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个长生不死 > 正文
第九十五章:十年
作者:欧阳盒盒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20-07-06 10:01:04 全文阅读

磅礴红雨仿佛凝滞于空,无尽证道山本源元精从王有根右手拳头上蔓延而出,遮蔽了十里长空,众人眼中的世界浑然一色,天地皆红!

  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传入众人耳中,随之又是一声巨大轰鸣震荡着众人耳膜,从远处向第一座大山看去,可见整座大山正在摇摇晃荡!

  无尽本源元精向一处涌去,随之又渐渐消散,红雨也似恢复了原有轨迹,磅礴而上,雨势好像要淋穿遥遥九天,才肯罢休。

  困住颜丹虎的剑阵已然完全崩碎,王有根一拳之后便踏剑其中,九道剑气本是要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颜丹虎分尸,但那一拳之威何其强悍,余威便将九道剑气震消一空。

  一缕红云穿过大雨,应该是要将颜丹虎缠绕,送上半空,王有根抬指之间,一道弱水剑气便将其击散,他失魂落魄来到地上可怜人儿身前。

  颜丹虎恍恍惚惚的眼中出现了好人王公子的身影,最后一丝意识才终于丧失,沉沉昏迷了过去。

  红雨之中的王有根手足无措,想将对方抱起,又无从下手,生怕碰到颜丹虎身上伤口,那片体鳞伤的惨像,在他心中像无数倒刺,蛮狠一刮,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

  大雨倾盆,颜丹虎浑身尽湿,王有根才狠心将其小心翼翼横抱怀中,待他踏剑上了颜家御空舟后,身上衣袍已被怀中血人染红。

  小青化作了人形,亦是片体鳞伤如血人,已然躺倒在舟蓬内,艰难喘息……

  颜大盛仍未清醒,颜不惑已然失了方寸,他感应到小妹生命气机愈发垂危,一时间跌坐舟上。

  两女子躺在舟蓬内,王有根却不知该如何救人,一时间双拳紧握,眼眶泛红……

  这时,他衣袖中一团黑雾弥漫而出,顷刻现出鬼物真身,鬼物男子跪地道:“主人,不妨让椿久试试……”

  王有根双眉微微舒展开来,这才想起,鬼物椿久先前救治那汉子的一幕,于是,他急道:“快去,若是你能将人保住,有何条件尽管开口。”

  鬼物椿久没有多言,就要向舟蓬内飘去,只是不远处传来一声且慢,让王有根差点就忍不住要出手将发声之人斩杀当场。

  曾头领御空而来,遥遥抱拳,向王有根焦急开口道:“公子,老余先前为了救治曾某性命,已经跌境,若是再让他救人,其一身道行必将毁于一旦,恐难保全他本就不全的魂魄……”

  王有根皱眉,鬼物余椿久冷哼一声,阴森森发声道:“姓曾的,咸吃萝卜淡操心,老子行事,与你何干!”

  话毕,余椿久就要向舟蓬跃去,却不料被王有根抬手拦下,一人一鬼四目相对,眼神复杂。

  曾头领见之,这才开口言道:“若是公子愿意给老余一只奇鸡稳固修为,那救人之事应该可行……”

  王有根顿时心头一松,立即取出一只叫花鸡递给余椿久,曾头领,侯瀚等人见此情景,心神纷纷一震,再次看到比玉泉宗贩卖而出的奇鸡,还要灵气充沛的奇鸡,难免猜测万千。

  余椿久本人更是心神震荡不已,小小一只鸡,在他眼中已然如同至宝,只是他没接,眼角不由瞟向不敢踏足御空舟上的曾头领。

  曾头领忙道:“公子有所不知,老余已非人身,这鬼吃食儿与人吃饭菜截然不同……”

  说着,他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纸,在恳请王有根将叫花鸡交给他后,曾头领便一手将黄纸贴在金黄鸡身上,随即一道法诀施展而出,点在符纸之上。

  符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徐徐燃尽,整只叫花鸡竟然如被人啃咬般,慢慢凭空消失,王有根转头才见余椿久似大口咀嚼,咽下最后一口鸡肉……

  在王有根惊诧之际,余椿久已然化作一团黑雾,入了舟蓬。

  顷刻之间,众人便看见舟蓬四周被浓烈黑雾包裹,浮浮沉沉不断。

  王有根总算稍微安下心来,这一次以别样心态扫视了侯瀚众人一圈后,便看向了身前汉子,他抬手抱拳表示了谢意,才转身而立,等待着舟蓬内动静。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余椿久才跌跌撞撞出了舟蓬,身上黑雾浅淡了六七成,他瘫在地上,阴森森道:“主人,里面二人伤势几近治愈,不过仍需要月余时间调养,稳固境界,只是……”

  王有根听到余椿久突然唯唯诺诺不敢再说,顿时心里咯噔一声,一旁颜不惑本是欣喜交加的心情,也是一顿,忙追问道:“只是什么,我小妹她……”

  余椿久摇了摇头,无奈道:“那女子修为低微,被剑气伤了大道根本,往后修为再难以寸进,生机亦然受损,恐怕难以活过十年……”

  此言一出,王有根与颜不惑二人瞬息愣住,脑海内好似响起了晴天霹雳,颜不惑回神后,再次追问余椿久,得到的答案依旧如一。

  王有根伫立原地,久久失神,以至于颜大盛醒来得知女儿惨况,他也没有露出丝毫反应,脸上尽显悲戚。

  余椿久看了曾头领一眼,再一次没入王有根袖中,侯瀚心思复杂,曾头领的作为,他只当全然不知,因为他见言真满脸失落,他便有些揪心了……

  黄泉与穆婵眼神交汇,说不出的幸灾乐祸……

  柳寺见那男子依旧纹丝不动,神色黯然,她心中一酸,便吩咐老妪御舟出秘境,这一次在舟头坐着,双腿不再晃荡,心中却是晃荡不已……

  随后言家御空舟破空而去,紧跟着侯瀚等人,曾头领索性也御舟离去,他本想告知老余新主子一些往事,求对方将老余其余魂魄夺回“归位”,但如今,见那男子更像是三魂尽失,七魄不全的样子,比之老余还惨,他也就暂时忍下,等待合适时机。

  颜家御空舟终于动了,向秘境外驶去,颜丹虎依旧沉沉昏迷,小青在她一旁盘膝疗伤,身上血肉在鬼物余椿久帮助下,也新生出大半,接下来就得靠她自己了。

  索性元婴本源浑厚,恢复只是迟早之事。

  颜大盛,颜不惑,王有根各自沉默不言,在舟上或坐或站……

  五日后,老沽峰顶,王有根站在颜丹虎所居草庐门外,他已经在此直直站了两天两夜,如此守着里面依旧昏睡不醒的颜丹虎,他整个人披头散发,身上血迹斑斑。

  峰顶只有颜丹虎所在一间草庐被修缮完好如初,其余仍是残破一片,廊桥横断依旧,颜家父子俩已然沦为了两名酒鬼。

  爷俩整日在石桌前各自饮酒,默默无言,醉了便枕桌而睡,或是倒地而眠,醒后再寻一醉方休,他们都不敢往颜丹虎所在草庐看上一眼,会揪心,很揪心。

  小青已然回了玉泉宗,离去之前,她见自家圣子依旧浑浑噩噩,心头好不难受,奈何她如何规劝,圣子也是无动于衷,只能回宗向太上长老求助,她相信小齐在俗世八十载经历,多少有些感同身受,才能与“同道”聊上几句。

  只是她回宗与太上长老一一细说后,太上长老只给了她一个字的答复,等……

  这一下子将小青气的不轻,直接上手,拎住了太上长老耳朵,太上长老只得告饶,叫了好几声青姨,小青才肯收手,随后,太上长老与小青彻夜长谈,才让小青知晓了一些世间情爱,唯有时间是一记苦口良药。

  这让小青半信半疑,一度冥思苦想,但依旧听从了太上长老嘱咐,不去老沽峰打搅圣子“觉悟”。

  侯瀚回了遂舟郡,趁着他爹未归,去过好几次言府,只为见到言真一面,可每一次接待他的,都是言真的护道人言多虑,言家真正的主人们都在刻意避开他……

  老人言多虑也都以小姐闭关疗伤为由,将其安抚在待客厅饮茶,而自家小姐被禁足真相,他只字未提,掩饰极好。

  侯瀚只得落寞而归……

  黄泉与穆婵好似一拍即合,“臭味相投”,回了家族各自被罚后,又悄然私会一起,述说各自“心肠百转”,做那“快活神仙”。

  柳寺与老妪出了秘境后便与遂舟郡郡城背道而驰,躲去了别处安身……

  遂舟郡黄衣卫人心浮动,皆因统领古弑深受重伤的消息不胫而走,越传越邪乎,加之吴头领身死道消秘境之中,更是引起了不小波澜,这让郡城之中大小势力蠢蠢欲动,因果报应好像下一刻就要落在古弑身上……

  只是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后知后觉被郡城中人所知,传说中的证道山,现世了!

  此消息如雪球滚动,一夜席卷四方,引得无数修士向证道山而去。

  玉泉宗也将将完成了八千只奇鸡的售卖,赚得盆满钵满,四面八方返程的修士途中折返,亦向证道山而去。

  玉泉宗收到消息,太上长老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圣子去的秘境乃是万古遗留至今的证道山,他立即便与老祖商议,随后很快便有了结果。

  这一天,玉泉山脉诸峰御空舟齐出,铺天盖地破空奔证道山而去,领头之人正是太上长老与宗主,而老祖则秘密改头换面隐藏在众弟子中。

  随着时间流逝,佟城辖境内各地传送阵开启,只为了传递一个消息,而后,从佟城辖境内通往四面八方的传送阵又一一开启,不久后,整个金乌国震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