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皇家旅游团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四美进府
作者:1645一路向北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20-09-17 07:11:01 全文阅读

泮水庄子李家正店里,掌柜的品尝了一下头领们带来的啤酒之后,惊讶万分,连忙询问太尉有没有能在大宋酿造的可能。

  柳箐思索一会说道:“应该是可以的,我们那里就要卖酿造机的,其他方面也不难,就是需要购买一种叫啤酒花的东西,这个大宋没有。”

  掌柜的恳请道:“我们酒店愿意筹集十万贯,然后再从酒楼后面买一处院子,专门用来酿酒,那啤酒花既然可以买来,我们只从相公这里收购就是了。”

  太尉认为很划算,庄子里从此有了啤酒喝,还能赚不少钱补贴家用,就点头答应了这门生意,说过几天给弄来,掌柜的大喜,直接就把这次的请客钱免了。

  陈丽卿那桌小娘听见,忙喊着继续添菜。

  “瞧你们媳妇那没出息的样子,大伙就不管管。”太尉埋汰道。

  阮小七傻乐道:“不敢管,只有她管小七。”

  鲁达也道:“管什么,疼还来不及呢。”

  “好,这才是我神霄军的好男儿,杀敌猛如虎,在家敬媳妇,果然是爱江山更爱美人。”柳箐笑道。

  陈丽卿等听见,一脸自豪,然不住开始唱起那首爱江山更爱美人来,这边男儿们听了,更是豪兴大发,跟着一起唱和,歌声传到街上,那些闲逛的、吃酒的男女军士,脸上洋溢着笑容,齐声跟唱。

  曲终人散,太尉意犹未尽,奈何天色不早,只好请大家先先慢慢吃着,自己要先回家伺候新婚夫人。

  告别了大伙,柳箐离开庄子,走上河堤,慢慢往宅子方向走。

  夜色有点暗,勉强还能看见前面的路,四周静悄悄的,除了河水的流淌声,就是秋虫的鸣叫声,正在渗得慌,没由来忽然全身一颤,顿时手摸进怀里,万分警惕起来。

  眼睛一扫,终于看清了,十几丈宽的河对岸,一匹黝黑的高头大马,眼中泛着绿油油的光,马上似乎是一名女子,拿着一只软鞭一样的东西,一身黑衣,在黑暗中冷冷的看着自己。

  在射程之内了,柳箐也不害怕,反而站定了,遥遥的隔河与她对视,女子看了他一会,似乎是笑了笑,手一弹,不知什么东西落入河中,没一会,浮起一大片死鱼。

  差不多知道是哪位了,柳箐嘴角一勾,默默的打开系统传送,将回程设定在那黑衣人身后三丈的地方,一迈步,瞬间消失。

  眼见那人就在眼中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黑衣女子大惊,揉揉眼,以为看错了,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江女侠,你一来就把我们河里的鱼毒死了,是必须要赔钱的。”

  黑衣女子惊得汗毛都炸了,猛的带马转身,就见那个男人,正施施然倚在自己身后三丈远的一个树上,手里不知拿个什么玩意,正对着自己。

  女子目瞪口呆,过了老半天,下马施礼道:“民女江恋水,拜见太尉。”

  就是辣个大魔王无疑了,太尉怕被毒死,还是躲的老远:“江女侠,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何不到营中报道?”

  江恋水拱拱手道:“民女带着弟子日夜兼程,赶到奉符附近,已是天黑,不敢进营,现在弟子们就在五里外露天扎营,奴有马匹,就骑着过来看看,见到对岸一人行走,有些好奇,没想到却是太尉。”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柳箐?”

  “除了太尉,谁还有这瞬移的法力,还有就是,其实民女在京城时,见过太尉,那日太尉与妖道斗法,民女也去看了,听到过太尉的声音,因此认得太尉。”江恋水说道。

  黑暗中看不清面目,不过无所谓了,柳箐说道:“现在天色的确很晚了,那就请江女侠委屈一夜了,明天早上你带人过来吧,先给你们安排下住所。”

  大魔王称谢后就要告辞,就听得太尉悠悠的说道:“江女侠,这泮水河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大伙每天都要吃这河里的鱼,你一来就给污染了,真的是要赔钱的。”

  江恋水窘迫道:“民女没钱。”

  柳箐摊摊手:“那就只好从你徒弟江影儿的月钱里面扣了,谁让她摊上你这个倒霉师父。”

  江恋水羞的一带马,掩面而逃,心说回去怎么也得和徒弟们凑上这赔偿银子,丢不起这个人啊。

  给了这个喜欢胡乱下毒的魔头一个下马威,太尉心情愉快,瞬移回北岸,哼着歌儿回到了家中。

  不早了,悄悄推开新房的门,立刻见到了程小娘子送给她的惊喜,或者是惊吓。

  娘子不在,巧儿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眼巴巴的看着他,红烛燃烧了一半,看来是已经等了很久了。

  似乎很紧张,被子都在抖,结结巴巴的说道:“官、官人,娘子说今天要休养一天,让、让奴今晚服侍你,被窝,已、已经暖好了,你先去沐浴吧。”

  好歹把话说完,已是满脸通红,羞的把脑袋藏进了被窝。

  呵,陪房丫头!太尉摇摇头,唐宋以来,凡是女主人的贴身侍女,婚后几乎没有不成为陪房丫头的,老唐家的夏莲就是个例子,现在的情况,柳箐连拒绝都不敢,否则就是把人家往死路上逼,叹息一声,只好自去沐浴更衣。

  因为有事,太尉一大早就起床了,去后宅喊了江影儿,一起匆匆去了大营,这里前脚刚走,程小娘子从后宅跟出来,推门进了新房。

  主仆二人在房间里待了好久,似乎探讨了很多人生哲理,程小娘子笑盈盈的先走出来,落后的巧儿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一番,像做了贼似的,见没人,这才摸摸脸,羞答答的跟在老大身后。

  过了一会,花想容走了过来,先挪揄的看了一眼巧儿,道声恭喜,才对程小娘子说道:“姐姐,念秋几个等着呢,要他们现在就搬进来吗。”

  “嗯,巧儿,你去找真儿,让她带几个人去帮忙拿一下东西,早搬过来好啊,咱们姐妹唱和,还指望着她们给奏乐呢。”程小娘子笑道。

  杨真儿带人去了传音阁,帮着把东西搬进了花想奴挑选的小院,念秋四个姐妹跟着进了府,见到程秋雁,恭恭敬敬的行礼。

  “不必这么生分,我们姐妹又不是第一次见面,现在好了,奴家也可以经常来找你们说说话了,还是咱们几个聊的投机,先去安顿吧,等晌午官人闲下来,就在院子里备个酒,一起小饮一番,月奴,别在门口站着了,以后你们就是邻居了,过来亲近下。”

  冷月奴从柳箐的房间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走出来,正在看热闹吃瓜,被程小娘子一眼瞥见,喊了过来。

  大家其实都挺熟的,只是这几个看到俏丫头是睡在家主的房间里,知道这是升了通房,当下不敢怠慢,走过来见礼说话,说了一会,跟着花想容先去安顿。

  一处带绣楼的小院,院子里种着花草,安静而又雅致,四位美人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想到以后这里就是自己永久的小窝了,那颗因为漂泊而不安的心,顿时放松下来,稍微整理一下,都来见花想容。

  “怎么样,奴家给你们选的这处院子不错吧。”花娘子有点小得意的说道。

  “非常雅致,还有书房,以后奴,没事就可以那里作画了。”楚楚性子最淡然,很满意的说道。

  芸娘寻思的却是另一出,说道:“花姐儿,咱们和相公同住一个院子,那他岂不是每天都可以过来,嘿嘿。”

  “你想的倒是美,咱们院子每月轮五天,大奶奶有安排的,不过,你们每天都要去相公那里端茶倒水,伺候着吃饭穿衣,这些总是少不了的。”花娘子说道。

  嫣然眨眨眼:“相公房间里不是有冷丫头吗?”

  花想容撇撇嘴:“她一个做贼的,连饭都不会做,家常上笨手笨脚的,除了陪相公睡觉,其他会个屁!”

  四个小娘一起掩着嘴乐了,看来以后机会不少,趁大妇招丫鬟之前,自己可要好好把握,那有心的暗暗想道。

  到了接近中午,柳箐和江影儿一起回来了,她师父那里已经先安顿下来了,由于现在军营放假,决定过两天再安排职务,同时很严肃的警告那位魔王,不许胡乱放毒。

  “哥,大奶奶让我告诉你,念秋她们搬进来了,中午让你去她们院子一起吃个饭,祝贺下成了一家人。”冷月奴迎着,脆生说道,柳箐点点头,三人一齐进了自己的房间。

  到中午,俏丫头跟着影儿到后宅去吃饭,太尉独自来到花娘子的小院里,酒菜早已备好,程秋雁和巧儿,花娘子和四姐妹,都在等他,见来了,一齐万福。

  “别拘束,都坐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的起居上,就要劳烦你们了。”柳箐客气的说道,先坐了下来。

  其实认识都很久了,从京城跟着一起来,都快半年了吧,有花娘子挡着,自己真还没怎么好好看看她们的长相,于是趁着吃饭时间,柳箐这才好好的把四美观察了一番。

  作为当初邀约楼的门面人物,这几位的相貌,自然是差不到那里去,其中念秋最小,也就是十六左右的样子,相貌清秀,现在一边吃着饭,一边拿眼睛有些热切的偷偷望着自己。

  芸娘和嫣然,属于老江湖,人美成熟,一行一动都带着浓浓的风尘气,现在同桌有大娘子压着,正假模假样的装正经。

  楚楚最美,十六七的年纪,一张不施粉黛的鹅蛋脸,纤腰束素,身材堪佳,只在饭前撇了柳箐一眼,就一直再也没抬起过头来,吃饭细嚼慢咽,慵懒优雅,有一种别致的古典美。

  “如果当初邀约楼没有花想容的话,这位,应该就是行首了。”柳箐看罢,默默想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