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手书 > 第六卷 极月狂洋
0288 漂洋过海来看你
作者:完璧归赵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1-08-03 21:29:22 全文阅读

数天后,白令海峡,沿海岸线西北数十公里处,郑筱枫等人的车在一座秘密港口的附近停了下来。

一行人下了车,风魔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艘轮船,说道:“就是它了,上面物资充足,足够往返,你们大可以放心。”

郑筱枫点头握手,以作谢意,一行人都没有耽误时间,只是稍作休整,就登上了轮船。

众人先是熟悉了一下环境,这船算比较大,和想象中的有一些不同。到这儿之前,他们一直都以为是要乘一艘快艇之类的小船偷偷摸摸地出海,现在看来,是他们把风魔钦想得太不入流了。

白千羽表示他会开船,这些天伤势也已经基本痊愈,航行的事交给他一个人就可以放心,众人也没和他争,毕竟会开船的也就只有他这一个。

而郑筱枫一回头,看到了出乎意料的一幕。

风魔钦和泠泷居然也登上了甲板。

“两位?你们这是?”郑筱枫忍不住问道,“你们不是说这一趟不方便出面吗?”

风魔钦一笑,说:“没错,不过我二人送你们一程还是没有问题的,船舱里有几艘救生艇,走了一段之后我们自然就会返程。”

郑筱枫“哦”了一声,心说这倒也算好事,就说了句:“那就谢谢两位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风魔钦的笑容之中,郑筱枫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郑筱枫眼珠转了转,下意识地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风魔钦说得这样简单,但这也只不过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罢了。

白千羽发动了引擎,按照路上风魔钦告诉他们的路线,就此踏上了出海的旅程。

冷风渐起,天色转阴,虽是正午时分,一切看起来却也都是昏昏沉沉。

旅途疲惫,上船之后众人之间再就几乎没什么交流了,董缺得和他的师弟师妹一头扎进了船舱之中,倒头就开始午睡了起来。

风魔钦在甲板上找了一个角落,开始闭目静坐,泠泷也就在一旁陪着,两个人也是相当的安分。

郑筱枫和白千羽交流了一下路线安排、行程时间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杂七杂八的问题,便也离开船头,找地方准备歇着了。

只是找了一圈,没有看到程如雪,这让郑筱枫觉得有些奇怪。

路过泠泷身边的时候,郑筱枫便随口问了一嘴有没有看到她,泠泷指了指船尾的方向,说之前看到程如雪往那边去了。

郑筱枫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没有过多打扰风魔钦,便朝船尾走了过去,到了之后果然看到程如雪默默坐在船舷一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郑筱枫一时间错愕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程如雪好像给了他一种两人初次见面时的感觉。

就是在太平洋上,三年前,两个人乘船从鬼市返回泰国的路上,程如雪默默不语,抬头望天,眼神之中满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有的忧伤。

此刻的程如雪好像也是一样,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她似乎是有意隐藏了自己的身影,离开郑筱枫,想要单独待上一会儿。

郑筱枫确实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表现出这样的状态了。

“嗯……”一声半刻意半下意识的提醒,郑筱枫走了过来,坐到了程如雪的身旁。

程如雪立刻收拾起了异常的面容,笑了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筱枫。怎么了?”

她捋了捋发丝,问。

郑筱枫愣了半秒,“啊?”了一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觉得程如雪的状态有些奇怪,出于关心,但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奇怪到底是来自于什么。

“嗯……没什么……就是看你一个人在这儿……想什么呢?”

郑筱枫当然会问,如果不问的话,他怎么可能放得下心。

程如雪抿了抿嘴唇,笑了一下,以作掩饰,她知道,自己的异常是不可能瞒得过他的。

“没想什么,可能就是有点累了,想歇歇。”程如雪如是说。

郑筱枫皱了皱眉,她这样的回答显然更令他起疑,更容易引发他的担心。

“你……身体没有不舒服吧?从艾兰离开之后,你一路上好像都没说过几句话……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被郑筱枫这么一问,程如雪的心直接紧了起来,他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洞察秋毫。

严飞宇的那些话,那些恶心人的话,她怎么可能对郑筱枫明讲,这些莫须有的事,她一个人承受也就够了,又怎么舍得郑筱枫和她一起忧心。

程如雪很清楚,如果让郑筱枫知道了严飞宇的那些推测,他的反应只可能比自己更加强烈,毕竟,他是那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人。

“我只是……又想起我爸爸了……”程如雪只能这么说,某种意义上讲,这也并不算是欺骗。

“我只是觉得很迷茫,如果这一次还是没有答案,我今后该做些什么。”

郑筱枫“呃”了一声,顿了顿,这倒确实是一个合理的理由。

“放心吧,你不是还有我呢,就算没有答案,还有我一直陪着你。”郑筱枫安慰道,“我的答案不是也一直没有线索,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一起走下去就好。”

能听见郑筱枫这么说,程如雪的心里别提有多暖了,嘴角不由得就是会心地一笑,但越是这样,内心深处的痛楚就越是强烈,她愈加不敢想象如果严飞宇的推测真的变成现实,结果会变成一副多么惨不忍睹的样子。

太恐怖,也太揪心了。

程如雪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迫切地想知道父亲的下落,哪怕得到的真的只是具尸体,她有的也只会是悲伤,而不是绝望。

“你说得对,我会调整好的,放心吧。”程如雪近乎完美地掩藏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以豁达到不能再豁达的状态,对郑筱枫说出了安慰的话语,“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郑筱枫没再察觉到有什么蹊跷,就欣然说道:“那好吧,你也是。”程如雪连连点头,摆出了一副“你先走吧”的样子。

郑筱枫也不是粘人的人,安下了心,便离开了。

很快郑筱枫也在船舱里跟董缺得等人一同入睡了,只留下程如雪一个人在船舷旁暗自神伤。

声声叹息淹没进了辽阔的海风里,原本程如雪是那样地确信,郑筱枫,一定会是自己的归宿……

一时望尽天涯路,不知何处是吾乡。

接下来的数天,程如雪尽全力表现出了正常的状态,再没有引起郑筱枫的怀疑。

行程变得愈发枯燥了起来,四周只有望不到尽头的茫茫大海,再没有出现任何新的花样,只是气温越来越低,夜越来越长,能让众人确切地知道,他们确实是在一直再往北走。

期间根据行走的路线,郑筱枫不断回忆起翻译本中的内容,在脑海中不停地将两者进行对照,却始终无法得出确切地答案,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到底是不是古书中所描述的那个地方。

这难免会使郑筱枫觉得很是蹊跷,之前的几次旅程,找到古书中的所在都没有耗费他们太多的力气,翻译本中都提供了详细的描写,只要按图索骥,几乎可以说是没费吹灰之力,但这一次,郑筱枫愈发肯定,是翻译本本身出了问题。

具体的路线,不是他忘了,而是翻译本上压根就没有说明白,一头一尾,似乎只有白令海峡,和最终的那座海岛而已。

工藤俊翻译的问题吗?应该不大可能,飞鹰队的工作一向追求精准,如果他没有做到,肯定会讲出来,不会硬充大尾巴狼,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写书的人原本就没有把这一趟的路线记录下来,至于是有意而为之,还是路上发生了变故,这就不得而知了。

而风魔钦和泠泷始终都没有要返程的意思。

郑筱枫也不方便主动去问,免得搞出一副赶人家走的意思,万一人家真的只是好心相送,倒显得自己太过狐疑了。有几次,郑筱枫最多也就是表达了一下“不用太过麻烦”的意思,但风魔钦都只是一句“不用客气”就给抹过去了。

一直到了第十一天,海上的环境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

极夜。

太阳再不升起,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始终都是黑夜。

北极圈到了。

行程终于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一些了,许多人可能穷极一生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极夜,对于他们而言之前也是如此,头顶悬挂着皓月与繁星,像璀璨的宝石一样,怎么看都看不完,对于像郑筱枫和程如雪这样喜欢星空的人来讲,真的是莫大的享受。

众人一点点换上了厚重的衣服,风魔钦也脱下了大氅,穿成了羽绒服,看起来终于有点平常人的影子了。

此刻也许是北京时间的早晨,但对于众人而言也没什么区别了,大家都进入了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状态,白千羽说,他们现在行程已经过了四分之三,再用不了几天应该就会到达最终的目的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