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不是宦官 > 正文
第53章 各怀鬼胎
作者:水煮红豆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20-08-10 07:20:01 全文阅读

领军府,内堂。

韦誉正在向谢湛汇报魏介的事情:

“……我在山脚下有人盯着,青龙苑那边,我也派了人,另外,你和东宫监打个招呼,不过,我估计他不敢进宫了。”

谢湛并不满意,“嗯,阿誉,我们还是得想个什么办法把人给抓了,他不会老老实实待在山上,肯定想办法会下山,进宫。”

“他人在入神院,你让我怎么抓啊?”

谢湛奇怪地看着韦誉,当然是进去抓啊。

韦誉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阿湛,你对入神院一无所知啊!”

“怎么了?”

“入神院,除了通灵术士,只有一些来路不明的聋哑人可以出入,擅闯者立时就发疯发狂,跳下山崖摔成肉泥,而接近入神院的人,时间长了,也会疯癫至死。”

谢湛一脸的惊异,“是么?你听谁说的?”

“我经常在天青山脚下打猎,听很多猎户都这么说,你要是不信,自己上山一趟,带几条狗去,一试便知。”韦誉语速飞快,没什么耐心。

“我信我信,”谢湛点着头,身体也不用自主地往后仰了,“那你多派些人,在他下山的路上埋伏起来?”

韦誉崩溃地笑了一下,盯着谢湛,不爽道:“下山的路上?他能徒手爬上峭壁,他想从哪儿下就从哪儿下,你要折腾,找其他人去,别折腾我了。”

“你以为我想折腾啊,这,不是,没办法吗?”谢湛也不容易,父命难违啊。

“阿湛,”韦誉深呼了口气,耐下性子来,“你不要老是想着抓他,他是通灵术士,我们是普通人,你也说了,他是不想跑,他要是想跑,我们谁也抓不到他,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他找谁,我们反过来对付他找的人,比如他之前找陈家,那我们就对付陈家,陈家的人再多,也都是普通人,好对付多了。”

谢湛轻轻点了点头。

韦誉趁热打铁,继续往下说道:“你看啊,他现在可能找谁,宫里的人,我们不用管,东宫监的事情。”

“对。”

“外面的人,陈家兄弟回老家了,自有你四叔的人收拾他们,也不用我们管,青龙苑的官吏也就十几个人,我全盯住了,另外,他还可能去找崔家,嗯,他去青龙苑以后,好像从没去过崔家。”

“对啊,他为什么不找崔家?”谢湛也一直好奇这一点。

韦誉懒得纠缠这一点,“不管为什么,他不找崔家是好事,太尉不在京都,我们没必须去招惹崔家。”

“对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们只要盯住宫里宫外他可能找的人,而且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好对付,那他一个宦官又能干什么呢?”

“没错。”

韦誉说下来,谢湛深以为然,他知道魏介经常进宫找太子妃,太子妃相当厉害,当面较量,谢湛和景同都不是她的对手,那景同就以太尉的命令把太子妃“关”在含章殿,同时自己死活不进含章殿,太子妃有力没地方使,魏介也就没办法借太子妃之力兴风作浪。

但,宫中还有皇帝陛下。

“嗯,他要是再去找皇帝陛下,景同也挡不住啊……”

韦誉无奈地闭了一下眼睛,“那我们也挡不住啊。”

“哎,看来,我还得给我爹写封信。”谢湛一阵心烦意乱,当初就该让人一剑杀了那小子,就没这么多事了。

韦誉突然神神秘秘地问道:“阿湛,这里,没有别人吧?”

“没有,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去后院。”

“走。”

二人来到了后院,四下无人。

韦誉回头看了一眼,嘴里轻声说道:“阿湛,若是太尉让你挡住他,不让他见皇帝陛下,你肯定要挡了?”

“当然。”

“那,若是在崔家的撺掇下,皇帝陛下要去入神院见他,你挡不挡?”

这个问题,谢湛无法回答,挡是不忠,不挡,就是不孝。

谢湛陷入犹豫之中,反倒让韦誉紧张了起来,因为谢湛必然不敢挡皇帝陛下,那就会让他去挡,最后,罪名也会按在他头上。

韦誉一厢情愿地说道:“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去找皇帝陛下,要去早去了。”

“对对。”谢湛求之不得。

韦誉歪头,又想起什么,“另外,阿湛,你最好不要再给太尉写信了,以免太尉分心,影响前方战事。”

“对,对对。”谢湛有了台阶,立刻就下。

……

天青山内。

魏介躺在一颗树上优哉游哉地看韦七的人干活,这帮人干起活来比陈图的人差太多了,家养宠物和野生动物的区别。

韦七也看出来,魏介对他们不满意了。

他解释了,这批人都是养马的,平常也就看个家,护个院,不怎么干活,不过,他们韦家的其他庄园里也有庄稼汉,只是人过来多了,一时之间不好安置,是不是可以等风头过了以后,把陈家庄园利用起来……

魏介不服不行,韦七的算盘打得震天响啊。

本来嘛,太尉在青龙苑大动干戈,摆明了是针对他和陈家,现在把陈家赶走了,过一阵子,谢家韦家杨家还不是一样回来?

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清楚怎么回事。

魏介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都懒得在青龙苑干什么了,来青龙苑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天青山里面遍地都是好东西。

那他就一门心思地想,如何把天青山打造成一艘“航空母舰”,足以帮他抵挡太尉掀起的任何风浪。

这两天,他一直在想怎么把韦誉拉上船,韦誉这个人除了喜欢舞刀弄枪,骑马射猎,然后就是经常去秀色会馆喝酒狎妓,寻欢作乐,一个非常典型的公子哥。

拉人上船,无非软硬两种方式,魏介是斯文人,当然选择先礼后兵了,他打算投其所好,和韦誉关系搞亲密了,上船的事情就好谈了。

因为被天谴了,魏介暂时不想碰刀啊枪的,更不想打猎杀生,但他身为一个宦官,又不能频繁出入风月场所,万一一个把持不住,被人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和韦誉玩软的好像不行,只能来硬的。

魏介盯着韦七,他只是韦誉兄弟手中的一颗棋子,出了事,弃子即可,有什么事能让一颗棋子把主人拉进棋局呢?

或者说,有什么事,主人不能用棋子干,必须自己下场干?

这时——

“哈哈哈哈,我挖到一个金坨坨啦!”韦七挖了半天,终于有了收获,笑声惊天动地。

“好大一坨啊,还是七爷厉害啊!”

“哈哈,太爽了,快快快,都过来这边挖!过来这边挖!”

附近的人蜂拥而至。

魏介溜下树去,韦七抱着金坨坨,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

“无影,哈哈,你看,这坨好大啊!”

魏介已经司空见惯了,淡定地说道:“是吧,我早跟你说了,这里面到处都是好东西……”

话还没说完,又有人狂笑了起来——

“哈哈,我也挖到了一个金坨坨啦!哇!下面还有一个!”

“真的耶!你小子可以啊,双黄蛋啊!”

“哈哈哈哈,发财啦!”

韦七兴奋地直跺脚,之前只是听说,这下可是亲眼所见啊,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金坨坨出土了,堆在一起,韦七蹲在地上,抱起这个,摸摸,放下,抱起那个,看看,笑得合不拢嘴。

今天运气不错,一共挖到了三十六个金坨坨,之前说好了,一人一半,韦七仔细分成了两堆,让魏介挑一堆留下,另一堆他今晚运出去,魏介随便选了一堆,韦七便让人先把自家的金坨坨一个一个运上去。

魏介猛地发现韦七的目光一直盯着剩下的那堆金坨坨,贪婪的人好啊,只要你能满足他的欲望,那他就是你的奴隶,任你驱使。

如果把韦七变成了自己的奴隶,那他原来的主人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办呢?

魏介诡秘一笑,上去说道:“韦七,借一步说话。”

“好,好。”

韦七跟着魏介走到僻静之地,弯着身子,洗耳恭听。

“韦七,你知道我不方便出去。”

“是是。”

“我也需要用钱,但金坨坨拿出去不好用,”魏介显得很为难,然后话锋一转,“所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把金坨坨换成金币?”

韦七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当然可以,举手之劳啊!”

“那还要麻烦你把钱拿给许进本。”魏介补充了一句。

韦七立刻作难了,“这个啊,有点麻烦啊……”

“我刚到青龙苑的时候,许进本就和我说,韦七爷是条好汉,有情有义,有胆有识,不然韦家兄弟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辛苦辛苦,”魏介先给韦七戴上一顶高帽,然后砸了两个金坨坨过去,“其中两坨归你,怎么样?”

“两,坨!?”韦七身心俱颤,一双牛眼快瞪成了两个金坨坨。

“以后,我很多事情都要麻烦你啊。”魏介此刻的声音犹如魔鬼招魂。

更多的金坨坨让韦七什么也顾不上了,当即应承道:“无影,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