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方仙道 > 第一卷:神月浩荡
第1章 此间少年
作者:皮蝈蝈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20-06-01 09:27:20 全文阅读

九天神域以北。

神月国。

姜家杂货间。

夜凉如水,雪花漫天飞舞,破败的木屋中,少年静静躺在床上,身体颤抖不停,单薄的衣衫无法让他感受到​一丝温暖,寒风透过残旧的窗户不断侵入屋内,将那摇曳不停的暖火无情的熄灭。

许久,吱的一声,门被轻轻推开,一道身影缓步走进屋里,窗外寒风呼啸,好似一把利刃一般骇人,这般大雪已有百年不曾出现过了,少年敏锐的感知察觉到了有人前来,随即睁开了久闭的双眸。

望着那安静躺在床上的少年,夜魔不禁摇头叹了口气,只见少年肤色苍白略显病态,刀刻般的五官明而俊俏,犹如希腊的雕塑一般,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此刻多了一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少年看着面前略显憔悴的中年人,一袭黑袍残旧不堪,浑浊的双眸中透着悲伤与愤怒,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安静的唯能听到两人匀称的呼吸声,许久,少年移开视线,望着窗外的大雪纷飞,语气平淡道:“你为何又回来了?”

夜魔闻言,顿时单膝跪在冰冷的地上,声音极为弱小的道。

“我不忍心独自丢下你一人去赴敌!你死,我死!你生,我生!”

闻言,江逸寒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我何尝不想留给你们一线生机?即使以后替我报仇也好啊。”江逸寒面露一丝痛苦。

“我们,还有希望吗?”

“纵使踏破山河,屠尽人间无数,我们依旧能再次东山再起,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夜魔坚定道。

闻言,江逸寒沉默了许久。

“对,不就是修为尽废吗受人侮辱吗,那有何妨?天待我不公,我便逆了这天!人待我不平,我便戮尽人间!”江逸寒眼中泛出一抹精光。

霜花剑上雕镂一缕孤韧,踏遍千山涤荡妖魁魔魂,少年一事能狂敢骂天地不仁,才不管机缘还是祸根。

江逸寒那深邃的双眸紧紧凝视着漆黑的天空,垂下的双手突然紧紧握住,心中思绪万千。

他五岁修炼,十岁成就天君之境,被整个北域称为千万年来的第一天才,更是在二十岁时炼气为星突破天神境,只身一人创立寒天殿,一跃成为整个北域的霸主势力,睥睨一切势力。

可谁曾想到,好景并不长,九幽宫二十余位天君强者竟然联合整个北域的所有二流三流势力一举攻打寒天殿,而江逸寒正值突破的边缘,被九幽宫宫主偷袭,导致经脉断裂,丹田破碎,修为尽失,若不是夜魔关键时刻赶来,他可能真的会命丧寒天殿中。他又一次合上了眼睛,回忆起那一天,轻叹一声道:“若不是我当初执意如此,现在也不会落到这般凄惨。”

人总有跌落神坛,失去一切的时候,这时,人们总会感叹这世间的不公,上天的无情与残忍。

但这一点点挫折与失败,怎能让我江逸寒从此堕落不甘?

江逸寒突然睁开深邃的双眸,一道如同利刃一般锋利的眼神,望向了远处的飘雪的天空,他的嘴角带着一抹冷淡而又邪魅的笑容,背负着双手。

他扶着墙壁缓步走出小屋,尘世的喧嚣已被夜色掩的无声无息,只剩下漫天飞雪的飘落声和寒风的呼啸。

望着江逸寒那重新燃起希望的的面庞,夜魔心中隐隐高兴,他相信江逸寒能够重新回到往日那风华绝代的时刻,万人朝拜,实力绝顶!

“他们曾想废了我,让我带着耻辱死去,可曾想到我如今?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时光吧!”江逸寒冷冷道。说罢,便从灵戒中取出一对青铜酒杯,锋利的刀尖划破江逸寒的手臂,汩汩的鲜血不断流出,涌入青铜杯中,这弑血之痛,让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端起倒满的杯,望这天,这地,这惨无人道的轮回,轻笑一声,随即举起铜杯,一仰而尽。

醉看天下沉浮,醒踏万人枯骨。

以血为酒,举杯对正飘着漫漫白雪的天道:“你若要灭我,我便让这天下为我陪葬!”

一旁的夜魔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斗志不免再一次被激起,也许旁人看到会嘲笑他,讽刺他,一个被废掉的人还能有什么机会?但他不会,夜魔相信,只要江逸寒想要的,世间任何事物都无法去阻碍他的步伐。

突然,噗的一声,江逸寒口吐一口鲜血在雪地之中,倒在了地上。

雪花如鹅毛,如柳絮,如白棉一般自天空撒向大地,顿时将雪中的那一抹鲜红掩盖。

见此,一旁的夜魔赶忙上前,把江逸寒背在肩上,踏着厚厚的白雪向街道奔去。

一家药店门口,夜魔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拍着大门,大声喊道:“救人,有没有人啊?快开门!”

这时,门被缓缓打开,一中年妇女看着面前的夜魔,头发凌乱,浑身破破烂烂,胡子拉碴,     随即冷哼一声道:“你有钱吗?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叫,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随即一把将大门关上。

妇女那尖锐的讽刺声一直萦绕在两人的耳畔,久久无法散去。

这时,对面街角一个小木屋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看着二人叹了口气道:“不介意的话,来我这里吧!”

闻言,夜魔背着昏迷的江逸寒立马冲了出来,对那老人急忙道。

“老人家,你一定要尽力去救他,能保住命就好!大恩不言谢,来日必会报答!”随后便跟着老人进了房屋,烛火摇曳,整个房间十分安静……

“我以前只是一名低阶丹师,我看他经脉全部破碎,并且堵塞十分严重,星力丝毫不能流通,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重塑经脉了。”老人看完江逸寒的伤势对夜魔淡淡道。

“无妨,多谢了老人家。”

一夜未眠,清晨。

江逸寒缓缓睁开了双眸,看着老旧的天花板,挣扎着爬起身来,好像,感知到了星力!他赶忙用内视看了自己体内,破碎的经脉全部修复,宛如重生了一般,只是依旧堵塞,星力无法正常流通。

一旁的老人见江逸寒醒来,便抚着自己雪白的胡子,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你的体质可真惊人。”

江逸寒意识到可能是眼前这老者救了自己,便下了床,对老者躬身一拜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涌泉相报就算了,只是我救人也不是免费了,这还耗费了我不少丹药和药液,在此,我托你去帮我办一件事。”老者如鹰眼一般尖锐的目光看向江逸寒。

“前辈请说。”

“去天兰帝国皇宫,将我的孙女给我完整的带回来!不要多问,她姓上官。”老者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张星图递给了江逸寒。“你带着这个去给她,她自然会随你一起。”

看着手中繁杂神秘的星图,江逸寒点了点头。

见此,老者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屋子。

“我相信你,年轻人!”

江逸寒握紧拳头,自己所要担负的责任越来越重,不仅仅是要回到那里去报仇,也要找到自己的身世,不负当年之人临走前所托!

“主,你终于醒了,可把老魔吓坏了。”在外面听到老人家说江逸寒醒了,他便连忙跑了进来,看看江逸寒的强势如何。

看着面前时刻关心自己的夜魔,江逸寒心中一道暖流淌过,即使自己一无所有,修为尽废,他依旧愿意陪在自己身边,不奢求什么,他相信那几人也依旧会如此,只因他们当年的一个约定。

“老魔,空间宝录还有吗?”江逸寒望着漆黑的夜色,他如今要做的是不择一切手段去恢复原有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复仇,迟则生变。

“主,最后一枚宝录在我们逃离的时候就用了。”夜魔说道。

“罢了,先从这里开始寻找修炼资源吧,我们现在哪儿?”既然无法跨越地域,那就先从这里开始称霸吧。

“主人,我们现在所处为北神域以南一个名叫神月国的小国中,这里是姜家,我们传送后便是降临此地。”

“休整一天,明日去姜家看看。” 说罢,江逸寒便合上双眸,盘膝打坐。

…………

次日清晨,姜家有盛宴,作为神月城中第一家族,城中各个势力和皇亲子弟皆前来赴宴,此刻,姜家正厅内,姜家之主姜跃正坐在首位,威严的气势令人感到心悸,看着下方众人,姜跃大一声道:“诸位,今日我姜家有盛宴,诸君能来捧场,实乃我姜家之幸啊!”

言毕,下方便有人笑道:“姜老爷子不仅突破道极,陛下也赐婚于令孙女,真是可喜可贺啊!”

“是啊是啊,此事之后,姜家在皇城的地位就更加强大了,恭贺姜老爷子啊。”

闻言,姜跃心中不禁暗叫一声不好,这些人就是故意前来撮合的,整个皇城谁人不知,太子殿下整天游手好闲,贪图美色,不务正业,活脱脱一个败家子,如今帝王赐婚,明显是因为太子看上了他孙女的姿容。

正当姜跃深做考虑之时,门外护卫来报:“启禀家主,门外有二人前来赴宴。”

姜跃露出疑惑的神情,他除了在座的各位,并没有邀请他人前来,不知是谁人,随即道:连什么人都不知道,还不赶紧让他滚!”

音落,只见一少年踏门而来,一袭白衣胜雪,俊秀的脸庞尽是清冷,略带一些憔悴,整个人犹如高高在上的皎月,令人不由的产生一丝敬畏。

那深邃幽暗的双眸望向前方居高临下的姜跃,冷淡道:“在下江逸寒,前来拜会姜家之主!”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