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逐晓 > 正文
第二章 故乡,故人
作者:月白空阁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0-06-08 18:13:26 全文阅读

“停下!”

几名少年停止了殴打,为矮胖少年让开一条路,同时也露出蜷缩在地上的瘦小少年。矮胖少年轻蔑的睨了地上的瘦小少年一眼,随即抬起右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继续呀!你不是挺拽的吗?来啊!”矮胖少年说着,又使了两分力气在他脸上碾了碾。一旁几位少年也戏谑的看着瘦小少年,脸上挂着讽刺的笑。

也就在这时,那瘦小少年却陡然发了狠,他猛地拉扯矮胖少年的小腿。矮胖少年猝不及防,猛然向前摔倒,立马摔了个四仰八叉。瘦小少年借此机会,用红肿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矮胖少年的背部,隐隐竟传出刺耳的骨头碎裂声。

一旁几位少年大惊失色,立马手忙脚乱的拉开两人,分出一个人扶住矮胖少年后,其余人又立即对瘦小少年拳打脚踢。而瘦小少年又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默默忍受着......

“给我往死里打!”

矮胖少年扶着腰吼道,看向瘦小少年的目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甚至于多了一丝杀意!

“住手!”

一声娇喝传来,一众少年随声望去,看着那皱着眉头的少女,不由得停下了动作,目光有些躲闪和畏惧。

“尹……尹大小姐!”矮胖少年浑身哆嗦,随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少女看了矮胖少年一眼,随即转过脸去,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似是怕脏了眼。

“没没没!能来!能来,嘿嘿。”矮胖少年一脸谄媚,下意识地躬下身子,不经意间牵动了伤口,又疼的呲牙咧嘴。

“快滚!”少女一脸的不耐烦。矮胖少年闻言,讪讪一笑,而后带着一众少年灰溜溜的跑开了。

少女撇了撇嘴,目光瞄到了仍旧蜷缩着的瘦小少年,随后迈开步子朝其走去。

“你没事吧?”

少年抬头,只望见一个陌生少女的脸庞,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

彼时阳光正好,于是少女的笑以及满世界的阳光,深深印在了少年的脑海里。

“我叫尹静涵,你呢?”

“我叫......林耀舞。”

............

“诸位旅客请注意,列车前方到站——南陵站,请下车的旅客......”

林耀舞悠悠醒转,不禁拍了拍额头,随即苦笑一声。我竟然梦到了这个,这算是噩梦还是美梦?他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清醒,随后拿了行李,走下列车。

终于回来了啊!走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林耀舞对这今非昔比的故乡啧啧称奇。只是,当他走近最近的公交车站,看着站台上完全陌生的地名,也不由苦笑出声。

无奈之下,林耀舞拦了一辆出租车,报出那个在心里尘封已久的地名。

司机诧异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正装,挂着和煦的笑容,长相帅气的青年,随即看向林耀舞脚边的爱马仕箱包。还是问出了口:“你确定没记错?那里可是......棚户区啊。”

“没有。”林耀舞脸上仍旧挂着笑容,只是心里慨叹一声。怎么可能记错!那个地方,叫做家啊。

付款,下车。林耀舞站在错落的平房前,脑海瞬间被回忆填满。过往的画面一一浮现在眼前,林耀舞不禁有些呆了。

还是这里好,一点都没变!片刻,林耀舞脸上重新露出微笑,当即提着行李箱,迈步走进小巷。

此时正值夏日午后,毒辣的太阳依旧挂在天边,煎熬着人们外出的欲望,所以林耀舞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林耀舞穿行在小巷中,七拐八拐,总算是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前驻足,望着这熟悉的环境愣愣发呆。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明知这里早已无人居住,林耀舞仍然没有勇气踏入。他的一只手掌紧紧的握住门锁,另一只紧紧的攥着锈迹斑斑的钥匙,他的指节有些发白,却似乎连开锁的力气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林耀舞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锁,推门而入。

入门便传来时光微朽的气息,或许是久无人居,哪怕门外艳阳高照,屋内却透不进太多的阳光,显得冷清而阴暗。尘土重掩,蛛网密布,昔日温馨的小屋,此时却如此的荒凉凄冷,哪怕屋内陈设并无太大的变动,仍旧给林耀舞时过境迁之感。

“需要好好打扫一下呢。”林耀舞摸了摸下巴,随即熟练的找来一应打扫工具,着手给屋子来个大扫除。

小屋说大不大,却也花了林耀舞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当他把最后一点灰尘处理掉后,那窗棂透过的阳光,便轻而易举的将整个房间和他脸上的笑照亮。

真好!林耀舞想到,和从前一模一样。

他陷入了时光里。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惊回林耀舞的思绪。他快步走向房门,略带疑惑的开了门——难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猜猜我是谁?”

林耀舞愕然,入眼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用餐盒将脸庞挡住,可那及腰的黑色长发,纤长的双腿和饱满的胸部仍旧足够吸引眼球。记忆里熟悉的声音,让林耀舞不由微微一笑。

“可馨姐!”

林可馨放下餐盒,露出清秀精致的脸蛋。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却又似略带幽怨的撅起,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交替浮现,那风情万种的模样,让林耀舞不由得看痴了。

“怎么,不欢迎我?”林可馨故意板起脸,可微眯的眼中仍藏不住盈盈的笑意。

“哪有!可馨姐请进!”林耀舞回过神来,让开门口,右手伸出的同时身体微微前倾,做了一个标准的“请”的姿势。

林耀舞和林可馨并不是亲生姐弟,两家不过是邻居,只不过恰巧都姓林,再加上儿时两人关系异常亲密,便自幼以姐弟相称。即使多年未见,林可馨称呼起他来却仍未有丝毫的生疏感,让林耀舞心头一暖。他看着林可馨手中的餐盒,心中了然,暖意更甚。

林可馨笑盈盈地进了门,把餐盒摆在桌上,转身看到林耀舞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便调笑道:“怎么?门关这么好,想对你姐我做什么?”

林耀舞无语的拍了拍额头:“姐你够了,我只是怕门年久失修,用力太大会坏。”“嘁!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林可馨嘟了嘟嘴,随即无视林耀舞脸上的尴尬,径自打开了餐盒,“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回来,还打扫了一下,不然,我才不给你饭吃!”

“怎么会?可馨姐最疼我了!嘻嘻!”林耀舞立马双眼放光,看着桌上冒着腾腾热气的饭菜。两菜一汤,都是家常小菜,看起来却很精致,看得出是用心做的。林耀舞二话不说便开动起来。

“慢点!也没人跟你抢。”看着林耀舞狼吞虎咽的样子,林可馨不由莞尔一笑。

“嗯!好吃!没想到姐的手艺这么好!”林耀舞嘴角的米粒完全掩不住上扬的弧线。林可馨托着腮撑在桌上,就这般静静地看着,场面温馨而又安宁。

“对了!耀舞,自从叔叔阿姨搬离后,这里已经七年没人住了。家具也都搬空。你今晚要住哪?”林可馨想到了什么,开口道。

“没事!”林耀舞抹了抹嘴唇,含糊不清地说,“我下午去买点家具,随便添置一下就可以了。”

“真的?别说我没提醒你,这屋子久无人居,估计早就成了蛇鼠昆虫的聚集地了,那两张床怕是也已经腐烂到不堪重负了,你确定这样你还要住这?”

“哦?我看看。”林耀舞扒完最后两口饭,放下碗筷,起身向卧室走去。

入眼是一大一小两张木板床,中间用一块木板隔开,只是那隔板,早已被蛀得千疮百孔,林耀舞方才打扫时也是花了很大的劲才在保留它的基础上清理干净的。

“可馨姐,其实你不用太担心啦!我刚刚也不是没有试过床的质量,还是可以的。”林耀舞说着,伸手压了压属于自己的那张床的床板,见它果然没有动静,这才笑着一屁股坐了上去。

“嘭!”

木屑纷飞,零零洒洒充斥了本就不大的卧室,连一旁的隔板都因为动静太大而极速抖动着,似乎再轻轻碰一下便要四分五裂。

林耀舞狼狈地爬起来,对上林可馨略带戏谑的美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嘴角微扯。

“没事!这不是还有张大床嘛!”林耀舞勉强一笑,走到大床旁,小心翼翼地坐上去,发现并没有崩塌后,长舒一口气,身子重重的压了下去。

“嘭!”

又是一声巨响,这下隔板也是没有保住,一时之间木屑纷纷扬扬,林可馨几乎快看不到林耀舞了,只能听到他强装镇定的声音。

“咳咳……这,看来今天要睡宾馆了。”

“噗嗤!”林可馨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盯着楞楞地站在那里,满脸尴尬的林耀舞,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红。

“要不……你今晚睡我家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