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悬壶济江湖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斩杀
作者:高大上的切糕君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1-03-05 23:00:50 全文阅读

“你!”晏行一似乎被沈心远激怒了,怒吼出声,可是却也只能吼出这一个字。

  “看来晏会长是不愿意了?那没关系,我们可以帮你。”沈心远这话说的倒像是一个小说话本之中的反派。

  “且慢!”见沈心远不像是在虚张声势,晏行一也有些慌了神,“不如这样吧,我将中原商会解散,然后携家带口离开西域,以后绝不再踏入西域半步,你看如何?”

  这是晏行一目前能够给出的最大让步了,中原商会散了就散了,只要这条命还在,再有个十几年,中原商会还是能在另外一个地方建立起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沈心远似乎也看穿了这点小心思,摇了摇头:“这也仅仅是完成了一半,其实中原商会散不散的,我不在乎,我要的是晏会长这条命。”

  此言一出,晏行一的脸色瞬间转阴,微微低头之下,两只眼睛也被笼进了阴影之中,不过那不善的气息却也依旧从这阴影之中迸射而出,直指沈心远。

  乐扶柳三人也带着晏宇从屋里走了出来,乔凝的剑依旧架在晏宇的脖子上,丝毫不敢松懈。

  沈心远转头瞧了瞧,向着段合丢了个眼色。段合会意,脚下施展轻功,蹬了两下墙壁,一个鹞子翻身翻上了屋顶。

  这般动作不言而喻,定是要去寻找李还被关押的位置了,可是围在这院落周围的护卫却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的。之前沈心远和卫云帆两个人便将在场的三十多个江湖高手屠了个干干净净,谁知道这个翻身上房的人会不会也有这般高超的手段?

  没有一个人敢上去试一试的,只怕这一试,便将自己的命试没了。

  “小子,休走!”眼下这般僵持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别人让自己死,便毫不犹豫的自裁吧。晏行一见段合要走,便借着这个由头,只希望能够脱身。

  他的轻功不错,一年之前险些便擒住沈心远几人。这一年的功夫,晏行一也没有断了对自身武功的修炼,虽说没有多大的突破吧,但比起一年之前来说,轻功也更加扎实。

  可是还没等他拔地而起,翻墙追上段合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不是别人,正是沈心远。

  就在晏行一身形挪动的那一刻,沈心远也跟着动了。他虽然不擅长轻功,却也不算多么弱,眼下全力以赴,追上晏行一的脚步也实属正常。

  侧身一掌拍出,正中晏行一的腹部,只不过这一掌多是阻拦之意,所以力道也偏柔,只是将晏行一的身子推开几步,并没有伤到他。

  “晏会长,此刻若是走了,也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到了现在这般地步,沈心远依旧不断地拿话刺激晏行一。

  “看你的意思,我也活不过今晚了,被人笑话又有何妨?”晏行一反问了一句,再抬头一看,段合早就不见了踪影,眼下就算是有机会继续追击,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既然如此,晏行一心一横,索性便将这条性命拼上,说不定还能搏出一条生路。

  心里这样想着,晏行一手上也不慢,手呈利爪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沈心远抓了过去。眼下细雨依旧不停歇,也使得火把燃不起来,灯火昏暗之下,居然生出了几条残影。

  眼见着这一招向着自己的胸膛袭来,沈心远身形微退,让开这一抓,却不想晏行一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无奈之下,也只能再退。

  接连八爪,沈心远也接连退了八次,眼下他不会再退,因为他已经到了墙边,退无可退。

  既然不能再退,沈心远便不再退,一味的退让可不是他的风格。

  右手竖着挡在身侧,勉强架住晏行一的手,沈心远也被这力道带的身形微晃,但是他脚下发力,止住摇晃的身子的同时,左手肘自下向上,猛地朝着晏行一的下巴顶了过去。

  眼下两人的距离足够近,拳脚不好施展,沈心远也只能这样做。

  晏行一本想继续照着沈心远的咽喉抓去,可是这一招也逼得他不得不变招,将手垫在了沈心远的手肘与自己的下颌之间,试图减轻这一击的力道。

  可是这一击的力道又哪是这么容易便抵消掉的?

  沈心远的手肘还是结结实实的砸上了晏行一的下颌,也顺便将他顶的退了几步。

  见一击命中,沈心远的攻势便接连不停,脚下发力,带动全身,将整个身子旋了一圈,而他的手也借着这股力道狠狠的劈锤下来,目标直指晏行一的头顶。

  刚刚的一击已经被晏行一卸掉了一些力道,所以也只是将他打退而已,眼下的这一击他可不能挨上,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可是要想反击已经来不及了,便只能匆匆将双手上举,试图架住这一击。

  劈锤的力道很大,晏行一没把握一只手架住,便只能这样做。

  忽然,一记明晃晃的刀光横着插进了晏行一与沈心远中间,紧接着刀身一转,刀刃朝向晏行一,横着便是一斩。

  与此同时,晏行一的身后风声大作,一道掌影携风带雨,朝着他的后心位置打了过来。

  不用说,自然是卫云帆和乐扶柳出手了。

  三个人配合紧密,抓住了晏行一力竭的空当,三人从三个方向攻了过来。

  眼下已经避无可避,晏行一也来不及变招,只能勉强架住沈心远的拳头,身子竭尽全力的弯曲,试图避开这要命的刀光,可是对于身后乐扶柳的掌法,却也实在避不开了。只能硬接下来。

  好在最后的时刻,他还是稍稍侧了一下身子,乐扶柳的一掌并没有拍在要害之上。

  不过卫云帆的雪不知还是在他的胸口位置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从这道伤口之中奔涌而出。虽然伤口深,但由于躲避的及时,也只能算是皮外伤。

  晏行一受了两记重击,身子有些摇晃,但还是捂着胸口,凭借意志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地。

  可是旁边的卫云帆似乎是一刀用力过猛,却又没有砍到什么能够用来抵消力道的东西,这一击过后,竟然直接将身子拧了半圈,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晏行一的眼前。

  按照眼下的局面,晏行一没有一点胜算,见有机可乘,便也不再犹豫,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手化为刀状,将全身的内力以及力道凝聚于手上,向着卫云帆的后心位置狠狠刺了过去。

  这一击颇有些十刀手的味道,只不过他的内力并没有经过控制,只是涣散于表面,远远达不到十刀手那般锋利的程度,不过想要在人身上开个洞还是比较容易的。

  一招击出,晏行一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刚刚好容易有机会,他便不假思索的出招了,可是眼下却不见沈心远与乐扶柳来阻挡,一股大事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可是想要刹车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全身力道的加持之下,晏行一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卫云帆扑了过去。

  再看卫云帆,不慌不忙,稍稍转头观瞧,眼中的狡黠丝毫不加掩饰。见晏行一靠近,身形一闪,向着旁边挪开半步的距离,刚好让晏行一扑了个空。

  这个破绽本就是卫云帆故意卖出来的,晏行一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但凡是有一点机会,都能变成他的救命稻草,所以一定会全力以赴。

  只可惜,这点心思被卫云帆摸透,眼下这救命稻草也成了要命的催命符。

  晏行一扑了个空,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冲了两步,还没等他停住脚步,一旁的卫云帆手中的雪不知已经被高高举起。

  伴随着一声惊雷,雪不知重重斩下。

  可怜晏行一纵横一世,最终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西域干旱,下雨的时候不多,而打雷的次数更加屈指可数,眼下雷声过后,空气也变得更加湿润,两三息过后,倾盆大雨瓢泼而下,激起了地上的尘土,却又将其狠狠的拍回到地上。

  “爹!”直到此时,雨水拍打在脸上,晏宇方才反应过来,凄厉的喊声响起,脸上的泪水与雨水混作一处,彼此再也分不出来了。

  “滚开!”此时的晏宇再也不害怕那架在脖子上的利剑,用力推开乔凝,向着已经身首异处的晏行一扑了过去,抱着他掉在地上的脑袋痛哭失声。

  纵使晏行一平日对晏宇百般苛责,可是他毕竟是晏宇的父亲,眼下就这样死在眼前,只怕晏宇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或许他会就此堕落,亦或许他会将复仇变为前进的动力,他怎么想,沈心远管不着,也不想管。

  晏行一已经死了,沈心远不想铲草除根,将晏宇也一并杀掉。

  或许这般做法会给之后留下一个隐患,那也无所谓了,他与晏宇没有仇。若晏宇能够顶住这般压力,成长到足以复仇的程度,靠着自己的手将这仇报了,那沈心远也无话可说。

  江湖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沈心远早就看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