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色生香 > 正文
第一章:这个世界有妖怪
作者:七彩鸟  |  字数:2520  |  更新时间:2020-06-04 15:59:42 全文阅读

东玄洲。

  大唐开元二十四年。

  西部华青山。

  嗡~

  地表轻颤,六尊古朴雕像拔地而起,十丈有余。

  古老法阵重现人间,阵中央,无数丝线纵横交错,气机流转,雕像忽明忽暗,一面小巧古镜被丝丝环绕镇压。

  突然丝线尽数崩断,恐怖的威压降临,阵中的古镜蓦然暴涨,眨眼间足足有数千丈之大……

  月色清冷,一位双目紧闭的俊美少年破镜而出。

  ——————————

  清水镇外。

  一座破败的小茅屋内,陈观潮从混沌中缓缓转醒。

  一个激灵,睡意散去,他坐起身来,急忙伸手向背后摸去。

  还好……陈观潮松了一口气。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身上有时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些伤口。

  昨夜是最严重的一次。

  “先生,陈先生……”

  陈观潮醒过神来,尚未来得及去开门。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推门而入,脸色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传来。

  “大夫子说了,最近几日不用去私塾了,在来的路上,我听邻居王老伯说,早上镇子里死人了。”

  送走了少年,插上门栓。

  怎么又死了一个,陈观潮背靠门扉,双手死死握住门把手。

  “怎么,害怕了?”陌生的声音回荡耳边。

  陈观潮大惊,眼前空无一人。

  “不就死了一个人吗,犯得着这么害怕吗?”

  这声音中充满不屑。

  陈观潮沉默,眼睛再次扫过院子,依旧没有人。

  “你好啊,我叫朴刀。”

  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抬头,这儿呢。”

  门头屋檐上,名叫朴刀的少年懒洋洋斜躺着,单手支起脑袋,嘴角叼着狗尾巴草,百无聊赖。

  “我怕什么。”陈观潮悄悄将手缩进衣袖。

  突然黑影晃动,朴刀一跃落而下,挥挥手,散去了飞扬的尘土。

  陈观潮这才看清少年的模样,长发丝丝缕缕直到肩膀,身材矮小,皮肤黝黑,一身黑色粗布麻衣紧裹,显得无比瘦弱,腰间斜挎一把奇大短刀,衬着人畜无害的清秀面庞显得格外滑稽。

  “虽然胆子小了点,但故事讲的真不错。”朴刀认真说。

  “你跟踪我?”陈观潮面无表情。

  “上次说的白素贞,最后……”

  “你究竟是什么人。”陈观潮打断对方的话语。

  “我是朴刀啊,你可真健忘,刚才不是告诉你了。”

  “你知道早上的命案?”陈观潮开门见山。

  “真没趣,”朴刀肩膀一垮,懒懒说道,“我找你正是为了此事。”

  说罢,朴刀的长发无风自动,气势陡然一变,腰间的奇大短刀出鞘,噌的一声,银光一闪。

  轰……

  院中央的石磨四分五裂。

  隔着虚空,朴刀伸手一抓,奇大短刀破空而至,回到手中。

  “怎么样?”黝黑少年微挑眉眼,得意一笑:“跟着我抓妖,保你安全。”

  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杀一头妖,自己又能帮什么忙,自己为什么要帮忙。

  陈观潮摇头拒绝。

  猜出陈观潮心中所想,朴刀神秘兮兮,三两步来上前,上下打量着陈观潮,眼神古怪。

  这家伙是短袖?陈观潮泛起一阵恶寒,自己一个大老爷门……

  “行,怎么做?”

  ………………

  月黑风高。

  陈观潮独自一人走在河畔。

  妖怪?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已经一个时辰了,他开始怀疑,朴刀是不是戏耍自己。

  为了尽快摆脱怪人,他也乐意疼出现时间来陪他玩玩。

寂寞啊,让人的心无处安放。

  陈观潮伸了伸懒腰,眼皮子已经在打架了。

  应该被耍了,他暗暗思忖。

  沙沙~

  “谁?”

  芦苇丛中有动静。

  陈观潮握了握手心的护身符,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长长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向前走去。

  “嘘…”

  芦苇后,一个黑脸大汉匍匐隐藏,像极了一头潜伏的豹子。

  大汉瞧见陈观潮,摆了摆手示意陈观潮禁声趴下。

  “书生,这大晚上的,一个人瞎跑什么,最近镇子来了不干净的东西,快走。”黑脸大汉凑近了悄声说到。

  “我是来捉妖的。”

  “同道中人?”

  陈观潮点点头。

  一个是要守株待兔,另一个是要引蛇出洞,各怀心思的两人陷入沉默。

  咔嚓~

  身后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

  两人心中悚然,骨寒毛竖。

  汉子一个腾跃翻身而起,抽出佩刀横在身前。

  陈观潮一个翻滚拉开距离,狼狈无比。

  驴打滚虽然不潇洒,胜在实用。

  他瞥了一眼黑脸大汉,羡慕的咽了咽口水,定睛向声音出处看去,诧异道:“赵捕头?”

  两人方才身后十丈外,正是是赵棣的身影。

  “书生,我找你很久。”

  赵棣缓缓走来。

  夜色下,看不清表情的身影似乎变得格外诡异。

  “听说你来捉妖?”赵棣继续说道。

  他怎么会知道……陈观潮疑惑着正要询问。

  突然,他注意到赵棣拿刀的手,眼神一缩,真的有妖怪!

  “不,你不是赵棣。”

  不料。

  黑脸大汉身手矫健,迅速飞身后撤,刹那间远离二人。

  赵棣停下脚步,眼神玩味。

  陈观潮背脊生寒。

  “哦?何以见得?”赵棣道。

  陈观潮暗自后悔,不该嘴贱。

  这他娘的真有妖怪!

  汗水慢慢浸湿手中的护身符。

  陈观潮稳了稳心神,眼睛瞥向赵棣握刀的左手,尽可能冷静:“众所周知,赵捕头是左撇子,习惯右手提刀,而你明显不是。但你却拥有和他一样的容貌。那么……”

  赵棣突然哈哈大笑。

  “你的皮囊,我很喜欢!”来人眸中幽光乍现,阴森咧嘴,“但是…你的小聪明,却会让你死的更快。”

  说罢,嗖的一声,‘赵棣’一个瞬移靠近。

  陈观潮头皮发麻,慌忙后撤。

  ‘赵棣’的速度更快,电光火石间扣住陈观潮的脖子,轻飘飘提起。

  “蝼蚁,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再多的聪明也没用。”

  “哼!”陈观潮忍着窒息,“不见得。”

  他缓缓抬起一只拳头,手里握着的护身符被一把贴在'赵棣’手臂上,双手死死按住。

  哗~

  一团金色火焰从在掌心点燃,瞬间,‘赵棣’整条个胳膊燃烧起来。

  吼~~~

  ‘赵棣’的惨叫如野兽嘶吼,手指一松,陈观潮得了自由,连连后退。

  只见‘赵棣’的另一只胳膊青筋暴起,手指内里蠕动,皮肤蓦然间被撑破,一只巨大爪子自血肉中伸出。

  他目漏凶光,一把抓住焚烧的胳膊,狠狠一拽,生生扯了下来。

  妖化的爪子气势滔天,此时竟也隐隐被金色火焰的侵蚀。

  焦味弥漫在空气中。

  见此良机,黑脸汉子,悄然绕道,从背后迅速递出一剑。

  不料剑尖刺入半寸后,再也难进半分。

  赵棣吃痛,扔掉断臂,一个反手拽住黑脸汉子一条胳膊,轻轻一捏,顿时汉子的整条胳膊血肉模糊。一个肩撞,黑脸汉子倒飞数十丈,晕死过去。

  陈观潮急中生智,伸手向腰间探去,像是要再次取物。

  ‘赵棣’见此,瞳孔微缩,刚才的符篆已经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剑,不能恋战。

  “小子你给我等着!”

  ‘赵棣’恨恨看了一眼陈观潮,几个腾跃,身影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寂静重归,夜风中的中的暖意却无法洗涤地上的血迹。

这个世界真又有妖!

  陈观潮双耳嗡鸣,忍者胃里的不适,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四仰八叉,大口喘着粗气。

有妖必有仙,修行的念头在心里疯狂滋长。

  时间如同静止,每一秒都是极其缓慢。

  蟋蟀的叫声重新在夜色里响起,他的思绪却已经飘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