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不朽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万世之力镇一道影(番外篇)
作者:三不少年  |  字数:6867  |  更新时间:2022-03-31 17:09:25 全文阅读

最后时刻,叶羽彤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林逸他们,满是血污的脸上有着一抹笑容绽放开来,眼中泪光闪烁。

林逸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元神濒临崩溃,肉身几近破灭,哪怕此时的他已经步入至尊,不朽不灭,不死不伤,却也仍然到了极限。毕竟他被十数位帝者围攻,四面受敌,不计后果的搏杀帝者,硬生生杀出来一条血路那不是没有代价的!

就算他此时真龙之躯已经圆满,血脉返祖,也仍旧顶不住这种程度的消耗,就算此时是林渊再世重生,站在此处,跟林逸面对同样的境地,也未必就能做的比他更好。

十三位红尘至尊联袂而动,布下大阵,舍生忘死,甚至是不惜焚烧寿元的全力一击,铺天盖地的光芒如同洪流砸下,狠狠的落在叶羽彤头顶的鸿蒙造化图上,那足以灭世的光芒中,叶羽彤转头看向林逸他们,眼中带泪,却是展颜一笑。

尽管她没有开口,但那一刻,冥王殿所有人都听到了叶羽彤的声音,一股悲意霎那间涌上了所有人的心头。

“各位师兄弟,羽彤,先走一步!”

熊!

叶羽彤双臂摊开,直面那足以灭杀一切的可怕攻势,那一刻,鎏金色的火焰自虚空中猛然浮现,却缓缓汇聚,一道道金色火流汇聚而来,宛如一朵金色的火莲在她身下绽放,天地间的温度骤然间急剧升高,一股莫然能御的伟力充斥了整片宇宙。

同时,天地之间狂风悲鸣,宇宙之中法则崩塌,日月星辰尽数炸开。无穷无尽的血雨从虚空中落下,落向大地,染红了山石,大川,沧海。

地面裂开,一道道狰狞的裂缝中有血泉喷出,与血雨汇聚,化作血海,淹没了大片宇宙,所过之处无数星海都泯灭了,规则秩序都在腐朽崩塌。

这是至尊将陨!

天哭地泣,至尊殇!

“羽彤不要!”沐红菱声音嘶哑的大喊,眼中泪水滚滚,身上衣衫破裂,莹白的肌肤上尽是血迹。

刚才,她竭尽全力,动用了太初鸿蒙经,爆发出无上神威,以重伤之身硬生生斩了一位帝者。但这也直接导致她身上的伤势进一步恶化,元神都差点直接散了。她的实力比不得林逸跟叶羽彤,只是忘世至尊,一场恶战下来,她的伤势比林逸他们更重,差一点就要化道了。

“羽彤住手啊!”

“臭丫头,你给我停手!”

洛毓霖,周晓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大口咳血,压塌了一片星域,然后他们几乎是同时仰天咆哮,双眼赤红,怒目圆睁,满身都是血,杀气滔天,宛如恶鬼一般。

“叶羽彤,你给我回来!”林逸仰天咆哮,眼中淌血,宛如一头负伤的猛兽,完全虚脱的身体里再度有力量涌出,浩荡的至尊伟力席卷而出,天上地下四方八极都在颤抖,将周围数位冥界帝者都掀飞出去,大口咳血!

啊!啊!啊!

林逸双眼血红,疯狂嘶吼,七窍出血,发尽上指冠,杀气撼动诸天,如同入魔一般。

此时此刻的他,单论修为已经足以媲美方面的林渊和叶玄兮,站在红尘至尊中后期,只要不遇上天道至尊,这世间基本上无人是他对手。所以冥界为了围杀他们,单单是红尘至尊就出动了二十一位,加上忘世至尊差不多单是至尊强者就有近五十位!

由此可见林逸何其强大!

所以当他的至尊伟力席卷天地时,无人可摄其锋芒,就算是那还存活的几位红尘至尊也不行。

至尊伟力如同龙卷一般,覆灭万道,镇压诸天,探向高空,要将那燃烧元神放手一搏的黄毛丫头擒住,拉回来修理。

但是叶羽彤何其强大,红尘至尊中后期的修为,执掌天帝不朽经,手中握着叶玄兮的帝屠,背负古剑诛邪,头顶太初天宫最强帝兵,苍天帝兵鸿蒙造化图,可以说单轮战力,就算是红尘至尊巅峰的帝者都远不如她,当她选择了燃烧元神放手一搏时,就算是他们的师傅叶玄兮此时死而复生,从黄泉古道上归来,此时都不可能轻易将她拿下。

更何况,是重伤垂死,油尽灯枯的林逸!

果不其然,林逸的至尊之力在临近叶羽彤万丈之外时,便是瞬间湮灭,被硬生生磨灭而去。

金色火莲徐徐绽放,叶羽彤立于其上,浑身都散发着光芒,如同神女一般,她的背影如此绝美如此高大,她的影子铺开之时,仿佛遮蔽了万古诸天。

“如有后来者,见证我闻我见,我们最后的经验,悬挂在宇宙万物上,篆刻在星辰山河间,缭绕在无尽废墟上,处处都有篇章,长存不灭,如你所见!”

她轻声诵念他的临终遗言,眼中倒映着业火般的光辉,脑海中却浮现着万年前的场景。

那一日,那一刻,那个篆刻在她心里的身影,便是那般决然的消散于天地之间,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弥留之际,那人仍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不舍,有遗憾,那一眼太过短暂,只是瞬息之间,但又太过漫长,仿佛横跨了无数个纪元。

他临死之前,仍旧是放心不下他们这群孩子!

老师!

嗡!

叶羽彤握掌,帝屠瞬间已在手中,她抬起手臂,全力拉弓,那一刻,法则汇聚,秩序交织,无穷无尽的伟力化作了一支亘古无双的箭矢,弥漫着震慑神魔的无边伟力。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燃烧了,金色的业莲帝火正在吞没她的身体,她整个人都在破碎飞散,无数金色的光粒子漫天飞舞,那是至尊之身破碎的产物。

她死定了,重伤垂死之际,再加上自焚元神,这样的创伤就是夜帝驾到都救不了她!

但是她没有恐惧,反而有些解脱的感觉,她早就想去找那个人了,自从她知道死而复生是一句空话之后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而且今日她没的选,今日如果她不死,那林逸他们恐怕都要搁在这,她是唯一一个还有一战之力的人,自焚元神虽然必死,但却可以为她提供更加强大的力量,说不定能镇杀剩余帝者,破开这个死局!

“放手一搏吧!”

“杀!”

叶羽彤骤然睁眼,怒吼出声,一个杀字,震慑诸天。

她只是一个女子,清秀娇柔,婉约俏丽,但是此时她尽显威严,端立在金色火莲中,张弓搭箭,搏杀帝者!

一箭既出,万圣景从!

没有无边无际的至尊伟力,没有浩荡不息的风暴席卷,没有镇压万古的煌煌帝威。

只是那么一支箭,仿佛自星空彼岸而来,流转着黑白两色,分割了善恶,劈开了阴阳,定住了光明黑暗。

“什么鬼?”

“帝屠一击,就这点能耐?”

“她不过是回光返照,徒有其表,各位道友无须惊慌,联手,抹杀她!”

天宇之外,大阵后方,冥界帝者先是一愣,而后眸光转冷,霎那间一道道至尊伟力席卷,如龙卷肆虐,如大江奔腾,如怒涛万丈,盘踞天宇深处,压碎了无数星河,同时瞄向了下方的那个女子。

“不大对劲啊!”一位帝者并未出手,身躯之上法则流转,先前一些伤势瞬间消失,他的气息也是逐渐恢宏,威压众生。“这一击……”

他回头望,天宇深处,混沌之中,隐约有一方帝座沉浮,上方端坐一道身影,仿佛不可见,不可感知,不可揣度!

身为帝者,更是红尘至尊,远超寻常帝者,但在面对那道身影时,他仍然感到恐惧,似乎那人一个念头,便能杀他千百次,一念之间,便让他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前,前辈……”最终,他还是翻身跪下,朝着那道身影遥遥拜伏,但是他没有跪下,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了他,让一位帝者都无法抗拒。

这时,那支箭也终于到了,只一瞬间,数位帝者联手的攻势便崩塌破碎,余波席卷星空,宇宙崩塌,空间泯灭,帝者倒飞而出,帝血泼洒诸天。

“了不起啊!”

天宇深处,有人轻声叹息。

混沌翻涌,法则退散,不知何时,那支箭前,已有一道身影伫立,双手负后,长身而立,衣衫飘飞,发丝狂舞,如若仙人。

那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存在,容貌俊美,剑眉星目,高冠博带。

他着白衣,年轻且阳光,但他站在那里,却仿若一堵横亘万古的雄峰,高不可攀,不可直视,唯有拜伏。

他没有出手,但那支箭却停下了,阴阳,光暗种种不同的力量交织席卷,如怒龙咆哮,星空都炸裂了,宇宙都在崩塌,但却始终进不得半步。

“那是,堪比天道至尊的帝者!”

叶羽彤有些讶异,美眸中闪过不可置信。

她这一击,天道之下绝对堪称无敌,就算是红尘至尊巅峰的帝者,没有足够强的帝兵护身,都有身殒之灾,更不要说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这一击了。

“我好像,见过他……”叶羽彤沉思片刻,随后恍然大悟。“他是……原来是他!”

苍帝!

昔日叶玄兮最大的敌手,同辈同境界中,实力与他媲美的冥界帝者,修为深不可测,法力广大,神通盖世。

而且他与叶玄兮虽是对手,却惺惺相惜,为人光明磊落。

此时看到老师昔日的故人,叶羽彤也是叹了口气,如果老师当初没有死,现如今也应当是这个层次了吧!

“叶小子的学生,果然天纵奇才,区区百万年,就走到这一步,着实让我等汗颜啊!”

苍帝挥了挥衣袖,那支箭矢顿时就消失了,所有的力量荡然无存,仿佛从不曾出现。

“小家伙,不可否认你已经很强,但是今天,你们可能得退去了,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如何?”

苍帝笑着说道,声音温和,看到昔日对手的弟子已经长大成才,他心中仿佛有浮现出了那个该死的影子,那么嚣张跋扈,那么志得意满,那么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真的是……

“长者托,不敢辞!”叶羽彤低头看了一眼仍在飞速消散的身体,轻轻摇了摇头。

“我知道前辈功参造化,羽彤妄自阻拦,无异于蚍蜉撼树,但若是因此便避而不战,将这一界拱手相让,九泉之下,晚辈也无颜见老师!”

“今日一战,叶羽彤可死不可退!”

女子抬头而望,眼中满是决绝。

“若不敌,无非血溅青天,以明吾志!”

嗡!

一道奇特的嗡鸣声响起,霎那间一道道流光从整个位面各处汇聚而来。

山川,河流,沧海,火山,沼泽,森林,荒漠……

无数的地域都有光束冲天而起!

沧澜界,玄天界,中州界,元明界……

无数个位面,一道道流光汇聚而来,那是最纯质的能量,带着太初鸿蒙的气息,有着远古洪荒的味道。

天地本源,日月精华,星辰之力,太初之光,鸿蒙气机,玄黄之气……

天地初开时最本质,最原始,最纯正的能量如潮水般汇聚而来,一道道光束划过星空,浩瀚无际的星河都在那光芒下黯然失色,浩荡的生命气息在宇宙中蔓延,一些冰冷死寂的星辰中,竟然再度有着生命痕迹浮现。

无穷无尽的能量流入此界,没入帝屠,那一刻,帝屠发光,隐约间似乎有一道影子在弓身中沉浮。

“杀!”

帝屠浮起,悬于天际,叶羽彤的身体已经尽数消散,她没有手臂再来拉弓了,所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长啸一声,杀意席卷九天,哪怕黄泉路近,她仍然是屹立在众生之上的至尊,仍然是无敌万古的帝者。

一个杀字,震动了诸天!

那一刻,帝者之躯破碎,无数金色的光粒子冲天而起,帝血如潮,携裹着那些光粒子化作了一支全新的箭矢,落在帝屠之上。

“羽彤……”林逸油尽灯枯,白发如雪,满面皱纹。

他已经倒下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看着那个女子灰飞烟灭,他悲从中来,眼中都在淌血,他想抬手抓住什么,可是现在的他连手掌都抬不起来了。

在他手边,那柄曾在屠仙大站中饮尽帝血的帝殇已经破碎了,满地都是碎片。

他尽力了,却也无力回天。

洛毓霖,周晓川,沐红菱,都差之不多,元神破碎,都快死了,一场大战,他们血都杀干了,就算帝者无双,也顶不住这样消耗。

“你的学生怎么跟你都是一个样啊?”苍帝皱眉,从那支箭上,他察觉到了威胁。“属驴的吗?”

嗖!

这一箭极快,快的至尊都没能察觉到它射了出去,只是一瞬间,仿佛突破了时光,岁月长河都无法记录那一箭的轨迹,古往今来都没有这一箭的痕迹,它仿佛跳出了命运的束缚,超越了所有。

下一瞬间,那支箭就消失了,帝屠也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跌落下来,落向地面。

天宇深处,星河泯灭,黑洞坍塌,所有的一切都消逝了,帝者都在咳血,甚至不乏重伤不起的。

最前方,苍帝仍旧白衣如雪,如翩翩公子,负手而立,高冠博带,似乎这一箭,并不能影响到他。

但是下一刻,仅存的十三位红尘至尊中,有五位当场炸开,帝血洒遍虚空,无数宇宙随之破碎毁灭。

而那些忘世至尊更是瞬间全灭,形神具灭!

苍帝没有负伤,但是他头顶却有一枚玉符升起,随后破碎,化作满天粉屑,一滴金色的精血缓缓燃烧,如同一轮大日,最终彻底熄灭。

“哎!”

苍帝沉默半饷,终是轻轻叹息,而那侥幸存活的八位帝者,更是面露骇色。

身为帝者,他们一颗道心何其坚韧,可以说比仙金神铁更甚,天地崩于前,亦面不改色。但此时,却流露出恐惧。

他们真的怕了,一招,仅仅是一招,瞬杀数十位至尊,更是逼的一位天道至尊级别的帝者,动用了替死符咒,这真的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妖怪,这女子简直是妖怪!

他们敢说,就算是当初的冥王复活再生,亲自来,都绝对做不到,就算他进阶到了能摸到了天道至尊门槛那种层次的大佬,也不可能!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一战,冥界惨胜,一位天道至尊级别的帝者压阵,十九位红尘至尊,三十位忘世至尊,不朽无数,仙门真仙更是多如牛毛,如此阵容,就是面对一方天宫都有胜算,但却在折戟沉沙。

十九位红尘至尊,十一位身陨,三十位忘世至尊尽数战死,最强的苍帝,被逼的动用替死符……

做到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群年轻人,一群生在和平年代的孩子,修道岁月不过万年而已……

不论是诸天还是冥界,这群年轻人都会被载入史册,万古流芳,万灵赞誉,而他们,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份耻辱,永远也无法洗刷!

无论是存活还是战死,这份耻辱,都不会消逝了!

“回去复命吧!”半晌后,苍帝终是朝下挥了挥衣袖,而后转身便走。

这一战,他颜面尽失,一如当年与叶玄兮初见之时。

只是这一次,他输的心服口服!

灭世洪流呼啸而下,林逸等人却丝毫不惧,反而是如解脱了一般。

这一战,冥界损失殆尽,他们何尝不是流干了血,所有的牌都翻尽了,连叶羽彤都战死了,师兄弟们死的,就剩他们了,不过好在是,他们并没有输。

“终于,可以歇着了……”

“老大,下辈子,我还认你当老大!”

“我也是!”

林逸叹了口气,一旁,洛毓霖跟周晓川却跳脱地说道。

“要不,我也认你当老大?”沐红菱妩媚地笑着。

“对不起,没保住你们!”林逸惭愧地撇了撇嘴。

“说什么屁话呢?咱这是去见老师,跟他老人家报喜呢?难道老大你想偷摸去?”沐红菱突然爆粗口,让众人都是错愕,随即又释然,哈哈大笑起来。

灭世洪流席卷而下,但却没能落下来,半空中,一朵金色火莲浮现,铺天盖地的火流将苍帝的法则大道,瞬间便是焚烧而去。

那里,一个女子正俏生生地站在那,美眸灵动,顾盼熙然,如谪仙,不染凡尘。

“我就知道,要不是你这家伙,这孩子怎么可能一招杀我!”

不知何时,苍帝再度转身,看向那女孩,眼中有怒,但也有喜。

女孩身后,一个模糊又清晰的影子浮现,比她略高一点,站在她身后,手掌轻轻搭在她的肩上,一道道法则,一条条大道,宛如无数的银河笼罩着他们,无数个时代的天命浮沉在银河中,如同最为璀璨的星辰,足以照亮万千宇宙,最神秘最强大的太初原命悬浮天际,如月至中天,凌驾一切天命。

那个影子那么的单薄,那么的纤细羸弱,仿佛吹之即散,但他又那么的强大,那么的巍峨,仿佛万古唯一。

他曾年少轻狂纵风流,他曾一怒挥剑杀至尊,他曾堕入黑暗,在黑暗中寻求光明,由黑而白,他曾妄言轮回,只身入黄泉,无惧死生。

他是最杰出的天骄,他是最风流的浪子,他是最痴心的男儿,他是最忠心的臣工,他是最跋扈的王侯!

他是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会再有的人,古往今来,四海八荒,诸天万界,都只有这么一个人……

他叫……

叶玄兮!

老师!

叶羽彤流泪了,女孩颤颤巍巍伸手,扣住了那只搭在她肩上的手掌,动作轻的像是怕打扰了时光。

她初见他时,他那么年轻,那么英俊,如贵家公子,再往后,为了他们这群孩子,他操碎了心,鬓角都泛白了。

她一直都在喜欢一个,她不可能在一起的人,那个人,她从不曾说出口,那就是她的老师。

此时,此刻,那个男子就站在她身后,忽然间,她什么都不怕了,至尊围杀算什么,苍帝算什么,就算是青帝驾到,今日她也无惧了。

因为,有他在啊!

“如有后来者,见证我闻我见,我们最后的经验,悬挂在宇宙万物上,篆刻在星辰山河间,缭绕在无尽废墟上,处处都有篇章,长存不灭,如你所见!”

那个男子开口了,声音轻柔,但目光蔑视诸天,无论是怎样无上的存在,无论是怎样的仙佛神圣,都如蝼蚁,都如尘埃,蚍蜉撼树,难以在他面前有所作为。

诸天轰鸣,万古时空都在颤抖,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天而降,浓郁的生命气息汇聚而来,落在叶羽彤,林逸等人身上,他们的伤势在迅速回复,就连奔溃的元神都在复苏。

“先生!”林逸跪拜在地,朝着那个人影重重叩首,幸存下来的沐红菱,洛毓霖等人也是如此,满眼都是泪,嘴唇都在颤抖。

大地上的裂痕在复原,崩塌的大道法则重新出现,这方位面本来已经死去了,毁灭了,被浩荡的至尊伟力摧毁了,但此时,它复活了,浓郁的天地本源浮现天地,滋养着大战后的幸存者们。

“死去的,不必悲伤,万古都将寂灭,诸天都要死去,死亡,是终极的规律,不寂灭,如何重生。”那个男子在开口,声音温柔,但却毫无生机。“活着的,不必庆幸,活着或许会面临更残酷的现实,背负着死难者的意志,仍要最终一战。”

他已经死去了,永寂了,而今出现的,不过是昔日岁月长河的一道影,是他守护诸天的一份念。

是叶羽彤宁死不屈,血洒青天,守护诸天众生的意念,唤醒了叶玄兮昔日的一道念,在此时显化,对抗最终极的黑暗。

“那个人,要复苏了……”

“怎可,昔日帝者喋血,无上湮灭,诸天万界的诅咒,才杀了他,怎可让他归来!”

“我界的帝者呢?联系他们,灭了他这道影!”

“决不可让他回来!”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帝者一念,可让他从死寂之地归来?”

“他昔日的血,他的骨,都有残存,未必不能复活,不可放任!”

一时间,众多帝者都慌了,要同时出手,镇杀这道影。

岁月时空不可逆转,已逝之人不当归来!

“岁月长河不可逆转,已逝之人不当归来!”

天上地下,四方八极,诸天世界,万古时空,无数的帝者在开口,无数的至尊在诵念,他们属于不同的时空,却在这时投影而来,一道道顶天立地的光影横亘在天地之间。

那是万世岁月的时空,此刻他们爆发出无边无际的伟力,要镇杀这道影,要抹杀这份念。

那个人,不可让他归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