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安七日 > 第壹日
章 回(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0-06-02 00:05:20 全文阅读

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二,申时初刻。长安,大安坊。

长安城渐渐开始入冬,虽然今年的初雪未至,可已是感到严寒,天灰蒙蒙的,不免有些压抑,偶尔吹过一阵刺骨的寒风,即便已过了晌午,仍感觉到有些寒颤。

可相较天气而言,更让人觉得发冷的则是此时悬挂在横梁上的一具尸首!这是大安坊内的一户普通民居,屋外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村民,大多双手插袖,伸长了脖子往屋里张望,胆子小一些的则低头窃窃私语。屋内的死者是一名年过三旬的妇人,身着粗布素衣,颈椎骨已断,双拳紧握,口目微张,脸色铁青,地上有一倒地的木桩,从现场初步判断应是上吊窒息而亡,从尸僵程度判断,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尸首尚未取下,两个不良人正在仔细勘验现场,过了片刻,其中一名不良人突然起身问道:“是谁报的案,还请说说事发的具体情况。”

一名年逾花甲的老丈听到问话,于是向前走了一步,颤声道:“官家,是老朽差人报的案。”

不良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老丈,问道:“敢问老丈是何人士?与死者是否有关联?”

老丈轻轻摇了摇头,答道:“回禀官家,老朽是本村村长,刚才牛二急冲冲地跑到我家,说是他内人恐怕上吊自杀了,让我一同前来看看,谁知到了此处,情况正如牛二所说,老朽情急之下,这才差人报了官。”

“牛二?”不良人小声喃喃道,他的目光投向了老丈身旁的一名男子,男子此时神情慌张,看样子应该就是老丈口中所说的牛二,不良人于是开口问道:“你就是牛二?”

男子一听问话,连忙慌张地上前答道:“小人就是牛二,内人遭此不测,还望官家。。。做主啊!”男子边说边开始大声啼哭!

不良人望了牛二一眼,略作沉思,继续说道:“你家内人为何会突然上吊自尽?此前可发生何事?”

话音刚落,牛二连忙抬头答道:“官人,小人不知啊!我与内人感情一向交好,内人与邻里也算是相处和睦,不曾与人结怨,怎料想。。。突然就发生了此等横祸!”

不良人继续问道:“你是何时、怎么发现你内人上吊的?”

牛二想了想,答道:“回官家,小人是一农夫,今日吃过午食,小的便下地干活,中途返家,发现屋中大门紧闭,无论我如何叫唤,也不见内人应声。小人心想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慌乱间就跑去找了村长,村长随我一同赶到时,屋内依然无人应答,小的情急之下撞门而入,这才发现内人已。。。还望官人做主啊!”

不良人把目光又转向了老丈,继续问道:“敢问老丈,牛二所说是否属实?”

老丈轻轻点了点头,应道:“事情原委大致如此。”

“撞门而入之人确是牛二?”不良人追问道。

“确实如此,此乃他家房舍,我等赶到时,屋门紧闭,其他人自是也不方便,只能由牛二自己撞门而入,谁料想刚一进门就见其悬挂于房梁之下。。。想必也是穷苦日子把她给折磨够了。。。”老丈缓缓答道。

不良人突然嘴角一咧,神情有些似笑非笑,他的目光突然紧紧地盯着了牛二,接着一脸严肃地开口道:“好吧,牛二,你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现在该跟我们大伙儿说说你是为什么要杀害自家内人了吧?”

此语一出,众人不免一阵低呼,窃窃私语声从屋内传到了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投向了牛二!牛二大感震惊,颤声道:“官。。。家,你这是何意?这可是小人的内人啊?小人如何下得去手?”

不良人厉声斥道:“如何下得去手这事不是还得问你吗?汝快从实招来!”

牛二被这么一喝,不禁吓得往后退了半步:“官家确实。。。冤枉小人了!村长也在场,当时我等赶到时,屋子大门紧闭,小人如何进的了屋子,又杀人离开!这明明就是内人。。。一时想不开,自己悬梁!”

不良人的目光变得更加尖锐,眼睛里像是要射出两把钢刀一般,他继续厉声道:“好你个牛二,到了现在你还要狡辩!好,那吾就给你好好讲讲你这出闹剧的破绽到底在哪!”

不良人把目光转向了老丈,开口问道:“敢问老丈,牛二来找你时,是否是说自家内人恐怕上吊了,让你一同前往查看?”

老丈点了点头,肯定地答道:“没错,正是如此!”

不良人又望向了牛二,问道:“牛二,吾且问你,既然大门紧闭,你不曾入内,你又如何能够预测到你内人在屋内是上吊自尽?再说,你中途返回,即便敲门无人应答,难道不应该是认为内人外出吗?为何又如此笃定内人遭受不测?汝不曾外出寻找,反而直奔村长家中,汝不认为汝的行为太过于反常吗?除非。。。你早已知道了屋内情况,要不然断然不会如此!”

“你。。。你。。。胡说!我这也是情急之下的胡乱猜测而已!谁知道真的如此!”牛二突然有些气急败坏!

不良人反而笑道:“牛二,汝先不要着急。吾再问你,正如你刚才所言,你二人夫妻和睦,内人又与他人没有结怨,那你又为何会平白无故的认为她会遭遇不测?到了现在,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

“胡说!胡说!这全都是你的。。。推测而已!你有何真凭实据?况且,我回来时,屋门是紧闭的,这个。。。村长也看见了,这总没有假吧?”牛二激动道。

“证据?好,我现在就告诉你证据!你刚才说你是外出务农返家,发现蹊跷后就然后直奔了村长家对不对?”不良人问道。

牛二想了想,应道:“对!但。。。这算什么证据?”

不良人笑道:“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既然如此,你中途就不可能有时间更换衣服和鞋子,对吧?那你的鞋底、衣服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下地的泥渍,此事作何解释?”

牛二低头望了一眼,慌乱地答道:“这。。。这。。。也只是你的猜测,我习惯务农后自己清理一番,当然没有你说的泥渍!”

不良人突然怒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抵赖!吾再问你,你下地干活的农具呢?为何会放在这屋子之内!”说罢便用手一指靠在墙角的农具,同时目光如炬的紧紧盯向了牛二!

牛二霎时间被吓得连连后退,直到身子贴到了大门,这才停了下来,口中慌乱道:“我。。。我。。。我。。。”

不良人见状往前走了两步,到了悬挂尸首的正下方,俯下了身子,一伸手扶起了刚才倒地的木桩,众人不禁再次发出了一阵“哇”的低呼,只见那立着的木桩离着尸首的脚步足足有一尺有余,不良人直起了身子,朝着牛二再次大声斥道:“牛二!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就凭这木桩,你的内人又如何能够将自己悬于梁上?分明是你杀人在先,又制造了悬梁的假象!至于大门紧闭一事。。。还算你有点脑子!”

村长听罢,连忙问道:“官家,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良人笑道:“其实大门根本就没有锁上,牛二抢先开了门,假装门被锁上了,给你们大伙儿制造的假象而已!要是真如他所说,大门被紧闭上了,那么他撞门而入就一定会破坏门栓!我们且看看门栓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

话音刚落,只见牛二连忙一转身,推开了身前的人,发疯似地往屋外跑去,不良人连忙大声喝道:“凶徒哪里跑?快给我站住!”

可此时的牛二哪还会听他叫唤,一转眼已经跑出了屋,眼看就快出院了,围观的百姓见此穷凶极恶之人自是也不敢阻拦。可正当众人手足无措间,牛二突然大声惨叫了一声,整个人居然又飞回了屋中,跌了个背朝地,一时间也无法再动弹。

众人的目光朝齐齐朝屋外望去,只见院中走入了一身穿粗布服的男子,年纪约三十上下,身材高大,面相消瘦,颚下留有长须,相貌甚是英伟,可目光内却似乎有些呆滞。

“兄长?你怎么来了?”不良人看清了来人,连忙出门相迎。

男子突然憨厚一笑,应道:“阿。。。阿弟,阿郎今晚要外出饮酒,差吾来给阿弟送些饭食。刚见阿。。。弟叫他停下,他不停,所以。。。踹了他一脚,嘿嘿!谁让他不听。。。阿弟的话!”

不良人微微一笑,应道:“可兄长。。。还是下手太重了,这一脚踹得恐怕他得歇上三、五天了!”

二人正说话间,村长跟着走出了屋子,连忙一躬身,说道:“谢官家,不到片刻就帮我等识破了这个歹人!老朽真是感激不尽啊,敢问官家姓名。”

不良人转身笑道:“此乃份内之事,吾乃长安县不良人李天然,这是家兄李伯禽!”

李伯禽连忙用手挠了挠头,憨厚地笑道:“无妨,无妨!唤我的小名明月奴就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