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南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霸虎心思
作者:乱世浮萍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20-08-06 12:19:01 全文阅读

陈德诚听得太阳穴直跳,这周家小子什么运道,上个月刚能出来溜达,自家这位半年多才回来一趟,这就碰上了?估计没的好事,一会周家肯定得上门来寻。

陈启霸喝完茶,将事情给讲清楚,特别是提到那马的时候,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我儿就这点随我,聪慧,贤侄,你说是不是?”陈大将军一听完,顿时眉飞色舞,不快一扫而空。这感情好啊,没动手,还得了一笔钱财。就算周家时候找上门来,那也是小辈之间你情我愿的买卖。

“当然,虎父焉能有犬子?霸虎天资出众,他日必成大器。”反正当着别人老子的面,夸赞总是没错的。

陈大将军听得一阵暗爽,瞧着霸虎也是越来越顺眼,我儿必是内秀,往日里自己没发现。

“哟,老爷今儿个认为儿子像你了,往日里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应该像他舅舅嘛。”陈夫人刚进大厅,就听见陈大将军在自吹自擂,忍不住奚落道。

“娘,外甥像舅舅咋了?”陈启霸头一次得到老爹的肯定,正在暗乐呢。

“我儿回来了,快让为娘看看,怎么都瘦了,是不是吃得不好?”陈夫人上前,抓着陈启霸粗壮的手臂,细细打量。

“侄儿见过婶娘,霸虎这些日子随我去了一趟江宁,路上辛苦了些。等回到剑州,就不会如此了。”孙宇以手扶额,这是怎么看出来的,那手臂都快赶上我的小腿了,怎么看也跟瘦不沾边啊。

“娘,儿子哪里瘦了?这吃得好着呢,就是比较忙,也没什么时间回来,您可得保重身体。”霸虎一脸尴尬,在整个剑州军,就他跟老程吃得最多,跟着孙宇这一路北上,累是累了些,但是伙食还是很好的。

“贤侄也来了,快点,吩咐下去,多准备些吃食,可不能让贤侄跟我儿饿着了。”陈夫人对着身边的侍女说道,儿子难得回来一次,可得好好准备一下。

陈夫人围着陈启霸左右打量,确定没有问题,总算放心下来。他可是听说了,剑州这段日子没少打仗,她这当娘的,自然希望儿子立功有出息,可又总担心他受伤,每日都纠结得不行。

既然儿子没事,陈夫人就不管了,拉着孙宇问他诗词的事情。孙宇在泉州作的那首词,已经传到建瓯了,陈夫人是不太喜欢的,她一个女子,自然喜欢那些情感细腻一点的。

“贤侄,是不是每日打仗,无暇读书,这破阵子比之前的可差远了。”陈夫人让人取来自己手写的破阵子,又读了一遍,终究差了些意思。若不是喜欢孙宇的文采,这词她决计不会收藏的,跟鹊桥仙如何能比。

“夫人此言差矣,以老夫来看,这破阵子犹胜前者。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是多少为将之人的梦想?当浮一大白。”陈大将军轻拂胡须,他这辈子若能做到如此,死而无憾。可惜啊,估计自己是不成了,只能指望儿子了。

“你懂得什么,一个大将军,研究诗词,能研究出个什么来?”陈夫人嗤之以鼻,研究了半辈子,连个像样的都写不出来,还装模作样点评。

孙宇没奈何笑笑,这诗词一道,男女喜好必然不同。但就他来看,这破阵子也是极好的,如何才算得好诗词?就在于能不能拨动人的心弦。女人倾向于爱情,男人倾向于功名,各有不同罢了。

“走走走,喝酒去!”陈德诚被怼得张口无言,他也想写啊,奈何不是那块料,写出来的自己都看不下去,直接扔到火盆里烧掉了,省得丢人。

孙宇看见一盘盘菜肴端上来,不由得感慨,这将军府的伙食就是霸气,明显是按照陈启霸的口味准备的。整根的猪肘子,整只的烤鸭、烧鸡,比比皆是,虽然谈不上精致美味,但是分量忒足。

陈启霸抓起烤鸭,直接从中一撕两半,递了一半给孙宇,另外一只手就啃起来。孙宇道了一声谢,接过来一啃,满嘴油腻,爽啊!

陈德诚一看这架势,就要上火,奈何看了一眼满眼爱怜之色的陈夫人,只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往日里不过抓起来撕根鸭腿,半年过去,这回来更加粗鲁了,直接一分两半,若不是孙宇在场,估计直接整只放嘴里啃了。又转头看了一下孙宇,同样抓着半只烤鸭在啃,人家怎么就瞧着优雅得多。

“儿啊,慢点吃,喝点汤。”陈夫人舀了一碗汤递过去,这吃得多好啊,不然当什么武将,就他爹那小身板,只能躲在城里瞎指挥。陈大将军要是知道自家夫人如此看自己,恐怕得当场吐血,怎么说也是个大将军,谁说带兵就一定要冲锋陷阵了,前朝那个千军万马避白袍的陈庆之,不就是儒将嘛。

“婶娘,我自己来。”眼看陈夫人要给自己盛汤,孙宇赶忙自己来。

“孙大人呐,我儿年岁也是不小了,至今婚事也没个着落,你还得帮我们看着点,若是有合适的,也给牵个线。”陈夫人也是着急,这自家儿子至今还是一个人,总该成个家才是,她还等着抱孙子呢。

“不好找啊,婶娘。霸虎这条件,那肯定得好好挑挑,剑州那地你知道,就没什么像样的大户人家。若是您不嫌门槛低,我保证愿意嫁的女子能从剑浦一直排到建瓯。”孙宇一听,这事难办啊,陈家门第太高,哪有什么合适的。若是在江宁,这事倒是好解决,剑州但凡算是大户的,都跑了个精光。

“哪有那么夸张,我儿虽然优秀,也不会有如此多的。”陈夫人听得直乐,没想到自家儿子在剑州这么受女孩子欢迎。

“要不先纳个妾室?此事倒是简单。”孙宇想着,总这么单着也不行,这霸虎明显荷尔蒙超高,不纳个妾,早晚得去勾栏里瞎混,自己也不方便管。

“好啊好啊。”陈启霸总算放下他的烤鸭,跟小鸡啄米一样,点个不停。这么大人了,不想女人才怪了,奈何一直没人给他操持。

“像什么话,未娶妻先纳妾,这是读书知礼的人家该有的事嘛?”陈德诚当即不爽了,这种事情传出去,哪能寻得好亲事。况且老子还没纳妾呢,你小子还想造反不成。

“叔父,这个事关家族严续,有些变通,也不妨事的。况且小侄也是未娶妻先纳妾,至于读书知礼这事,小侄也是经过国主跟朝堂各位大人考校的。”孙宇差点被噎住,一不小心就被这老家伙给骂了,我怎么就不读书知礼了。

“贤侄说得有道理,还不是你这当老子的没用,连门婚事都搞不定。儿子都这么大了,反正续的也是你陈家的香火,你自己看着办。”陈夫人以前也觉得不妥,可是这位孙大人名满天下,尚能如此,我儿怎地就不行了。

“那个、夫人不是一向对纳妾之事,极为抵触嘛。”陈大将军顿时没了脾气,对自己纳妾总是一哭二闹的,怎么到儿子这里,就变了呢。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知晓,想纳妾就好好补补,每天就知道写写画画,有个屁用。”陈夫人现在也不把孙宇当外人,说话也没个遮拦,你连公粮都隔三岔五断缴,纳个妾回来准备让我守活寡还是咋滴。

陈大将军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端起酒杯喝闷酒。孙宇埋头吃饭,装作没听见,陈启霸在一旁傻乐,自己纳妾这事,有眉目了,还是大人厉害。

“还是娘对我好,哦,这是上次儿子立功,大人给的赏赐,我给娘戴上。”陈启霸听得直乐,从怀里掏出一串珍珠项链,给陈夫人戴上,正是上次在泉州弄到手的,光顾着吃,差点给忘记了。陈夫人赶紧叫侍女拿来铜镜,左看右看,不停夸儿子孝顺,跟他爹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好的首饰。

一顿饭在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陈大将军,今天面子算是丢完了。孙宇带着陈启霸跟二位道别,陈夫人自然少不了一番叮嘱,这纳妾虽然没有什么门第要求,但是这样貌身段得好,人品不能出问题,最最重要的就是要好生养,最好生他几个大胖小子,想霸虎这般虎头虎脑的。

孙宇懂个屁的好生养,但是只能不断点头,回头到了剑州,让琚瑶给物色一下。自己堂堂剑州刺史、忠勇伯,总不能每日去街上盯着人家未出阁的小姑娘吧。

“姑娘,愿意做小妾嘛?我兄弟是......”孙宇一想到这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俩人骑着马,慢悠悠朝着城门口走去,吃得太饱,骑快了怕吐出来。

“大人、那个......”陈启霸一夹马腹,跟孙宇并行,有些欲言又止。

“咋了,霸虎,这可不像你。”孙宇看见霸虎欲语还休的模样,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好的大老爷们,怎么突然这副样子。

“我有中意的了,就是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霸虎鼓足勇气说道,他琢磨此事好久了,但是终究脸嫩,也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想的。而且之前一直担心家里不同意,只能按捺内心的躁动,现在总算能说出来了。

“啥,看不出来啊,说说看呢,回去我帮你打听打听。”孙宇一听乐了,这霸虎每日里就知道跟石墩子过不去,居然有意中人了,怪不得今天头点个不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