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碧蓝航线之搏命之战 > 第三卷 落幕,退场
珊瑚海空战
作者:名无敌  |  字数:4281  |  更新时间:2020-05-31 18:24:19 全文阅读

自空袭东京以来,重樱人在南洋的攻势可谓步步紧逼,很快便攻到了澳大利亚,但这反而引起江凌海的警惕。要知道,重樱陆军现在正在自己的祖国东煌深陷战争泥潭,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来进攻澳大利亚。重樱人如此急切的南下,总让她觉得这群人别有用心,好像……

是要把她的部队全部调到澳大利亚。

江凌海太了解重樱人了,他们可不是优雅的剑客,而是藏在暗中的忍者。别管光不光彩,只要有效,什么下三滥他来什么。偷袭珍珠港就是最好的例子。

白鹰是绝不能弃澳大利亚于不顾的,但江凌海又万万不敢投入过多的兵力去澳大利亚和重樱正面交锋。一来是白鹰舰队现在着实弱于重樱,二来就是她自己的那个分析。所以,她又来到罗奇福特的工作室。

“罗奇福特,有什么新线索吗?”江凌海推门就问。罗奇福特说:“还真有,我正打算找你去呢。自从你轰炸了东京之后,一个电文的出现频率就越来越高,我推测那里就是重樱人下一次的作战目标。”“哦?哪里?”江凌海急切的问。“不知道。”“不知道?”罗奇福特取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母:A、F。“什么意思?”江凌海问。罗奇福特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最近破译的电文有很大一部分是围绕着这个‘AF’而展开的。如果破译了‘AF’的意义,我们就能预知敌人下一步的行动。”

“AF……AF……Africa……非洲?”听到江凌海这个“睿智”的推理,罗奇福特捂着脸说:“重樱和那旮瘩沾边吗?这样吧,你给我讲讲最近重樱的动作。”说着,把江凌海领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关上了门。

罗奇福特先是给江凌海搬了个凳子,然后自己也坐到江凌海对面。江凌海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开始描述重樱最近的行动:“重樱目前主要进攻方向在南洋。哦,这里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之前就破译了重樱企图攻击莫尔茨比港的电文,我们可能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了。”罗奇福特说:“这是我应该做的的。请继续。”

“在澳大利亚方面,重樱的攻势并不是很猛烈,这大概也和他们大量兵力深陷东煌有关系。不过,那些为数不多的陆军却有不少海军支援。在另一个方向上,重樱似乎对北太冰洋的白令海也有想法,不过目前还没有大动作。他们的行为,就好像……”“就好像要把你的兵力分散到整个太平洋上。或者说,”罗奇福特抬起头来看着江凌海“将你的舰队分散到南北两个方向。”

江凌海突然背后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确实,好像就是这样。想到这里,她立马起身,准备把在澳大利亚护送舰队的列克星敦和约克城叫回来,但罗奇福特一把拉住了她“调兵是小事,现在更重要的是弄清AF到底是什么。”江凌海做了个深呼吸,点了点头。然而他并不知道,她这个选择,险些让整个白鹰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在数千公里外的澳大利亚以东海域,自5月3日重樱开始进行登录作战时,双方的航母编队就一直在掩护自己部队的同时,满脑子都是想着要怎么搞掉对面的航母。但事与愿违,双方就在这珊瑚海上绕来绕去,愣是没发现对面的主力编队。可是舰载机挂着炸弹起飞了,总不能再挂着炸弹回去吧?于是,各方的驱逐舰、巡洋舰以及其他各种辅助舰艇成了航母们撒气的目标。而且,双方在这段时间里都发动了一项特殊的技能,就是把对面的舰船放大。油轮看成航母,驱逐看成巡洋,轻航看成正航。这就导致双方的情报都极其的混乱,每次出击的战果也很小。于是,首次的航母舰娘的空中对决,就在这糊里糊涂的瞎扑中,慢慢开打了。

直到5月6日下午,重樱的一架水上飞机才发现了由弗莱彻少将指挥的第十七特混舰队正在突入珊瑚海,这直接把当时指挥进攻澳大利亚的重樱指挥官井上成美中将吓了个半死,立马命令运输船撤离珊瑚海,并同时电告川末七乘八:珊瑚海发现白鹰大舰队,疑似有舰娘跟随。川末七乘八也是马上下令在附近海域休整的五航战翔鹤瑞鹤立刻前去攻击。不过由于遇到了浓厚的云层,五航战无功而返。

当天夜里,双方的指挥高层都做了战前动员。不过这两边的画风可不太一样。

重樱那边又是什么“皇国兴废”啦、“戮力同心”啦,多少年的一成不变。好像从塞壬战争开始,他们就是这套说辞了。嘶,不对,时间好像还得推的更远一点。不过有趣的一点是,那帮重樱士兵还是依旧听的热血激昂,倒是那些舰娘对这套说辞没什么兴趣。

相较于重樱,白鹰这边就有意思多了。怎么说呢,弗莱彻很清楚那些士兵到底想看什么。就这样,在争得江凌海同意之后,白鹰的讲话工作,都交给了舰娘完成……可以,弗莱彻你很懂人心。

于是,在白鹰这边,就出现了以下的发言。这段发言来自列克星敦,且由于她的好脾气,士兵们都称呼她为列太太。

“Stand your groud.Don't fire unless fired upon.(坚守阵地,在敌人没有开枪前不要开枪)  

But if thy mean to have a war(但是,如果敌人硬要把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

Let it begin here!(那么,就让战争从这儿开始吧!)”

好吧,这种发言再配上列太太的姿色,振奋人心的作用起到了多少不知道,不过士兵们倒是有了活下去的渴望。毕竟,他们都是一群正值壮年的,一身雄性激素无处发泄的钢铁直男啊。据说,当天晚上白鹰军舰上的厕所直到后半夜还是有人的。

第二天一大早,由于知道白鹰的大概位置,五航战率先发起进攻。也几乎就是同时,白鹰这边也发动攻击。不过嘛,这一天的攻击双方都打偏了方向。

“该死,怎么是油轮,说好航空母舰呢?”瑞鹤有些愤怒的挥了两下自己的斩舰刀。作为新生代海上力量,她与姐姐翔鹤是重樱当下最优良的航母。虽然她们也没有参与过对塞壬作战,但目前的实力还是收到了各方认可。“好了,不要抱怨了。”翔鹤叹了口气“回收舰载机吧。”瑞鹤不爽的摇了摇头,将刀收回了鞘中“真是的,饶你们一命。”“我可没说我会饶过她们。”翔鹤手中蓝光一闪,一支长笛出现在她的手中“请欣赏这首,亡者的安魂曲。”

于是,白鹰的驱逐舰西姆斯和油轮尼奥肖就在一艘最新的大型航空母舰的疯狂攻击下消散在了海面上。西姆斯还好,翔鹤给了她一个痛快,从被击中第一发到形体消散,仅仅只有60秒左右。尼奥肖就惨了,作为油轮,她本身就没有任何损管程序,在被击中后化成了一团火球,飘荡在海面上。确认抢救无效后,江凌海下令对她进行雷击,以免她痛苦的哀嚎声再影响军心。即使是这样,由于战事吃紧,尼奥肖也在海面上燃烧了很久才有白鹰的驱逐可以腾出手来了断她。巧合的是,对她进行雷击的,正是已经消失的西姆斯的妹妹,约克城的护航舰哈曼号。她是哭着,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还能执行任务,将发射器对准了尼奥肖。

当然,在第一天的战斗中,白鹰也不是没有任何战果。她们没有发现五航战,而是发现了掩护登陆部队的轻航祥凤号。同样,列克星敦和约克城做出了与重樱相似的选择。在30分钟的时间里,祥凤遭到了白鹰的疯狂中出,随即消散在海面上。可怜的祥凤,第一次实战,便是绝唱。

又是夜幕降临,双方再次收拢舰队,为明天的战斗做好准备。对于舰娘来说,同伴的消逝是极其悲痛的,哪怕是久经沙场的约克城,神色也相当凝重。但对于常规舰上的士兵来说,其他舰上又没有他们认识的人,反而觉得今天的作战白鹰占到了便宜。几个常规舰的舰载机飞行员,还在谈论自己今天的战绩。没办法,毕竟他们是人,而她们是舰娘,这种联合作战也是刚刚开始进行,差异在所难免。约克城也只能是将舰娘们聚集在一起,尽量远离那些士兵,顺便安抚一下哭的稀里哗啦的哈曼。

不过很快,江凌海的通讯信号就到了。“姑娘们,请节哀。我们失去了战友,但我们也取得了相当优异的战果,她们牺牲是值得的。我知道,在你们看来,哪怕是全歼对方的一整个舰队,也没有同伴归来时和她们打招呼开心。但,这就是战争。你们其中有塞壬战争老兵,我希望你们可以快速调整心态,并帮助其她人走出悲痛。要知道,越早结束这场战争,就有越少的同伴逝去。企业和大黄蜂已经在支援的路上了,再坚持一下。加油吧,我看好你们。”

很快,黎明又到来了,双方又一次几乎做出了同步的反应。趁着黎明微弱的光芒,两边都开始做战前最后的能量补充。只不过,重樱这边是米糕加豆浆,而白鹰这边是巧克力,咖啡和橙汁。

几乎又是同时,双方一起派出了侦察机,开始在珊瑚海上空搜寻对方身影,这下子,她们都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双方舰娘又一次不约而同的扔下自己的常规舰不管,展开了一场舰娘间第一次超视距空中对射。不过这一次,命运之神站在了重樱那一边。

“Eventually lost?(最终还是输了吗?)”列克星敦捂着身上的伤口,喘着粗气问约克城“Are you all right?(你还好吗?)”约克城指了指头上的巨大一片血迹,苦涩的摇了摇头,反问到:“你才是,受了那么重的伤,损管程序能扛得住侵蚀吗?”列克星敦没有回答,实际上,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太好。就在列克星敦打算退出战场时,她突然一顿,然后喷出一口鲜血,朝着海面倒去。“列克星敦!”约克城大叫一声,不顾自己身体的伤势,抢先一步接住倒下列克星敦。“怎么了?”但列克星敦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艰难的把手抬到胸口,掏出了自己的心智魔方。约克城看到,列克星敦的心智魔方的核心区已经开始损毁。也就是说,已经失去了抢救价值。列克星敦的嘴里挤出几个词“Please……let me……die soon.(给我个痛快)”约克城点了点头,将列克星敦平放在海面上。她从身旁随便叫了一艘驱逐舰,根本没管是谁,就下达了雷击的命令。这次自沉,没有经过请示,完全是约克城对老战友的情愫所至。在那一枚水中利剑即将命中列克星敦时,约克城看到了她的笑容,然后是一个口形:Saratoga。此时,列克星敦最放心不下的,正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妹妹,仍泡在修理厂的萨拉托加。

战场的另一边。“姐姐,你还好吗?”瑞鹤扶着摇摇欲坠的翔鹤,担心的问。“放心,还死不了,只不过得会本土泡3、4个月的修理厂了。看来,姐姐不能参加那场作战了呢。该死,明明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一仗,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翔鹤说着,眼角泛起了泪光。“没关系,姐姐,我陪着你。我的舰载机消耗太严重了,短时间内也没法上战场了。”翔鹤听瑞鹤的话之后,默默的凝视着东方。半晌,才说:“如果我们是白鹰的舰娘,我们就可以在一周内重返战场。我重樱帝国经不起这样的消耗。下一战,必须重创白鹰航母编队!”“嗯,我相信一航和二航的前辈。”

白鹰舰队指挥所,珍珠港内。

江凌海审视着地图,眉头锁成了一团。她刚刚获得消息,AF指的是中途岛,而且,罗奇福特已经完全破译出了整个重樱进攻中途岛计划。然而,她马上又接到另一条信息。列克星敦战沉,约克城重创。现在的江凌海,手上已经没有了牌。下一场重樱对中途岛的攻击,她要如何招架?

ps:由于审核问题,“鱼”“雷”二字无法一起出现,后面我会想办法规避的,暂时就将就着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