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庭神王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望气之术
作者:小鱼三断  |  字数:3434  |  更新时间:2020-07-04 21:11:47 全文阅读

“嗡!”

冬生指端的那个金色的传送法阵猛然一颤,随着他和冬灵的身影掠入其中的时候,法阵也在一阵炫目的金光中消失不见了,原地只留下了一股空间波动。

冬生已经这样走走停停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眼看着距离神苍岭越来越近,冬生使用法阵的手法也越来越熟练。

从原先一次能传送数万公里到现在数十万公里的距离,冬生脸上地笑容也更加的灿烂。

“李苍穹这个老坑货,还想用这数百万公里的距离来坑我!”

心里面每这样想一次,冬生就骂一次李苍穹,那个老货看上去道貌岸然的样子,但是心底的坏水可多了去了。

“轰!”

就在冬生心里面暗暗骂着李苍穹的时候,空间通道的前方一抹光亮传了出来,法阵目前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到了,他也不得不准备从空间通道里面出来了。

冬生所在的空间通道的前方,一股浓郁的空间波动在高空中荡漾开来,那里刚好就是冬生将要离开的空间节点。

在那空间节点的下方,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围着一个打扮的十分妖娆的男子。

这个青年男子确实看上去比较奇特,从他凸出的喉结可以分辨出他男性的性别,但是他的打扮却十分的女性化。

男子穿着一件五彩缤纷的彩衣,脸上涂满着胭脂彩粉,苍白的脸上唯有双颊处被胭脂水粉涂得十分潮红,香肠一般的嘴唇涂得鲜红如血,更甚的是他的双手看起来极为细腻,十根手指的指甲有数十寸之长,长长的指甲也被染成了鲜红色。

男子行走之间带动着一股香气,香气十分的诡异,浓香之间夹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此时,这个怪异的男子正摇着一把折扇,在人群之间有恃无恐地站着,时不时地还将额前垂落的那缕头发往耳朵后面勾去。

“嘎嘎,你们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

那个男子虽然被一群人围着,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怯意,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这群人,人数多的一群反而面色凝重地看着他,似乎对眼前这个有点“娘炮”的男子十分的忌惮。

看着这群看上去凶神恶煞,却又围而不攻的人,怪异男子的嘴角充满了嘲讽,捋了捋垂落在额前的头发,怪异男子也不着急着离去,反而任由这些人将自己给围着。

“嗡!”

随着一股淡淡的空间波动,冬生就直接从虚空中掉了一下,这一次他的角度掌握的很好,背着冬灵就落在了那群人不远处的地方。

“头疼!”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冬生诧异地看着不远处的一群人,从空间传送的眩晕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冬生这才又仔细地看了一遍不远处气氛诡异的那群人。

尤其是人群中间的那个穿着彩衣的男子,浓妆艳抹的太过分了,冬生不免多看了一眼。

“走吧!”

回头看到冬灵也在好奇地看着那些人,冬生这才揉了揉冬灵的脑袋,说了一句,就准备离开了,自己还是赶路要紧,不要打扰人家的正事。

冬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现在最要紧的目的就是赶往神苍岭,至于别的事情还真的不太在意。

“这位兄台,你看人家要被这群人给杀了呢,您也不出手相助一下嘛?”

彩衣男子捂了一下自己的嘴,这才装出一个委屈至极的样子,大香肠一般的鲜红嘴唇紧紧地抿着,表现出一种极为可怜的神情,只不过那模样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呕!”

冬生心里面干呕了一声,这才满不情愿地转过了身子,然后缓缓地说道:“这位大哥,您好歹是灵宗境的强者,这些灵元境都不到的修行者可威胁不到你吧!”

这个男人的样子太娘了,冬生觉得他的取向都有问题,这样的人还是远离一点的比较好,毕竟这样的人要不是心里扭曲就是内心变态,但绝对不是好人。

冬生嘴里面说着,整个人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去,他可不想招惹上无谓的麻烦。

听到冬生的话,那个妖娆的男人不禁心头一震,对方的修为看上去也就是灵元境中期,没想到竟然能够看透自己的修为。

一想到这里,妖娆男子眼角的戾气一闪而逝,似乎也将冬生给记恨上了。

“冬生,我记得你还没有杀过人吧!”

就在冬生仔细留意现场的时候,龙凰真君的声音却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没想到龙凰真君一开口就问这么猛的问题。

“嗯!没杀过呢!最多也就是打伤了一些人。”

看着那个妖娆的男子,冬生心里面回应着龙凰真君,听龙凰真君的意思,今天自己是要开杀戒了嘛!

“据我观察,这个妖娆男子身上的怨气极为浓厚,他的手上肯定沾染过很多无辜之人的鲜血。”

龙凰真君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厌恶,似乎对这个妖娆男子极为的讨厌,冬生也从他的话语之间听到了龙凰真君隐含的意思。

冬生知道,看待事物的本质可不是从表面就能得知的,龙凰真君看人的方法是望气。所谓望气,就是通过莫测的手段沟通天地,进而看清所要了解之人的气势,从他的气势之中发现人的善恶。

善良之人,所望得的气是极为纯正光明的,而那些大恶之人,其气势中带着戾气,并伴有浓郁的怨气,甚至一些极为凶恶的人,其周围之气有他所残害的那些无辜生灵的怨灵。

龙凰真君给冬生传送过来的画面,直接让冬生心头的怒火直接冲天而起。只见那彩衣男子身后竟然笼罩有无穷的血海阴云,那些血海阴云浓郁得都快要渗出猩红的鲜血了,更加令冬生感到厌恶地是血海阴云的上空竟然还有一层漆黑的鬼雾,而构成那些阴森鬼雾的正是无数被他残害的无辜性命的怨灵,那些怨灵死死地咬在血海阴云之上,不时地有不同的少女面孔在那鬼雾之中浮现出来,那些少女的面孔或恐惧或绝望,看得冬生毛骨悚然。

“畜生!”

冬生暗骂了一句,通过龙凰真君的望气之法所看到的景象,这人到底是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才能形成这么浓烈的怨气。

“远处的那些人都是你杀的?”

冬生指着不远处地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语气厌恶地问着这个彩衣的男子。当问到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的时候,周围那些围着彩衣男子的一群人,则双目喷火地看着这个彩衣男子,一脸的气愤。

“桀桀,这些人非要挡住我办好事,那我只能让他们安静下来了。”

彩衣男子捂着自己的嘴笑了一声,看着那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眼神冷漠至极,丝毫没有因为杀人而感到愧疚。

“他们怕是自卫吧!”

彩衣男子的语气让冬生火冒三丈,这人也太漠视生命了吧,看他的样子反倒似乎是这些人的错了。

“哼!要不是你为了我们队伍里面的女眷,我们怎么可能会阻拦你!”

那人群中,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心里面的怒气,听到冬生和彩衣男子的对话,这才忍不住插了一句。

“住口,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听到那个充满怒气的话,彩衣男子反倒不高兴了,冷哼了一声,一道气劲直接轰在那个人的身上。

灵宗境的攻击何其强大,尤其是这些围着彩衣的灵元境的存在所能抵挡的,伴随着一股破空声,那个人直接向后飞去,半途中还口吐鲜血,一瞬间就被彩衣男子给击成了重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可恶!”

看到同伴被一击就给打成了重伤,这些围着的人纷纷怒骂了起来,但是慑于彩衣男子灵宗境的实力,一时之间竟都不敢上前,只是恶狠狠地怒视着这个彩衣男子。

“老哥,你这样随意出手,怕是有损你灵宗境强者的尊严吧!”

看到彩衣男子一言不合就出手,冬生也是瞳孔一缩,全身的真元瞬间暴动了起来。

“怎么?你想为这几个蝼蚁出头吗?”

彩衣男子看着自己白皙的手掌,转而好整以暇地看着冬生,冬生灵元境地修为还没有让他放在眼里,之前叫住冬生,他也是心存戏弄的心思。

似笑非笑地看着冬生,彩衣男子的眼神之中迸射着嗜血般的光芒,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似乎十分希望冬生肯定的回答。

“虽然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恩怨,但是今天这事,我也必须得管一管了。”

剧烈的真元波动自冬生的身体上迸射而出,一个青色的护体光罩将冬生和冬灵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冬生灵元境的修为相比较彩衣男子的修为还是太弱了,再加上这个彩衣男子出手毫无征兆,冬生不得不小心应对。

“你们都退开吧!”

冬生单手一招,就让那些围着彩衣男子的那群人退开,灵宗境强者的战斗范围之广,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他们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怎么你是打算背着你身后的那个累赘来杀我吗?”

对于冬生的举动,那个彩衣男子没有丝毫的动怒,只是略带讽刺地看着冬生身后地冬灵,一脸的嘲讽之色。

“怎么,你怕了?”

浓郁的真元在冬生的周身涌动,强大的气势衬托得冬生如同一个少年战神一般,睥睨地看着彩衣男子,冬生没有丝毫的怯意。

“很好!”

彩衣男子看着冬生的样子,倒是不怒反笑了起来,不待好字说完。整个就在血色真元的包裹下,就朝着冬生飞射而来。

彩衣男子虽然看上去比较娘,但是他发动的攻势却极为惊人,鲜红如血的真元在周身流转,就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嗜血恶魔一般,飞动之间还夹杂着无数怨灵的怒吼之声,以雷霆之势朝着冬生的头顶压来。

伴随着怨灵的怒吼声,彩衣男子手头上血光一闪,就浮现出来了一把暗红色的弯刀,弯刀裹挟着浓烈的真元朝着冬生的脖颈出划来,大有一种誓言割断冬生脖子地气势。

“哼!”

冬生冷哼了一声,脚一跺地,就狠狠地朝着彩衣男子弹射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右手被一团青色的真元包裹着,狠狠地朝着彩衣男子的那柄血色弯刀砸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