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梦魇道人 > 正文
第八章 先天鬼蜮
作者:残雪晴天  |  字数:2423  |  更新时间:2020-06-03 00:20:52 全文阅读

林夕、吕斌、王晓亭三人都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辅导员竟然是一位茅山术士。

辅导员本名玄也。

开学第一天时,玄也自我介绍时就曾说过,他十分感谢爸爸赐给他的姓,感谢姑姑赐给的名。

玄也的姑姑玄真乃是缁店市茅山道观的观主,8岁时玄真就在茅山跟随师傅毛不易修行。

因玄也有修道资质,玄真本想将玄也带去茅山一同修行,但是玄也乃家中独子,父母皆不同意玄也出家,所以闲暇时玄贞会到回家中,传授玄也一些强身健体功夫和一些粗浅的道术。

当年指点村民种下槐树的道长就是茅山第六十五代传人,也是茅山道观的建立者。

当时因小邙山怨气太重,以道长当时的实力只能选择镇压,所以才指点当地村民在小邙山极阴之地种下一颗槐树。

只希望通过槐树聚灵锁魂的能力将周围怨灵牢牢控制在邙山附近,不要让它们四处伤人。之后道长在附近建立茅山道观,以防邙山有变。

其实只要等小邙山上的老槐树自然枯死,邙山上怨灵也就消散了。谁知村民没有将槐树种在指定地点,再加上李夕晨的出现,致使两百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李夕晨吸收小邙山老槐树上两百多年的怨气,再加上自身对世俗的怨气,一跃成为顶级红衣,其实力已是人间少有。

只不过因李夕晨所有的能力皆来自于老槐树,所以不能轻易离开操场,一旦离开邙山范围实力会大打折扣。。

当年李夕晨怒伤老槐树后自杀,玄真感受到小邙山的异常,于是连夜赶至缁店学院,并要与李夕晨定下“不可伤人,不可擅离邙山的约定。”

当时李夕晨刚刚身化厉鬼神智迷失,再加上心中有怨气,所以并不买玄真的帐。二人在小邙山大打出手,其结果就是李夕晨依靠老槐树的能力将玄真击败。

危急时刻,玄真告知李夕晨世间确有轮回。李夕晨得知王老师有可能转世投胎,于是放下心中复仇执念。

李夕晨回复神志后,心中又燃气再见王老师一面的想法,遂答应玄真的约定,并担负起镇压小邙山怨灵的重任。。

时,玄也大学毕业。经玄真多方打点遂安排玄也来到缁店学院任教,并监视李夕晨的一举一动。

说到底,玄也并非茅山派的正宗弟子。若是玄也跟李夕晨开战,绝非李夕晨的对手。

林夕、吕斌王晓亭三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们只看到辅导员身披道袍手拿桃木剑,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却不知辅导员只是银样蜡枪头——看不中用。

别看玄也厉声呵斥李夕晨,其实内心也慌得一匹。只不过玄也手中有玄真姑姑赐给她的三道灵符,也算是有一些依仗。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却听林夕大声叫道:“且慢!”

林夕急忙出声制止即将动手的李夕晨和玄也。

开什么玩笑?李夕晨可是林夕请来的帮手,怎么可能会让玄也跟她动手。何况玄也也是在接到林夕的电话后才卷入这场纷争。无论伤到谁,林夕都难辞其咎。

未等林夕说话,吕斌主动开口说道:“辅导员,你搞错了。”

一晚上连续经过多次极度恐惧的事情,吕斌的神经已然十分粗大,强压下心头的恐惧,伸出一根手指悄悄指了指杨振说道:“他才是要害我们的厉鬼,李夕晨是来救我们的。”

吕斌也没想到,刚刚还在操场吓得他们三人狼狈逃窜的李夕晨,竟然转眼间成了他们的救命恩人,真是世事难料啊。

玄也有些疑惑地看着吕斌,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啥?”玄也一脸懵逼的看着吕斌问道:“你确定没逗我?”

红衣厉鬼也会救人?这跟玄也想象的场景完全不一样,但是从吕斌的眼神中玄也并没有看出说谎的痕迹。

不过玄也并未继续追问,当初玄真姑姑曾经叮嘱过他,不要轻易跟李夕晨交手。

虽说李夕晨化身红衣厉鬼,毕竟也是受害者。再加上李夕晨同不主动伤人,而且又担负着主镇压小莽山的怨灵的重任,于情于理也是大功一件。

玄也有些感激的看了吕斌一眼,考虑这次期末考试的成绩是不是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玄真姑姑留下的灵符能否对付李夕晨,他并没有把握,但是对付半身红衣的杨振一定十拿九稳。

杨振并不知道此时他已陷入生死危机,只是悲伤的抱着余婉柳不停地呼喊余婉柳的名字。

“余婉柳……柳妹……”杨振抱着余婉柳,完全无视李夕晨和辅导员存在。

杨振的哀鸣让林夕有些动容,其实他们最终化为厉鬼,也只是因为心有不甘,说到底他们都是一群可怜人罢了。

“辅导员,可否救救她?”林夕紧走几步来到辅导员身边,替余婉柳求情。

毕竟余婉柳多次向他示警,就在刚才余婉柳明知自己不是杨振的对手,却能站出来对抗杨振的,这让林夕有些感动。

人有好坏,鬼分善恶,显然余婉柳属于善鬼,值得一救。

杨振听到吕斌的请求猛然清醒过来,轻飘飘的来到玄也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道长,你能不能救救她?”

刚才凶神恶煞的杨振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是一个深情的男子。

林夕看着前后态度剧变的杨振,十分好奇余婉柳跟他之间发生的故事。

玄也眉头一皱,当初玄真姑姑教给他如何捉鬼,却并未交给他如何救治厉鬼。

“只要你能救她,我的命你随便拿去,魂飞魄散我也在所不惜!”杨振以为玄也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不肯救治余婉柳,再次拜倒在地。

玄也再次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他确实不知道如何救治余婉柳。

李夕晨看着即将消散的余婉柳,又看了看一脸担忧的杨振,感叹“为何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唉~”李夕晨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我有办法!”

杨振听到李夕晨的话,一改刚才咄咄逼人的姿态,噗通一声跪在李夕晨面前未说一句话,只是不停的磕头。

“你不用求我!”说着,李夕晨将杨振搀起指着林夕说道:“他是唯一能救治余婉柳的人。”

“昨日凌晨,我感受到这里传来鬼蜮的波动……”李夕晨看了玄也一眼继续说道:“所以我私自离开小邙山前来查看……”

玄也听到李夕晨的回答眼眸一拧:“鬼蜮?你确定?”

别人不懂“鬼蜮”二字意味着什么,玄也却十分清楚。

鬼蜮乃是大凶之物,所以鬼蜮出没之地必有滔天的怨气,即为大凶之地。

鬼蜮身上散发的怨气是鬼魂最好的补品,所以鬼蜮所到之处皆会有百鬼相随。

林夕听到玄也的解释有些不解的问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吕斌听到玄隐的解释,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了林夕的肩膀,怯生生的问道:“你不会是鬼吧?”

“滚滚滚……”虽然宿舍内有三只恶鬼,但是林夕却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林夕知道自己是活生生的人,跟鬼一点关系都没有。

玄也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四个字:“先天鬼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