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御天化魔 > 第一卷 山中山
第一章 他乡
作者:苦蚕  |  字数:2841  |  更新时间:2020-07-09 10:09:45 全文阅读

微风吹拂过平原,吹进了山谷,吹到了老乐山脚下的唐家岙。唐家岙一共三十九户人家,满打满算百十口的人。唐青山和娘亲已经住在这里十年有余。

唐青山两岁那年,父亲唐猛被抓到北方戍边那天起。唐青山母子二人便被东家赶出了家门。母亲带着年幼的小青山几经辗转,颠沛流离。

半年后,母子二人在拾荒途中饿晕在官道旁,两人干裂的嘴唇和清瘦的面颊告诉路人,这对母子因为长时间的断食断水,今天可能就要客死他乡。

夕阳的余晖照在官道上,小青山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悠悠醒转,一辆金灿灿的马车从远方驶来,近了...更近了...

小青山被一双温柔的大手轻轻抱在怀中。

“好温暖,是父亲来接我和母亲了吗?”

他颤抖着缩在男人怀里。

当天,唐家岙村民去距离老乐山以南三十里外的广源城贩卖兽皮和草药。傍晚回来的路上,看见了这对倒在路边的母子。中年汉子下车试探了二人的鼻息,看周围空无一人的官道。犹豫了片刻,抱起孩子和妇人放到马车上,带回了唐家岙。

被好心的唐家岙村民收留在村子之后。这对可怜的母子可算是活了下来。母亲和村子里的婶婶们做杂活贴补家用,小青山和其他孩子跟着老村长识文断字。

母子二人在经过长达半年的流浪生活之后,重新找到了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小窝。

是夜,唐青山又一次小声地问道。

“娘,爹啥时候能回来?俺都记不住爹长啥样了?”

看着娘默默地流泪。时间久了,唐青山怕母亲伤心,就再也不敢问了。

这天,唐青山在跟村头铁匠学打铁器。

“你这小娃娃,不好好跟着老村长念书,跑我这来做啥?学了俺的手艺,是想饿死个谁?”

铁匠调侃道。

十二岁的唐青山不断地锤打着眼前的铁锭提炼杂质,头也不回。

“五叔,您老人家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给你打了整整四十五天的铁锭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教我打菜刀,今天我要是学不会,我就去找村长爷爷告你的状!不让我念书,还逼着我给你打铁锭子!看看咱俩谁挨板子!”

铁匠一愣,哈哈大笑。

“好小子,鬼精的很!我说天天让你打啥你就打啥!二话不说,见活就干,憋了这么久!怎么?在这儿等着我呐?”

铁匠脱下麻衣,泼了一把水在身上。走到小青山身前,抓起大号的大铁锤,一屁股挤开唐青山。

“小子,五叔就给你打一次!能学得会多少就看你小子自己的造化了!打完这把菜刀,咱俩的帐啊可就两清喽!”

说罢,手里的大锤叮叮当当的开始锤击铁锭。唐青山稍一愣神,赶忙跑到旁边小一点的火炉前也开始锤击起来。

锤身晃动,目不暇接。两人动作基本上一致,这看似普通的锻打之术,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此起彼伏的锤击声,从铁匠铺里慢慢传了出来。

傍晚,唐青山手里捧着自己打出来的菜刀欣喜不已。虽然手法略显生涩,但是,比起家里那把,还是好上太多,脱下上衣小心的包上刀。

“哈哈!五叔,明天我可不来喽!我弃学数十日,村长爷爷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我被打成熊掌就不能再帮你干活了。这点手艺,您老还是自己留着吧。”

铁匠坐在铺子门前的石礅上,大口地喝着碗里的凉水,不以为意。

“怕啥?跟着五叔学本事,不比读那几本烂书来的实在?别去那劳什子的学堂了!咱叔侄俩齐心合力,把这些活计做到城里去,等你长大了也好孝敬孝敬你娘!”

唐青山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刀,又看了看铁匠。

“谁说读书没用?娘说过读书有用!有大用!只有把书念好了,才能不像我爹那样被人说抓走就抓走…”

抱着菜刀一路小跑,唐青山转进巷子就不见了。铁匠看着巷子口,孩子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碗里的水,叹了一声。

“傻孩子,书啊!难念的狠啊!”

“哦?难念?哪本难念?”

铁匠话没说完,就见老村长慢悠悠地走到了铁匠铺门口。

“村长。啊?啥难念?嗨!我这大老粗念啥念。祖训我都念不全。”

老村长也无心刁难,微微颔首,看了看村子里陆陆续续冒烟的烟囱问道。

“小青山打完了?”

“打完了。”

铁匠低着头答道。

“嗯。”

老村长说完转过身,蹒跚地往祠堂的方向走去。

“老五啊!跟我去祠堂!我准备教教你祖训。”

铁匠一愣,如临大敌!

“啥?啥?啥?我的老村长,老祖宗,这一会儿就要入夜了!山风夜凉您老快歇了吧!是我不好,我认罚,我一个人去成不成!”

铁匠快走几步超过老村长劝说道。

“抄十遍!”

老村长眉毛轻轻一挑,悠悠地说着。

“得嘞!”

铁匠心里叫苦,可老爷子跟着今晚更是难挨。说话功夫,一溜小跑,消失在村头。

话分两头,唐青山跑回家时,母亲正在灶房做饭。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唐青山没有去打扰。放下手中的菜刀跑到柴火堆前,抡起斧子开始劈柴。

劈柴声阵阵响起,母亲只是安静地做着饭。与儿子回来之前不同的是嘴角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不多时母亲喊道。

“山儿,吃饭啦!”

“来啦。”

唐青山放下斧子快步往屋里走去。

“娘,今天吃啥?怎么这么香?”

“就你嘴甜,娘每天做得不都是一样嘛。”

“只要是娘做的我都喜欢。”

唐青山扒拉着碗里的饭菜嘿嘿笑着。

看着唐青山吃完碗中饭菜,母亲轻轻地问道。

“孩子,如果真是无心问学,学一门手艺娘也是认同的。可你为何不与为娘言语一声?这么多天,虽是壮了些,却也黑了不少!看着真是让娘心疼。”

母亲眼里有泪光闪烁,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唐青山走到母亲身前。

“娘,您别哭,孩子哪儿敢惹您伤心。背着您学艺,只为帮您分忧。每次看您在灶前忙碌,青山。。青山。。。”

无须唐青山多言,母亲哪里看不出孩子的用心。默默地抱着唐青山的头,眼泪却愈发汹涌起来。

“要是你爹在该多好!如今,我们孤儿寡母,你爹又不知生死。孩子,是为娘的苦了你了。”

唐青山轻轻擦拭母亲的脸颊,安慰道。

“娘不哭,山儿好好读书便是。以后,山儿做事会先问过娘亲,待到山儿长大,定能寻回爹爹。”

母亲含泪点头不再多言。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天微微亮,唐青山背着山上砍来的枯树枝放在家中。抓起挂在墙上的书袋,往村子祠堂后的学塾跑去。

学塾门口,早早的老村长便坐在正中。手中握着一本书看得入神。唐青山不敢打扰,默默跪在老村长身后。约莫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老村长问道。

“青山,为何而跪?”

“弟子无知,荒弃光阴,未能按时功课。”

唐青山微微垂头。

“哦?明知如此!为何为之?”

老村长不急不缓。

“家境拮据,母亲劳苦。弟子想为母亲分忧!但奈何年幼,自知身无长物。为此,弃学前往铁匠铺,求五叔授冶炼锤造之术,想为母分忧。”

唐青山一五一十地说着。老村长转过身,正襟危坐。

“如此说来,为母分忧!何错之有?起身说话,可有收获?”

说着话老村长扶起唐青山,扫掉孩子身上的尘土。

“昨日,村口五叔倾囊相授锤炼之法。我已学有所成,铸得炊具带回家中交予母亲。”

老村长微微点头,问道。

“青山!你可记得最后一次来问学,为师教了你些什么?”

“记得。”

唐青山站直身体答道。

“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

老村长笑着问道。

“可有所悟?”

“弟子虽有所悟,但不甚详解,望先生教诲!”

说完话,唐青山深施一礼。

“你也不用太过自谦。既已有所悟,能为母亲分忧,为师很是欣慰。为师虽能教你圣贤文章,但是,其中道理,还得你自己慢慢领悟。如此,便也不算荒废光阴。老夫言尽于此,你要好自为之。”

说完话,老村长回转过身继续看书。

“弟子谨记。”

唐青山又深施一礼,回到座位开始了今天的功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