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灵猫侦探事务所 > 卷二十 围炉夜话
第十二章 谁是卧底(中)
作者:木山光羽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1-03-05 23:32:56 全文阅读

 地牢之所以叫地牢,因为这种带有暴虐和神秘意味的建筑大概率都是设置在地下的。根据已知情报这家书店所对应的地牢也是一样的情况。

  由于是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前就已经建成投入使用的设施,所以李亚桐提供的情报也相对要多一些。

  不过这间地牢就算情报泄露得那么厉害也一直在使用中便说明了它的不凡,如果不好好计划一下的话很有可能就要折在这里。

  小二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个大男人,撇了撇嘴,从厨房里一扇只有一张A3纸那么大的窗户里钻了进去。他的任务是寻找机会关闭或者干扰监控设备以及找到进入地牢的入口。

  “这不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吗?”小二轻巧地踩在烤箱上,喃喃道。

  虽然说已经有了比较详细的资料,但地牢入口这一个关键信息却是完全没有,这就需要小二靠自己去找。

  “明明是比我更聪明的‘人类’却一点作用都没有啊……”在路过正门时,小二向门外两位努力卡视野盲区的“智人”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他所有的行动路线都是事先计划好的,完美避开了监控范围,大概最开始安装监控安保设备的人也没想到会有猫进来偷东西吧。

  不过这也值得一提,这家店里的监控安装位置居然和李亚桐提供的过时情报相差不大。明明至少都有好几年了也没有要升级的打算吗?

  小二穿梭在桌子和椅子下面,一边寻找可能存在的暗门一边这样想着。

  “还好这边晚上打烊以后没有把椅子抬起来放在桌上的习惯,不然行动要困难很多啊……”

  小二的速度不慢,二十分钟不到就完成了厨房和咖啡店部分的搜索。很遗憾,在这边的搜寻里没有找到任何类似地牢入口的地方。地板上没有,墙壁上也没有。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看人家是从哪里出来的。”纪宁业紧紧贴着墙壁,为了给荻野宏留出位置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

  荻野宏也在很努力地收紧四肢,所以说话时可以听出用力的感觉:“那也要看运气吧?如果他们谁都不出来那不就麻烦了,虽然李亚桐没有说要我们多久搞定,但稍微想想就知道这种事情应该是越快越好的吧?”

  “现在已经过去快要二十分钟了,还是没有消息。”纪宁业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所以说那只猫真的靠得住吗?他不管怎么说都只是一只猫而已吧?”荻野宏有些担心。

  纪宁业很小幅度地摆摆手:“你不知道,纪苟那家伙能成为那么出色的民间特勤里面至少有他一半的功劳。”

  与此同时,刚刚苏醒不久被囚禁在黑暗中的纪苟突然打了个喷嚏。托这个喷嚏的福,原本昏昏沉沉的脑子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好黑。这是纪苟的第一想法。

  黑暗并不全是房间的灯光造成的,纪苟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被绑在所坐的椅子上,眼睛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布,嘴巴上也贴了胶带。

  啊,真是十分暖心的设计啊……纪苟这样想到。

  房间似乎很空荡的样子,因为他静下心来后就可以很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稍微有些杂乱。

  不对。如果是刚刚苏醒的话心跳不会是这个样子才对……难道这个房间里还关押了其他人吗?

  关于这一点纪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和自己一同被俘虏的几个人。

  不过说起来这到底是算俘虏呢还是算绑架?

  摇摇头把这种不合时宜的白痴问题甩到脑后,纪苟开始认真思考现在的形势——毕竟处于完全动不了的状态除了思考好像就没什么其他能做的事情了。

  空气里有很重的霉味,鼻腔比较潮湿,可以推断出这里大概是一个常年阴暗潮湿的地方,至少也是那种不经常能照到太阳的地方。

  两只脚被分别绑在椅子的两条前腿上,虽然腿的部分是完全动不了了,但脚掌姑且处于自由状态。轻轻踏步,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由此可以确定脚下不是钢铁或者木头一类的材质,凹凸不平的脚感也基本排除了瓷砖和水泥地。

  是石头吗?纪苟完全靠猜测得出了这样的正确答案。

  深呼吸一次,集中全身力量使劲摇动椅子,然而除了被当做绳子使用的铁丝勒得生疼以外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椅子好像是连在地上的,至少也是固定不动的。用铁丝捆绑而不是绳子,那就基本断绝了靠磨断绳子逃生的想法。

  果然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嘀嗒——啪嗒——

  近似于寂静的黑暗中有响声压过了若有若无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水?

  纪苟这般想着,把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尽管他什么都看不见。

  这里是在漏水吗?这个未知的设施附近有水源存在?

  等等——

  纪苟使劲抽动自己的鼻子,试图把刚刚偶然捕捉到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气味分辨出来。

  这是什么?十多秒后,他的鼻尖多出了一种味道。

  它很淡,轻易便被周遭的霉味掩盖,但……莫名其妙的有些好闻?是一种之前很少闻到过的香味。虽然很少能闻到但绝对是闻过的那种味道!

  嘀嗒——啪嗒——

  又是一声。

  有一种不同于水滴落地的粘稠感?

  是酒吗?米酒一类的!纪苟终于想起了这种味道,差点感动得泪流满面。

  这里的味道是酒,有酒漏进来……酿酒坊或者酒窖吗?纪苟的大脑正在竭尽全力飞速运作。

  按照上面的一系列发现推断,自己应该是被困在一个类似于牢房的地方。这种东西自然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建在大街上,所以被伪装了起来,而它外面套的壳子大概是一家酿酒坊。这个牢房则极有可能被埋在酿酒坊的地下。

  不过想到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反正还是没办法逃走……纪苟的激动和热情一下子熄灭,目光也重新回到自己的脚尖位置。

  嗯?

  正当纪苟精神恍惚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东西戳了戳自己的肋骨。

  这种感觉……是手肘吗?纪苟再次激动起来,有人用手肘戳他,那就说明他身边还有一个醒着的人!

  作为回应,四肢一点都动不了的纪苟只能用后脑勺轻轻磕了磕椅背。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手肘为什么能动,但自由度能提升一点都是值得激动的事情。

  “是纪苟还是谁?”

  纪苟一怔,那人居然还小声地开口问话了?他居然能说话?随后他便反应过来,轻轻跺跺脚以示同意。

  啪——

  纪苟感觉到有白色的光线从黑色厚步的缝隙里钻进来,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你就是纪苟吗?”这是一句发音绝对算不上标准的中文,但纪苟能勉强听懂。

  这个人的声音也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声音,最后一点,这好像是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

  思索间,纪苟感觉自己左耳里突然被强制塞入了什么东西。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荻野陇上川,是荻野凛之助的父亲。”

  纪苟脑子里顿时翻江倒海,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

  这不对吧?按照荻野凛之助的说法,他的父母应该早就去世了才对。那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等等!荻野!荻野家族!纪苟打了个寒颤,瞬间联想起荻野凛之助失联的事情。

  “你是我儿子的好友,听说你们一起破了许多有趣的案子。”荻野陇上川似乎没有让纪苟说话或者看清自己的打算,自顾自地说着,“荻野凛之助的情况最近有些不太妙,所以我才能把你叫过来。”

  纪苟有些不解,“叫”过来?有这样的叫法吗?这怎么看都是绑架一类的才对吧?

  “为了让荻野凛之助能够面对现实,拜托了。”荻野陇上川的语气有一种教堂里那些神父的感觉,这让纪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十分钟后把他带到荻野凛之助那里,小心一些。”神父的语气仅限于刚刚那句话,吩咐手下办事的他冷漠至极。

  纪苟被绑在不能移动的椅子上,如果非要带走他的话就要把束缚他的铁丝解开,而等到解开之后就是最好的时机!

  ……

  “好了吗?”荻野宏皱起眉,“已经差不多四十分钟了。”

  “大概是藏得太谨慎吧?”纪宁业心中也不知不觉升起了一些担忧。

  再看店里,小二已经完成了一楼书店部分的搜查,简而言之就是完全没有找到可疑物品和机关暗门。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正常了!

  难道情报出了问题?三花猫蹲在一把比较高的椅子下面,很严肃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出现的可能性。

  或许是藏到了一般人都想不到的地方?不过这种描述也实在是太玄幻了。

  荻野宏看着身前的墙壁:“你说会不会另辟蹊径,把暗门藏在我们绝对不会怀疑的地方?比如说家里的冰箱、薄薄的墙壁之类的。”

  “有可能,不过这些都还只是初级吧,真正的跳出常理或许是在那里。”

  “天花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