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个长生不死 > 正文
第九十七章:岁月
作者:欧阳盒盒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0-07-07 23:56:28 全文阅读

夜色将至,老沽峰上亮起了数十盏灯笼,王有根将最后一盏山水灯挂在颜丹虎草庐外后,再次坐回了小凳上。

  入眼半亩绿茶,夜风卷过,茶树摇曳不止,隐隐约约晃荡在他心间,此刻安宁的夜晚,有良人隔门为伴,已是满足。

  往后十年,他已不打算回玉泉宗,且与颜家人叮嘱过一年之期内,莫要泄露了他圣子身份,以免多生事端,只是利用易容戒恢复了“本来”面貌,以“诚待人”后,才又易容成了王沽山。

  颜家父子对那恢复本来面貌的圣子,一时间还是感到了陌生,只是对方言语几句后,二人就适应了许多,更是见颜丹虎眼中,尽是欢喜,他们也就欢喜了。

  王有根当时直言,不管是在老沽峰上,还是丹虎想去其它地方走走看看,他都会如其所愿,如影随形。

  颜家父子也无异议,只是颜不惑提起,小妹颜丹虎还有另一层流云峰弟子的身份,恐怕过不了多久,流云峰就得来人让小妹返宗,到时还是得小妹颜丹虎亲自回峰一趟,辞别恩师与众同门……

  于是,这事也被王有根当做了头等大事视之。

  转眼之间又是涟漪阵阵之景,池水被灯笼映红,倒影出十余间草庐,纵横水上的廊桥,还有一轮残月。

  如此这般时光静逝,亦真亦幻两相宜之景,也直教他忍不住抬手虚握,摊开掌心后才觉多此一举,自欺欺人。

  王有根所见天地与他人不同,更别言其他事物,在此刻这方世界呆的时间久了,许多在他原先看来有悖常理之事,大多皆已天翻地覆。

  列如在原先那个世界哪有什么功法灵气可言,而在此方世界当真才是气象万千。

  先前小姑娘大山怪那一眼,只是被他略微回想,便有无尽本源元精供他驱使,冥冥之中,好似那曾错失了的阳实真意,在他出拳的那一刻,就已经捉摸到了一丝轨迹。

  这莫名使他认为,只要他想,下一次释放出本源元精之时,阳实真意将会唾手可得,只是还有一层可怖的危机感,隐隐约约间,像是在告诫他,莫要轻易尝试,这也正印证了羊子当时所言。

  真正使王有根在意的,也是由小姑娘那一眼而起,像是阳实山大山怪搬起了整座阳实山向他砸来,在他心湖内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息……

  加之失魂落魄五日之久,像是在光阴长河中溺水一般,沉沉浮浮,熬人魂骨!

  两处伏线交集一刹,才有了王有根先前抬手一握的“幼稚”之举,他想握住的,是岁月!

  只是当他摊开掌心,那空空如也的一幕,难免教他有些失落,心头感悟只能暂时搁置,容闲暇时候计较,又该想丹虎了……

  但他不知,当他右手手掌一握之际,其掌心纹路已然发生了巨变,实线之间,生出了一条肉眼不可见的虚线,正隐隐勾动着他所在天地方圆十里万千气象!

  这十里天地间,光阴实实在在比七重天任何地方都要慢上了一拍!犹如十里光阴长河内,被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稍稍拦阻了河水去路,只是一瞬,但若这一瞬,要是放在背剑老头眼中,也足以在其心湖内激起阵阵涟漪!

  晨光照亮人间,将老沽峰瀑布照彻得如梦似幻,在此刻生起浓浓白雾的峰顶上,王有根起身伸了个懒腰,露水微凉,在他发丝间蒙上了些许水汽,数十盏红灯笼早已耗尽灯油,一一熄灭,一夜时光如梭过去。

  不远处,颜不惑所在草庐房门被吱呀打开,已然恢复伤势修为的他,迈步走了出来,转眼,颜不惑不出意料的就见到守在小妹门前的“沽山”。

  如今这般关系,颜不惑已经直呼其名,不多见外,虽然二人并未成亲,也未定下日子,但那已是实锤。

  王有根遥遥抱拳,浓雾间,两人随即迈步聚拢在廊桥上,颜不惑压低嗓音,轻声开口道:“昨夜修为恢复后,我想了很多,沽山所言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好似在我心头扎根发芽般蔓延开来。”

  王有根见颜不惑停顿不言,有些好奇的追问道:“不惑兄所言何意?”

  颜不惑有些犹豫,沉吟片刻,还是开口道:“实不相瞒,我想下峰,向吴家提亲,想早日将茵茵娶上老沽峰……”

  颜不惑本以为此时将想法说出,多少有些不合时宜,难免会让对方想到“其它”,以至于心伤落寞。

  但王有根却只是惊诧一瞬,便欣喜笑言道:“如此甚好,如今峰上只有丹虎一个女子,有些心事也不好说出,若是有人能陪她言说私房话,那是再好不过。”

  颜不惑双眼微微一亮,忍不住点头称是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王有根笑问道:“不惑兄想何时下峰,沽山正好也要下峰一趟,大可与你同去吴家。”

  颜不惑又开始犹豫不决了,白雾渐渐稀薄散去,王有根索性直言道:“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不妨即刻动身。”

  颜不惑惊诧道:“我还未曾与父亲商议,这恐怕……”

  其实王有根早已感知到颜父神识徘徊在四周,方才那一问,颜不惑那一犹豫,白雾驱散开去,便是神识操控所致,意思再明显不过,于是王有根又道:“颜叔已然知晓,他让我俩快去。”

  正当颜不惑惊疑之际,王有根向他身后抬首示意,他后知后觉转身,一个由白雾凝聚而成的“去”字飘荡在廊桥上。

  颜不惑心神一震,立即向着他父亲草庐方向遥遥弯腰一拜,颜大盛收回了神识,抬眼看向虚空,心里有好些话要说……

  只是他眼中再没有出现那道身影,至女儿回峰以来,“那道身影”就好似开始埋怨他了,不愿意再出现在他眼中,所以颜大盛能果决的同意儿子去提亲,像是要弥补些过错……

  王有根深深看了一眼颜丹虎所在草庐,就被颜不惑拉上了御空舟,不一会儿,颜家御空舟渐渐冲开浓浓白雾,向寿城破空而去。

  二人抵达寿城之时,天光已然大亮,白雾散尽,十米城墙上,颜家御空舟一跃而过,随即缓缓落下,停靠在一处专门停靠御空舟的偌大广场上。

  广场上御空舟为数不多,只有十余艘,这让颜不惑大感意外,哪次来这寿城,广场上御空舟不是停靠得满满当当,好几百艘。

  转眼一看,往日里至少有二十余名护卫把守的广场边,只有五名寿城护卫萎靡不振的提剑而立……

  王有根上次来这寿城,走的是城门,他此时站在广场上四下一打量,除了不远处一面城墙,其余三面也皆是高墙,高墙中间还各自设置了一道光幕,与城门一般,目光跃过高墙也能清晰看到一座座塔楼耸立。

  脚下这块广场就形同与停车场一般,王有根跟着颜不惑迈步,向近处的一面高墙光幕走去。

  颜不惑脚步放缓,又微微转头,扫视了一眼五名护城卫,才与王有根并肩走进了光幕墙门中。

  光芒一闪后,二人站在了一条笔直街道上,两旁店铺大多皆已关门,街上行人也寥寥无几,好不冷冷清清。

  二人皆有疑惑,颜不惑见禁制墙门旁就两名护卫把守,一旁门房内收取灵石的老人还在打瞌睡,一时间奇怪不已,寿城以往热闹景象丝毫不在,这让他多有不适。

  两名垂头丧气的护城卫本是各自心思飘得老远了,但突然见到眼前男子模样,立即神情紧张不安起来。

  其中一名护城卫差点就要忍不住拔剑了,但那颜大公子竟向门房走去,这才使他稍稍安下心来……

  颜不惑伸手敲了敲门房内柜台,老人才被响动惊走了瞌睡,随即,王有根便看到老人脸色微微一变,似带有一丝惧意,但仍是佯装镇定道:“颜公子,小姐不在城中,你还是改日再来吧……”

  颜不惑脸色一凝,笑道:“老张头,你莫要骗我,本公子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其实茵茵在与不在也无妨,我找吴城主就是。”

  老人一听,想也不想,立即又道:“城主也不在寿城府邸,恐怕颜公子要白跑一趟了……”

  颜不惑将手中三块下品灵石丢到柜台上,气笑道:“本公子不与你多言,哪次来这寿城,你不是这般言语骗我,拿两块入城牌来。”

  老人不为所动,惊疑道:“颜公子当真不知,你回头看看,如今寿城哪还有往日繁华气象,都结伴去那证道山了,前几日城主带着小姐回城,刚入城门便收到消息,万古遗留下来的证道山现世了,随后城主一声令下,寿城护城卫跟去了大半,都奔着造化而去,小姐是何人,自然没被落下。”

  老人随即又凑近老脸,压低嗓音道:“颜公子看那俩倒霉蛋,不就因为没资格去那证道山夺造化,跟知晓媳妇与人私会一般,哭丧着脸好几日了……”

  王有根听到证道山的消息,心情复杂,但还是与颜不惑说道:“不惑兄,证道山正是先前我们去的那处秘境……”

  老人惊疑的看了眼那个气度不凡的陌生男子,将将收回视线,就被一声巨响吓得跌坐地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