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幽冥鬼主 > 正文
第三章:工地魅影
作者:念左  |  字数:2748  |  更新时间:2020-05-25 10:28:30 全文阅读

本应是正午阳光明媚,那工地深处却仿佛是肉眼难以观视的幽深黑暗。

在那黑暗深处,好像有着一双无比怨毒的眼睛死死的注视着林无叶。

“无凶煞局,无怨气汇聚,竟能孕育出如此恶鬼!”

“不惧烈阳,白日里便散发出这般浓重怨气。”

“难道,此鬼已与界共鸣,吞噬界内凶煞?”

林无叶嘴角紧抿,思衬了一会儿,迈步向工地方向行去。

工地外围有一圈两米左右的围栏,林无叶轻轻一跃便跳了过去。

其上封条与封堵的杂物在他眼里形同虚设。

双脚落地,林无叶便感觉工地内里比从外面感受更加恐怖。

建造了一部分的建筑上到处都是斑驳的暗红色印记,好像是干涸的血迹!

建筑四周各种建筑材料凌乱的散落。

四月下旬正值万物复苏,植被丛生的时节,入眼所见却是干竭的树木,枯黄的落叶,象征着生命力的杂草亦是难逃厄运,毫无生命迹象的铺满在地面之上。

林无叶脚下用力,捻动了几下。

土壤干燥,稍一用力就化为尘土四散飞扬。

“若要除掉此处恶鬼,怕是要颇费一番功夫了。”林无叶不着痕迹的摸了摸左耳后的那黑色图案。

“看此处情形,死的人怕远远不止十余个。”

收回目光,林无叶的视线又落在建筑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幽暗之处。

脚步落在枯叶与杂草之上,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小声音。

“趁着阳气旺盛,先去建筑里看看吧,虽不惧怕阳光,也不会轻易现身给自己惹麻烦吧,毕竟正午的阳气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穿过散落的各种建筑用料,林无叶缓步行至废弃的建筑那空洞的门口处。

刚一踏足此处,一股莫名的阴风便带着凄厉哭嚎声席卷而来!

白袍迎风而动,林无叶神情冷峻,长发飘起,似天神一般!

林无叶迎着阴风冷哼一声,双手翻动,快速结印,随后猛点身前,那股阴风霎时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随后,他大踏步直入废弃建筑大门!

刚一入建筑内部,恶臭难闻的腥味便钻入林无叶鼻中。

林无叶不免皱了皱眉头,双目四处打量了几眼。

空旷的建筑内分有许多小房间,难以察觉的阴风自其内不住侵袭而出,还未刷粉粗糙斑驳的水泥墙壁上,尽是散发着恶臭的已经干涸的大块血迹!

其中混杂着许多被手指抓出的槽口,槽口内有着薄薄一层血痂!

不难猜出,留下这些槽口的人,临死之际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

越往里走,林无叶便越是心惊,这里已经不似刚入建筑之时,墙壁上只是留有大片干涸的血迹。

这里,地面,天花板,墙壁,门窗已经彻底被血迹覆盖!没有任何一处是水泥原本应有的样貌!

踩在地面上,林无叶只感觉落脚之处尽是黏黏糊糊的感觉,令他有些不自在。

地面之上,被拖入建筑内部的人留下了触目惊心的十指抓痕!

林无叶蹲下身,手指伸入抓痕之内比对、摸索。

残存的崩裂开的指甲还深深镶嵌其内。

“这简直就是炼狱啊……”林无叶轻声呢喃了一句。

“这里,究竟死了多少人?”

林无叶站起身子,负手而立,目光灼灼的盯着黑暗深处,那里应该是地下室了。

而那只恶鬼,也应在那个地方。

步履刚启还未落地,林无叶便猛然转身,直直望向自己的身后!

一种莫名的被窥视的感觉自心底汹涌而出!

只是,他回头望去,依旧只是空旷的残破建筑,阳光微弱的映照在建筑那头,没有任何异常。

回过头,林无叶脚步谨慎小心的落下、抬起,逐渐的向黑暗深处行去。

行了约有百步,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已是尽在眼前。

浓重的令人作呕的恶臭味自其内喷涌而出,一阵阵令人遍体生寒、汗毛倒立的阴风呼啸而来,甚至,林无叶能隐隐听到一阵阵凄厉的声音,刺耳挠心。

站在通道口,林无叶低头望了进去,粘稠的还在流淌的血液铺满了楼梯,楼梯之上还有着一些人体残肢,墙壁之上布满了渗人的碎肉块!

楼梯望不到尽头,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些散落的衣物与肢体,甚至林无叶还看到半颗瞪着双目,神情尽是惊恐的脑袋!

忽然,被窥视的感觉又悄然以来,一瞬间便自林无叶心底扩散至全身!

林无叶猛然回头望去,却在他回头的瞬间,他眼角余光瞥见那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深处有一抹鲜艳的红色!

那是女鬼的嫁衣!

林无叶紧忙止住回望,继续向楼梯深处望去,却是除了残肢碎肉再无他物。

直到此时,林无叶才收了继续打探的心思。

他知道,刚才那女鬼已经给他警告了,他就算再伸入,除了见证一些惨无人寰宛如炼狱一般的场景之外,再难以得见女鬼一面。

毕竟现在仍是白天,它的实力会有一定的折损,只有深夜它才会现身。

退出残破的建筑,林无叶置身于阳光之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没有掺杂腐败尸臭的空气。

“且先回去吧,这只鬼看来不好对付。”

翻身离开封闭废弃的空地,行了好一段路程,林无叶才打到一辆出租。

也许是方才在建筑内查探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一些还未干涸的血迹,再加上难以消散的恶臭味儿,更别说他这一身奇特的古式装扮与基本齐腰的长发,没有哪个出租车敢载他。

坐在好不容易才打的出租车内,林无叶闭上眼睛,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兄弟,你做什么工作的?”

林无叶听闻司机的问题,不由得睁开眼打量了司机几眼。

三十来岁的年纪,看着很注重卫生,头发梳理的井井有条,衣物穿着也是规范公整。

面容线条有棱有角,有几分帅气、几分硬气。

“说来也是倒霉,方才有人撞到一只流浪猫,我于心不忍,抱着它去了一趟宠物医院,搞得有些狼狈。莫要见怪。”林无叶自认为扯了一个不错的谎言。

司机听闻,将信将疑,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安安静静的开车。

林无叶舒了口气,望着窗外疾掠而过的各种建筑,打扮各异的行人,内心不免有些感慨。

生离死别他不知已经见过了多少,甚至自己还抱着在怀中凄然离世的她,痛哭悔恨。

只是,恶鬼作孽终究是孽,并非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消散在他手中的恶鬼亦是数不胜数,所以他自认为见得多了,早已不会因此而动容,可是今天见了这般场景,内心还是有些难以平静。

不自觉的,他的手又伸入了怀中,摸着安静的躺在那里的那块玉。

“如果,她还在,会不会厌恶如今的我呢?”

自嘲似的苦笑着,太多阿谀奉承的人,却无一人懂他。

兜兜转转,出租车停在了无名小巷附近,林无叶收回目光,定了定心神,付了车钱便迈步进入小巷之中。

时辰还早,距离日落还要一些时间。

林无叶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小楼。换了身衣物,将那身白袍丢进火盆里焚烧了。

虽说这地方少有“人”来,但是每天的打扫林无叶从未懈怠。

随手做了些食物吃了,林无叶便又是安静的躺在柜台后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一日时间匆匆而过,小楼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幽深的小巷正对着小楼大门。

烛火摇曳,有一人缓步而入,直奔柜台方向而去。

那一身将身体遮拦不露丝毫的黑袍格外显眼。

正是昨夜前来的那个已被界力污浊的鬼!

“想好了吗?”

黑袍人刚止步在柜台之后,林无叶便开了口:“买死还是买生。”

黑袍人听闻林无叶开门见山的问题,身体不自觉的轻微颤了颤。

“买我家人平安……”那黑袍内的人似是做了良久的挣扎,声线中尽是疲惫之意。

“待我明日将工地里那只恶鬼除去,便将你度化。”

冷漠的声音回荡在小楼之内。

“你可以走了。”

摇曳的烛光映衬着略有些黑暗的小楼,尽显苍凉。

林无叶手指轻轻的点着躺椅,不知在思衬着什么。

而那黑袍人,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踪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