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天神庙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海域洲
作者:海滩大螃蟹  |  字数:3380  |  更新时间:2020-07-07 14:32:13 全文阅读

在荒庙中福玄敬日日与钟修勇对练,二人相对的局势也从福玄敬挨打无还手之力演变成二人棋逢敌手,若不是福玄敬的境界不够稳固,钟修勇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这个师弟的对手了。

接下福玄敬全力施为的一招汇阳掌呼,钟修勇气喘吁吁的道:“不打了,不打了!再打下去我就撑不住了。” 嘴上这么说,钟修勇脸色却并不如他所说撑不住,反而是笑吟吟的看着福玄敬。

福玄敬收回掌势,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真气,笑道:“师兄,你可不要藏拙哦。”

“你这圣灵诀也颇为神奇,按我估算,若是换个普通炼气境,如此接收血尊者的真气,恐怕修为暴涨到升灵境都不止,而你却只到了炼神境。” 钟修勇虽是以遗憾的口吻道出,却也是为福玄敬的际遇感到高兴。

福玄敬若有所思道:“那你是如何认定我的真气就是炼神境,而非与你一样呢?”

钟修勇知其意,论真气福玄敬确是已达到升灵境,但是修士的划分并非仅以真气论英雄。

“炼气境的标志是真气外放,从而达到隔空伤人的手段。炼神境与炼气境相比,除了真气强于炼气境外,对真气的掌控也是远高明于炼气境。

再往上的升灵境,就是钟修勇所在境界,脑海会形成灵明,灵明的强弱对修士的感知力大小影响颇大,比如此时有个人隐藏在荒庙周围二十丈外,你若要察觉这个人只能用耳朵去听,用双目去看,但我可以感知到这个人的存在,当然若这个人身处三十丈外,凭我的修为就无法发觉了。

升明境修士则可将体内真气化为实物,比如郑元青与我相斗时,可以将真气遍布于周身用以抵御我的攻击,最后更是将真气如实物般掷出,造成的杀伤力远比升灵境来的强。

而升天境呢,我就不是那么清楚了,毕竟当年我师父乾坤子也未达到这个境界。”

福玄敬修行以来从无良师指导,根本不知许多门道,如今听钟修勇这么一说,心里便有数了。

*********************

过了十数日,福玄敬已将境界稳固在了炼神七境。

“师兄,你可知道海域洲有位铸剑大师?” 福玄从怀中摸出一物。

钟修勇摇摇头:“从前我在天都门极少外出,海域洲距离南坪洲更是十万八千里,我从来不曾去过。” 见福玄敬手山捏着粗如竹签的铁链,不禁问道:“你手上是何物?”

福玄敬听钟修勇对海域洲也是一无所知,不禁有点失望,举着黑玄链道:“这是无色前辈当年打造的黑玄链,无色前辈自爆丹田之前曾对我说过,此物可寻他昔年远在海域洲旧友黄七应打造一把神兵。” 福玄敬不禁又想起无色道人,心中悲痛久久不能散去。

钟修勇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反正闲来无事,杀乾阳子之事也非一日可成,不如我们即刻启程去海域洲,海域洲离这儿可不近呐,来回起码数年,再算上找到那名铸剑大师,少说也要近十年!”

福玄敬只知海域洲很远,普通凡人一辈子都无法越过那汪洋大海,也只有修行中人能够来去自如,却不知道路途居然如此之远。

“那我们便出发吧,南坪洲到处都是天都门和正气宗的人,若我们常居于此,难保不被发现,去海域洲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福玄敬缓缓道。

钟修勇心无旁骛,只是想一心杀了乾阳子,对到哪里去却是毫不在意,两人一合计,便简单的收拾一下,说走便走了。

*****************************

望着漫无边际的海面,福玄敬心中感慨万千。

“再回来之时便是乾阳子授首之日,到时我要让整个九洲响彻我福玄敬之名!南坪洲!我会再回来的!” 福玄敬似是在以大声呼喊的形式来宣泄豪言壮志。

苍蓝城族叔丧命马车下,阎王山老医师遵遵教导,深渊底修行圣灵诀,李贵父子毙之掌下,溏城与慕容映玲的酸涩记忆,天都山与无色道人相遇这一幕幕场景一略而过,酸甜苦辣皆有之,想到这些人,福玄敬清秀的脸上百感交集,良久,抬起头来朝身畔钟修勇道:“师兄,出发吧!”

福玄敬率先腾空而起,望了一眼令自己饱受苦难的南坪洲,决绝朝海域洲方向飞去。

钟修勇反而豁达的多,对南坪洲,他的记忆只有百年前师父师祖对自己的好,以及对乾阳子的仇恨,见福玄敬率先离去便紧随其后。

钟修勇境界比之福玄敬高出许多,但真气却不比修行过圣灵诀的福玄敬那般源源不绝,二人飞行了数日之后,钟修勇便大感吃不消。(圣灵诀引书灵存在数千年,真气又只出不进,不可相提并论。)

福玄敬见钟修勇摇摇欲坠的身形,便提议下去休息半日。

茫茫大海中并不只是一片汪洋,其中也有不少岛屿以及过往商船,福玄敬提议的落脚之地便是一艘气势恢宏可容纳数百人的巨船。

福玄敬与钟修勇从天而降,引起了船上之人一阵骚动,不过毕竟是一群见多识广水手,很快便站出来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

“不知二位有何贵干?” 虬须大汉见二人面善,也不似杀人越货的海盗,便对这擅自进入船只的不速之客不卑不吭的抱拳问道。

福玄敬知晓钟修勇为人木纳,不善言辞,这与人打交道肯定是自己出马了。

“我师兄弟二人欲从南坪洲东去海域洲,本不该打扰,但飞行数日实在劳累,便借贵宝船歇息片刻,这位大哥放心,我二人待真气恢复后即刻离去。” 福玄敬对世俗中人并无高高在上姿态,虽然眼前大汉修为不过炼体八境,在世人眼中也算是个高手。

虬须大汉一听福玄敬解释,对其顿生好感,自己虽无法修行,但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族中修士对于他们这些无法修行的炼体之人往往均是不屑一顾,能在海上飞行数日,那境界可不低了,纵然在自己族中也可算是拔尖了。

但自己不过是个随从,无法决定二人去留,虬须大汉不禁左右为难,若是答应二人,那就是逾矩,若是不答应,现在人家还能好声好气商量,待自己拒绝之后,二人倘若是起了歹意,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虬须大汉抓头挠腮之际,传来一声“战叔叔,二位仙人不似恶人,助人为乐有何不可呢。”

声音柔中夹着几分媚,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可人。

福玄敬只觉一阵清香扑鼻,一名面戴轻纱身段优美年轻女子与紧随其后的老人迎面走来。

虬须大汉如释重负,道了一声“是”便站在蒙面女子身后。

福玄敬见蒙面女子直愣愣盯着自己看,浑身不自在,面红耳赤,良久之后,实在是忍不住这种被人当作稀有动物观赏的感觉,便抱拳低头道:“多谢姑娘,不胜感激!”

年轻女子见福玄敬这般羞涩,忍不住“噗呲”一声,又觉得形象有失,赶忙捂嘴止住笑意。

“二位不必客气,小小船上,能迎得二位大驾光临,小女子开心还来不及呢。”

年轻女子与福玄敬以往所见大家闺秀不同,举止落落大方,言语之间豪气十足却不失娇媚可爱,虽未见得真容,福玄敬断定女子样貌定然不俗。

“如此就叨扰了” 福玄敬真诚道。

年轻女子平日在族中见到的高阶修士样貌均是四旬往上,如福玄敬这等年轻的修士也不是没有,但境界最高不过炼气境,能像福玄敬这种年纪轻轻便可在无边大海中飞行数日的高阶修士却是闻所未闻。

“不知二位出自何处?” 原本跟在年轻女子身后的老人出声问道。

见福玄敬与钟修勇面面相觑,唯恐二人误会,老人补了一句:“倒是老夫唐突了。”

福玄敬见老人气息平稳,精华内敛,看不出修为,自己炼神七境都看不出的修为那自然是远高于自己了。

“九洲果然藏龙卧虎,随意落脚的商船上竟也有这种高手。” 福玄敬心下暗道。

“这位前辈见谅,我二人身份不说也罢。” 福玄敬不知对方底细,不敢明言,告了一声罪。

“二位好好休息,战叔,麻烦你给二位贵客安排一间厢房吧。” 年轻女子与福玄敬和钟修勇点点头,朝身后的虬须大汉道。

“是!” 虬须大汉问言带着二人来到船舱内的一处厢房后便抱拳离去。

“那位姑娘身后的老人修为如何?师兄可曾看出?” 福玄敬一到厢房内便问。

钟修勇道:“恐怕与我不相上下。”

“想不到随意碰到的一人竟是升灵境修士。” 福玄敬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不可思议。

钟修勇撇了福玄敬一眼,鄙视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没有点真材实料,谁敢随便置身于这茫茫大海之中。”

福玄敬挠挠头道:“不去管他了,反正我们也只在这里待上个半日便离去。”

*****************************

经过半日打坐修养,钟秀勇只觉浑身舒畅,眼看真气也恢复到十之八九,便朝福玄敬道:“师弟,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福玄敬睁开双眼,看到钟修勇神采奕奕便知他真气已是恢复过来,点头道:“好,离去之前还是与人家道别一声吧,毕竟受恩于人了。”

二人行至甲板,并未见年轻女子与老人身影,福玄敬不禁有点失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他这样的少年人呢,虽说没有什么龌龊想法,但能与佳人多见一面也是让人身心愉悦的事。

“这位大哥,多谢你们的款待,有劳和令小姐说一声,我二人先行离去了。” 福玄敬抱拳朝虬须大汉道。

虬须大汉哈哈笑道:“二位此去海域洲,多多保重,说不得日后有缘还会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