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南唐 > 正文
第一章 江南好
作者:乱世浮萍  |  字数:2214  |  更新时间:2020-05-31 20:02:57 全文阅读

初春三月,莺飞草长,江南自古繁华。两代君主皆喜诗词,是以南唐文风极盛。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文人士子,结伴同游,其中女子亦是不少。

“驾……”

官道尽头,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在催促下,飞奔而来。马上骑士一身劲装武士服,虽风尘仆仆,一双眼睛却明亮有神,丝毫不见疲惫。此人背负长弓,腰悬宝剑,与文人打扮的士子,格格不入,但却自有一番气势,一时众人纷纷驻足打量。

在南唐,马匹可是紧俏的很,眼前男子所骑的高头大马,必是西域良驹,重金难觅。

“啊……”

被高头大马惊吓,一匹小马驹掉头狂奔,吓得背上的年轻女子紧紧抓住缰绳,大声喊叫。

随着高头大马的接近,小马驹越发的急躁起来,背上的年轻女子终于坚持不住,即将被甩下马背。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这要是被摔在官道上,伤筋动骨都算是轻的。

枣红色大马一个急跃,马上骑士弯腰伸手一揽,本来即将坠地的年轻女子,顷刻间被安放于马背,众人见之,都松了一口气。

“吁~”

“小生孙宇,因归家心切,惊扰了姑娘爱驹,险些酿成大错,还望恕罪。”孙宇言罢,伸出手,想要扶年轻女子下马。

“都怪奴家骑术不精,幸得公子搭救……”前一刻还在天旋地转,下一刻却躺在了眼前男子怀里,小姑娘此时还有些懵,乖巧的伸出手,借力下马。

“小贼休得无礼,胆敢轻薄我妹子,当我老程拳脚不利乎?”一个彪型大汉,牵着刚才受惊的小马驹朝这边走来。看见眼前的情形,顿时丢开缰绳,朝这边狂奔。地面传来的震动,明白的告诉孙宇,这就是一个人形巨兽。

“哥,住手,休得无礼。”眼看兄长陷入狂躁,回过神的小姑娘,赶忙出声喝止,可是却来不及了,只能希望眼前的孙公子能够马上躲开。

虽然眼前之人,比自己壮硕的多,可孙宇并不惧,当下右脚后撤半步,挥拳格挡。

“砰”的一声闷响,两拳相击,一股巨力传来,孙宇后撤两步缷力,人形巨兽也是浑身一震,停下了脚步。

“哥,你干什么呐?刚才马儿受惊,多亏了孙公子搭救,你怎地这般?”小姑娘眼看着两人还要继续,赶忙下马站到两人中间。

“马儿受惊,也是我的责任,这些都是孙某应该做的。”估计不会继续打了,孙宇也收起架势。

“你小子不错,居然能挡住我老程的一拳,还算不错,今日请你喝酒赔罪如何?”知道自己打错人了,老程也有些不好意思,当即发出邀请。别看老程嘴上说的轻松,好似占了多大优势,可若是真是放手一搏,老程也心里发虚。自己刚才可是飞奔而来的一拳,这小子看着也不是什么猛人,居然站在原地就能接下自己的一拳,毫发无伤,简直就是个怪胎。

“程兄客气了,我离家多年未归,近日恐不得闲。改日我做东请客,不知程兄名讳?居于何处?”自己离家多年,对此地也不太熟悉,对于眼前之人,孙宇倒也起了结交之心。

“我叫程震北,这是舍妹小雅,我们住在桂花巷程府,你去了只要打听我老程,无人不识。”对方既然打听的如此仔细,显然是诚意相请,老程自是开心,那点被拒的不悦,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哥~你怎地乱说话”小雅一阵娇嗔,虽说此时风气还算开放,可哪有把未出阁的女子闺名随随便便往外报的啊,羞死人了。

孙宇闻声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小雅正直豆蔻年华,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温柔婉约,与其兄简直大相径庭,真的少见。

“小雅,哥哥错了,不过往后,孙公子跟咱们就是朋友了,也不打紧的。”老程自知失言,赶忙赔罪,他对这妹妹可是爱护的紧,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孙某思家心切,就先走一步,改日再聚。”孙宇拱手与程家兄妹告别,翻身上马。

靠近府城,这路上的行人越发多了起来,孙宇只得骑马缓行。

“五年了,总算回来了。”孙宇看着城门上的江宁府三个大字,不由得感慨万千。当年家中骤逢大变,自己也莫名得了离魂之症,遍寻郎中皆无药可医。幸得师父乾元子经过,收入门下,历经五年方才大好。

“天地之间一切皆有定数,本来你五年前就该离世,然你与我有缘,为师只能出手搭救一番。现在你我缘分已尽,为师也要避祸去了。你往后的路,谁也看不清,离去吧。”这是师父乾元子临别赠言,自那之后,孙宇就再也没见过师父。在茅庐守了足足半月,然后在茅庐前磕了三个响头,就牵着这些年唯一的玩伴烈火离开了草庐。刚走出百步,草庐瞬间燃起大火,顷刻间化为乌有……

孙宇定了定神,下马牵着烈火朝着城门走去。作为南唐的都城,自是守卫森严,数十精锐士兵,挨个检查过往行人。孙宇倒是不用排队,直接上前找到首领模样的人,将腰牌递了过去。

“恕小的眼拙,不认识公子,不知公子是鲁国公府的哪位?”首领接过腰牌看了又看,正面刻有司空府三字,确认无伪,自是不敢怠慢,赶忙恭敬询问。

“家父讳晟,正是已故鲁国公,我离家多年,你自是不识。”孙宇收好腰牌回道,其父孙晟在去世之前,正是担任南唐司空一职,回来的路上已然知晓被追封鲁国公一事。

“原来是小公爷当面,小的得罪了。”首领一听,这可是妥妥的顶级权贵啊,越发恭敬起来。

“还不让开,请小公爷进去。”鲁国公有一独子,离家多年,这守卫队长在江宁也算见多识广,自是知晓的。当即喝令士兵清理路障,让孙宇进城。

“哎,头儿,不是说鲁国公的独子是个傻子吗?”等孙宇走远,一个守卫凑上前小声问到。

“你才是傻子,管好你的狗嘴。小公爷当年可是出了名的聪慧,只不过家中出了变故,得了离魂症罢了,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必然是大好了,鲁国公后继有人啊。”这个不晓事的,嘴也不带个把门的,若是被人听了去,传到小公爷耳中,指不定出什么乱子呢。

因为南唐复都金陵,这江宁府倒是比往日还繁华几分,孙宇沿着记忆中的路线朝着府中前行。不知家中现在是何情景?随着离家越近,近乡情怯之感越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