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纵剑奇侠录 > 正文
第一章 身世
作者:想当村长  |  字数:5467  |  更新时间:2020-06-02 01:21:35 全文阅读

“师傅,你看今夜的星辰”,我抬起头,用手指着天空说道,可是我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我眨了眨眼,这摸不着的星空,正如我摸不到的亲人,不禁眼角有些湿润。

这些年总有一副画面从我脑海中闪过,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头,他的脸上有许多皱纹,我特别喜欢他。

他在我脸上亲了亲,随后就转身不见了,从前我总爱想,他是我的亲人吗?他现在在哪里?

十五年前,师傅在这个地方捡到我,当时大概有一周岁,在草丛里浑身是血。

当时的我,不哭不闹,让师傅有些许惊异,师傅为我玄气入体,检查我身上的伤势,还好并无大碍。

值得一提的是,师傅说我有些修行天赋,不过这也为我这十五年间的苦痛打下了深厚的根基,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可怜身世加上有些修行天赋,师傅决定破例收我为徒,可能更多的是于心不忍。

师傅说我顺应天势而降在此地,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满天星辰也做为点缀,期望我有一天能成为一代人杰,由此取名应不凡,可是我依稀记得梦中有人叫我“莫无辰”……

我拿起手里的剑,这是当时师傅捡到我时,在我旁边发现的。

此剑长四尺宽三指,剑柄稍长,通体呈黑色;剑身刻有高山流水,内部含有器纹,不过只有一十八纹路;材质不知是何物所造,但是坚硬无比,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可是这阵纹数量对于这柄剑的材质来说,实属浪费,因为一十八器纹的兵器普通修士也可拥有,但明显这柄剑的材质应该刻有更多器纹才对!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让人有些费解,从前我师傅怀疑此剑应该是被封印过!

于是这些年不断尝试在破解封印,可是一直没有成功,仍是一把普通长剑一般,直到后来师傅才不再打量此剑,懒得去管了。

这15年间,我师傅也多方帮我打听我父母的消息,但一直以来毫无进展,终于在前些时日有了眉目。

在近日的修行界百年大典上,我师傅几十年未见的生死之交,任风行说了一件与我身世之谜息息相关的密事,而我也从那个时候起,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强者。

时间回到百年大典前几日!

清晨,南夜城城门处,我跟在师父的后面,心里想着这个任风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师傅是一个喜不露于色之人,此处竟然能从脸上看出些许激动之色!

不过师傅也向我透露过他们是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曾经患难与共,因此我也对这样一个人物充满了尊重与好奇。突然我师傅停了下来,看向前方的宏大城门。

南夜城还是那个无人敢犯的南夜城,只不过此时城门前多了一个人,此人气质不凡,随意丢在人群中,也能鹤立鸡群一般。

我心里想到,任风行不会就是此人吧!只见此人走了过来,顺势把手放在了我师傅肩膀上。

他打趣道“老厉,多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哈哈哈哈。”

我师傅不轻不重的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任风行怪叫一声“啊,不知道轻点啊!”

师傅怪笑道“你这小子,给我让开,生人勿近怎么了?让我像你一样?然后人家女子跑过来给你说“非你不嫁”?哈哈哈哈”

我师傅的身子十分挺拔,加上一张铭刻着时间沧桑的脸,活脱脱一个沉默寡言的英俊男子,可是现在说话却让人觉得幽默风趣。

(一看当初就祸害了不少女子,我只敢内心想一想,绝不能让师傅知道,免得落入哪位那位温柔如玉的师娘耳中,再狠狠的将我扔下瀑布,淋个三天三夜不准上岸,这可就没人救得了我了。)

画风一转,任风行不知为何,竟一把将师傅推开,脸上血肉也在抖动,“看来你老不死的东西又想和本大爷过过招了?”

“好好好,咱不说这个,哈哈哈哈”师傅捧腹大笑,生怕周围的人不知道一般。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实让人有些好奇。

突然,任风行凭空拿出一把长刀,气急败坏的一刀向师傅右侧劈了过来,见此一幕,不得不说,任风行虽气质翩翩,但一把窄刃长刀与其气质极度不符,真是有伤其景。

只见师傅一个右侧步躲了过去,接着任风行又横着来了一刀,师傅抬起右手握着的剑挡住了,并一把将任风行震开,

任风行对着师傅连连叫苦,“当初就一直欺负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和你拼了,看刀!”之后任风行又一刀像我师傅刺了过去.....

而我在一旁还未从先前的一刀之中震惊过来,可以说是惊的眼球都快掉了出来,

任风行的出招极快,我只觉面前白影一闪,便听到一声嘭的声响,地上已然出现一道三尺深的细长地缝,

并且我能感受出来,他并没有使用玄气,只是纯粹用劲,并且长刀离地一腿之高,

可想而知,任风行凡俗功力之强绝对可是说的上至强者,而我观察其玄气气息,也十分强横,至少在宗师境。

我师傅极有可能在大宗师一境,毕竟师傅人送外号“厉大宗师,不过我师傅从未承认过,

此事倒是听我师娘提过一次,说师傅厉天行在十年前,曾上门灭过一个在越国拥有顶级战力“五个宗师”之多的世家,

那一晚师傅的头发都变成了白色,浑身是血,因此也有人称“厉魔头”,不过他们也不敢在我师傅面前议论。

正惊异于任风行的功力与我师傅境界之时,一声“住手,南夜城岂是尔等争斗之地!”将我从惊异之中拉了回来。

我定睛一看,一名头戴银色头盔,身披银色甲奎的络腮大汉正骑在一匹黑色战马之上,其左腰间配饰一把极长兵刃,右手握有一把银色长枪,

他的后面有12名身着黑色铠甲的高大士兵,一个个手持黑色长枪,且正在把我们包围起来,

而从这些士兵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我再抬头,见城墙上面伸出一排银白发亮的弓箭箭头,直叫人不敢直视。

我回过头,发现其银色甲奎的络腮大汉正面目狰狞的盯着我们一行三人,口中叫到“来人,给我拿下”

师傅和任风行此时早已经停了下来,我师傅扫了一眼周围几个士兵,又静静的看着为首大汉,此时从师傅脸上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在生气,只觉得周围安静的可怕!

我眼睛不停的看向四周,发现正在向我们包围过来的士兵停了下来,好似被我师傅震住了,

其实想来也是,我师傅那一双眼睛连我看着都害怕,更不用说这一些武者境的士兵。

倒是那名络腮大汉,有些魄力,正冷冷的回击着我师傅的目光,这个大汉所透露的气息应该是比武师一境强一些,

或许半只脚到了大武师一境,但这位在打量他的可是一个极有可能是大宗师的人物,大宗师随便放在哪一宗门或是那一国都是属于最顶端一类的人物,这样一来,可有些意思了!

话说我为什么认为这个大汉很有魄力,是因为这两者之间的实力可谓是天差地别!

一个普通人首先要初步接引玄气,并通过锻炼自身的速度与力量,将强化筋脉到一定程度,便可称为武人,

一般比较厉害的武人可轻松拿起三千斤重石,可是这第一步接引玄气可就不是一个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其中便有先天天赋决定的,首先是身体的筋脉是否畅通,骨骼与血肉是否能吸收玄气,

如果吸收不了,玄气即使入体,丹田内的玄气也会快速顺着骨骼血肉消散而出,连成为武人的资格都没有,

就这一点,便拉开了修炼之人与凡俗之人的差距,同时也拉开了修炼之人前面阶段的差距,

天赋异禀者与天赋较差者相比,由武人到武者所花费的时间,相差了十数倍,甚至数十倍!

武人之后是武者,武者能够将吸收的玄气汇集于丹田形成气旋,再由丹田通过身体释放出来的,而这瞬间爆发出的气力,可不是武人可比拟的;

练到一定程度之后,丹田内部产生一道薄膜,将气旋压缩成为液体,形成湖波一样的丹田湖,便是为武师,

而武师能够将玄气容入兵器之中,隔空操纵武器杀人于无形之中,同时也能初步飞天盾地,掌握初阶术法,并能勾动玄气进入符咒当中。

另外,其实厉害一些的武者也能隔空控物,不过想要做到控物伤人,还得将玄气气旋练到深厚之处,逐步向玄液方向转化时。

武师之后是大武师,

大武师也称为半步宗师,大武师此境的首要要求就是,丹田产生的这道薄膜内的玄液慢慢像固化玄晶方向转化,便可称为大武师。

而宗师此境便是丹田之内的固化玄晶融合神魂,形成圆形玄丹,

之前的境界可以说是只要能勾动玄气入体,便有不小几率能修炼到大武师,可是要想跨入宗师境,可谓是百里挑一,

不过实力也会得到巨大的飞跃,例如一剑开山,一术飞遁数十里,所以宗师言外之意便是可自立山门,护一宗之安危。

宗师便可开山立派,而宗师之后的大宗师,实力可想而知!

此外,我和师傅这十数年间来此南夜城也不下一掌之数,每次城门士兵莫不是毕恭毕敬,此次竟敢前来犯事,想必其中大有缘由!

突然,我师傅的气势不断攀升,我在旁边虽然感受到一股极强威压,

但是好在师傅有意护我,因此我不像前面这些士兵一样,满脸通红,

强的还能勉强撑着兵器站立,弱者直接俯卧在地,而这络腮大汉情况要比其他人好上很多,只不过脸上依旧通红。

一旁的任风行双手抱臂,嘴角微微上扬,在旁边看着城门后方说道“老厉,看来这是有人不长眼啊!欺负到我兄弟二人头上来了”

这句话像是对师傅说,却又似对别人说,我有一些不解。

果然,我顺着任风行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一辆马车停了下来,

一名身着白衣的中年模样男子,从马车上走出,一尘不染的白衣,随风飘动的黑色长发,

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羽扇微微挥动,看起来极为儒雅,他向我们走了过来.

路过络腮大汉时,络腮大汉早已下了战马,对着白衣男子行了一礼“参见先生!”

白衣男子微微点头,站到了络腮大汉之前,对着我师傅厉天行和任风行相继拱手“厉长老和任门主,在下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我师傅气息此时已收入体内,并未发散出来,师傅也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白衣男子,

倒是这任风行抱着双臂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后,有些生气的说道“远迎可是受不起,这位小辈刚才可是要将我一行三人抓起来的,哼”

这白衣男子脸上表情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依然面露微笑,让人觉得十分儒雅。

“任门主莫要生气,在下也是刚好路过此地,便远远瞧见此处有些许动静,近日又是江湖百年大典临近之日,

便下车一看,并不知是兄台几位远道而来,手下将士刚从北境北溪国调回,又是奉命行事,不识几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宽容大量”

白衣男子便再次拱手对着我们一行三人又道“不过南夜城此番百年大典,城中戒备相比之前更加森严,

既然几位在此坏了规矩,还是先请移步万事阁简单处理一下吧,希望几位能多多体谅一下手下办事之人!”

我在一旁细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这白衣男子之前从未见过,给人的感觉表面上十分儒雅,说话也十分得体,

但是不经意间总能感受到一番城府很深之感,此外他面对我师傅与任风行如此冷静,想必其功力至少不会弱与宗师!

正当任风行满脸怒气想要再次接话时,却被我师傅拦下了,我师傅对着白衣男子拱了拱手,

说道“我乃南夜城四大势力长老之一,岂会不知这南夜城规矩,又如何会坏了这规矩?我三人现在并当下未进入南夜城,又怎么坏了城内规矩?这是在和在下过不去吗?”

我师傅说完后气势突然猛涨,空气中多了一丝凝重,白衣男子身旁走出两人,护在其左右两侧,

此时狂风突然呼啸而过,战斗似乎一触即发,反观白衣男子,他依旧儒雅,只是在这狂风之中衣角并未随风而动,似此人不在此处一般

“哦?是这样吗?那这名将士可是犯了糊涂,稍后在下自会给厉长老一个交代!”

白衣男子对着身旁的人使了一个颜色,不过我师傅说道“这倒不劳烦先生了,在下自会处理。”

说完,站在白衣男子身后的络腮大汉突然身子往后飞去,陷入进了城门之中,生死不知。

而络腮大汉先前所站位置,只见任风行拍了拍脚下的黑色布鞋,似乎在说这大汉弄脏了他的鞋底!

随后任风行缓步向我们走来,路过白衣男子时,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白衣男子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仿若手下之人与他无干,

只见他说道“既然是一场误会,厉长老与任门主处理了,也算是为在下挽回教管无方之过了,几位还得受在下一拜。”

说完白衣男子在次拱手。

师傅此时气势一敛,嘴上丝毫不留情面道“南夜城为我天云大陆第一城,还望先生多多教管手下之人,免得丢了南夜城的名声!”

“此次是在下疏于管教,幸是厉长老及时发现,不然悔之大已。

另外在下已在明日设下宴席,一来是结识来自江湖的奇人异士,二来也算为此设事,向厉长老和任门主一个道歉,

还请厉长老与任门主略给在下一些薄面,明日烦请移步九重阁楼,一起共饮美酒可好?”

这白衣男子听闻我师傅之言后并未发怒,并且还邀请师傅明日把酒言欢,想必这把酒是真的,言欢就两难了。

厉天行闻言,眼睛微微一闭,想到此事有些怪异,“从一开始的针对到现在的邀请,一定又是圈套,既然你们要玩,那我便要好好看看你们到底会玩些什么花样”,

于是对着白衣男子道“既然先生如此,那我等不去,岂不是太不给先生面子了?”厉天行此时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却带有一些嘲讽。

白衣男子听后,道“厉长老与任门主能光临,在下真是倍感欣慰,我这急着出门还有要事在身,在下近日便先行告辞,明日我等再把酒言欢!”

说完,白衣男子对着师傅与任风行微微拱手后,对着后方的士兵说了两句,就带着身旁两人跃上了等候在一旁的庞大鸟形灵兽之上。

白衣男子走后,任风行开始破口大骂“这祝海文什么人啊,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大爷我最见不得这种小人,话说你还答应他喝酒,这是什么意思?”

厉天行微微摆手,“此事进城后在细谈”说完,之前白衣男子所坐马车便停在了我们三人之前,

只见一名士兵毕恭毕敬的对着厉天行道“厉长老,这是祝先生特意安排的,让小人务必送厉长老一段路程,免得入城之后,再寻马车。”

此时,我师傅转过头,对着我与任风行笑道“既然有车,哪便上车吧”

说完随即跨上马车,我跟在任风行后面准备上马车时,突然想起那名络腮大汉,

那可是一名实打实的武师强者!

随即我望向城门,只见那名络腮大汉正被两名士兵缓缓抬进城门之中,也不知死活如何,即使救过来,此人也废了吧!

先前跟在他后面的几名士兵从他旁边路过,大部分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这让我有些诧异……

随后画面我也并未多看,只是转头进了马车之中。

在马车里坐稳之后,我看见任风行刚想说话,我师傅便说“许久未见,我们回去之后再细细聊聊吧!”

任风行听完也只好作罢,此时马夫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在几位大人往城中何处去?”

任风行随意的说“中城行云机关铺”,说完之后便转头盯着我瞧来瞧去,惹得我浑身不自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