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天下从种田开始 > 第三卷 此生烂漫日,少年读书时
第一百零二章 不好意思
作者:天下两分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0-08-07 10:19:46 全文阅读

向正歌有点意外,自己都转了一大圈,这三个小子的战果就是又拉了一个男人?结合他们之前对女子们的点评,向正歌有点怀疑这三个家伙是不是审美过于高级,看不上那些龇牙咧嘴的货色,所以学那些达官贵人,享受娈童的美好?想想好像很有道理啊,那个高克明在自己嫂子面前那么拘束和生疏,说不定就是喜好龙阳。

高克明不知道自己之前还认为憨态可掬的男子在心里已经这么诋毁自己,他依旧很客气地向他介绍自己的同窗好友,也是住校舍的穷鬼之一——熊弼远。向正歌也明白了自己是瞎猜,都怪刚才和别人瞎扯,聊起黄义山来,这才思维天马行空。

“已经正午,不如向大兄随我们一同在集市上吃点东西?”高克明试探地问道。

“额……已经正午了啊。”向正歌抬头,嘴里吐着酒气,“方才饮酒不少,恐怕我的腹中已经放不下多少东西了。不过几位小友若是饥饿的话,咱们可以在集市里走一圈。我可听说南边来了一户人家,卖个什么‘臭豆腐’的东西,不如咱们现在去尝尝鲜。”

“臭豆腐?”邱存致皱着眉毛,完全没听过啊。

“是不是那个橙乡有名的小吃啊。据说闻着臭,吃着香。”高克明有些兴奋。

“对,估计这卫辛城还没有多少人吃过。我也是听家里卖豆子的朋友说起,才知道这么回事。听说为了打出名声,那人家今日下了血本,城里、秋霄亭还有这儿都会摆摊卖。”向正歌笑着说。

“那,摊位在哪?要不咱们去尝尝?”韩不疑装作一副忸怩样子。

“这我还真不知道,那朋友也没告诉我,不如咱们走一走,在集市里找找。权当品味风土人情了——虽然已经品味了很多年了。”向正歌随口说道。

“那要不要向秦寡……夫人打声招呼,我记得刚才她还嘱咐过你晌午饭要一起享用。”高克明问道。

“对!”向正歌点点头,喝酒误事啊,这事儿自己都忘了。好像刘兄的琴曲自己都没听,光和管方平他们喝酒聊天了,还有爹娘的嘱咐,算了,一帮少年在身边,自己去和姑娘聊天总归是不适合的。还是等嫂子帮忙,下午她和女眷们聊天,自己在一旁物色吧。

“对了,你们还有什么事吗?一会儿咱们用饭过后,我嫂子的弟子就会集合了,别想起有什么事,到时候让姑娘等你们啊。”向正歌想了想说道。

有事吗?今天没什么正事吧。高克明看着天想了想。

有事吗?今天没什么大事吧。韩不疑抬起头想了想。

微风轻柔地拂过柳枝,又跳过三块石头,卷起上边一只黄色的蚂蚁,最后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消失。

片刻后几人摇头,比起见姑娘这种正事,好像自己等人没别的什么事情要做了。

于是,一干人愉快地去集市里找臭豆腐吃了。而约着比试的两伙少年,终究没能等来他们各自的外援。

神社旁边某处,一个锦衣中年人站着,望着远处的天空,悠悠道:“真想回到从前,也痛痛快快地放纸鸢,牵着黄犬骑着快马,偶尔光着身子下河玩。”

“这话要是让外边那些小辈听见,你这个县丞以后可没脸在他们面前装长辈样子了。”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只有咱们几人,无妨。做大人就是这一点不好,为了一些事情就要装模作样,委曲求全。哪有孩子那般天真快活呢。”中年人依旧看着天空说道。

“不是说今天不去想那些事情了吗?咱们和州郡里边,没什么好争的。”那人安慰道。

“本来就不是和州郡里争,只是定保城正好是郡府所在地,有些人就眼花了,觉得是上司嫉妒自己的地方好,容易立下功绩。加上最近几个月的事情,他有些疯狂了。”中年人摇头。

“但是郡守偏向定保令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说句不中听的话,于公,定保城是郡城,算是郡守大人大人直辖;于私,定保令是他师弟,他看在师出同门的份上也会多照顾几分。再加上那两件事,确实有失偏颇,县令他才……”

“算了,我内心其实也有气,只是不赞成他这么直接对抗。毕竟是自己直属上司,这么难堪不好,难不成真的要闹到京城去?让外人看咱们州郡不和的笑话?”中年人有些无奈。

“你清楚,县令就是那脾气,眼里揉不得沙子,这不也是咱们愿意任他差遣的缘故吗?如今的大姚,这样认理不认亲的死板家伙可真是太少了。”无奈又欣赏地语气。

“也是,现在哪有像他这样即使节日还把自己关在衙门办差事的呢?”中年人也是敬佩,随即也有些忧愁,“不过现在麻烦事情也不少,三月了,农户用水争抢斗殴的事情越发多了,除了临近这卫辛城的还算安稳,不少村子,宗族都私下斗殴,甚至还出了人命。从金家庄往外,我看没几处能让人省心啊。”

“你瞧瞧,我看你就和县令大人一样,心里老是装着这些事,天生就闲不下来。”语气里多少带些调笑。

“和你们不一样啊,每日读书育人,有圣贤书在身边,自然能平心静气。我们在衙门可是破事一堆,有时候一个疏忽,就是一条人命啊。”中年人回身说道。

“行了,知道你们‘位高权重’,今日佳节,还是放松一点好。你人绷得太紧,一会过来献诗请教的后辈们可会紧张啊。”另一个声音中多少带些不满。

“我那治学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得你们几个书院的夫子来品评鉴赏啊。润煦啊,你和子衿书院那个老张是不是又要吹胡子瞪眼了?”中年人也换了一副面孔,轻松道。

“那老张迂腐不堪,我看差他们书院的王彤彝差远了,怪不得沙夫子打算让王彤彝接替他呢。文章重在创新,符合气象,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他食古不化,抱残守缺,我看除了经学扎实,他真的是一无是处。”名为润煦的人回答道。

“你们这些人啊,穷首皓经,争的都是这些虚的,要我看,各个文章都有可取之处,完全不必有这些门户之见。”

“哪是门户之见,要真是门户之见,我就不会认可王彤彝了。怎么说呢?有点像你们吧,这文风就像官场风气,盛世奢靡一些没什么,可到了国家危困的时候,就该厉行节俭。喜欢骈文,喜欢用典,喜欢写生僻字没什么,但是长此以往,形成了文坛风气,不分场合和情况地这样写,那就影响不好。当然,我也不是说什么都要用大白话,比如祭祖娶嫁,总不能写个文章:太太太爷爷,您老好不好,您老人家后代我今儿过节想您了,给您烧个香。那像什么呢”

“哈哈……”旁边的人忍不住笑了。

“咦……那边来了一群学子,我看八成是来请求点评的学子,咱们还是回屋去吧。”

“嗯,应该是,回去和老张那个死鱼脸坐一起。他兄长不是从南边来了吗?就不能一起去踏春阖家欢乐,非要在这么美好的节日来恶心我。”不爽的语气。

“你呀,嘿嘿。”中年人摇头,真是率真性子,要是真出来做官,恐怕不到三天就被同僚联手排挤了。

“去看看吧,这帮小年轻都有心思呢。明年多了一场考试,今年他们可都是磨刀霍霍,准备砍下桂枝。先在郡县里打响名气,再去京城游学半年,而后鱼跃龙门。咱们当成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那是你俩,我可是啃老,全靠蒙荫才捡到这个八品学政。”

“行了,学子们都要过来了,还是快点进屋吧。长辈就要有长辈的样子。”

……

等向正歌,高克明他们再回到凉亭的时候,诗会的一干住持人物早已经不在,倒是外边树荫下多了一排席子,莺莺燕燕,好不动人。

“嫂子。”向正歌行礼。

“总算回来了,一会那几家的姑娘也会过来,你就和我待在凉亭里等着吧。对了,那几个孩子呢?”秦寡妇有些疑惑地问。

“嗨,那几个臭小子紧张了,先去林子里找个地方解手去了。”向正歌笑着坐下。

“真是一帮少年啊!”秦寡妇笑了笑,随后又想起什么,低声说道,“这次踏春是女眷们家长委托我的,虽然没明说,但是也有春日择婿的意思,一会还有别的子弟过来。到时候你帮帮那几个少年,给他们留下些好感。我看这几个少年文学品性都还可以,不如深交一番,说不定他日少年长大,也是你官场上的朋友。”

“嫂嫂无需多虑,我明白该怎么做。”向正歌点头。

“还有你自己的事情,二十多岁的人了,只有个通房丫头,说出去还要被外人笑话。这次我请来的这些姊妹,都是家世人品相貌都可以的,你最好能选一个,早早解决终身大事。明年考试出门远行,总得留个香火,以防万一啊。”秦寡妇展现了女性长辈唠叨的一面。

“嫂子,我明白。”向正歌臊得脸红。虽然是长辈,但毕竟是嫂子,被这么训诫,向正歌总是感觉不好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