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碧蓝航线之搏命之战 > 第三卷 落幕,退场
重返战场
作者:名无敌  |  字数:3496  |  更新时间:2020-06-03 11:43:32 全文阅读

夏威夷初夏的傍晚,海风吹拂着椰子树,层层叠叠的海浪拍到沙滩上,带来了海中的的漂浮物。江凌海和企业一起,沿着岸边前行。不过这次,不是她邀请企业,而是企业邀请她。

在走了很长的距离之后,企业带着江凌海来到了一个很特别的海岸。这里被两边的山崖包围着,只有一条崎岖的石滩通向这里,所以,没什么人知道这里。而且,此处的风景也不怎么优美。沙滩很薄,沙子颗粒也比较粗。更煞风景的是,沙滩上乱七八糟地滩着一大片的野生海带,还有不少残缺不全,灰不拉几的贝壳。但与此产生强烈对比的是,这里已经站了很多舰娘,而且是站在小腿深的水里。没错,这些永远会浮在水面上的舰娘这时居然都进了水里。

“企业,这是……”江凌海疑惑的问。企业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眼睛半睁半闭,显得很没有精神“这里,是我们悼念死去的同伴的地方。”“为什么选在这么一个不堪的地方?英雄的陵园不应该是……”

企业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这,是当年姐姐挑的地方。这个海滩,在涨潮时会被淹没。淹的还挺深。每当有我们重要的战友死去时,我们就会来这里,关掉避水程序,让海水淹没我们的身体。”“为什么要这样呢?”江凌海还是有些不解。“你也见过,我们在心智魔方完全损毁后,就会化为那种亮晶晶的光点,进入深海。而这里,是夏威夷周边一个比较奇特的海湾,周围海上漂浮的东西都会聚到这里。所以……”企业没有再说下去,但江凌海已经明白了当初约克城的用意。她们幻想着,姐妹们消散后,会随着海流,再一次来到这里。江凌海知道,这里不适合自己,也不打扰众人,就打算离开了。不过在离开时,她叫了企业一声,一手指着天空,一手放在自己胸前。企业抬头看去,死神正在自己的头顶盘旋。在姐姐将它交给自己后,企业就一直尝试像姐姐那样,将死神收回,但它就是一直倔强的留在外面。企业深吸了口气,又缓缓突出。半晌,她才跟江凌海点了点头。

姐姐留给了我礼物,而且永远在我心间吗?哼,消失了就是消失了,骗谁呢?江凌海没有看到两行晶莹的眼泪,从企业脸上滑落。

从中途岛返航的路上,川末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道命令也没有发出过。甚至到了横须贺时,他也是最后一个走下常规舰的,比那些掏马桶的清洁工都要晚。

他沉默的坐上了回东京的车,沉默的整理完了本次作战的报告,沉默的写了请假条。本来像他这种海军大将,是不可能有假期的。但这次,上面居然准了他的假,而且一准就是一个星期。大概,这次损失让重樱皇帝对他很失望吧。

川末在家里,也谈不上是在休假养老。他就那么躺在自家房檐下的躺椅上,一躺就是一整天,也不吃饭,也不喝水。不过,每当他离死不远时,他都会突然精神一下,然后去补充必要的能量,接着,再躺下来。

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家人和他同住,佣人也再他回来时就放了她们的假,那居然是他回到重樱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他的作息已经完全混乱,没有什么白天黑夜。他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或者说,他更多的时候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在他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很久,大概是五六天吧。在他又一次清醒过来以后,他看到身边居然有两个人。他撑起身子,用力睁了一下眼睛,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指挥官大人,不要这样了好吗?这根本不是我们认识的指挥官大人啊!”瑞鹤眼里含着泪花,声音带着哭腔。一旁的翔鹤没说话,但眼睛也是红红的。“你们……怎么来了?”川末此时犹如刚开机的电脑,反应还有些迟钝。

翔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扶着他从躺椅上起来,回到了屋内。房间里已经没了前几天的凌乱,显然是两人进行了整理。川末在垫子上坐了下来,不过不是重樱人的那种坐在后脚跟上的正规坐姿,而是一种极其随便的坐法。那样子,就和一个没教养的醉鬼差不多,完全不像一个在白鹰留过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翔鹤端来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然后和瑞鹤一起,一左一右跪坐在他身边。川末端起了那杯茶,感受着自回家以来就没感受过的这种热度。他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那滚烫的茶水灼烧着他的食道,刺激了一下他的泪腺。接着,他一扔杯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你很难想象一个大老爷们,一个军人,会哭成这个样子。瑞鹤见状,想说些什么,但翔鹤阻止了她,将川末轻轻抱起来,搂在怀里,任由他的眼泪将她的衣服打湿。

等川末七乘八再一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但翔鹤和瑞鹤还在陪着他。翔鹤见他醒了,没有说话,而是带着一种慈母般的微笑看着他。他爬起来,端正的坐好,大脑久违的开始正常运转。“你们不应该在这里。翔鹤,你珊瑚海受的伤都好了?”川末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虚,完全没有往日的威严。“可是,我们不能看着指挥官大人就这么消沉下去啊!没了你,重樱舰队要怎么办呢?”翔鹤柔声的反问。“舰队?整个大重樱帝国就找不出一个接任我川末的人了吗?我,我可是亲手把她们送上战场,但没有把她们接回来的人啊!我……”

“指挥官大人,请不要这样。胜败是常事,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完全否定了自己吧?”翔鹤拉着川末的手,眼睛里满是温柔。川末摇了摇头“不不不,我太清楚白鹰的实力了。一旦这个国家的工业体系完全介入战争,我们是绝对吃不消的。本来,凭证赤城她们的作战经验,我们还是可以和白鹰周旋的。可是,可是……”“指挥官大人!”瑞鹤在一旁激动的说“我们在太平洋上还是优势的,我和姐姐也是重樱最新技术的产物,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和白鹰一战呢?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一航战啊!”川末摇了摇头,说:“你不明白,我……”“我明白!”瑞鹤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褪去“不就是这样吗?赤城前辈做得到,我为什么不可以?”“瑞鹤,你……”不给川末说话的机会,瑞鹤用嘴堵住了川末的嘴。慢慢的,两个人紧绷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动作也渐渐多了起来。一旁的翔鹤此时也做好了准备,加入了这场“战争”。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川末七乘八驱车前往横须贺。当他回到军港时,官兵们看到了那个他们熟悉的川末。所以说川末的消沉不是因为战败而是因为死了炮友?这个人到底是有多狗屎啊?

话虽这样说,但有一点不得不肯定,川末和江凌海一样,似乎就是为了大海而生。上天,好像从来不会让一个天才寂寞,他必然会为其准备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但在某些方面,川末和江凌海就差的有点多了。

再看白鹰这边。中途岛一战后,海军士气高涨,江凌海和她的舰娘也得到了嘉奖。不过对江凌海来说,此时比规划下一步作战计划更重要的,是让舰娘们走出失去同伴的阴影。这其中最严重的,就是企业和萨拉托加。而她们两人,又表现出完全不同的行为。

萨拉托加真的就像是养老一样,每天慢悠悠的来,慢悠悠的去,在这里和水兵打个招呼,到那里帮女灶神搬搬东西,脸上一直挂着一种很微妙的笑容。在江凌海看来,那完全是欺骗性的笑容。

企业则是像疯了一样,每天有17、8个小时都在训练。如果在陆上训练场,她就直接打地铺休息。如果在海上,她甚至就直接抛锚然后躺倒在海面。虽然目前为止她看起来精神状态还好,但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的。

正在江凌海思索怎么做时,江望海找到了她“姐,又有什么事啊!你看你,脸色难看死了。”在抢修完约克城后,江望海也是卧床休息了好几天,而且是江凌海的强制命令。哪怕医生说江望海没有任何问题了,江凌海也让江望海躺了足足一个星期才放她出院。江凌海说:“这群舰娘,明明身经百战,但一个个都和孩子一样,一点打击整个人都坏了。”江望海坐到自己秘书官的位置上,说:“其实,舰娘感情的觉醒,是塞壬战争几乎就要结束时才发生的事情。她们的感情还很单纯,就像小孩子一样。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在塞壬战争是死了那么多人,她们也没出什么问题,反而现在情绪不稳定了。”“那这么干看着也不是办法,总得让她们重回战场啊。”江望海一听,笑着说:“就为这事啊?行了,姐你不用操心了,我来搞定。”“你?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再动用那个,我立刻把你送回本土。”江望海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姐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种程度还犯不着我用那个。而且说实话,那个对开导舰娘心理没什么作用。我先出去啦。”

然后奇迹就真的发生了,仅仅三天的时间,萨拉托加和企业就恢复了正常。这不仅让港区内的其她舰娘,也让江凌海对江望海刮目相看。“望海,你怎么做到的?”“姐,你难道忘了我们是为什么被培养出来的?”

不过,好景不长,几乎就是在中途岛海战结束后正好一个月。7月6日,所罗门群岛南部的一架侦察机传来消息,重樱人正在瓜达卡纳尔岛上修建陆基机场,企图切断白鹰与澳大利亚的交通线。这样,澳大利亚失去盟军支援,不攻自破。“好一个围而不打啊。”江凌海看着地图,喃喃自语。“指挥官,请下命令吧!”一众舰娘齐声说道。江凌海回头,看着这一群斗志昂扬的舰娘,顿时感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也不是很糟糕。“下一作战目标:瓜岛。白鹰舰队,出击!”“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