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手书 > 第一卷 夜墓陵山
0010 博弈论
作者:完璧归赵  |  字数:4642  |  更新时间:2020-07-06 09:17:34 全文阅读

那是不可能的。

就见朱达的手指狠狠地一勾,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他们可不愿意亲眼看见郑筱枫的脑浆迸出地样子。

那枪发出“喀”的一声脆响,郑筱枫自己也忍不住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可令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所有人等了足足有一秒多钟,那预感之中的“砰”居然并没有来临。

郑筱枫猛地睁眼,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死。朱达的脸都绿了,怎么回事?老子明明开枪了啊?!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枪卡壳了,郑筱枫别提有多高兴了,天不绝人,他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就在那朱达还在傻傻愣神的时候,郑筱枫的右臂猛地一挥,直接一个寸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朱达的肚子上。

“啊呀!”朱达一声惨叫,手里的枪顿时就控制不住了。郑筱枫手疾眼快,再接一招空手夺白刃,转瞬之间就把手枪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两极反转!

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完成的,朱达处于惊愕之中,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

“嚯,这年轻人!”

人群中登时爆发出了阵阵惊呼,太刺激了,一转眼这主动权居然就落到了这个原本必死的毛头小子手里!

“都不许动!”郑筱枫大喊了一声,为了给人威慑,他重新拉了下套筒,将手枪高高地举过了头顶,朝着天空连着开了两枪。

然而——

“喀——喀——”

尴尬了,枪又没响。

郑筱枫的脸也绿了,甚至比朱达刚才还要绿。他把手枪拿近了一看,心里顿时跑满了草泥马,这尼玛哪里是卡壳啊,这枪压根就没装弹夹啊!

“你——你神经病啊!”郑筱枫欲哭无泪,“你拿个没弹夹的枪你要杀谁啊?!”

“弹夹在我这!”混乱之中,只听得那女孩一声高呼,就在所有保镖的注意力都早已经不在她身上了的时候,一个手枪弹夹赫然从她的手里飞了出来。

空气再次凝固了,那弹夹先是在半空中缓缓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然后便朝着郑筱枫朱达两个人的头顶直冲冲地砸了下来。

怎么回事?!她手里怎么会有弹夹?!难道说刚才在朱达身边的时候,她就已经偷偷地把弹夹给卸下来了?!这尼玛也太神了吧?!

然而情况紧急,事情的真相已经来不及考虑了,说时迟那时快,郑筱枫和朱达两个人同时一发力,卯足了劲不约而同地跳向了空中。

毫无疑问,谁抢到了弹夹,谁就能决定接下来事件发展的走向!

当时那把弹夹离郑筱枫的手尖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弹夹的主人将会彻底地恨上他,因为——郑筱枫比朱达长得高,胳膊也更长,那朱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郑筱枫将那弹夹凌空接住,自己的身体却先一步不争气地落了下去。

就差二寸啊!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落地,郑筱枫大喘着气,当即把弹夹一拍,一把有子弹的枪终于指在了朱达的脑子上。

朱达很难受,他手下的那群乌合之众直到现在才搞清楚了状况,纷纷抽出枪来,一时间又有十几个枪口对准了郑筱枫。

“砰砰”两下,郑筱枫话都没说,直接两枪打在了那群保镖脚下的地面上,他们还没来得及冲上来,就都被吓得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都给我退后!”郑筱枫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面前的十几把枪狠狠地怒喝了一声,这气场,还真不是盖的。

一时间两边谁也不敢动了,朱达缓缓地抬起了双手,示意郑筱枫冷静。

“别拦我们,否则我会开枪。”郑筱枫道。

朱达的脸色极为难看,但此刻受郑筱枫所制,语气上却不敢有什么恼怒。

“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郑筱枫一把把朱达的身体推了过去,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脑勺,冷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又想拿那个什么徐青云来恐吓我吧?你以为我真的怕他?”

郑筱枫此话并不是吹嘘,郑家在京市根深蒂固,不是谁说动就能动了的,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就是这个道理。

那群保镖一个个的四肢僵硬着,看样子比郑筱枫都紧张,只有那领头的保镖头脑还算清醒,枪口一转,直接指向了那个女孩,指着郑筱枫的鼻子厉声叫嚣道:“臭小子,快放开我们朱爷,不然我就杀了她!”

可郑筱枫却只是冷哼了一声,压根没吃这套:“你有什么可豪横的?你们老大的命换一个小女孩的命,你敢吗?!”

只这一句话,那保镖直接就哑了火了,这叫他怎么敢啊?他万万不敢啊!

那女孩也很机灵,听见话头如此,直接跑向了郑筱枫,几个保镖这时候才想起来伸手去抓已经来不及了,郑筱枫瞪了一眼,一个个地犹豫了几下,谁也没敢再动。

女孩跑到郑筱枫身边,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只听她说了一声“合作愉快”,竟还伸出手来想和郑筱枫击掌。郑筱枫条件反射地配合了一下,等他把手收回来才意识到这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白净的脸上顿时写满了黑线。

“尼玛,搞什么飞机?”

郑筱枫紧忙回过来神,他知道,自己已经将这群保镖给镇住了,现在是他说了算。他推了下朱达的背,准备带着女孩朝着人市的出口处移动。

然而朱达却似乎没有要移动的意思,而是微微地偏过了头,低着声对郑筱枫道:“小子,你别得意,就算你拿枪指着我,你的死期也不远了。”

“哦?为什么?”郑筱枫平静地问。

朱达冷声道:“我有背景,可你有吗?在鬼市动枪就是死路一条,这是他们的规矩,他们不敢惹我,可难道会在意你吗?现在拿着枪的是你,制造危险的也是你,不出几分钟,只要鬼市的巡逻队赶过来,狙击手随便开一枪,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你最好放了我,跪地求饶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郑筱枫听了,却没有丝毫紧张,而是微微一笑说道:“你可真天真。”

“你什么意思?”朱达的脸色变了变。

郑筱枫靠近了朱达的耳边,轻着声解释道:“你真的以为会有人来帮你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今天来这儿就是故意找鬼市麻烦的,王立发巴不得你出事呢,你说,如果你一不小心死在了我这么一个与鬼市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手里,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会不会觉得很开心?”

“这——”朱达一下就愣住了,感觉郑筱枫的话居然不无道理。

“至于巡逻队嘛,他们会有无数种理由在我们之中有人出事了之后才姗姗来迟,对王老板来说,我死了不亏,你死了血赚,何乐而不为呢?怎么样,想试试吗?”

朱达咽了口唾沫,神色顿时就不像刚才那么淡定了,犹豫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就算我跟你走,等到了码头,你举着枪,他们也不可能让你和其他乘客一起上船的。”

郑筱枫忍不住又笑了,心说就朱达这种城府,究竟是怎么能混上黑道的?眼看郑筱枫又要解释,还没等他出声,身旁沉默已久的女孩却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你又错了。”只听女孩语气十分轻松地说道。

“什么?”这朱达又傻了,郑筱枫也是忍不住地一愣,转头看向了女孩。

“听你们的意思,你和那个王老板的关系并不好,如果你死在这里,那当然没有问题,责任会全归结到他的身上。”女孩指了一下郑筱枫,不慌不忙地说道,“不过如果我们到了码头,那王老板还是不作为,那么那个叫徐……徐青云的就有了借口,说是鬼市故意不放人,这才害死了你,一旦落下这种口实,一定是王老板不想看到的,所以他一定会选择放人。其实从他用枪指向你的一刻开始,我们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要想全都活着离开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挟持着你,我们一起走,那个王老板,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我们走第三条路的。”

朱达彻底沉默了,女孩一口气说完,还不忘笑着看了看郑筱枫,对着他挑了下眉。郑筱枫惊讶地直摇头,也是一笑,对着朱达说道:“她说的,全是我的词儿啊。”

良久,朱达终于叹了口气,讪讪说道:“好吧,我跟你们走。”

“看来你还不算太傻。”郑筱枫道,说着便推着朱达,往他车那边一步步地走过去了。

“都把枪放下!”朱达命令道,保镖们只能照做。

三个人移至车前,郑筱枫打开了车门,女孩紧忙坐到了后座上,郑筱枫的枪口一刻不敢移动,指着朱达说道:“上车。”

朱达十分配合,慢慢地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郑筱枫举着枪迅速跑了一圈,坐上了驾驶位,单手迅速地打火,紧接着一脚油门,飞快地将车开了出去。

车子很快开出了人市,开出了唐人街,驶上了高架桥。一路上果然没有巡逻队的踪影,看样子果真是让郑筱枫给说准了。女孩透过后车窗向后望去,就见有好几辆车在后面紧紧跟随着,都是朱达的那些保镖。

“他们跟得很紧。”女孩提醒道。

“没关系。”郑筱枫道,说着还瞟了一眼朱达,“你的手下都很忠心嘛。”

朱达冷哼一声,随即露出了一股恶狠狠的表情:“我要是出了事,他们也都得死。”

郑筱枫笑了,问道:“听起来,你们青云会好像是个挺无情的地方。”

朱达反问道:“有情义又能怎样?!还能当饭吃?!也就他会傻逼到——”

“什么?谁?”郑筱枫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后面的那句。

“没谁!你他妈车开稳点!”朱达不知怎么地突然就急了。

郑筱枫都傻了,心说是你被劫持还是我被劫持啊?哪来的这么大脾气?于是也没好气地说道:“你要不服我把枪给你!你一边举着枪一边开车看你能开成什么样!”

车子一路开进了码头,直到来到了轮船边上,这时几个人才算看到了巡逻队的影子。数百号人沿着海岸线排成一队,全都举着枪对准着这边。

三个人一个一个地下了车,身后的保镖也开车赶到了,不过他们只是停在了距离郑筱枫二十几米的距离,就不敢再往前了。

之前那水手一路小跑着从船上跑了下来,来到了郑筱枫身边,道:“跟我来。”

郑筱枫点头,三个人一路跟在那水手的身后,终于在水手的带领下上了船。朱达这才松了口气,问道:“这回你可以把枪放下了吧?”

郑筱枫却忽然“邪魅狂狷”地一笑,道:“现在恐怕还不行。”

“你要食言?”朱达紧张地问。

“那倒不会。”郑筱枫解释道,“不过这船也不是我家的,谁敢保证就一定安全呢?所以还得麻烦你跟我们一起离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肯定会放了你。”

“这要求不过分吧?”郑筱枫又补充道。

朱达强咽下了一口气,咬着牙道:“不过分……不过分……”

游轮起航了,那些保镖只能两眼巴巴地望着轮船越开越远,却没有任何办法。郑筱枫站在船边,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好险啊,如果不是这个女孩,自己今天真要交代在这儿了,鬼市之险恶确实超乎了想象,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世间的事有时就是这么奇妙,究竟是郑筱枫救了这女孩,还是女孩救了郑筱枫,一时间还真说不大准。

游轮渐行渐远,通明的鬼市逐渐远离了三个人的视线,最终在远端汇集成了一处,变成了一个闪亮的光点。郑筱枫和女孩相互对视了一眼,再一次不约而同地笑了。

大概过了四十几分钟,轮船终于离开了鬼市所在的海域,一艘客轮从远处驶来,停在了游轮的不远处。这是一艘来自泰国的船,归属于泰国一家海洋公司的名下,该公司常年与鬼市有合作,以出海考察为掩护帮助鬼市接送客人。上了这艘船,基本上就安全了。

一艘小艇开了过来,郑筱枫对着朱达微微一笑,道:“再见了,朱老板。”

说着,郑筱枫便牵住女孩的手,带着她一起跳上了小艇,朱达的眼神逐渐从隐忍变得恶毒起来。郑筱枫将手枪随手丢进了大海里,朝着朱达,轻轻地挥了挥手。

“小子,我记住你了!”朱达喊道,“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今天的行为感到后悔的!”

“忘了我吧!”郑筱枫含情脉脉地回答。

两个人登上了客轮,船调了个头,继续行驶起来,朱达的身影也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哈——”郑筱枫看了看天,忍不住像个傻子一样地笑了。

相比之下,女孩的反应倒是平静了许多,就好像她早就料到了死里逃生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她这个人,确实有点神奇,冷静、机灵,还来了一手偷天换日。郑筱枫自问,如果他们两个角色互换,他一定没有那个先见之明能偷偷地把手枪里的弹夹提早拆卸下来。

一分多钟过去了,郑筱枫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了下来,他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忽然间回过了头,对着女孩的方向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不会出现了。”

女孩一愣,问:“啊?什么?”

郑筱枫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对你说,而是在跟他。”说着,郑筱枫下巴一抬,指了指女孩背后一个黑暗的角落。

“哈,哈哈,哈哈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那角落里响起,女孩一回头,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就见一个手里拿着烟斗的光头男人从那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小兄弟,恭喜你活下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