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译院 > 正文
第一章 暑气寒来(一)
作者:门当  |  字数:6084  |  更新时间:2020-05-31 15:09:03 全文阅读

      清的风,夏的雨,纯粹的落英,与真诚的自己。

  

                                           ————本回杂记

                                                   

  “欢迎使用”一行字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荀小路急忙打开QQ,点击了一个闪动的冷帅冷帅的动漫男生头像,进入了聊天画面。

  “路子,在吗?”

  荀小路一看是好兄弟李熙诚发过来的。

  “在”,荀小路回道。

  “今晚来不来,明天周六。”

  “哦,好的”

  “战斗之夜干杯!”

  “吃完晚饭邀我吧。”荀小路回道。

  “好,艾欧尼亚。”

  “欧克。”荀小路又加一个“OK”的手势表情,荀小路心情很好,每周就这双休日可以玩几个小时,其他时候都得陪着他妹妹写题看书。

  他刚一关闭电脑,就听见他妹妹的声音。

  “哥,吃饭啦。”

  “哎,来了。”荀小路回道。

  荀小路走进客厅,看到荀小然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他把饭菜端上茶几,家里的桌子因为上次荀小然不小心一压,变成了一堆散架,于是他们不想多花钱买一张桌子,所以用茶几吃饭。

  他与她一起坐在沙发上。于是,他边看电视边狼吞虎咽地吃,由于他无法抑制打游戏的心情,他需要尽快吃完。但荀小然不知道他内心想法,反而,她更喜欢看他哥边吃边吧唧嘴的声音,这是对她厨艺的认同。但在学校食堂,很多女生都认为她哥那是没教养的表现。

  “哥,快高考了吧。”荀小然托起腮帮说道。

  “嗯。”荀小路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咱们一起努力吧。”

  “哦,好。”他只是回着,却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因为自己每次月考都在班里垫底,不是他不努力,他认为学习对自己来讲不是这辈子的事。他的目标是“修仙”,对于什么未来,从未想过,只觉得以后能找一个女朋友,然后有钱养家就够了。

  “哎,加油。”荀小然并不知道他是说的言不由衷的话,而是充满希望地说着,夹起一块肉便往他哥碗里送。

  荀小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真为自己刚才和李熙诚计划好的“战斗之夜”感到惭愧,可更多地是认为自己这个傻妹妹永远不了解自己的惋惜。

  说着荀小然把遥控器拿过来,直接拨到少儿频道。

  “哎,不看新闻吗?”

  “不看。”

  荀小路吐了吐舌头,他知道他妹妹永远长不大,她总喜欢看那些毫无意义,还边看边笑,他也总想知道笑点在哪。

  “哥,明天该你做了哦。”荀小然看饭差不多吃完了,于是挑挑眉,正了正身地说道。

  “哎,不对呀,明天也是你做呀。”

  “哼,我做三天,你做四天,你怎么能违背约定!”

  “对呀,明天也是你做呀,我从周一做到周四,今天周五了是你第一天做。”

  “我……我明天有事,还要复习呢。”

  “不行,按原则来。”

  “哥呀,我不想做嘛。”荀小然摇着他的手,恳求的目光直对着荀小路那副漫不经心的脸。

  “不行,我还要和……好不容易一周双休日,我还要……复习呢。”荀小路知道这话很令他自己都惭愧,却还是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噗,哈哈。”荀小然笑了,她笑的时候总是脸红,她自然知道荀小路在说谎,她也清楚荀小路想着他的游戏,但却不依不饶得正了正眼,她并不希望他把时间浪费在虚拟世界里。

  然而,荀小路却感觉自己被她给调侃了,在班中经常被人背地里嘲讽说他俩真是一对兄妹,智商不在线,更别提靠谱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你明天和我一起复习吧。”荀小然貌似春风得意,却下意识地叉着腰站起身,好像和荀小路连赢一晚的神情一样,但荀小路这样的神情一直很少。

  “行了,我还是做饭吧。”荀小路终于明白原来这丫头又是想和自己一起复习高考模拟题,因为上周和她复习时,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口水流了整个试卷,醒来后却被他妹妹盯得满脸尴尬。

  “咦。”荀小然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哦哦,不,哎,我……好吧,我陪你”荀小路撇了撇嘴,满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说道。因为明天还想和他的朋友李熙诚打游戏,但他面对妹妹的恳求,他也无奈地答应了。

  “哈哈,好,哥,别忘了明天的约定哟。”

  “好好,我知道了。”荀小路往房间走去,背着身向荀小然摆了摆手。此时荀小路微笑着。人一生在世,有个相信自己和长时间陪伴自己的人,会打心里感到知足。

  “嗯。”荀小然答应一声后,就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里,打算明天一早再刷洗。

  她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棕色的毛绒玩具熊,那是她八岁时爸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上初中父母就离婚了,然而留给她和她哥哥的,只有一栋房子,和一直可以花到大学的钱。

  昏黄色的灯光下,只有她那张微红的脸庞,却依旧是模糊的,蜷缩在沙发上,头发散开,纤细的手紧紧抱着一只玩具熊,呆呆得望着电视机,却再不见她的笑脸。

  她眼红了,因为她看到动画中爸爸带着女儿回家的场面,一直以来都是她哥陪着她回去。她又叹了口气,不自觉地把电视机关了。

  她在学校中,经常被人嘲讽,说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家伙。当然,这些并没有传到荀小路的耳中。

  可是她越发得感觉不镇定,她看向了防盗门上挂着的挂历,上面每天都记录着两个人的名字,与父母离开的时长,并不是因为无聊而搞起的游戏,而是兄妹俩对父母深深的思念。

  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荀小然和荀小路都是同一天出生,至今身材都一样的高挑,只不过那份来自内心的思念并未因时间流逝而减少一分一毫。

  “兄弟上啊,你玩个坦老缩在后面干啥。”荀小路在游戏聊天中疯狂的打字,手速一见那正是单身汉。他边打边摇头。由于是老式键盘,打字的时候,键盘响着清脆的声音。然而,即便他与他妹妹隔着一栋墙的房间,在他妹妹那边却听得十分清楚。

  “诚哥,你上呀。”

  “呸,路子,你看你都送几个了。”

  “唉唉,我送得多,杀得也多好嘛。”

  “3个也叫多,你逗我呢?”

  “好吧。”

  “嗯。”

  随之安静下来,荀小路开始了他的操作,在老师眼中他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没天分,还不努力,但在李熙诚眼中则认为他游戏堪称“大神”级别,有时心态不好,偶尔在游戏中会和自己队友会吵几句,但吵完就恢复以往的平静。

  这游戏刚上线没几天,荀小路就练了一手好“剑圣”,心里自然明白“AOE”的伤害,与将近半秒的无敌。面对对面的嘲讽,他丝毫不慌,突进过去,迅速的秒杀,如果李熙诚亲眼看到荀小路的手速肯定呆愣住。

  不说任何旁外话,荀小路除了学习不行,但游戏属实是个天才,可越是这样的天才,却整天受到班主任和同学们的冷眼,他们只打心里认为他还不如赶紧休学,等高考那天再来,考个专科算了。

  面对这些人的冷嘲热讽,荀小路早就习惯,他来学校只是为了陪他妹妹,因为他知道他妹妹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女孩,也是更不会拒绝的人,很容易受到不明来地的算计与伤害。

  如果她不坚持在学校读书的话,他也不至于天天见到那张一直皱着眉的瓜子脸。他知道有些时候,别人看不惯你,无论你再怎样做,得到的都是不屑的目光,与一些不堪入耳的言语。

  “真痛快!”终于打赢了,荀小路长舒了一口气,打字道。

  “路子真六啊,你那剑圣真Carry全场了。”

  “当然。”

  “还打吗?”

  “不了,不了,累了。”

  “好,那,明天再打。”

  “不了,我明天得复习功课。”

  “唉,算了,你个妹控,是不是又是你妹妹指使你的。”

  “什么叫指使嘛,多难听。”

  “行了,行了,我也下了,高考完后咱打个一夜方休。”李熙诚感觉自己这局打得很累,手指酸的不行,打字都有些吃力,毕竟游戏的战绩显示是“共用时1’47’’53”。

  “好。”荀小路迅速地答应了,他多么希望结束高中生活,因为那三个月的假期多么快乐,接着又兴奋地站起身,又坐下。

  并不是荀小路累了,而是明天还得陪妹妹复习高考试题,他不想和上周一样地面对着尴尬的气氛。

  “晚安嘞,兄弟”李熙诚打字道。

  “好好,诚哥晚安。”

  荀小路揉了揉已酸的手,眼中满是激动,他无法想象高考完之后,笔一丢,卷一放,找个机会去找那个他暗恋已久的女生表白,他吐着舌头,满脸的笑容,可见出他的情商也不在线。只不过他是仅有的幻想,而现实却痛打他的双颊。

  “哥,在不。”

  荀小然的敲门声,把他从幻想拉回到现实。

  荀小路急忙给她开门。

  荀小路用手了挠了挠后脑勺问她:“怎么,还没睡?”

  “哥,有件事想问一下。”

  “说。”

  “那个……你觉得……”荀小然哽咽了一下,低下头。

  “怎么了?”荀小路见妹妹好像有事瞒着他,于是充满疑惑地问道。

  接着又说:“妹啊,没关系,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要是让我知道,我一定……”

  突然还未等荀小路说完,荀小然便抱住了他,荀小路揉了揉她的脑袋,只见荀小然突然眼里的泪水淌了出来,顺着湛白的脸颊,滑落下来,流到荀小路的肩膀上。

  荀小路见妹妹如此伤心,便扶着她的额头安慰道:“跟哥说说怎么了。”

  “我……我想爸爸妈妈了。”荀小然抿了抿嘴说道。

  接着荀小然用期望的目光,直视着荀小路,认真地问道:“爸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她强撑着眼帘,阻止着那份晶莹。

  荀小路也注视着她的目光,郑重地点头,说道:“其实,父母并没有离婚。”

  “嗯”,她呆愣着,忍不住的哭腔,却又吐出几个字,“真的?”

  “对,真的,咱们应该长大了,不能总靠二老,咱们有自己选择的路,人这一辈子难免要自己走不是吗?”他见妹妹依旧呆愣着。

  “你体育测试的身高多少?”

  “170。”荀小然回答道。

  “嗯,我那次测试就已经175了,你和我相差5厘米,再过几天就高中毕业了,也就成年了,我们应该更坚强,更努力,不是吗?”

  他没有等她妹妹答话,接着又说道:“长大并不意味着成熟,父母可能希望你能考出一个好成绩,而不是期望他们回来,为你遮风挡雨。但只要你要考好,或许他们就会回来了。”

  “哥,我知道了,父母在历练我们。”荀小然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仿佛明白了什么。

  “嗯。”荀小路见妹妹不再哭泣,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是多么好,一起哭,一起笑,悲伤的故事一起言告,快乐的心情一起微笑,在心中,他接纳了她,她也信赖着他,这便是家人。

  “哥,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荀小然说着,轻轻推开了荀小路,挣开了哥哥的怀抱,义正言辞地握紧拳头,挡在胸前,仿佛立誓一样的神情。

  荀小路点了点头,随之又低下头,看向银色的小闹钟,说道:“现在10:30了,是不是该回到你房间休息,只望明早精力会更好吧?”

  “哈哈,晚安,哥。”荀小然笑得很真,很纯粹,是毫无杂质的笑,前一秒在哭,后一秒在笑,那份属于青春的单纯,不知会不会消失。

  荀小路终于长呼了一口气,他知道谎言与现实只能选一个,如果真的是如实而说,对她的伤害就会放大。有时候谎言,或许是一片安定药,人会暂时的镇定。但终究是谎言,他本以为高中三年,她会成长不少,可惜令他失望的是,依旧像三年前一样,还是这么好骗。

  他轻挪了一步,见荀小然门缝里的灯光消失,确认她心情缓解了,便关了灯。走到阳台。

  夜是静的,月是洁的。小区的路灯依旧亮着,我们都在安静的世界里,不希望的喧嚣打扰我们的生活。

  他与她是家人,幸福的家人,少一个人便不再幸福,他与她是朋友,真好的朋友,少一个人便不再真好。

  其实他也认为,父母走了,但她没走,过去的日子不再去想,也不想去想。

  总有一天,她也会明白,父母离婚,并不是口中所说,而是一个充满荆棘的现实。他只希望这个现实可以晚点让她接受,别入了脑海,却伤了心声。

  一夜无话,北辰的光,冲破了夜空,遮挡挡了繁星,随之而来,是霸占了整个夜空。

  已是早上五点,天就已经大亮,放晴的天空一眼望不到边,此时站在阳台,露出笑脸的她,梳着长发,轻咬着一个皮带,戴上了去年生日他哥亲手送给她的发卡,镜子里现出一个漂亮的人梳了一水乌黑的马尾。

  于是她穿上衣服,走出房门,向着小区的菜店和小吃街走去。

  然而,在房间里,荀小路嘴角淌着口水,大字的睡法,使得被子一半掉在地上,一半盖在身上,头发凌乱地摊在枕头上,闹钟仿佛早已被他踢下桌子,房间中只留下他的阵阵鼾声。与荀小然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的家坐落在盐城市的郊区,尽管如此,荀小然也得穿过斑马线,等待数秒红绿灯,才能穿越到小区对面的小吃街。

  “李老板,早上好呀。”荀小然笑着对老板打招呼。

  “哟,常客呀,里面请。”李老板一见是熟人,热情地答道。

  荀氏兄妹经常来他这里吃饭,至于原因,或许就是学习紧张的缘故,在他心里,更多的是对他们二人的照顾,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经常光顾他这里。

  “最近过得怎么样,成绩又进步了没?”李老板边将打好的油条放进锅里,边关切地询问着。

  “呐,还行,不过,过几天就高考了。”荀小然满脸微笑地回答。

  “对呀”,李老板用有油渍的手拍了一下脑门又说道,“你看我这记性。”

  随后他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对着房间里的顾客不加思索地说道:“各位,高考那几天,我老李小吃,必做上好的油条与新磨的豆浆,自然呢,都是免费,只为孩子们加油鼓劲!”

  洪亮的声音中却夹杂着沙哑,那是劳累引起的。他一身的黑色职业装,因为长期做小吃缘故,令身上的衣服,满是油点,然而,遮挡着满是油点的上衣是一个因为油渍使得本是白色的,如今泛了黄的围裙。

  他以前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在道上惹了事,导致公司倒闭,再加上早年丧妻,是他一手把他的孩子拉扯大的,如今孩子在锦绣高中上学,成绩也令他相当满意。

  因为长期从事这些体力劳动,使得原本挺拔的他,如今微坨了下来,使得满是皱纹的脸如今又多了几分憔悴。

  “哎,真的,李老板?”荀小然露出感激的目光看着李老板。

  “真的,以后你和你那哥哥,来我这里半价,最近有个挺时尚的话,啥来着。”李老板说着又思索片刻道:“奥,对,你俩是我这里的VIP。”

  荀小然听罢非常高兴,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是清阳,是花柳,是无可比拟的青春之笑。

  李老板见此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青春洋溢,与当初像荀小然一样年轻的妻子相识,可惜的是无法挽留,最终使得他心爱的人离去。

  荀小然见李老板眼中闪着泪花,随之问道:“李老板,有心事吗?”

  “哎,没事,刚才那热气熏的。”李老板用餐巾纸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他随后便说:“你和你哥哥,经常来我这,也别见外了,叫我李叔叔就好了。”

  “好呀。”荀小然笑着点了点头,她对这样朴实的人有很多好感,因为他们从不关心别人的身份,而都是以礼相待。

  李老板露出爽朗的笑容,仿佛年轻了几分,说道:“小妹妹,你的六根油条和两碗豆浆请你收好。”

  随之将其递给了荀小然,“嗯。”荀小然笑着双手接过来,然后向李老板递去相应价格的钱,并没有在意刚才李老板提到半价的事,她明白这些人赚钱的不易。

  李老板见此急忙说道:“你是我这里的VIP呀,半价。”

  荀小然本要离开而转过身体,迅速又转过头,微笑着却无法遮盖微红的脸,回答道:“李叔叔,这里的顾客也经常在这里吃饭,他们如果也是VIP,您就亏了吧,嘿嘿。”

  听罢,李老板尴尬一笑,于是,说道:“好,那小妹妹,慢走。”

  “李叔叔再见。”说着,荀小然向他摆了摆手,于是转过头去,快步离开。

  “唉,真想回到过去。”李老板轻叹了一声。

  “哈哈,李老板,来10根油条,打包。”一个青年笑着向李老板招呼道。

  “哎,好好。”李老板脸上依旧充满着热情,抬了抬眼说道。

  不亚于其他的小吃,老李小吃人也不少,也见那老李热情敦厚也忙碌的身影。

  她清步走着,手臂轻摇着装有豆浆和油条的袋子,跳动着如精灵般的身体,额边的齐刘海轻浮着,像这天边的云,裹携着日光,她湛白的脸正泛着如天边这温和的淡红,黑紫的双眸时不时观望着远方,心情也是不言而喻的好。

  初夏的清晨并不炎热,只是天蓝小区的荀小然边跳边走的身影又透出初夏炎而不热的清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