为清晰。

“滚吧,没妈的东西!”

“现在开挂的越来越猖狂了,都敢来网吧里开了。”

“是啊,好多游戏都因为这些挂逼被锁了国区,还不引以为戒。”

张远低下头,只当是这番吵闹不存在般快步向家走去。

他是典型的啃老族,大学毕业以后没找到工作,没有生计,直到现在都是和父母住一套房子,虽然自己在游戏饰品交易平台上也当倒爷赚点小钱,但其实能生活得不错全靠父母。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张远也不是不想摆脱,毕竟要拿父母的钱就不得不每天忍受着他们的唠叨,然而想要找个体面又能维持生计的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大部分时候工资能支付完房租就不剩几个钱了。

张远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不禁叹了口气。

没想到在游戏里自己被打成废物,在现实生活中自己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说到底他其实也不是真的就有那么喜欢玩游戏,只不过是因为他躲在游戏里的时候就可以逃避来自现实生活的压力。

从网吧回到家要路过一座大桥,走在桥上的夜风里,张远越发觉得脚步沉重,头也有些晕,不知道是刚刚那一巴掌打的,还是自己实在是太累了。

整个人蹒跚着蹒跚着,意识就渐渐有些模糊了。往前又迈出一步后,张远突然感觉腿下一软,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扶桥边的铁栏杆,却是扶了个空,从大桥边缘翻了出去,向着桥下栽去。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张远的意识短暂地清明起来,意识回归的这短短几秒内,他向着自己掉下来的地方看了一眼,桥边的铁栏杆分明还好好的在那里。

那自己到底怎么掉下来的呢?张远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下一秒就眼前一黑,虽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但也只能在冥冥中感觉到身体在无限坠落着,脑袋里一片空白。

基彻帝国,汉塞城

作为基彻帝国的边陲要塞,汉塞城跨山而建,从两边的城门向中间看去,一切的建筑都高耸入云,又如排山倒海般向着山脚的城门压来。

而即便如此,城中央那座白垩石高塔依然显得鹤立鸡群,那是汉塞圣殿的标志,汉塞望塔。城中央自然也是整座山的山顶,平日里作为平民禁地的此地,在此时却十分热闹,因为身着白色长衫的圣殿护卫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是汉塞塔的门开了,一名护卫推开人群快步走了出来。

他的目标是被五六个护卫簇拥着的年轻男子,同样是白色长衫,不同的是男子的长衫上有样式更复杂的褶皱和镶在领口的金边,这一切无不彰显出他尊贵的身份。

身为圣殿在汉塞城的代言人,将将心情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他的腰间还带着一抹殷红,即使早知道城里的贵族对圣殿阳奉阴违,但他还是没有想到有人大胆到敢在圣殿的地盘上刺杀自己。

这时塔里又有一名长袍人走了出来,将将的目光便自然集中在那名护卫身上,护卫径直走到将将面前单膝跪下,禀报道:“主教大人,刺客已经抓住了。”

将将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他赶紧推开身前的两名护卫,走到跪下的护卫面前,弯腰将对方扶了起来:“干得好,我的孩子,快带我去看看这刺客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将将的手还没从护卫肩上移开,护卫却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奋力向将将心口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匕首刺到将将胸口,却受阻于衣服上的皱褶,一时间没有刺进去。华服上奢侈而无用的设计救了将将一命,周围的众人反应过来,将将的面前瞬间‘唰’地出现了好几层半透明的护罩,同时人群中伸出一把长剑挑开了刺客手中的匕首。

另有几名护卫上前就将刺客按在地上,有人在一旁低吟了几句,就见刺客身上光影闪过,哪里还有护卫的样子,不过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罢了。

没错,这刺客真身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亚麻衫,头发呈现出黯淡的颜色,却打理得很干净。将将在旁边皱起眉头看了一会儿,突然感觉这小女孩的长相有些眼熟,于是他蹲下身子,伸手扳起女孩低下的头,对上了她的双眼,即使脸上沾满了灰尘,女孩的双眼却炯炯有神。

将将从她的双眼里看到了澎湃的怒火,从那里射出的饱含仇恨的视线令他一怔,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脸上重新露出戏谑的笑容。

就是表情再横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被制服的小刺客罢了,想到这里将将不免讥讽道:“不会真的有人以为可以杀死我吧,不会吧不会吧?”

话音未落,众人只听见头顶有什么声音传来,继而就有反应快的护卫开始高呼“保护主教大人”。

我们的主教大人这才疑惑地抬头看去,却只见一坨黑影在自己头上变得越来越大,接着就当头砸下。

嘭的一声,地面上腾起一阵烟尘,护卫们再看时,只见一个衣着怪异的人正趴在他们的主教身上,不省人事,而下面的将将眼看着已经有气进没气出了。

所有护卫都陷入了慌乱当中,在场的人当中只有三个人表现不同,一个快咽气了,一个趴在他身上人事不省。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那名小女孩脸上满是激动和解脱的神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