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碧蓝航线之搏命之战 > 第三卷 落幕,退场
决战中途岛
作者:名无敌  |  字数:6436  |  更新时间:2020-06-01 22:56:37 全文阅读

打牌能赢,无非就两种可能:要么你这把手气很好,抽到一手天胡好牌;要么就是经过细心的运筹帷幄,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但进行操作的前提是,你的牌不要太烂。而江凌海在审视自己手上的这副牌时,感到操作空间实在是太小了。

珊瑚海一战,列克星敦战沉,约克城重伤,再去掉仍然在泡维修厂的萨拉托加,江凌海目前可用的航母只有企业和大黄蜂。而对面,是整整四艘正航,外加四倍于江凌海的水面舰艇,大军压进,准备登录中途岛。就在此时,另一个坏消息传来:哈尔西生病了。由于长时间的精神紧张加上他暴躁的脾气,哈尔西病倒了。这下,常规舰的指挥又成了一个问题。

另一边,约克城在脱出战斗后,陷入了晕厥,只能由企业和大黄蜂将她带回来。在路上,企业已经将约克城的受损情况发回了珍珠港,以便提前准备。

“三个月。”当女灶神看完企业发回的报告,给出了这个时间。可是三个月,都够重樱人打到白鹰本土来了。江凌海只觉得眼前发黑,踉跄了一下,赶紧扶住了一旁的桌子。难道,自己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吗?

就在这时,江望海的一句话让江凌海重燃了希望:“其实,用不了那么久,三天就可以。”江凌海猛地抬起头“真的吗?”“约克城和萨拉托加不一样,虽然她的伤势看起来很夸张,但她的伤多是外部的,最内层的核心没有收到一点破坏。而且她的伤也就看起来严重,其实影响也没那么大。况且,航母还,能起降飞机就行了,也用不着修的那么完美无瑕。”江望海笑着歪了一下脑袋“你难道忘了我擅长什么了吗?”江凌海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可是那样的话,你不就……”江望海堵住了江凌海的嘴,说:“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们没得选。”“不行,要来也是我!”江凌海说。江望海摇了摇头“你觉得,你那样有用吗?”“我……”

听着两人莫名其妙的谈话,女灶神打断了她们“那个……你们在说什么?”江凌海双手放在女灶神的肩膀上,面色凝重的说:“听好了,等到抢修约克城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匪夷所思都事,你也不要说出去。拜托了,算我求你。”江凌海如此正式,搞得女灶神有些手足无措“诶,指挥官,我,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就是,什么都不能说是吧?”“对。”江凌海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给了江望海“知道在哪吧?”“嗯”江望海接过钥匙,在江凌海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放心,江望海永远是江望海。”

很快,企业就带着重伤的约克城回到了珍珠港,码头上已经有医护人员在等待了。她们刚一靠岸,约克城就马上被担架抬走了,其她有损伤的舰娘也是就在岸边开始登记受损情况,然后开始着手安排整修。相比之下,常规舰的那些士兵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受伤了?自己去港区医院挂号去!

随即,抢修约克城的工作就开始了。“放轻松,老姐,我们一定可以让约克城大姐赶上战斗的。”江望海说完,就推着最后一车材料,和女灶神进入了工作室,开始了三天的不间断抢修。而且,应江望海的需求,为了给她提供给稳定的不间断能源供应,整个夏威夷的民用供电全部遭到管制。不过现在是战争时期,这样的政策白鹰民众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在这三天中,江凌海好几次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冲进去的想法。她尽量去多处理其他一些事情,以便让自己没心思去考虑江望海的情况。但这样的工作也有一个问题。

当江凌海醒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旁穿着白色衣服的护士小姐。“啊,你醒了。请躺好,你现在还不能离开。”江凌海有些烦躁的拨开了护士的手“让开,我有事。”正当她打算起身时,一支手按住了她“你最好还是安静的躺着吧。”江凌海一抬头,看到了企业那淡紫色的眼睛。

“真是不知道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奇袭几千公里外的东京,这回来反而倒了。”企业说“不过,指挥官,你妹妹真的没问题吗?她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不休息了。”江凌海叹了口气“我到不是担心她这个,我是怕……”江凌海没有说下去,而是抿住了嘴,满脸忧虑。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您好,请问我可以进来吗?”江凌海扭头看去,是一个瘦高瘦高的中年男子。“你是谁?”企业问道。“我是斯普鲁恩思少将,来接替哈尔西少将的职务。我听说江指挥官病倒了,就来探望一下。请问您感觉还好吗?”江凌海闭上眼睛,一只手搭在额头上“嗯,有劳您关心了,我感觉还不错。”之后,便不再说话了。斯普鲁恩思见状,也知趣的离开了。

“恕我冒昧,指挥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斯普鲁恩思走后,企业问道。江凌海没有掩饰,轻轻的点了点头。许久,企业才说:“我不强求你说出来,但我觉得,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哪怕我们无法提供什么解决方法,至少可以体会一下你的感受。”“谢谢,企业。等时候到了,我自然会说的。”

当天晚上,江凌海就睡在了医院里。第二天一大早,医生就放她走了。就在那天中午,另一边就传来了消息:约克城抢修完成了。

不过,第一个出来的不是约克城,而是江望海,而且,她是被提前叫来的医护人员抬出来的。“望海!”江凌海跑过去,焦急的问随后跟出来的女灶神“她怎么样了?”女灶神摆了摆手“没事,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然后,她凑近江凌海的耳边“我已经把那个给她用上了。”江凌海点了下头,说:“麻烦你了。那约克城呢?”“修是修好了,但她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那些新的配件她还要适应一下。而且,她的舰载机不多了,我们也没有补充的材料。”

“那我的可以吗?”江凌海寻声望去,竟然是尚未痊愈的萨拉托加。她在别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来到了约克城身边。“萨拉托加,你还没好,这样会让你的恢复周期变的更长的。”萨拉托加撇了一下嘴角,那个表情,大概是想笑一下吧“就算我上了战场,又能怎样呢?我,已经不能战斗了。就算我完全好了,也连当初的一半的威力也发挥不出来。现在,我看见飞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姐姐的身影。既然这样,我就把我那发挥不出来的力量借给约克城吧。”说着,萨拉托加的手按在了约克城胸口上,一股股蓝光,顺着她的胳膊,流进了约克城的体内。很快,萨拉托加身上的蓝光就消失了,她转过身,看了在场的各位一眼,又慢慢的走了。

但时间不等人,斯普鲁恩思早就带领着常规舰出发了。眼看着天色渐暗,但约克城还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没办法,只能先行出发,让苏醒后的约克城自行追赶部队吧。于是,江凌海率领珍珠港内剩余的全部舰娘,连夜出发,前往中途岛以北300海里外的埋伏海域。

那天晚上,天上有很多星星,白鹰舰队在海面上默默的前进着,江凌海直挺挺地站在阵中,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前方漆黑的大海。因为天色较暗,也没有舰娘开探照灯,所以,在她身旁的企业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企业猜测,江凌海的表情一定很阴沉。

子夜之时,约克城醒了过来“怎么回事?这股能量……”“这是萨拉托加给你的,”一旁的女灶神回答“她……已经没了斗志。唉~可怜的孩子。”约克城握紧了拳头,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坚决不让萨拉托加的力量被浪费。这既是对萨拉托加的感谢,也是对列克星敦在天之灵的告慰。“对了,指挥官人呢?”“已经走了。”约克城一听,立马翻身下床,朝着码头奔去……

第二天凌晨,江凌海便带队来到了指定海域。此时,太阳马上就要升出海平面,江凌海猜测,重樱人此时正在作着攻击前最后的准备。哦不,舰载机应该快到中途岛了。对于这次作战,她是真的没底,以至于那惯例的战前讲话,都没有去做。

几乎就是天刚亮,江凌海就接到通知,中途岛的雷达上发现了重樱的飞机。不过很快,好消息传来,中途岛派出的卡塔林娜式侦察机发现了重樱的战舰。而此时,空袭中途岛的飞机刚刚来到中途岛上空,且由于中途岛提前做好了防空准备,这次空袭并不理想。

“南云忠一先生,白鹰的防空火力很完善,暂时无法有效打击目标,我们是继续等待还是再加袭一轮?”赤城问道。重樱的计划,是第一波空袭打击中途岛上的目标,压制其路基机场。然后等待白鹰航母的出现,将其击溃。可是现在,一阶段压制机场的目标尚未完成,而打算执行二阶段的飞机已经挂装好了对舰鱼.雷。南云忠一想了一下,说:“加派一轮空袭。”“了解!”说着,赤城的胸口红光一闪,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和一双耳朵慢慢出现在她的身上。于此同时,其她三艘航空母舰也开始了这样的变化,但她们都显得有些犹豫。“嗯……塞壬的力量吗?真是每一次看到时,都会感叹不已啊!”南云忠一自言自语道。“南云阁下,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言辞,她们为了国家做出如此的牺牲,你要以一种崇敬的口吻去评判。”“是!川末先生。”几乎整个重樱海军都知道,谁要是敢对这些舰娘有一点,哪怕是不敬的企图,川末七乘八都会不高兴。不过他干了什么,他自己也清楚,只是从不允许别人提起而已。

此时,白鹰舰队正在做着出击前最后的准备,就在这时,另一个好消息传来。“各位,我来迟了。”约克城的声音出现在无线电里。“来的正好,约克城,你马上做一下弹射舰载机的准备。企业,大黄蜂。所有舰载机,放!”约克城一惊,放飞所有舰载机,意味着她们这些航母完全丧失了防御的能力。江凌海着犹如豪赌般的命令,让约克城感到不安。思前想后,她最终只派了出一半的飞机。而企业和大黄蜂的舰载机全数升空,扑向了那个坐标。

不知道为什么,赤城今天总觉得心慌气短,而白鹰舰队迟迟没有出现,也加重了她的不安。加派一轮空袭意味着更换现有的运行程序,这是需要时间的。“侦察机还没有发现目标吗?”赤城有些焦躁的问道,但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怎么办?是违抗军令等下去?还是切换程序,准备第二次对地攻击?最终,她决定服从命令,准备第二轮攻击。她的这个决定,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后就遭到了报应,而且,是灾难性的报应。

就在四艘航母切换程序进行到一半时,侦察机终于发来了姗姗来迟的报告:发现白鹰舰队。这时,本来打算直接出击的赤城接到了南云忠一二次换弹的命令。但也就在此时,第一波空袭中途岛的飞机回来了,赤城她们又不得不切换为接收程序。就这样,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整个舰队就一直在海面上打转,除了常规的位置机动,就什么都没有做。等接收完舰载机后,四艘航母开始重新运行对舰攻击程序。

也就在这是,来自大黄蜂的15架TBD贴着水面飞了过来。然而,当时也只有这15架飞机,因为赤城在回收舰载机时,谨慎的带领姐妹们移动了位置,致使有很多白鹰的舰载机扑空了。

但就是这15架飞机,也遇上了麻烦。可以说,赤城不愧身经百战,哪怕再手忙脚乱,也时刻保持高空有战斗机护航。很快,这15架飞机就消失在了空中,且匆忙投下的鱼.雷没有一条命中。

不久,接到大黄蜂的位置报告,企业和约克城的TBD也来到了战场,但落了个和那15架一样的下场,而且同样没有一条鱼.雷命中。几百海里外的江凌海无奈的捂住了脸,你们这命中率,也太感人了吧?

“姐妹们不要慌,白鹰已经是风中残烛,尽快运行对舰攻击程序。胜利已经属于我们了!”赤城见白鹰的飞机如此的不堪一击,一时间也自大了起来。但她没有意识到,由于绞杀这些飞机,自己这边的战斗机都下降到了低空且消耗了不少的油料和弹药,致使自己的上空出现了防空火力真空区域。这下,白鹰最犀利的攻击,来了。

中途岛时间10:20,白鹰的SBD俯冲轰炸机已经全部在重樱舰队头顶就位。“赤城啊赤城,你个老狐狸,终于被我逮到了。”企业慢慢抬起了右手,举过头顶,顿了一下,然后狠狠得一挥“给,老,娘,炸!”

一时间,所有的SBD一起冲出云层,朝着四艘航母袭来。直到此时,赤城才发现这些白鹰的“礼物”。“各舰停止一切作业,构建防空火力网,允许自由机动。”但她自己都知道,已经太迟了。

此时,身在舰队后方,乘坐大和号常规舰的川末七乘八,在听到赤城嘶吼的一瞬间,就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损管小组立刻就位。赤城!快带队撤退!”然而,“退”字还没说完,无线电里就传来了加贺的惨叫声。“加贺!”川末几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呼喊,但,他再也听不到加贺的声音了。接着是苍龙,然后是赤城。短短几分钟,重樱精锐,损失殆尽。

与妹妹们不同,赤城的死法最为惨烈,她是在海上活活被烧死。因此,川末也就听了好几分钟赤城那越来越弱的哀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赤城隐约间看到了塞壬,那个当年赋予她力量的人。“为什么?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塞壬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带着一种瘆人的笑容招了下手,已经失去知觉的加贺身上就飘过去一个半透明的影子。“你要干什么?放开她!”只见塞壬一手抓住了加贺的一只耳朵,把她整个提起来,然后一把扯下了加贺一条雪白的尾巴,塞进嘴里吃了下去。半透明的加贺身体一颤,嘴张大到了最大的程度,但嘶吼却卡在了嗓子里,发不出声音。“混蛋,住手!你快给我住手!”赤城的咆哮没有任何作用,甚至身边的其她舰娘好像也听不见。看着加贺的尾巴被一条一条扯掉,赤城突然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她冲上去,抡圆了拳头,想狠狠的打塞壬一拳。但那塞壬似乎是很随意的一挥手,就划断了赤城的喉咙。她看着赤城难以置信的眼神,满意的笑了。

这样的;灵魂才有食用价值。

战场上,飞龙看着同伴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呆呆的站在。要是此时有飞机攻击她,肯定手到擒来。但,她就这么幸运的活了下来。过了很久,她才听到川末的声音:“够了,已经够了,大家都回来吧。”那声音是如此的颓废无力,如同寒风中的枯木一样带着吱扭吱扭的杂音。

“回去?我们四个,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现在就剩我一个了你叫我回去?姐姐,你们先休息一下,飞龙来给你们报仇了!”“不!快回来!”川末几乎是哀求着,然而飞龙并没有听从他的命令。她用最短的时间起飞了所有的飞机,跟着返回的SBD,朝白鹰舰队扑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苍龙的18架九九式舰爆和6架零式战斗机,居然成功穿过了白鹰重重的防空火力,以自身全灭的代价,把刚修好的约克城再一次击成重伤。“姐姐!”“别管我,快去追飞龙。”约克城忍着痛,给企业指出了飞龙的方向。企业缓缓的点了点头,手中蓝光闪过,那把企业标志性的,几乎有她人那么大的长弓,出现在她手中。她稳稳的拉开弓弦,一根蓝色的箭开始在她的弓上形成。“结束了!”她大喝一声,弓箭飞出,在空中化做战机,朝着飞龙杀去。在没有遭到什么有效抵抗之后,飞龙最终也消散在了海上。

但这边,约克城的状态也不怎么好,为她护航的哈曼撑着她的身体,让她能直立在水上。“约克城姐,你的损管起效了吗?”哈曼焦急的问。约克城惨笑着摇了摇头“不行,抗不住。”“约克城姐,哈曼来帮你。”说着,哈曼一掌拍在了约克城身上,一股股蓝光从哈曼身上涌入约克城体内。“诶~~你们看,有效诶!”大黄蜂兴奋的喊着。

但另一件巧合发生了。重樱的潜艇伊-168,不知怎么的又一次成功绕过了重重封锁,摸到了约克城的附近。“约克城,你令人倾佩,但,请你离开吧。”说完,几条鱼.雷便笔直的朝约克城袭来。眼尖的企业马上大喊:“哈曼快跑!”哈曼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身后就是身负重伤约克城姐,她没有退缩。在那么几秒种的时间里,哈曼倾泻.了自己全部的火力,但很遗憾,她并没有打掉那些鱼.雷。即使到最后,哈曼也仍有机会逃离,但她选择了,为约克城挡下这些鱼.雷。不过和约克城比起来,她实在是太娇小了,小到连鱼.雷都挡不完。

“轰”的一声,水面上升起了好几米高的水柱。当水柱落下后,众人看到的,是倒在约克城怀里,慢慢消散的哈曼,以及同样在缓慢淡化的约克城。“不!姐姐,不要。”企业克制不住自己悲痛的情绪,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一旁的大黄蜂已经愣了,脸上只剩下了错愕。

“别哭啊,企业。四换一,我们可是不亏的哦。”约克城脸上保持着笑容,但眼泪却留了下来“你们用这一战证明了自己,日后,你们必将成为驰骋大洋的传奇。”“不!我不要证明什么,我只要你啊!没有你,我又为谁驰骋海洋呢?”约克城说:“别这样,妹妹。你还有要保护的人,好好活下去吧。以后,白鹰舰队,就靠你来带领了。”说着,约克城招了一下手,飞在天上的死神就落了下来。约克城再一抖手,死神就停在了企业的肩上“死神就拜托你照顾了。带着我未完成的心愿,向前吧。”

此时的约克城,已经淡的和透明没什么区别了,但她还是转向江凌海,从自己的胸口上摘下那朵蓝玫瑰,递给了这个相处了仅仅半年的指挥官。然后,她就与哈曼一同,消失了。江凌海看着手中晶莹剔透的蓝玫瑰,摘下了帽子,喃喃自语道:“奇迹与不可能实现之事吗?还真是,很应景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