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平异人录 > 第一卷 少年行
第一章 道士下山
作者:品言有罪  |  字数:2374  |  更新时间:2020-06-25 22:29:54 全文阅读

太平山山腰

草庐

瀑布从山顶石床上倾斜而下,在草庐前的水潭中激起千万波浪,发出隆隆巨响,潭前四周水雾蒙蒙。

一个老道士和一个小道士正对坐在深潭前。

“从前啊,有个大州,位于大夏国苦寒之地,人人尚武,就叫武州。又因为地处大夏最北。。。。。。”

老道士心虚地看了不耐烦的小道士一眼。

“好了,好了,不说了。”

“小也,师父真心舍不得你下山啊。你此去要多加小心啊。”

老道士十分宠溺地摸了摸小道士的头,替他把额前的头发微微捋顺,这一瞬间似乎有万语千言想要嘱托。

“什么?你大点声!师父我听不清啊!”小道士拨开老道士摸着自己头的手,好让几根被捋顺的头发换了一边,又支棱起来,用力地喊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师父,你老这么摸我头,不长个子的!”

老道士刚酝酿情绪瞬间破功,冲着小道士大喊道:“那我们换个地方!”

“早就该换地方,谁在瀑布底下聊天?就你非要装高人风范。”小道士嘟囔着也不理师父,自己一个纵跃跳出去,就跳到了十几丈开外的草庐前。

老道士随后而至,在小也身边落定。

“小也,此次下。。”

“知道了,你不舍得我,我要多加小心,你算出我身有一劫,此次下山是去应劫,死中求活嘛!师父你已经跟我说了几百遍了。”

老道士干笑着搓着双手:“有那么多遍?”

“有,我都记在本子上了,你要不要看一看。”小道士说着作势要回草庐中去取本子。小道士有一个专门记账的小本子,整个太平山上下都知道,按小道士的话就是:“君子记仇不在心里,都写在纸面上。”

本子上第一页就清晰记录着,太平山大天师当年用一串糖葫芦把小道士骗上了山。如今十年过去本子越发的厚了,记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大天师确仍是这本子上记得最多的人。

“不用,不用!”大天师连摆手道,他这徒弟回到房间不还得给自己再记上一笔。

“师傅,你不是骗我的吧,咱们出家人最喜欢骗人说有劫难,然后榨取钱财的。我自幼上山,可是身无分文。身为弟子,将来也是要对您尽孝,给您养老送终的。你可不能因为我烤了仙人潭的两只独角娃娃鱼就撵我下山,那鱼是我烤的,可是是大师兄下的水,二师兄织的网,三师兄捡的柴,四师兄生的火。。。”

“前些日子,金光寺的两个禅师不是也来给你算了吗?”

“鸡鸣狗盗两位大师啊,你们算得根本不一样好吧,你算得是劫在东南,他们两个算得是劫在西北。你算是劫在我十五岁之前,他们两个算得是劫在我十五岁之后。怎么这劫难还能四处游走,东西南北,古往今来无处不在啊。话说都是出家人,出去组团忽悠也要统一口径啊,这样万一说漏了,多丢人啊。丢人不怕,万一施主不给钱,再打你们一顿。”

“那是空寂,空道两位禅师,什么鸡鸣狗盗,好歹金光寺也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还是有点东西的。和我的有出入,那是他们学艺不精,天人之际领悟不够,只能算个大概。他们哪里懂命符咒的四种写法。。。老道士嘟嘟囔囔说了几句,声音却越来越小了。”

两人望着远处的瀑布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师父,你不要愧疚。若真是过不去这劫,也是我的命。天下大乱,我辈修道之人本就要乱世下山的。”

大天师叹了口气,没有言语只是伸出手习惯性的要去摸徒弟的头。手伸到一半又却又停了下来,徒弟怕被摸头多了不长个子啊。

小道士这次没有拨开老道士的手,主动往老道士身边挪了挪。

“这是天福庄的骑龙望兽弩,这是逍遥阁的点水峨嵋镖,这是上春湖的五毒鸳鸯散,这是天石堂的开山斧,这是滚龙舟的混天叉,这是憬悟山的金背钺,这是妖王庙的赶山鞭。。。”

“师傅,我是去下山接应礼曹陈大人,又不是刺杀圣人,用不着这些东西。”

大天师絮絮叨叨地把一件件宝贝塞给小徒弟,

最后郑重其事拿出来两个锦囊。

大天师先打开了第一个锦囊。

里面是一张玉牌。

这是“太平无事牌”,乃是从太平山开山祖师手中传下来的。天下修行,无外乎是以先天五炁(气)为根本,先从强身健体,飞檐走壁,然后到以人为炉,内炁外化。

但是这“太平无事牌”,可以让人在短时间调动天地灵气,凭空上升一个大境界。咱们道门修行的化炁 、凝神、破实、碎虚和通玄每一个大境界之间可谓天差地别。高境界者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灭杀低境界之人。这“太平无事牌”最重要的是可以无视境界之别,让使用者越级发挥,使用外力的天地灵气,简直是逆天之物。若是浩然境界之人拿到,马上就可以晋级顶级武者。若是真武境界拿到了,那短时间之内几乎天下无敌。当然天地灵气入体,破坏了人体内的五炁循环,代价也是极大。非死即残,终生修道无望。这东西放在小型宗门几乎是镇派之宝。当年太平山传下的七块玉牌现在也只剩下两块,常年在祖师堂供奉。这如今居然拿了一块出来给小道士。

“师傅,这东西太贵重了,拿给我用是不是太浪费了。”小道士当然认识这好东西,一边说着一边麻利地把玉牌装到自己口袋里。

然后伸手去解第二个锦囊,被大天师一把拍开。

“这里面是三张字条。为师算出你此去必然要吃很多苦,提前为你准备了这三道应对之法。你觉得遇到过不去的难关的时候,就拿出来一张看一看吧。不过三张字条都看完之后,就是。。。”

就是什么?出家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话总是说一半。小道士这个时候忘了自己也是出家人这回事,恨不得现在就把三张字条都拿出来一口气都看完。

大天师摸着小徒弟的小脑袋:“去吧!争取速去速回!”

“嗯。”小道士重重的点头,然后转身头也不回飞奔向山下行去,整个过程潇洒飘逸,行云流水。

刚飞奔到山脚的小道士忽然止住脚步,回头冲着山上大喊道:“师父,你又骗我,我下山你没给我钱啊!”

“小也,出家人出门都不用钱的!你快去快回!”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山上,老天师遥望山门良久,那个活泼的身影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贵为天师,号令天下道宗之人,这一刻却也感到无能为力。转身,缓缓走向祖师堂,也许向祖师祈祷一下,保佑这孩子平平安安,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吧。

我擦,我的另一块玉牌呢?

山下,小道士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用袖子抹抹嘴,然后一把把锦囊打开,三张字条都被拿了出来。我先看看字条上都写了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