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破密 > 正文
第七章《浴火的谜团2》
作者:楠枫红  |  字数:4376  |  更新时间:2020-06-03 09:09:25 全文阅读

“头儿,那现在怎么办?尸体可以反映出的死因,死亡时间,被害人身份全被毁了。”这时候的我也开始迷茫了。丁头边走边说道:“那就换个地方。”小李这时在门外踱步,见到我们出来了,小跑过来:“丁组长,咋样了?”丁头:“小冯,把一些必要的工具带上我们马上走,小李带我们去案发地点,要快!”

车停了,我们五人打着手电进入了这个单元的楼房。小李道:“灭火后,韩局长以这栋楼需要进行安全检测,把整栋楼的居民都安排到了附近的小宾馆,费用是政府出的。当然韩局长这么做不光是要检测火灾后楼房的安全性,而且还是为了保护现场,方便警方调查,追捕嫌疑犯。”丁头回头对我讲道:“没想到韩局长还有这两把刷子,看来小磊你的担心是多余的,韩局长已经帮我们做了不少了,剩下的得看我们自己的了。”到了701,小李想直接打开门,丁头条件反射阻止道:“最起码带上手套吧,不要破坏现场。”小李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的我们,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这就戴上,是这样的鉴识组早来过了,该取走的也取走了。”

冯龙回道:“不好意思,我们这是职业习惯,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得自己勘察一下有没有什么漏下的线索,对了门怎么开着?”小李挠挠头:“门烧变形了,我们撞进去的,关不上了,再说了这附近也没人啊。”我说:“那万一有人进来了怎么整,就像我们一样,把线索带走了呢?”丁头道:“不多说了,我们进去看看吧。”现在是晚上,天色已经黑了,五束手电光在漆黑的房间里探照着,鞋底与屋内的碎粒发出摩擦压碎的声音。这时,冯龙突然警觉起来,轻声道:“嘘!”并关掉了手电,我们也迅速反应过来。不对,还有个愣子——小李!“怎……”小李刚要出声,在他旁边的我赶紧捂住他的嘴,把他推进一个房间,关掉他的手电,从喉底压出两个字:“有人!”呜,门开了,开得很轻,接着是脚踩在我们碾碎碎粒的楼面上,隐约还有手碰到金属的声音——难道是,枪!

我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就是枪,连口水都不敢下咽,怕发出动静被听到,侧头直耳细听外面的情况,进来的人虽然很少但是肯定不止一个,关键是可能还有枪。天色已经黑了,难道是犯人回来了不成,不过这个点也未免太早了吧,如果我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话,那么进门的人数也符合犯罪团伙的人数,千万不能大意。说到武器,除了小李我们也带了,但是都上了保险,在这么静的环境下,敌人又神经紧绷,要是随便打开保险,一定会被敌人发觉的。

我和小李处于阳台角落的位置,小李在我背后,至于冯龙杨莹丁头他们虽然不在我身边,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藏在当冯龙发出警戒信号时,离他们最近的位置,也可能是适合隐蔽的厨房或者卫生间这些地方。我的枪已经举起来了,双手扣紧,左手当固定,右手大拇指贴着保险,食指扣着扳机,只要敌人一进入我的视野,我就会立马关掉保险直接射击,绝不会给敌人反应的时间。这时,我右边的房间扔出了一个开着的手电,一瞬间外面脚步停止了,是靠墙的声音:“什么人?隐蔽,通知队长收网!”这声音很陌生,但是来得很安心。小李拍拍我肩膀朝外喊:“是张成吗?”外面听到声音后回到:“你是李东吗?”小李笑了,走了出去:“自己人,出来吧!”

这时,张成也舒了口气,放下了枪:“小林,不用叫队长了,自己人。”丁头从我隔壁的房间出来了,杨莹是在卫生间,冯龙则是在进门旁边的房间。冯龙向张成道:“还好你出声了,差点误伤友军。”丁头白白眼道:“还好我想出了这招,要不然等这俩位都进了门,你怕是要灭口了是吧!”冯龙嘿嘿笑了笑:“头儿,还是你了解我。不过我也不傻,我看他们持枪动作挺专业的,而且战术动作也不赖,想到他们可能是便衣了,所以没开枪,想生擒他们,头儿你以后别这么干,容易招黑枪,我动手有分寸。”张成撇撇嘴:“小李,这几位是?我怎么都没见过。”李东道:“哎,自己人,他们是特案组成员,来帮咱的。”张成不高兴道:“那上头怎么没告诉我他们要来现场,还有你你应该知道我在这里的吧,拿我当外人是吧,要是走火怎么办真的是!”

小李赔笑着:“这不是丁组长想快一点到现场了解情况,我又一时半会不知道你们在哪儿,再说了我也急忘了嘛哥,不好意思哈。”丁头出来打圆场道:“韩局的同事果然都是精兵悍将,我就奇怪怎么楼道没安排警员保护现场,原来是在钓鱼啊。”张成听了好话,语气也开始委婉:“还好还好,不过真没想到特案组兵贵神速,这么快就到了,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需要帮忙吗?”杨莹抚着小心脏走到我们前面:“算了吧,差一点先被吓死!”小林也说话了:“咦,特案组还有个女的?”杨莹不乐意了:“怎么,看不起女的是吧?”小林笑着:“没,就是没想到你那么厉害!”“哈哈,那是。”杨莹得了便宜卖乖。

丁头道:“好了,都别说了,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张同志,我们是再来检查一遍现场的,不会打扰诸位工作吧?”张成道:“那得请示上面的,再说现在是晚上,这里电器都用不了,只能用手电,对你们工作不利。还有我们估计凶手应该会返回现场或者附近,所以打算来个瓮中捉鳖……”丁头道:“说的有道理,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样子吧,我们用紫光灯先大致检查一下就离开可以吗,毕竟要是白天,这里都被烧空了,不方便使用。”张成听丁头说得也有道理:“嗯,那快一点哦,我们先出去了。”

门被掩上了,杨莹吐了口气:“我差一点心跳过快猝死。”丁头道:“赶紧工作,小张说得也有道理,罪犯犯下罪行后一般都有重返现场的强烈欲望,或者来拿忘了的东西,我们得加快动作了。”于是,四把暗淡的紫光灯在不同房间里全方位慢慢扫过。小李道:“这个光嫌犯从外面应该能看见的吧?”我说:“现在才九点,嫌犯应该还不会这么早来,另外紫光灯很暗,不刺眼,不用手电没什么大问题。”

“你们过来这边。”隔壁传来丁头的声音:“怎么样,你们那边完工没,发现什么了吗?”我们聚过去都摇了摇头,我说:“这场火确实大得离奇,火把一切都烧的干干净净,我觉得一个普通住户家里不会存放太多易燃易爆用品,所以这不合符常理。”丁头站了起来:“没错,是人为纵火,但是嫌犯的追踪线索我们得找出来,你们看这是什么!”冯龙接过:“烧焦的口香糖。”丁头看着现场尸体痕迹固定线道:“嗯,这里是发现死者的地点,也就是视频中卧室的位置。”我赶紧跑到窗户边,拿军用望远镜往外看:“桥上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丁头跟冯龙道:“等一下把那个交给鉴识组,从这点来看,凶手未必把现场全都清理干净了,好了,我们得回警局了明天再来吧。鱼要是游回来,一定会先在周围徘徊,我们可不能和这条鱼打照面,要是惊到了他,想钓也钓不上了。”

“鉴识科说没用,因为高温灼烧,唾液无法检测出DNA了。”冯龙跑回办公室道。丁头道:“有总比没有好。口香糖黏在灯泡上,灯泡烧到一定程度,就会爆炸,DNA也自然测不出了。”杨莹若有所悟:“这也是人为的,可是现在尽管我们有种种证据证明这是他杀事件,还是没办法得到有效信息去追踪嫌犯啊。”我靠在椅子上:“这也是头疼的地方,看来只能明天再去一次现场了。”冯龙笑道:“我倒是希望那个凶手糊涂一时,跑回现场自投罗网。”丁头道:“这个概率几乎没有,这个凶手反侦察能力极佳,不会那么容易的,我们还是再看看视频吧。对了莹莹你去看看韩局长他们收集来的监控资料,凶手能这么顺利的完成行动,不可能没踩过点,要是没找到嫌疑人就把监控时间往前移。”

杨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知道了,头儿,我这就去。”视频一遍遍重播,我咝了一下:“头儿,我有想法。”丁头暂停了视频:“说说。”我道:“凶手完成了堪称完美的犯罪,但是为什么要给警方寄这个视频,告诉我们这是他杀?绝大多数凶手杀了人,都想着如何伪装成自杀,然后销声匿迹,但这次凶手貌似不是这么想的,而且还拍下了火灾的全程。我觉得如果仅仅只是想挑衅警方,没必要把视频录的这么完整,只需拍照或者录下一段配上挑战书即可,毕竟拍下的越多,留给警方的思路也越多啊。”丁头看了看天花板赞同我道:“说得没错。”冯龙不解道:“等等如果凶手不是想挑衅警方,那凶手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既纵火破坏现场不留线索,又拍了视频留了线索。”我摆摆手:“那倒不是,我觉得凶手有极强的表现欲望,有这类情况的人一般在生活中常常受人排挤不被认可,但他们又有很强的自尊心,所以会拼命地找机会抓住机会,甚至是不惜代价地创造机会表现自己。凶手选在大桥拍摄也是有原因的,我之前在701用望远镜发现,大桥是最好的拍摄地点,没有任何遮挡物,视野很开阔。”

冯龙道:“这个小区的防护措施不怎么样,只有一个大门,那里有个监控,其他的监控都处于人多的汇聚点,靠边的楼房靠外侧都没监控点,是个人随便翻墙都能进。这回的凶杀案,小区本身保护体系的不完善就是重大问题之一,漏洞越多,犯案者的犯案心理就会越强,还给我们警方造成困扰。”丁头看着画面道:“的确从拍摄地点和对拍摄对象角度的选取来看,凶手的摄影技术很好,他的兴趣爱好或者职业应该与拍摄有关。”我补充道:“是的,我想他是个上班族的概率会高一些才对,工作和摄影有关。因为如果仅仅只是兴趣爱好,就去杀人放火,有点偏激了。但是假如他是个工作者,他的作品一直得不到认可,被领导刁难没有收入,生活充满了压力,那么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他寄给警方的视频只是想证明自己拍摄的眼光,希望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同。”冯龙思考道:“那也就是说他的拍摄作品一直得不到赞赏,和领导同事的关系也不好,或者刚被辞退了。但是凶手并不甘心,他坚信自己的作品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没人肯定他。这个时候他想通过权威来证明自己,于是他想到了警察!”我喝了口水:“对,他肯定找过其他相关的权威机构,但是作品还是被退回了,接着这个犯人就想到通过警察来证明自己,告诉他身边的人,自己的眼光没有问题。”冯龙噗嗤一笑:“这个凶手真不知道该用固执还是自信来形容了,我们警察是抓犯人的,这个怎么给他证明啊!”丁头反问道:“我们刚刚不就已经帮他证明了吗?”冯龙拍了拍脑壳:“原来如此,这个凶手的思维方式绝了!”

这个时候杨莹回来了,好奇道:“什么东西绝了,你们聊到哪了,啊?”冯龙道:“我们分析出凶手是个性格孤僻固执的人,判断他是一个人,男性几率较大,和死者可能认识,从事的是与摄影相关的工作,但是工作不如意,和领导同事关系不融洽,可能已被解职。”丁头道:“苏鹏一直没被找到,照这个情况来看,死者应该是他了!”杨莹更加好奇了:“我才走这么一会,你们就分析出这么多了,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知道细节啊!”我说:“你那边监控资料有什么发现?”杨莹坐在椅子上:“我问了韩局底下那帮查监控的人,都说没发现可疑人物,也不知道有没有漏了,我就把资料全都拷贝过来了还是自己重新再查一遍吧!”我惊叹道:“那你不得忙死啊,我们现在已经有侦破方向了,你还是帮我们查一下有没有符合这几点的嫌疑人,监控就留给韩局那些得力干将去做吧。”杨莹转了转眼睛:“Good idea,就按你说的办,我去去就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