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逐晓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芈雅的恐慌
作者:月白空阁  |  字数:3315  |  更新时间:2020-10-22 00:30:00 全文阅读

换做是一月之前,还没来到滨北的林耀舞,此刻怕不是已经或硬绷着脸或略带仓惶地向后退去,可此刻的林耀舞不会如此。他轻蔑一笑,身前涌起黑气,恰到好处的将章晓璃的外衫分解于无形,露出大片雪肤!

“你!”章晓璃果然色变,慌慌张张地抬手护住胸口,银牙紧咬,“你越发的无耻了!”

“是你越发的放肆了!”林耀舞笑容有些异样,“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你竟然还妄想挑衅我,该说你胆大包天,还是说你的确没长脑子?章晓璃,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重!无论我之前出于什么理由救你,都不是你与我作对的筹码。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功夫去揣摩你那些小心思!跟芈雅学着点,这样我或许可以大发善心,准你在我的庇佑下讨个无灾的生活,若是你再这么不知好歹……”林耀舞凑过脸去,打量着章晓璃惶恐却又倔强的脸庞,笑道,“你也可以试试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生活在这世上究竟有多难。”

章晓璃气抖冷。她也不是刚出象牙塔的雏鹰,这些年虽然自己在章家保护之下没经历过什么令人作呕的恶心事,但眼见的和听说的也是不少,就连覃青,当初不也是因为被某个恶行人的家伙逼迫被自己撞见才……而自己,毫不谦虚的说,在这滨北城,对她章晓璃有想法的男人起码有三位数。以前还有章家的庇护和一个假惺惺的黄兴做挡箭牌。可如今章家已倒,黄兴也终于失了耐心露出兽性,如今的她似乎也只能仰仗林耀舞的鼻息赖以生存了,只是……为什么总是忍不住要和林耀舞作对呢?连章晓璃自己都找不出答案。

她只知道昨夜得知林耀舞离开黄家之后,平日一向午夜便睡的她直到凌晨三点才沉沉睡去,六点半便早早起来;她只知道早上从黄兴口中听到林耀舞的消息时,一夜没有熬红的眼睛里爬满了血丝;她只知道被黄兴掳住无计可施,却福临心至猜到欧阳振就是林耀舞时,她的心格外宁静安定……她只知道这不是爱情,自己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爱上一个陌生人,可她不知道,这份复杂纠结的感情,究竟该怎样定义……或许,人之于他人的感情,本就难以定义,而自己这种作为,倒是可以简单概括——犯贱!

呵呵,真是简洁而又精辟。章晓璃垂下手臂,露出自嘲的笑,整个人也瘫坐在了地上。

“你也别太过苛责。”终于还是芈雅于心不忍,开口替章晓璃解释道,“她毕竟刚刚才经历过那种事,心有戚戚是正常的。好不容易见到了能给她安全感的你,所以一时情难自己将心底的委屈都以错误的发脾气的方式宣泄在了你这里而已。你谅解她一次,毕竟……人,尤其是饱经折磨的女人往往只会对自己最亲密的人发脾气。”

“不愧是心理大师呢!”林耀舞见到章晓璃这幅可怜样,一时也不好再下什么重口,只能撇了撇嘴,“那她宣泄情绪的方式我还真是消受不起。况且,你们俩那种事都做了,又同为女人,关系怎么也比我和她更亲密一点吧?”

“不一样的。”芈雅摇摇头,“人类虽然自诩为万物之灵,却也同属哺乳科动物。而寻求强大个体的庇护,是动物的一种本能。你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值得她钦慕并为之追随,而我,目前还没有。嗯……人们通常把这种心理及衍生行为称为‘憧憬’。”

“憧憬?”林耀舞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起来,“你是说,章晓璃对我心生憧憬?你怕不是在逗我!”

讲道理,别人家憧憬近义词都是爱慕,可到了章晓璃这里,近义词怎么就成了仇视了呢?

林耀舞扭头看向章晓璃。后者起身冷笑:“憧憬?我想小雅你搞错了。我这只是逼不得已寄人篱下而已。等有朝一日兰柯遗忘了我,我便可以自己出滨北城,凭自己的医术过活!”

“这就是你现在肆无忌惮和我说话的原因?”林耀舞冷笑,“是不是你觉得自己反正是孤家寡人一个,死便死了,所以有了这种豁出性命搏得我另眼相看的勇气?如果是的话,呵呵,建议你少看点无脑的玛丽苏。”

林耀舞说完,不再管脸色惨白的章晓璃,朝芈雅说道:“该我出场了,黄家的事今晚就该有个了结,我大概明天就走。这是我的电话,想好了通知我一声。”

话音落下的时候,林耀舞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袭白衣——那是他的衬衫。

“他……走了?”章晓璃紧抿双唇,声音有些颤抖。

“走了。”芈雅的声音无悲无喜,“既已受他恩惠,又何必嘴硬到作死?”

章晓璃惨笑:“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能借题发挥,在他面前硬气起来了吧……”

“就为了这个?”芈雅张了张嘴。

“我是章晓璃,滨北章家的大小姐!就算以后要仰仗着他过活,可我也想给自己留哪怕一点尊严。”章晓璃不自觉地挺起了胸膛,但很快又觉得不妥,悻悻然捡起地上的衬衫,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就因为可笑的尊严,连命都不要了?你知不知道他刚刚起了多少次杀心?”芈雅叹了口气。

章晓璃闻言也皱起了眉:“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不对劲。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虽然也是个毒舌,但对人有足够的尊重和温柔。可刚刚的他……尽管留下了衬衫,可之前冷酷到竟让我生出恐惧的感觉,还……还……”章晓璃难以启齿。

“你也知道?”芈雅歪头,“林耀舞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在影响着他的神智,就仿佛有一只恶魔不断在他耳边低语,将他一步步诱往深渊。不过这是他的秘密,我也不好探究。”

“这样吗?”章晓璃若有所思,“会不会是什么里人格之类的?”

“异能者可不会出现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除非是极其罕见的这方面的异能。”芈雅摇了摇头,“很奇怪。我更愿意相信那是另一段人生,如梦似幻,却深深烙印在林耀舞的脑海里,让他难以分清幻境与现实。可是……这不合理啊。”

“为什么?为什么异能者不会有里人格?另一段人生又是什么意思?”对异能者无甚了解的章晓璃就像个好奇宝宝。

芈雅摇摇头:“还是先说说你吧。林耀舞说他明天走,我反正是要跟着他的。你呢?”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章晓璃苦笑,也不知是因为芈雅的不愿多言还是自身的前路迷茫。

芈雅盯了章晓璃整整三秒,最终还是说出了口:“其实有些话不该我说,你应该懂。搏得自尊的确无可厚非,可一时失了理智的你,选择的做法实在是太过愚蠢。林耀舞是怎样的人你也应该有了初步的了解。你跟他南下是一码事,南下之后借他的势展露自己的本事那是你自己的事。尊严可不是空口几句白话就能说出来的。也就是他刚才心情不错,所以没有怎么样你。但凡他心情差了一点,怕是你就会成为这滨北的第四把火。”

“第……第四把火?”章晓璃这才露出后怕的神色——她这才想起来,林耀舞虽然平日里一直保持着人畜无害的形象。可他可是昨夜滨北三把火的始作俑者!而刚刚,自己竟然妄图在他面前耍小脾气?若是换一个时机和场合,怕是自己此刻下场已经惨不忍睹了吧。

一念及此,章晓璃不由向芈雅投去感激的目光:“谢谢你,小雅。若不是你刚才劝住他,只怕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不!我的劝阻其实一点用处也没有。”芈雅眸子亮了一下,呼吸有些急促,“刚刚其实是他自己放过了你!”

“你想到了什么?”章晓璃吃了一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芈雅有这种反应,哪怕当初她欣然赴死也没有如此激动过!

“你还记得林耀舞为什么要救我吗?”芈雅反问。

“因为你是兰柯核心人物,他要从你口中套取情报?”章晓璃下意识回答。

“他只是找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而已。”芈雅反驳道,“他有齐桓天和除魔殿滨北分部的支持,又拐走了南筱艺,哪还需要从我一个小人物口中套取情报?”

“他还拐走了南筱艺?”章晓璃有些吃味,可随即反应过来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又问道,“那是见色起意?”

“就我之前那张脸,他能看得上?”芈雅再次否定。

“那是什么原因?”章晓璃想不出来了。

“心安。”芈雅一字一顿说道。

“心安?”

“没错!”芈雅重重点头,“从以往的资料来看,林耀舞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也绝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哪怕我们杀光了章家所有人,他最多也就跳一下眼皮罢了,绝对不会为此对兰柯的异能者们痛下杀手。可这些天,他已经前前后后杀了近二十个人!再结合他之前以隔离为由进了医院,可却被安排在了精神科!还有刚才,他明明都已经损毁了你的衣物,却偏偏在最后关头住了手,还留下了衬衣……我敢肯定!他的脑域出了问题!”

“噗!”章晓璃差点吐血,“你是说他脑子有病?”

“你不了解异能者,其中原由解释起来也很麻烦。”芈雅耐心解释道,“你只要知道,异能者都是精神强大,心志坚定的存在,一般不会出现精神方面的问题。如果出现了……”

芈雅说到这里,突然浑身颤抖起来。

“那就怎么样?”明明面无表情,可章晓璃依然在芈雅脸上读出了恐惧。

“轻者信仰崩塌黑化性情大变,重者丧心病狂沦为恶魔野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