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狂婿 > 正文
第一章 生死轮回
作者:醉清风99  |  字数:3660  |  更新时间:2020-05-24 11:32:35 全文阅读

南非一处雨林,林中毒蛇肆意,沼中鳄鱼纵横。

此时,这处原始的热带雨林并不平静。

“只剩天神一个人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即使是真的神也跑不了多远,他一定就在这处丛林中。”

“一定要找到他,今天不把他彻底杀死,明天就是我们的末日!”

“我们真的能杀掉他吗?他可是天神啊……”

丛林中,一群全副武装的白种人雇佣兵持枪在四周搜寻着什么,言语中透露着对那名为天神之人恐惧。

“啊!”

突然,人群中发出一声惨叫,所有雇佣吓得一起朝惨叫的方向开枪,枪林弹雨瞬间便覆盖了那个地方。

两秒后,枪声停止。

“皮特,是皮特啊!不是天神!”有人惊恐道。

可惜,他们的好队友皮特现在已经被子弹打成筛子了。

顿时,所有人都感觉毛骨悚然,他们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甚至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

“啊!”

又是一声惨叫,雇佣兵们像之前一样,惊恐乱扫,结果又是自己人。

看着被子弹打成筛子的队友倒地,恐惧弥漫上众人心头。

所有雇佣兵都紧绷着神经,拿着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终于,一处草丛动了,一道黑色影子从中闪了出来,一抹寒芒划过了最近两个雇佣兵的大动脉,鲜红的血液狂喷了出来。

“天神!是天神!”一雇佣兵嘶吼道,语气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

黑影停住了,露出了他的面孔,这是一张东方青年的面孔,黑色寸头,即便脸上满是血污也能看出五官原本的硬朗,一双黑瞳深邃,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血芒,整个人透露出疯狂和杀气。

看到青年,所有雇佣兵不顾一切地向着他的方向开枪,枪林弹雨瞬间便覆盖了青年周身。

感受着死亡的到来,徐天无奈苦笑。

人终究不是神,刚才瞬杀两人已经榨干了他所有的力量,此时的他浑身冒血,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要死了吗,孤狼,苍鹰,终究我还是没能活着出去,没能……帮你们照顾家人……

徐天闭上眼睛,感受到密集的子弹一股脑打在他的身上,奇怪的是,并未感受到疼痛。

原来,死亡之后人真的没有知觉。

小寒,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地替我们三人活下去。

最后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徐天彻底没了意识。

浑浑噩噩中,徐天听到耳边一道古老的声音。

“生死轮回,因果不止,生生死死,死便是生,生既是死……”

……

不知过了多久,徐天的身体有了知觉,但不管他如何费力都睁不开眼睛。

这就是死的感觉吗?徐天想到。

念头一出,徐天感觉一股强大的生机充斥在他的体内,顿时身体一颤,猛然睁开了眼睛。

病房中,病床上,戴着氧气罩,插着胃管,便是他此时的状态了。

感受到身体给自己带来的不适,徐天皱眉。

这幅虚弱的身体,不是他的。

这具身体,似乎是长时间没有运动,导致肌肉无比萎缩,不要说下床了,就是动一下都困难。

正当徐天头痛的时候,一段记忆突然涌上心头。

徐天一愣,脑海中竟然有一段针灸之法。

回天针法……

随着这段记忆的出现,记忆像是喷泉一般狂涌了出来,一时间,徐天的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样,疯狂充斥着各种关于医术的记忆。

脑海中的一切在现实中不过只是一个瞬间,徐天睁开了眼,即使是做了八年雇佣兵、被冠以天神之名的他此时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的脑海中凭空多出了无数关于医术的记忆!

顾不上想这些,此时最重要的,是先拯救自己这具难以动弹的孱弱身体。

然而即使是针灸也得先能动弹才能施针,于是徐天开始了与自己身体的搏斗。

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时间,徐天终于做到能够控制自己的双臂,虽然依旧是那样孱弱无力,但这已然足矣。

正准备动作的时候,门开了,徐天下意识闭眼,恢复到先前植物人的状态。

一名容貌清丽动人的女子走了进来,旁边跟着医生,两人边走边说着什么。

“王医生,麻烦您再帮他针灸一遍。”

医生不耐烦地说道:“叶小姐,我说过很多遍了,他已经彻底是个植物人了,这辈子都不可能醒过来,别说再针灸一遍,就是再针灸一千遍一万遍,也不可能醒过来。”

没有为徐天针灸的意思,王医生说完后便离开了病房,叶倾城柳眉微蹙,也离开了病房。

病房安静了下来,徐天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似乎,重生成为了那名女子的植物人丈夫?

徐天苦笑一声,造化弄人啊。

不再去想这些,王医生走时并没有带走针袋,拿起银针,相关记忆浮上心头,徐天像是执针半辈子的老中医一般,熟练精确的扎在相关穴位。

良久,徐天缓了口气,额头早已浮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这具身体实在是虚弱,不过施针一次身体便难以承受了。

利落的拔去胃管和氧气罩,徐天试着活动了动身体,便下床走出病房。

尽管身体还很虚弱,徐天也不能在这医院多耗费一秒时间,他要去找战友的母亲。

……

沿着记忆中苍鹰给他的地址,徐天找到一个十字路口,地方有些偏,四周房子看起来有些老旧,很有人情味的一处老街。

路口,大老远就能看到一个不大的早餐店,店面不大,却有很多客人,一个很面善的中年妇女在店里忙前忙后。

看到妇女,徐天一笑,和记忆中的照片一样,苍鹰的母亲,是一个面善的妇女。

走进早餐店,徐天还未开口,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声音:

“王芳,今天你要是再不还钱,老子就把你这店给砸了。”

徐天一愣,旋即冷笑,还以为自己来早了,现在看来,刚刚好。

一个瘦猴一样的黄毛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同他一般装束的痞里痞气的青年。

王芳看到黄毛,脸上忙堆起了讨好的笑容,弓着腰道:“今天就还,咱虽然穷,但咱还是讲信用呢,您点点,这是这个月的一万。”

黄毛冷笑着夺过老板娘王芳手中的一叠钱,点都不点就不屑道:“一万?我没说过今天要你把所有钱都还清吗?”

王芳大惊失色:“您…您什么时候说过?一月一万,这是我们早就说好的呀。”

黄毛冷笑道:“他妈老子现在说的!还钱!今天你要是不把二十万的帐给清了,店给你砸了!而且,你老公是不是在郑城第三医院4303病房?今天你如果不还钱……嘿嘿,自己想吧。”

说完,黄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王芳一听到黄毛说的最后一句话,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险些没站住就要晕过去,徐天走到旁边扶住她。

王芳对着徐天露出一个感激的表情,徐天笑了笑说没事。

看着黄毛,王芳哭着挤出一个笑脸:“您说笑了,我一共也就欠了您十万,怎么就成了二十万呢?就是给我这小店卖了,也不值二十万呀。”

黄毛暴怒掀翻旁边的桌子:“老子说是多少,就是多少!今天你要是拿不出这二十万……”

“我说黄毛,你过分了。”徐天再忍不住,皱眉道。

“谁TM叫老子黄毛?”黄毛吼叫道。

身边的几个小弟都往后缩了缩,本来坐在位置上吃早餐的客人们有些也悄然离开,都不想掺和这趟浑水。

“你染着个黄不拉几的头发,可不就是黄毛么。”徐天笑道。

一旁的王芳担心的把徐天拉到一旁:“小伙子,谢谢你,但是不用了,这黄毛人虽然嚣张,但确实是有不小本事,我惹不起,他真的要二十万,也只能想办法给他凑。”

徐天一笑:“伯母不用担心,我来处理就好。”

王芳还准备再说什么,却被徐天拉在身后。

徐天走到黄毛跟前,黄毛冷笑道:“叫我黄毛?我今天要是让你站着走出这条街,我他妈就是你儿子!”

徐天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子。”

此话一出,黄毛暴怒:“妈的,给老子打!”

几人一拥而上,徐天从容躲避,拿起一旁的凳子朝着一个青年的脑袋用力一拍,那青年惨叫倒地。

不一会儿,地上躺着几个青年痛呼不已,尤其是黄毛,被打的脸都肿成了猪头。

徐天放下椅子,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剧烈的运动让他心脏狂跳,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

感受到身体的状态,徐天不由苦笑,凭借这具身体,就是收拾几个小混混都让他累的不轻。

一旁的王芳吓得脸色煞白,忙跑过来拉住徐天:“小伙子,你赶紧跑吧,这黄毛很有背景,打了他,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的。”

徐天心中一暖,笑道:“没事,伯母,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好。”

说着转过头,把黄毛拽了起来,眼神冰冷。

看着徐天的眼睛,黄毛不由心中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徐天的眼睛让他感觉很害怕,明明自己面前只是一个比他还瘦弱的青年,却给人无比沉重的压力。

徐天冷冷道:“王阿姨总共欠你多少?”

黄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十万,十万。”

“这钱,今天必须还是吗?”

感受到徐天冰冷的威胁,黄毛一个激灵,嬉皮笑脸道:

“怎么会呢哥,我说着玩呢,嘿嘿,说着玩呢。”

徐天这才松开黄毛,冷冷道:“钱,我替王阿姨还。”

黄毛一听,旋即怀疑的上下打量着穿着病服的徐天,不过碍于徐天的身手,他也不敢出口问什么。

“好,那你拿钱来吧。”黄毛说道。

他才不管这钱谁还,他只在乎能不能尽快拿到自己手里,其实这么急着要钱是有原因的,昨天晚上赌钱红眼了,输了二十万,所以今天才着急要钱甚至狮子大开口。

徐天正准备摸口袋,结果一愣,这才想起这并不是自己的身体,又怎么会有自己的卡呢?

身为雇佣兵,所有的积蓄都在瑞士银行里存着,现在想要直接取出来自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三天后,在这里,十万还你。”徐天道。

黄毛狐疑地看着徐天,结果被徐天一瞪气势便弱了下去。

“那……那说好了啊,三天后我来这找你。”

黄毛匆匆说了一句便急忙带着手下离开了,生怕待在这里被这个可怕的青年再打一顿。

黄毛走后,徐天笑着看向王芳道:“伯母,没事了。”

王芳感动道:“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好意我心领了,这钱啊,阿姨来还,你还是赶紧走吧,我了解黄毛,他这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徐天一笑:“没事的,伯母,我看他能翻起什么风浪。”

话音刚落,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

“我说你去哪了,原来刚醒就跑这儿说大话来了,徐天,你长能耐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