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先帝崩
作者:千手千眼千佛  |  字数:2672  |  更新时间:2020-05-29 09:37:20 全文阅读

大顺王朝,本定八年,真仁孝贤皇帝于真武殿驾崩,在位8年,享年63岁。全国举丧,诏曰:三年内禁止婚丧嫁娶。

  与此同时,王朝的西州府边陲——城长县县衙,一男子正小心翼翼的端着两盘佳肴走进县府内室。

  内室陈列古旧,虽见经常擦拭的痕迹,但也难掩破败颓废之象。

  左右两边各有一排长椅,正坐着十几位交头接耳的县吏,而主座之上的那位,便是当今县衙尊令马乾马大人。

  男子将佳肴放置在供案上,本想转身告退。

  忽然,只听见一阵快马急蹄之声,瞬间引得在座诸位大人纷纷站起身来,望着县衙门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消息。

  很快,男子眼中便出现一个身着吏服的人影从马上闪身落下,快步踏入主堂,单膝跪地:

  “启禀尊令,州府府衙已被叛军攻克,不日或可抵达三江蓝桥。县屯军主将魏武侯已挥师东进,与大帅定边侯主力汇合,大帅说,大军会在三江口与叛军决一死战。”

  此话一出,满堂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如今正值改天换地、潜龙出渊的历史性时刻。在新龙未登大宝之际,便发生如此重大的军事变故,这简直是大顺国自成立300年的头一遭骇事。

  不过,叛军都已经打到州府衙门,难保不会顺藤摸瓜,捎带一下城长县。

  城长县虽地处边陲,消息闭塞,但却是扼守西疆和北疆的咽喉要地,抵御着来自西北三国的几十万重兵。

  一旦此地失手,叛军若联合西北三国,到时候西北三国之大规模重甲步兵便可长驱直入,横扫大顺西部疆域。

  届时大顺局势必然糜烂,恐怕就算新天子登临大宝,也要面临隔江而治的局面。

  在座的虽说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但这点脑力还是有的。

  要是定边侯和止戈侯的两路平叛大军未能尽全功,覆灭在了西州,他们可是笼中之鸟,想跑也也跑不掉。

  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诸位大人为此急得满头大汗之时,那位端盘子的男子突然站了出来:

  “启禀尊令,小人内急,需要如厕,请尊令准许。”

  堂中诸人:“................”

  “.......如厕?嗯?呸呸呸....大胆!好你个混账玩意,给我滚出去。”马县令刚夹起一块肉片,还没来得及吃下去。听到这话,狠狠将筷子扔了出去,一时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王真面色淡然,在马县令喷火的目光下,坦然自若的退了下去。

  他本是现代人士,也不知怎么搞的,一夜醒来便已出现在这个世界。

  并在这个疑似华夏古代的世界生活了3年,现年十七岁。

  他的前身是一个道观的道士,只因祖上世代在县衙当差(伙夫),于十六岁那年,不得不放弃所谓的“修仙大业”,回到城长县子承父业,干起了县衙伙夫的差事。

  在这个十六岁便算是成年的世界里,若是他是读书人,想必会受到尊师长辈赐予的字号,并举行冠礼。

  可惜,王真一家都是厨子,没钱请教书先生,自然没字号没冠礼。

  索性,平头老百姓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礼仪,王真父母便在他成年之日,说了一门亲事。

  未来的老婆,王真也曾经偷偷的瞄了一眼。长得普普通通,而且年纪比他大十岁。虽说是有点小遗憾,但转念一想,便已释然。

  毕竟,这里可是古代,老婆长得漂亮还不得遭权贵觊觎。

  红颜祸水啊,还是别沾的好。

  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就在今天早晨,皇帝老二驾鹤西去,全国禁止婚丧嫁娶。紧接着,就是连续三道千里加急送到这里。

  “皇二子在赴往西州的路上被截杀。

  “皇四子因为煽动京都禁卫军造反被当朝宰辅识破,下令送往宗正府永生圈禁。“

  “安西王、北都王、理亲王拥兵十万,在南河州自立。”

  这尼玛不是在坑爹吗?

  更让他绝望的是,就在刚刚,他还听到了西州叛军主力的动向。

  那西州叛军,王真自然是知晓。

  其本来是戎边西北的精锐之师,足有10万之众(不包含辅兵),历经大小战事几百起。

  一直都掌握在一品武侯——止戈侯的手里,结果不知道个什么情况,于一个月前突然反叛。

  而那位止戈侯虽然侥幸逃过一命,被枢密院院长授命为平叛元帅,负责平息西北叛乱。

  可是,朝廷只给了止戈侯平叛元帅的名头,但并未给其一兵一卒。因为,那时,天子病危,指不定哪天死翘翘,朝廷诸公自然不敢擅自调兵。

  然后,便导致西北战事呈现了一面倒的态势,叛军所过之处,各郡县望风而降。

  事到如今,叛军已经攻破州府,准备挥师东上,与平叛大军正面硬刚。

  不过,王真从县衙听到的消息是,平叛大军有名无实,全特么是屯田之兵。战斗力为五不说,兵备落后。怎么可能拦住叛军?

  来自现代的王真知道,古代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虽说是有很多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壮举。

  但,那都是几千年历史纵观全局的错觉。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计取官渡的曹阿瞒一样。

  所以,王真判定,朝廷兵马正面硬刚叛军,必输无疑。

  朝廷兵马要是完蛋,西州各郡县恐怕再无宁日。依照叛军的德行,指不定王真会被当成朝廷走狗给砍了。

  王真当然想活着,他还想将那庄婚事完了生个大胖小子,然后回到道馆修炼成仙。

  可越是想到这里,王真越是加快了脚步。

  在偷偷离开县衙后门,转过几条街后,他很快便回到了族家。

  族家是一座很小的院落,院落内倒是比街面还要热闹。

  “小真回来了?”坐在石凳上下棋的三爷爷瞅见王真,随口问道。

  “哎呦,我的三爷爷,您老还不赶快收拾东西逃命去?搁这下啥棋?叛军就要打到蓝桥啦。”

  “啥....你个噶娃子,欺负我耳背,大点声,爷爷我听不见。”

  王真走到老爷子近前,大声道:“叛军已经打到了蓝桥,听说这些挨千刀的遇城屠城,遇兵屠兵,凶残至极。”

  三爷爷听到这话,差点吓得当场嗝屁,连忙哆嗦着身子,招呼自己的小孙子们。

  院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一开始还不信,不过一想到王真那小子在县衙当差,没准知道些什么内幕,也都纷纷散去家长里短,跑回屋子里准备金银细软逃命。

  王真家里倒是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至于其父母。则是去往了邻县县衙当伙夫。弟弟妹妹全靠他一人养活。

  进入屋内,迎面而来的则是一个穿着粗布衣的半大小子。

  这个扎着两个冲天髻的小正太,就是王真的弟弟——王玄。

  没错,在王真出家的时候,他的师父给他起了一个法号,名唤:玄真。而小弟的名字,就是王真根据法号给起的。

  为了顺利让王真还俗,他老爹便将小儿子许给了道观,并且让这位小儿子继承大儿子的法号。

  毕竟这请神容易送神难,三清道尊的饭也不是白给的。

  “大哥,流云道长今天让我转告你:贼寇东去,平叛将覆,若往南处,必遭兵戈。”王玄已经六岁了,得益于王真的细心教导。这位小老弟多少还会一点识文断字,说起话来也不见停顿。

  王真抱起睡在床头呼呼大睡的妹妹,眉头一皱,问道:“师父就没说让咱们去道观避祸的事?”

  叛军的动向,还用牛鼻子老道提醒,他当然知道。

  可是,王真从小到大,从未出过一郡之地,还真不知道向哪里逃亡最为合适。

  “流云道长说了,他只允许我一人避难。”王玄回道。

  “呃,也是,道观乃清净之地,俗人若是踏入,恐怕会连累到师父。”

  王真打消了去往道观避祸的念想,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去邻县找到爹娘,再想其他法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