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手书 > 第六卷 极月狂洋
0322 青云本色
作者:完璧归赵  |  字数:4640  |  更新时间:2021-09-06 01:00:02 全文阅读

于是接下来,董缺得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徐青云原原本本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他一边讲着,郑筱枫的思绪也跟着被吸引了过来,等到他将事情全都讲完的时候,郑筱枫的啜泣基本上也完全停止了。

徐青云表情严肃,认真捉摸了好一会儿,忽然就笑了起来,说道:“那我明白了,李卓为什么对我会是这种态度,除了压价以外,主要是想给你们一个下马威,他就是想让你们看看,连我都不敢对他有什么二话,你们就更别想找他的麻烦了。”

郑筱枫一听,心里便更加过意不去了,道:“对不起四爷,说到底都还是因为我……”

徐青云却登时就笑喷了,连连摆了摆手,说:“做生意本来就是这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当年青云会刚刚起步的时候,情况要比现在麻烦得多,李卓跟那时候的那些老板比,已经算是个大好人了。做人嘛,要什么脸啊,关键是得洒脱,只要是在做对的事,就根本没有委屈自己这一说,更何况我做的还是倒卖文物这样不对的事。”

郑筱枫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徐青云总是可以把他的话完美地塞回去。

正如江湖上广为流传的那样,徐青云确实是个义薄云天的人,这一回他们算是对这一点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了。真的难以想象,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是怎么度过来的,可能再不复以往的威风八面,只是不停地在各个买主之间卑躬屈膝,但他真的没有任何怨言,正如当时杀死李标时那样,没有片刻的犹豫。

在沙特的惊天一局,徐青云算是白谋划了,但对他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董缺得这时候就问道:“四爷,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个李卓绝逼是有问题,可他要是不说,我们也没办法硬撬他的嘴啊。”

徐青云眼珠一转,似乎有所想法,正要开口,可恰在此时,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所有人紧忙条件反射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嘴,郑筱枫、董缺得和徐青云互相看了两眼,徐青云就喊了一句道:“谁啊?进来。”

一个保镖便忽然打开了门,推着一车子饭菜走了进来,只见他脸上带着笑容,毕恭毕敬地说道:“几位,这是李老板让我给大家准备的晚饭,老板知道这么晚了,各位一定还空着肚子,便特地吩咐我们这里最好的厨师做的。”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徐青云开口说道:“呦,那就麻烦兄弟替我们谢谢李老板了。”

那保镖连连点了点头,又道:“那各位就请慢用吧,我就不打扰了。”

徐青云礼貌地笑着,“嗯”了一声,目送着那保镖关门离开了。

一众人默默凑到了那一车子饭菜的跟前,打开盖子,一股诱人的香气顿时充满了整个屋子,董缺得“嚯”了一声,道:“这个老壁灯还知道干点人事儿啊?我还以为他打算把咱们饿死在这儿呢。”

说着,他便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筷子,朝着看起来最好吃的那条鱼就伸了过去。

“等一下——”然而这个时候,徐青云忽然就拦了他一下,面对董缺得疑惑的神情,他龇着牙笑道,“我跟你打个赌,这些菜里面百分之一万下了毒,你信吗?”

“啊?!”董缺得拿筷子的手瞬间抖了一下,其余人也都是不同程度地一惊,郑筱枫就忙问道:“四爷,你说真的?他这么快就打算动手了?!”

徐青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哼哼”两声,说道:“看来这小子之前的全都是障眼法,想让我以为他真的只是想和我做生意,好让我们都放松警惕。类似事情我见过太多了,我曾经就有一个兄弟,在别人的地盘吃了别人的东西,死的时候肠子都烂透了,现在不管是什么吃的喝的,只要是下了毒摆在我的面前,我闻都能给它闻出来。”

几个人的表情一时间都凝重了起来,郑筱枫就问:“看来他是真的心虚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将计就计,先找机会离开?”

徐青云瞟了他一眼,目光陡然间就变得凌厉了起来,反问道:“将计就计?那得等到半夜的时候他们才会来人,那我们还睡不睡觉了?老子可懒得等这么久,现在我就去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看他说不说实话。”

董缺得一听人都傻了,紧忙拉了一下徐青云,问道:“四爷,你没开玩笑吧?他们好几百人呢,正面刚行吗?”

徐青云一搂他的脖子,问道:“怎么着?看不起我?四大恶人是什么概念你心里还没点数吗?几百个人,够谁看的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董缺得忽然就笑出来了,一脸轻松地说:“那成,既然四爷你心里这么有底,哥几个就跟你干了!妈的,这个老壁灯,我也早就想收拾收拾他了!”

徐青云欣然一笑,看了看其他人,大伙也都点了点头,表示没什么异议,一时间每个人的状态都很是亢奋,有徐青云带头打架,看来将会是一副很有激情的场面了。

“给我把刀,妈的,干了兄弟们!”

只听徐青云突然间大喊了一声,二话不说就踹开房门,第一个冲了出去。门外有两个保镖,看到徐青云立刻就迎了上来,还想问他有什么事,可徐青云连装都不装一下,一刀就照着其中一个保镖的脖子砍了下去,只听得“唰”的一声,那保镖登时瞪大了眼睛,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啊?!”另一个保镖见状立马慌乱地叫了一声,紧忙低头就去掏枪,可徐青云怎么可能给他开枪的机会,胳膊抡圆了奋力一挥,那尖刀直接飞进了那保镖的胸膛里。

一声惨叫,那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郑筱枫等人也跟着走了出来,徐青云上前捡起了枪,带着一众人气势汹汹地往楼下面走。

下面的大厅里还有七八个保镖,听见声音自然明白了事情不对,全都拔出了枪冲了上去,可最前面的几个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徐青云的影子,一排子弹猛然间就迎面拍了过来,三个保镖浑身登时被打得一阵抽搐,脑袋全都开了瓢。

剩下的人见状大惊失色,紧忙又往后撤了撤,这时候就听见徐青云在楼上面喊道:“有谁不怕死?!接着来啊!怕死的就赶快跑去给你们老板报信!就说我马上就要杀过去了!”

离门最近的那个保镖听了,还真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上面一时间又没有声音了,剩下的四个枪口全都齐刷刷地指着楼梯口,一口大气也不敢出,冷汗都顺着他们后背流了下来。

三秒钟的寂静之后,一个黑影突然从楼梯的缓台跃了出来,一个飞身跳进了一旁的沙发后面,四个保镖见状紧忙开枪,可一枪也没有打中。子弹稀疏下来的那一瞬间,徐青云猛地从沙发后面站了起来,只听得“砰砰砰砰”四声连响,那四个保镖就全都眉心中弹,一个接一个“扑通扑通”地倒了下去。

一切只是在一秒钟之内发生,全世界有一个算一个,单论枪法,没人能和徐青云比肩,想干掉这么几个人,对他来说实在太容易太容易了。

郑筱枫等人听见声音停下,也紧忙跟着下了楼,每个人都捡起了一把枪。徐青云朝他们挑了下眉,便带着人继续往外走,而就在徐青云刚刚走出门口的那一刻,一阵无比嘈杂的枪声突然从一旁打了过来,徐青云条件反射地一闪身,紧忙又推着所有人退回到了酒店里。

地面被子弹打出了无数个窟窿,郑筱枫等人一时间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

枪声也戛然而止,徐青云趴在门框上,用余光往外面看了一眼,就见足足有五六百号人齐刷刷地站在街道上,人手一把手枪,枪口全都死死地盯着这边,而那李卓似乎也隐藏在众人中间,表情是无比的阴婺。

“好小子,阵仗很大嘛。”徐青云调侃似的自言自语道,看样子非但没有任何紧张,反倒显得十分的惬意。

“四爷,我们现在怎么办?!”董缺得听语气倒是有些慌了。

这时候就听李卓在那边开了口,语气沉闷地大喊道:“徐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招待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的人?!”

徐青云顿时冷哼了一声,也扯着嗓子回应道:“笑话!我杀你的人还需要理由吗?!你们有一个算一个!不怕死的尽管过来!我倒要看看,今天谁能杀了我徐青云!”

李卓哈哈大笑,抬手就朝天开了一枪,骂道:“呸!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手下五百多人在这里,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你跟我摆什么份儿啊?!兄弟们,给我上!杀了他!”

“李老板——我可提醒你和你的人一句——”就在那些保镖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徐青云就不慌不忙地说:“你害怕点,我不正常。我今天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直接拿枪和你们面对面地对干?!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盗宝界,敢惹我徐青云的人,现在还有没有一个活在世上?!”

此话一出,气势真是牛逼到了极致,话音落下的同一刻,那几百个人就齐刷刷地停下了脚步,互相看着身边的人,心中一时间都不由得有些发虚。

徐青云这话可不是在开玩笑的啊,那可是相当的有迹可循。无论是影大人,还是当年青云会的前身——搬山会的老大宁海鹏,全都是间接或直接地死在了徐青云的算计之中,要知道这俩人在当时可都是一顶一的大人物,曾经的四大恶人其实是这样一种说法:东方宁海鹏,西方无头鹰,南方影大人,北方风魔汀。

更不用说像老鬼、朱达和西疆客之流,就算没死,一辈子也都要在牢狱中度过,和死了也没什么两样了。

李卓这下立马就怒了,枪口指着身边的几个保镖就破口大骂道:“你们停下来干什么?!我让你们杀了他!他们才几个人?!你们有多少人?!他说几句话就把你们吓住了?!我拿钱是白养你们的?!”

众多保镖一听定了定神,气息急促着,只好再度把枪口聚焦了起来,可还没等他们迈出下一步,徐青云就又有了反应了。

“哥们儿,你想啥呢?我哪有闲心吓唬你们啊?只不过是说点实话罢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飞鹰队又能把我怎么样了?你好好想想,就你们这几号人,在飞鹰队的手上撑得过十分钟吗?!”

一瞬间,那些保镖又被说得不敢动了,这回就连李卓的心里也泛起了嘀咕。好嘛,徐青云现在的状态实在让他们心里很没有底,他那若无其事胸有成竹的口气,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就好比是诸葛亮玩空城计,我一副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样子,你就算是司马懿,心里也得一哆嗦啊。

郑筱枫等人现在是一点紧张的心情都没有了,他们对徐青云的信任已经到了不能再多的地步,他这人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做事情很有把握,这一点在沙特的时候就已经得到充分的印证了。

“哎,没意思,杀光你们实在太没有难度了,要不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就在这时,徐青云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举动。

就连郑筱枫他们也惊讶地差点叫出声,一个个紧忙伸手去拉徐青云,可根本没来得及。

只见徐青云一把扔掉了手中的枪,直接扔出了几十米远,而后在几百号人的注视之下,只是拎着一把砍刀,就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店之中。

“四爷,你疯了?!”

孤零零的身影毫无遮挡地暴漏在了那群人的视野之下,只要他们子弹齐发,徐青云瞬间就会被打成筛子。

郑筱枫等人一时间动都不敢动,全都瞪大了眼睛去看外面的情况,但离谱的是,震惊的是,那些人居然没有一个敢开枪,连同李卓在内,所有人只是无比紧张地举着枪口,冷汗都流下来了。

所有人都懵了,甚至说吓傻了,这他妈的什么玩法?!还带送死的吗?!不对……他这种人怎么可能送死,现在开枪肯定杀不死他!

这居然是这一刻所有人心中真实的写照。

徐青云登时是哈哈大笑,脸上写满了傲气与张狂,十几年来为他积攒的名气,这一刻给了这群人无比强大的威慑,他们甚至怀疑,只要这一枪打出去,下一刻子弹就会自己拐个弯,转头打中他们自己。不对,不是怀疑,几乎是确信。

足足十几秒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敢开枪,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敢呼吸,唯有徐青云,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砍刀在手中打趣似的舞起了圈。

李卓的脸已经绿了,他现在无比后悔,为什么会动了杀他们的念头。

“哎——给你们机会你们不中用啊!啊?给你们机会你们也不中用啊!在场的各位都是见证人啊,机会给你们了,你们没把握住,这不怨我,既然如此,你们就只有死了。”

说着,就见徐青云忽然高高地举起了手,只是这一个动作,竟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两步。

“黑吃黑的事儿,我徐青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防?李老板,你真是个十足的蠢货,你的生意做得也够久了,也是时候……赔得连裤裆都不剩了。看着吧,我有一个小礼物送给你,很快,马上,就现在。”

“啪!”

只听见非常响亮的一声,一个响指在徐青云的手中打了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