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安七日 > 第柒日
章 回(十) 大结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0-08-04 14:08:04 全文阅读

圣人闻言早已是怒不可遏,那种受尽了欺骗,万念俱灰的心情恐怕除了他自己,旁人根本无法体会!张易之仍然不依不饶,继续说道:“李三郎,事到如今,吾借幻术让应龙现世,当着众人的面说了汝不配为君,此消息恐怕今日便会不胫而走,传遍天下,汝失民心,此其一;世人皆知杨国忠为奸佞,汝将传政于他,朝堂之心亦失,此其二;汝下令追捕李白,间接害死裴旻,天下仕子、绿林豪杰早已失其心,此其三;三镇节度使尽归于安禄山,他手中的兵力远超朝廷,再加上汝的军队重心南移,应接不暇,此其四;老夫算来算去,不知这盘布局了这么多年的棋局汝该如何破解?老夫苟活这么多年,无非就为了一件事——彻底毁了这个李氏大唐!”

不等圣人接话,张易之扭头望向了李白,冷冷说道:“李白,五十年前,汝的阿郎李客破坏了老夫的洛阳之谋,可到了今日不知汝又有何办法?这局你能破吗?况且,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你应该懂吧?你该不会也想走走李客的旧路?他——李三郎!根本不值得你相助!”

李白闻言不禁转头望向了圣人,过了片刻,这才继续说道:“张易之,汝也太小看李白了吧?吾若是为了功名利禄而苟活,恐怕也不会到今日这般模样!家父、家师在世时都教给了吾两个字——侠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今日李白站在此地而战,并不是为了谁,而仅仅是为了天下公义!不过此间道理说与汝这等歹人,汝也不会明白!”李白顿了顿,继续说道:“吾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家父、家师都说过,五十年前他们守洛阳,也如同今日一般,并不是为了谁,同样是为了天下的百姓,所以无论后来如何,他们都从未后悔过,他们只是做了他们该做的!”

张易之闻言不禁脸色一沉,怒斥道:“假仁假义、冥顽不灵,今日老夫就让汝等皆死于此塔,吾倒要看看汝等如何守得天下公义!”

李白淡然一笑道:“吾今日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死于此塔!”

张易之再次怒道:“口出狂言!今日七剑道童在此,老夫倒要看看汝一人,到底凭什么而战?”

“凭我!”突然塔门出传来了一声回话,众人纷纷望去,来人竟是高力士!张易之当即色变,口中喃喃道:“汝不是。。。重伤在身吗?”

高力士踱着步走了进来,待到了众人身前,当即向圣人跪地道:“老臣救驾来迟,请圣人恕罪!”

圣人见是高力士,又惊又喜,连声问道:“高。。。将军,汝不是。。。”

高力士回话道:“启禀圣人,老臣是受了些伤,但并不严重,听闻道政塔内众人都落荒而逃,这才赶了过来,幸得圣人无碍!”说话间他又扭头望向了几名道童,继续说道:“收拾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应是绰绰有余!”见高力士赶来,陈玄礼顿时涨了士气,当即跪地大声道:“还有末将!吾今日也将誓死保护圣人!”

“还有吾!”说话的正是李伯禽,此时他也止住了悲伤,从小落的尸体旁缓缓起身,继续说道:“阿郎誓死为了公义,吾辈又岂能退缩!”

张易之见势不对,当即下令道:“上!格杀勿论!”七名道童得令当即一拥而上!李白不为所动,高力士一跃而起,与七名道童开始交手,李伯禽、陈玄礼见状也连忙加入了战斗!

李白的目光始终盯着张易之,看来此时他打算与他做一个彻底的了断!

七名道童合攻一人,自是同心协力,可此时同时对付三人,不一会儿已是阵脚大乱,败象已露,眼看高力士三人已渐渐占了上风。张易之见势不妙,连忙一转身朝塔外跑了出去,李白见其欲跑,连忙抽剑追了出去,可才刚出了塔张易之便停下了脚步,李白随后赶到。

张易之的眼中满是愤怒,原来不知何时,三条桥道已经坍塌,没了去路!悬崖的对面,圣汤宫一侧站满了羽林军和禁军,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原来道政塔内一直无人来救是因为已经没有了桥道;高力士过了这么久才赶至此处,兴许也是因为设法过桥而耽搁了不少时间!

李白朝断桥望了一眼,不禁笑道:“吾道说怎么不跑了!看来上天安排了吾二人在此决一死战啊!也罢,吾就再替家父杀汝一次!”

张易之扭过了头,眼中满是愤怒地说道:“李白,汝休要狂妄,汝以为老夫一定会败吗?当年李客杀不了吾,到了今日汝也一样!”

李白嘴角一扬,当即从腰间取下了酒壶,“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净,然后用手袖一擦嘴笑道:“汝的胞弟刚才接到了醉剑第十一式,不知汝能胜他几招!”话音刚落,便提剑攻了过去,张易之连忙接招应战。

道政塔内,七名道童已是招架不住,陈玄礼、李伯禽的武功虽是一般,但加上高力士的配合实力就远在七名道童之上,不到一会儿,七名道童已是死的死、擒得擒,败了去。在高力士的保护下,圣人领着众人走出了道政塔,此时此刻,无论是寿王、右相,还是杨玉环犯下的罪行,圣人也无暇追问,太子、郭子仪二人也扶着李泌紧随圣人身后。

李白二人激战正酣,张易之虽已年近八旬,可武功丝毫不减当年,即便李白使出了醉剑,一时间也难以制敌,圣人朝高力士吩咐道:“汝还不速去帮忙?”

高力士不为所动,只是躬身应道:“回禀圣人,这李白无须吾等帮忙,难得遇一实力相当的对手,他自是乐在其中,若是吾等贸然相助,事后恐怕他会心生埋怨!况且,以老臣之见,当今普天之下,恐怕无人是李白的对手吧。”圣人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果然如高力士所言,当李白使出了醉剑十八式——酒中游龙时,张易之已身中一剑,李白见势乘胜追击,张易之接连中剑,最后李白终于使出了醉剑的最后一击,第二十三式——谪仙无剑!张易之已是避无可避,心脉中剑,当即跪地,口喷鲜血,看来已是无命可活了!

张易之心有不甘地望向了圣人,大声吼道:“李三郎,今日吾败了又如何?到了明日,汝就会知道应龙现、天下变真正的含义!哈哈哈!”张易之的笑声响彻山涧,听得人不禁毛骨悚然!

可就在此时,张易之突然伸手抓住了李白手中的玄铁长剑又刺深了一些,李白一怔,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张易之见状,连忙往后一跃,到了悬崖边缘!他朝身后望了望,然后再一次望向圣人,冷笑道:“李三郎,老夫即便是死也不会落在汝的手中!”说罢,便转身一跃,跳入了山涧之内,李白反应过来时,已是来不及,只能眼见其跌入了万丈深谷。。。

两个时辰后,大雨已经停歇!羽林军在山涧谷底找到了张易之的尸首,圣人下令连同张昌宗一道再次五马分尸,葬于荒郊。

安庆绪已不知去向,道政塔桥道的断裂正是出自他手,为的就是无人能够及时追上他,从而赢得逃脱时间。。。

李白家的宅院里多了一座新坟,上面写道:“李天然之妻安简兮——小落之墓!”

李白宅院外,站着两人,一人便是李白,而另一人则是他的老友杜甫。杜甫开口问道:“不知太白兄将意欲何往?”

李白笑道:“世间之大,游于山水间,醉于诗酒中,岂不美哉?不知子美又意欲何往?”

杜甫叹息道:“吾没有太白兄那份洒脱,可能还是继续为官,忧国忧民吧!”

李白笑而不语。

一日后,即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得安禄山拥兵十五万,以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由在范阳起兵。其属下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之声震地。

短短一个月,洛阳失守。后不久,长安亦失守。

后到马嵬驿,将士发生兵变,杀死了杨国忠;高力士缢死了杨玉环。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尊李隆基为太上皇,开始抵御安禄山叛军。

安禄山宠幸的段氏诞下一子,安庆绪担心自己被废,于是串通几人谋害了其父安禄山,自立为帝。安禄山军内开始反目,叛军之势由盛而衰!郭子仪最终率唐军收复失地。此战争史称“安史之乱”,前后持续了八年之久,曾经盛极一时的大唐也从此走上了没落的道路。

战争爆发后,李白、杜甫等人开始了流亡之路。李天然下落不明,不知去向。

多年后,李白故人寻得李伯禽,其已泯然众人,育有两女,皆嫁于普通人家,自此集诗、酒、剑于一身的谪仙人李白传奇的一生黯然陨落!

而此时,李隆基恐怕才明白那句:“应龙现,天下变!”到底是何意。。。

(全书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