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杀性最重的法海 > 正文
第一章 金山寺
作者:阳光下写字  |  字数:3562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1:48 全文阅读

暮鼓晨钟,空灵山秀。

雾气凝结的水珠摇逸着嫩叶,穿过支棱这的木窗能够看见一个年轻的僧人衣着素净,跌伽坐于蒲团之上。

充满灵性的钟声富有节奏的传入僧人的脑海,闭上的双眸微微一睁开,岑海从睡梦中醒来。恩?我怎么是坐着的?再一看自己身穿的金线大红袈裟,靠,我这是怎么了?岑海急忙伸手往头上一摸,光滑圆滚的触感告诉岑海他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和尚。

这是恶作剧呢,还是自己穿越了?

恶作剧岑海倒是不怕,二十一世纪的和尚可是高薪职业,你看,少林寺招收僧人的门槛都提高到要求博士学位了。当和尚既不禁酒也不禁肉,甚至还可以成家立业,出则高堂,入则还有家的港湾,别提有多自在了。要是谁和自己开玩笑把自己弄成了和尚,对于刚刚失业的岑海来说可真是个喜大普奔的消息,岑海表示自己完全可以五体投地感谢他。

正在岑海思虑期间,“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

岑海整理一下袈裟,再次跌坐到蒲团上,“进来”。

“吱”一个小沙弥端着托盘推门而入,小沙弥将托盘放在岑海面前的矮几上面,托盘里是一碟山野菜,一碟泡菜,一大碗白米饭,米饭白皙野菜翠绿看的有点饿的岑海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拿起筷子正要吃饭。

“住持,请用饭”。

岑海陡然听到小沙弥的话,刚刚拿在手里的筷子,“啪嗒”掉落在托盘里。住持,这可是一寺之主的称呼,如果自己是住持的话,那就不可能是恶作剧被人弄成和尚了,很有可能是自己穿越成了和尚。这可如何是好,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够宝马豪车、娇妻美眷,看样子自己不仅是要和灯红酒绿、网络说拜拜了,恐怕连喝酒吃肉都保不住。

小沙弥看见岑海筷子掉了,连忙把筷子捡起来放在托盘里面。

岑海看着小沙弥可怜兮兮的样子,努力装作平常样子,故作淡定的再次拿起筷子,“没事,你出去吧。”

看着小沙弥如蒙大赦般走出去关上门,岑海把手里的筷子往矮木几上一拍,“啪”。瞬间从蒲团上坐起来的岑海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完了,完了,看来是真的穿越了。这可如何是好,也不知道我现在穿越到了谁的身上,要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古代和尚,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我多姿多彩灯红酒绿的二十一世纪啊,我还没有过够呢?你怎么能够离我而去。”岑海的家境并不差,反正是吃喝不愁不缺钱花的那种。所以岑海在现代生活的潇潇洒洒,完全没有想要跑去古代受苦的想法。

就在岑海想着要不要想办法逃走的时候,门外来人了,“弟子慧新有事禀告师尊,钱塘林员外有事求见。”

岑海无奈,只得把伸出窗外的一只腿收了回来。

岑海打开门就看见门口一个年轻和尚双手合十向着自己低着头,“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年轻和尚抬起头看了岑海一眼,嗯,果然年轻年龄应该不到二十岁,是一个圆脸的光头。慧新再次双手合十低头向着岑海回答道,“弟子问了林员外,但是他一定要见到师尊才肯说。”

岑海寻思着自己现在啥情况也不知道,不如装模作样的去见见这个林员外,也许能够在他这个外人口中套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走吧,前面带路。”

“是,师尊。”

岑海跟着慧新来到一间禅房见到了林员外夫妇,看着穿着丝绸面料古代衣服的夫妇两人,岑海心里对自己穿越的事实更加确定了一分。

林员外看见岑海一进来,立刻从过来抱住岑海的腿,“法海大师,救命呐。求求法海大师大慈大悲,救救我家人的性命呐。”

法海?法海,我居然是法海?等等我腿有点软,嗯?怎么没倒下去?低头一看,靠,原来是被你抱住了。果然是穿越了,都成了法海了,看来我是回不去了。不过既然我是法海,那么这里就是白蛇传世界了?那岂不是有机会成仙成佛?我去,去他娘的二十一世纪,我都有机会成仙成佛了,谁还会贪恋那些灯红酒绿。况且成为法海的开局让岑海非常满意,至少这全身上下佛力充盈,不是力量弱小的蝼蚁这很不错。

“林员外快快请起”岑海,哦不,现在是法海,伸出双手把林员外扶起来坐下。法海也在林员外的另一边坐下,“员外非要见我,究竟有什么事,还请明言。”

“这个......”林员外看着慧新在场,言语之间有些迟疑。

法海见林员外欲言又止,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说话的内容,法海眼睛一闭一睁开“慧新,去将我禅杖拿来,出去时把门关上。”

“是,师尊”慧新说完便关上门离开。

法海见状,“林员外现在可以说了吧。”

林员外见禅房内只有自己夫妇和法海大师在,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出来,“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林员外有个女儿年芳十八,在去年一次外出游玩的时候结识了一位书生,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林员外知道之后生怕传言出去会败坏自己门风,便断然反对两人来往,将女儿锁在家里。然后林员外在得知书生家境贫寒一心想要考取功名,便以金钱为诱让他主动放弃自己女儿,书生权衡良久终于答应了林员外的要求拿着钱进京赶考去了。当林员外满心欢喜告诉女儿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知道她死活不相信,还认为是林员外赶走了书生,林员外苦口婆心的劝导不仅没有打消女儿的念头,还让她走了极端,在一个雨夜里性格刚烈的女儿穿着嫁衣上吊自杀了。

发现女儿自杀了的林员外夫妇悲痛欲绝,在自责与后悔当中安顿好女儿的后事。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哪知道时间过去不久,林员外就发现自己女儿的鬼魂居然就徘徊在她原来的闺房里面不肯离去。

法海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天地有序,人伦有常。你女儿即便是亡魂不安,难道她还敢害你们不成?”

“那到没有,但是她却以吓唬下人为乐,家里几个下人都被她吓的不轻。为了避免传出家宅里闹鬼的消息,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几个下人稳住不要外传。”林员外无奈的回应法海。

“那你知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面对法海的问话,林员外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她想要找个人结冥婚才肯离开,可是我听说结冥婚伤天害理,所以才来向法海大师求教。”

法海一听到结冥婚便知道林员外为什么来找自己了,他这是左右为难呐,既想要送走女儿也不想因此给以后埋下祸根,“阴阳相隔,人鬼殊途。结冥婚只会害人害己,遗祸后人,万万不可。这样吧,我走一趟,亲自去超度她轮回转世。”

法海倒不是突然之间大发慈悲,而是有着他的考虑的。这一来他既然穿越成了法海,那他就要按部就班的把白蛇传的剧本演完,毕竟这天上可是有着漫天神佛的。没有足够力量还不听话的下场,完全可以参照某只猴子,法海可不想要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二来他顺顺利利的完成了白蛇传之后,才好开始自己的长生之望不是?

虽然现在法海得到的信息还少,还不知道这世界进展到了哪里,白素贞有没有到来?不过法海也不着急,守株待兔就是了,反正法海的一切都已经被自己全部继承过来,出去走走超度一个鬼魂也不耽误什么,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法海走在前面打开门带着林员外夫妇,一出门就看见慧新拿着禅杖等着。左手接过禅杖,“慧新,你随同我一起去吧。”

“是,师尊。”

法海回头向着林员外夫妇做了一个请他们先行的手势,“两位,请。”

林员外作出受宠若惊的姿态,“使不得,使不得,大师先请。”

看见林员外客气,法海心里吐槽,我倒是想要先走,但是我不认识路啊,又不好让慧新带路,这不才让你们先行带路么?

法海故作姿态的叹了一口气,“林员外你家里的事情很麻烦啊,宜早不宜迟。”

林员外听闻也顾不得谦让了,向着法海鞠了一躬,“那就得罪大师了”,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带着法海往家里赶去。

一行人走过金山寺山门的时候,法海看见四周的山清水秀和一大早就赶来朝拜的百姓在石阶上一高一低的登山攀爬,这让见惯了都市喧嚣的他不由得感慨,“灵气如潮人如水,真是好一派福地洞天。”

听见法海的感慨林员外适时的拍了一个马屁,“有大师坐镇金山寺,可不就是福地洞天么。”

法海跟着林员外一路行来,不断的将所见所闻和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相对比。白蛇传世界的时间线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但大致认为是在南宋时期的苏杭、钱塘一带。据历史所知,宋徽宗第九子赵构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即宋高宗,南宋建立。1138年正式定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向金朝称臣纳贡,并割让大片土地。就是不知道这白蛇传世界的历史是不是和以前知道的一样,不过按照法海的猜测肯定是有所差别的。

南宋可是农业、印刷业、造纸业、丝织业、制瓷业重大发展的时期。航海业、造船业成绩突出,海外贸易发达,和南太平洋、中东、非洲、欧洲等地区50多个国家通商。海外贸易给南宋带来了巨量的财富,在一群耽于享乐的君臣治理之下都续命了一百多年,也算是奇迹。

法海这一路看过来,所见百姓基本上都能够安居乐业生活富足,群众面无菜色精神饱满,当然像金山寺这样的寺庙香火就越是更加旺盛。

像林员外这样的富裕人家,每年给金山寺的供奉达到几十上百贯。这也是他能够在家里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想到来金山寺求救的原因。毕竟人家每年供奉这么多,有这个脸面来请法海,一般的香客是不会一上来就直接找法海帮忙的,人总是要脸的不是?

林员外的家是典型的南方建筑,尖顶青瓦、漆木白墙、独门独院,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那也是少有的坐拥城市繁花与自然宁静的名贵别墅,当然即使是放在南宋这时代也不便宜就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